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天下

二十 乱起

后汉质帝黄龙六年九月底,赵平最终放弃了对善无的占领,率军回转雁门。鲜卑虽然随后便占领了善无,却仅仅派了三千士兵把守,充分表明了暂时不想与后汉开战的心思。马焕当然乐意,正好趁机整合并州的军力,为日后的战争打下良好的基础。

前线已无战事,秦青、赵平便纷纷离开雁门,秦青走时还带走了一万士兵,加强晋阳的防务。晋阳目前仅有几千人马,井陉也仅有五千余人驻守,可谓兵力空虚。此时雁门既无战事,带走一万人马也是无可厚非,况且这一万人本来就是秦青自井陉、壶关二处抽调的。

十月初六,赵平的生日,正好在这一天赵平回到家里。与家人分别四月有余,自然是有一番寒暄,此处便不一一细表。

时光荏苒,转眼间便是年关。正当后汉的子民沉浸在吉日的喜庆中,自京师传出一个让人措手不及的消息。后汉王朝的第十九位皇帝,谥号孝质皇帝的刘隆驾崩(由于庙号是由继任皇帝所上,况且质帝可谓毫无功业,因此仅有谥号。)皇帝驾崩虽然是一件大事,但也是平常,毕竟人人都有生老病死,皇帝虽被称为“万岁”,却也不可能真的千秋万世,但坏就坏在质帝还未来得及册立太子便告驾崩!

这位质帝虽然体弱多病,却极为迷信黄老之术,皇宫中很是供奉了几位烧汞炼丹的术士,在术士的蛊惑下,质帝压根就不相信自己会死,册立太子一事自然也就未提上议程。只是迷信天道仙丹的质帝最终还是未能依靠几位供奉献上的仙丹活命,于黄龙七年一月十一日,夏历丙申年庚寅月丙戌殡天。

朝中顿时分为两派,以当朝丞相辽王刘杲、御史大夫崔翊为首的元老派以长幼有序的原则力主大皇子刘兴继位。而以二皇子的舅舅太尉李卓为首的外戚一派也是毫不相让。三月九日,李卓买通宦官,将刘兴鸩死,拥刘盛即位。刘杲等人隐忍不发,名义上赞同新皇登基,暗中却是召集旧部,与四月十五日夜率领禁卫军将李卓为首的二皇子一派尽诛,灭李卓九族,就连二皇子刘盛也未能幸免。

消息陆陆续续的传到晋阳。四月十六日,刘杲等拥立质帝年仅三岁的幼子刘旦。李卓的弟弟,雍凉总督李效于五月六日打着“清君侧,讨逆贼”的旗号起兵叛乱,僭号秦王,天下顿时大乱!

一些势力雄厚的世家纷纷借机起兵,占据州郡,拥兵自重。并州的几个世家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晋阳赵氏与吕、徐、祝、王四家联盟的争斗正式升级,若非并州的军权不在两方的掌握之中,并州早已是烽火连天了。

即便如此,双方的家将、门客也是火并了好几场,幸亏秦青弹压及时,这才未酿成大祸。面对油盐不进,两不相帮的并州军方,吕、赵两方都是束手无策,只能靠自己的力量争夺对并州的控制权。然而没有军方的支持,即便掌握了并州的民政,也只是名义上的,没有了军队的威慑,谁会把这样的政权放在眼里?

黄龙七年五月初九,繁星满天的中夜,赵府。李效僭号称王起兵的消息早已传到并州,地方上的世家已经开始行动起来,后汉王朝名存实亡。

于是赵麟将赵业以及马焕、秦青等人招来,商议着己方的应对之策,赵平却因代岳父镇守雁门西陉关而未能参加。

书房中气氛凝重,除了赵麟之外,赵业等人都是一脸的严肃。书房外方圆百丈之内戒备森严,百余名赵府家将将书房封锁的严严实实,连一只苍蝇都无法飞进去。

“侯爷,小小的吕氏与晋阳赵氏何足为惧?只需侯爷一声令下,我等大军一出,并州便尽在侯爷掌握之中!”秦青特有的大嗓门即使在这种极为隐秘的会谈中也改不掉。

马焕轻轻的睨了他一眼,秦青突然明白过来,讪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便不再说话了。不过马焕倒是极为赞同秦青的观点,因此点头附和,说道:“侯爷,伯济此言有理!既逢此良机,又何苦受他人掣肘?”

赵业却是一言不发,静静的听着。赵麟倒是轻松的很,呵呵一笑,说道:“伯济向来如此。”说着将头转向马焕,问道:“哦?释之也赞同伯济之言?”马焕点了点头,说道:“鲜卑虎视眈眈,而吕原、赵昕皆非成事之人,并州若落入此二人之手,则危矣!请侯爷三思!”

秦青见马焕也同意自己的观点,很是兴奋,在那里摩拳擦掌,亢声说道:“只需侯爷点头,末将愿效死力!”

赵麟却面色平静,教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赵业仍是一言不发,神色一如既往的淡然自若。赵麟心中暗叹,他当然清楚这几个人的想法。自从后汉王朝的第十二代皇帝和帝起,后汉王朝便开始走下坡路。主弱臣强,则必出权奸,后汉王朝最大的一个奸臣便在此时横空出世,他便是和帝时期的丞相白斯。

正是白斯提出的“世系推官制”的实施,使得后汉王朝两极分化愈发严重,士族之后,即便是蠢笨如猪,也会仕途通达,官运亨通;而庶族子弟,即便有天纵之才,也因“世系推官”的限制而郁郁不得志,运气好的话还能谋个一官半职,运气不好则只能终老山林。

后汉王朝的发展已经走向了一条畸形的不归之路。虽然自和帝之后,历朝都不乏有识之士前仆后继的想改变这种畸形的形式。

无奈士族的发展太迅速了,他们已经把持了后汉王朝的朝政,岂容他人侵犯自己的既得利益?后汉王朝的各大士族终成尾大不掉之势,已经严重的威胁到了皇权的地位。不论是世家还是庶族,其实都是以宗族利益为前提,在不损害家族利益的前提下,一切都好说;若是威胁到了家族利益,即便是皇权也需要让步,这便是后汉王朝目前的现状。

白斯世系推官制的施行,不仅加剧了国内的阶级分化,更使得族权凌驾于皇权之上。眼下的局势便充分的证明了这一点。质帝驾崩后,各大世家纷纷争权夺势,割据地方,偌大的一个王朝已经处于四分五裂的崩溃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