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天下

三十 算盘

王先生闻得李贤问及自己,心中一阵为难,在心中参祥良久,也无由将这得罪人的差事推托出去,苦笑了一下,王先生只觉得自己的嘴都有些发苦,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既然大统领打定主意突围,那么必选精壮之士,而那些老弱病残跟着反而会拖大军的后腿,所以,这疑兵么……”

说到此处,王先生却突然住口,对着李贤深施一礼,再不出声,静静的等待李贤拿定主意。

李贤摇头叹气的沉吟良久方才有些迟疑地问那王先生:“先生此计虽好,只是如何告知那些人呢?本统领心中实实不忍啊!”

王先生不由心中暗骂,但他毕竟是李贤的属下,却也只好背了这个黑锅,心中虽然恨极,面上却还要表现出一幅——为统领计,在下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的大义凛然之态,附到李贤耳边低声说道:“只说是探路好了,让他们先行,大军随后便到。”李贤大呼妙计,王先生心中却是大骂!面上却仍是春风拂面,口中连称不敢。

见众人达成一致,李贤对弟弟李良说道:“你去召集老弱病残者,按王先生所言吩咐,不得有误。杜、姜二位统领且去召集部下,吩咐他们饱餐后在东门就近好好休息,子时准时突围,严禁走漏消息,杜、姜二位统领切莫大意!”李良等三人领命而去。

那位王先生也正要告辞,却被李贤叫住,思索了一阵方才说道:“先生且住,郑裕、郑行兄弟二人,一个武艺超群,一个智计过人,某常欲得此二人,奈何此二人心高气傲,先前曾数次拜访也不肯为某所用,如今我等即将离开,请先生略施小计,也好让此二人投效与某。”

王先生闻言眉头一皱,正要答话,李贤忽又说道:“不仅此二人,前几日听吾弟言道,他曾与一外地青年发生冲突,与那人争斗起来,却不是那人的对手,三拳两脚便被打败,幸好遇着郑行,在郑行的调解之下,方才脱身,现在那青年被郑行邀至家中。此事还请先生多多费心,务必将此三人收于帐下。”说完,李贤满怀期望的看着王先生。

不料王先生却摇了摇头,劝阻李贤道:“在下劝大统领绝了此念才是,想那郑裕为当世大儒方孝孺之徒张恒的学生,而方章也是方大儒之徒,有此关系,想那郑氏兄弟必不会投靠统领,还望统领三思才是。”

李贤闻言,双目凶光一闪,狞声说道:“看来五日前放郑家老小出城竟是失策了,早知如此还不如一不做二不休,让他们和那些士族大户们一起去见阎王!”双目一转,忽又狞声说道:“不如趁今晚出城之时将他们兄弟强行带走,如不为李某所用,便一刀杀之,先生以为如何?”说着目光灼灼的看向那王先生。

王先生闻言不由一阵苦笑,摇头说道:“此法恐怕不妥,想那郑谦郑老先生乃远近闻名的大善人,每逢荒年,救济百姓无数,军中士兵恐无未受其恩惠者;况那郑行堪称万人敌,家中的数十名武士也都是武艺超群之人,真若打起来,两败俱伤啊!还请大统领三思。”李贤闻言,心中权衡良久,过了半晌,只得悻悻的让那王先生自行离开,自己踱入后院书房之中,吩咐把守的士兵道:“二统领回来后让他速来见我。”那名士兵领命退下不提。

李贤进入书房后,将门关好,走到一个书架边上,将其推开,墙上赫然露出一个暗门,李贤打开门锁,推门而入,这是一个不大的暗室,室中只有十几个箱子,李贤打开其中的一个,却是满满的装着金银,看着箱中的金银,李贤眼中不禁露出一丝贪娈。

正在这时,李贤听得门声一响,知道是弟弟回来了,便合上箱子,出了密室,对正要开口的弟弟言道:“二弟,听兄长说,不许插嘴。”也不待李良答应,接着说道:“愚兄本打算做一番大事,日后若能荣登九五,也好光宗耀祖!因此趁乱举事,不想方章老匹夫不顾自己战局危急,硬是分兵来攻,致使某功败垂成,为兄实不甘心。”听闻此言,李良的嘴动了动,刚想说话,忽又想起兄长的告诫,只得强自忍住。他的举动自未瞒得过李贤,看着欲言又止的弟弟,李贤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接着说道:“愚兄知道二弟的想法,二弟可是想过,我等若是据城固守,万一城破,岂不陷于险境?就算能守得住,日后不论方章、王默谁胜谁败,都不会容得你我兄弟,即便是你我兄弟投降,不被格杀当时就算万幸了!定不会得到重用,反而会对我们处处猜疑,步步设防,如若我等一步行错,便是杀身之祸啊!因此,今夜我们必须誓死突围,就算全军覆没也在所不惜,只要你我平安即可,毕竟凭我们这些时日的积蓄,即使大业成空,只要留得命在,找一个平安的地方做个富家翁,一辈子平静安乐、锦衣玉食的也很不错。”

李良看着老谋深算的哥哥,眼中的敬佩之色越来越浓,他本就不是胸有大志,期望着成就一番大事业的人,听了哥哥的言语,他对做一个富家翁不禁满腹的期盼,到时候二爷我娇妻美妾,良田千顷,吃的是珍馐美味,穿的是绫罗绸缎,是何等的快活逍遥!好,实在是太好了,就依着哥哥。

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将来左拥有抱、逍遥自在的美景,李良的脸上的笑意再也掩饰不住,就连嘴角流出的口水都未觉察到。

李贤看着自己这个胸无城府,空有一身勇力,在十五岁便能独力杀死一头猛虎的弟弟,不禁摇头苦笑。沉默半晌,这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唉!还是算了吧,什么王图霸业,就当是自己的一个美梦吧。摇着头,长叹一声的李贤不甘的将自己称雄天下的欲望狠狠地埋在了心理,只是欲望一旦发芽,即便是埋的再深,也还有出头的时候。须知欲如水,不遏则泛滥。

李贤拍了拍犹未从左拥有抱的美梦中清醒过来的李良,温声言道:“二弟,你且去召集几个心腹之人将这些时日得来的钱物收拾一下,待突围之时定要好好保全。为兄且去歇息片刻。”李良应了一声,便急急忙忙的领命去了。

看着弟弟离去的背影,李贤无奈的叹了口气,缓缓的回到了自己的卧房。称霸的美梦既已破灭,李贤仿佛一下子便失去了动力,眼前一片黑暗,一切都是那么的虚幻,教他一丝希望都没有。

二更了,请各位书友多多点击,多多收藏,多多发言!须生谢谢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