超级电子帝国

第1394章 宾得分裂

第1394章 宾得分裂

一众宾得的高层低垂着头,但偌大的会议室内的气氛却略显怪异,其中一部分人望着浦野文南的眼神还带着几分嘲讽。

你浦野文南装什么装?

所有宾得的高层都知道,保谷(HOYA)一直对宾得垂涎三尺,而浦野文南则一直坚定的支持宾得与保谷合并,并且在各种场合不遗余力的宣传宾得与保谷合并的好处,在这部分人看来,浦野文南就是一个恨不得去舔保谷屁股的狗腿子。

除了保谷之外,从来没听说还有谁对宾得这么势在必得的,那么很明显了,除了保谷,还有谁会在宾得最困难的时候暗自收购宾得的股份呢?浦野文南这个混蛋,装的还真像那么回事似的。

不仅是一直反对宾得与保谷合并的宾得高层,即便是浦野文南的心腹们也对浦野文南的做法十分不满:我们也只支持宾得与保谷合并的,既然现在保谷已经开始收购宾得的股份了,你瞒着我们的对头也就罢了,可瞒着我们有什么意思?

不管是浦野文南的人,还是他们的对手,都认为保谷的嫌疑最大,或者说,这件事根本就是保谷在暗中做的。

“为什么都不说话?”众人诡异的眼神,让浦野文南越发愤怒了,盯着眼睛转向一向和自己不怎么对付的副社长藤井比早之,大声的道:“藤井君,难道你不认为这是一件十分严重的事情吗?”

“我不这么认为,”藤井比早之冷笑着望着浦野文南:“我认为这没什么好值得大惊小怪的,除了保谷,我认为不可能有第二个人会这么做。”

藤井比早之的话音一落,立刻就引来一片附和,大家等这个声音早就等的太久了……

“没错,一定是保谷干的。”

“除了保谷那群卑鄙阴险的家伙,我不认为还有谁会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

“浦野君,以您和保谷高层的关系,他们难道没有告诉您他们在收购宾得的股份吗?我简直不敢相信他们会没有通知您。他们怎么会没有通知您……”

如果说一开始还是反对浦野文南,到了后来那就是赤&裸&裸的嘲讽了:保谷的那群混蛋对我们的野心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还在会议上和我们装无辜,装什么装?

浦野文南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屎盆子最后竟然会扣到自己的头上来。气的几乎喷出一口老血:“你……你血口喷人!”

“浦野君,我怎么就血口喷人了?”藤井比早之冷笑着望着浦野文南,一脸的嘲讽:“所有人都知道保谷对宾得的野心,保谷的那群混蛋已经不止一次的表露过吞并宾得的野望,在座的诸君都知道浦野君您对保谷吞并宾得的看法。您是恨不得将宾得洗干净了恭恭敬敬的送到保谷的**去……浦野君,难道这这不是事实吗?”

“你……我……”虽然藤井比早之说的的确就是事实,但自己身为宾得的社长,却恨不得将自己的会社送给别人,这说出去绝对不好听,浦野文南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刚刚嚣张的气焰也消失了大半,憋了半天,终于憋出来一句话:“你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藤井比早之的笑容更盛了,猛然伸手一划。将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划了进来:“浦野君,你问问在场的诸君,谁不知道你对保谷收购宾得是持什么态度?!”

“……”

浦野文南张了张嘴,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所有人的眼神都表露出同一个意思: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浦野文南还在跟我们装?装什么装?!

“但是……保谷真的没有这么做……”浦野文南小声的道,他这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在垂死挣扎。

“真的吗?但为什么据我们所知,保谷已经在股市上收购了相当的宾得股份?”藤井比早之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浦野君,对于这一点你怎么解释?”

说起来林铮真的要感谢保谷,在意识到有人暗中收购宾得的股票之后。保谷也急了,一开始还没有意识到可以通过收购宾得的股票而强行吞并宾得的他们,立刻意识到,虽然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这么做。但如果被这个忽然冒出来的不明势力收购了足够多的宾得的股票,保谷将来想要吞并宾得,恐怕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这绝对不是保谷想要的,这当然不是保谷想要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保谷,二话不说,也开始暗中收购宾得的股份。

只是和准备、策划了多时的联创科技不同。保谷是匆忙行事,露出蛛丝马迹自然也就难免,现在只要是有心人都知道保谷在满世界的收购宾得的股票——他们完美的帮联创科技打了掩护。

“我……我……”浦野文南不知道怎么解释了,也没法解释,保谷这段时间来收购宾得的股票的做法虽然没有大张旗鼓,但瞒不住人,他能解释什么?

藤井比早之却是站了起来,高声道:“先生们,既然话到了这个份上,那我们不妨趁着现在表明自己的态度:反对将宾得出售给保谷的请举手!”

“哗……”

一阵整齐划一的举手声,最少有三分之一的人举起了手,还有三分之一的人在犹豫。

虽然只有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二的人在保持沉默,但浦野文南的脸色却越发难看起来:在剩下的这三分之二当中,又有多少是还在犹豫不定的呢?

“我很高兴还有这么多人,”藤井比早之对眼前的情况却相当满意,大声道:“我庄重的向大家承诺,哪怕宾得的股票一文不值,我也不会将我手中的股票卖给保谷的那些混蛋!我无法想象宾得被保谷收购之后的样子。”

一群小日本们瞬间激动了,激动的热泪盈眶:藤井先生这是多么伟大高层的节操啊,宁愿自己损失大量的金钱也不愿意让保谷的那群混蛋得逞。

随着藤井比早之的话音落下,立刻就有人高声喊道:“藤井君,我也追寻着您的脚步,绝对不会将我持有的股票卖给保谷。”

“我也是,绝对不会便宜了保谷的那些混蛋!”

“绝对不能便宜了他们……”

…………

藤井比早之挑衅的看了浦野文南一眼:想要将宾得卖给保谷?做梦!

“你们……你们……”完全没想到藤井比早之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向自己发起进攻,浦野文南气的一张脸简直不能看,铁青着脸愤怒的骂道:“你们根本就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

“我们当然知道我们在做什么,”藤井比早之打断他的话:“我们在保卫我们为之付出了无数心血的公司,而你!”伸手戈指浦野文南,藤井比早之咬牙切齿的道:“你就是出卖公司利益的混蛋,如果不是你持有公司最多的股份,我一定将你赶出去!”

“藤井君,你要做什么?”不等浦野文南说话,看着藤井比早之有动手的迹象,他的狗腿子们立刻冲到浦野文南的前面,虎视眈眈的望着藤井比早之:“请您记住一点,浦野君才是宾得的社长,请您在社长大人面前保持足够的尊敬……”

“这样的人不配当我们的社长……”不等这人说完,旁边立刻就有人叫嚣起来:“打死这个出卖公司利益的混蛋!”

“谁说的?”声音是从自己后面响起来的,这个正在向浦野文南展示自己护主的忠犬本质的家伙没有看到是谁在挑衅自己,气急败坏的怒骂道,但他没有等到有人跳出来承认,反倒是等到了一只砸在自己脑门上的茶杯,淬不及防之下,立刻哎呦一声捂住了血呼呼的往下流的脑门……

见血了,这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本就剑拔弩张的会议室里立刻打成了一团……

虽然大家都是一个公司的股东、高层,但这并不妨碍大家挥动老拳来说服对方,何况挥动拳头本就是日本的一项“光荣传统”,即便是在议会这种不适合用拳头来说服别人的地方,也不妨碍用臭鞋子烂番茄之类的东西给对方一个教训,于是现场顿时热闹的一塌糊涂……

……

“真打起来了?”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林铮有些不能置信:这么简单就打起来了?

“到后面都打急眼了,有人直接用椅子砸人,据说有几个高管的胳膊都被打断了,”孙亚芳笑的很开心:“有了这么一档子事,宾得高层的两派算是彻底对立起来了。”

消息能这么快被孙亚芳知道,当然不会是日本人自己主动爆出来的,而是宾得内部出现了内奸,如果你也想到了,没错,藤井比早之很荣幸的充当了这个内奸的角色——虽然他自己绝对不会这么认为。

林铮笑了笑:可不是么,都到了这个份上,人脑子里都打出狗脑子来了,那可不是彻底对立起来了么。顿了顿,林铮问道:“接下来呢,你们准备怎么做?现在市场上流通的宾得股票已经被收购的差不多了。”

“我们直接从宾得的股东们的手中收购股票。”

“那就去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