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天下

五九 夜话5

http://bbs.zongheng.com/viewthread.php?tid=3990&extra=page%3D1请各位去投一票,谢谢!!!

“好!仓舒此举可谓重要之至!锐哥你接着往下讲。”郑裕经过一番思量,明白了前因后果,对此事更加好奇了起来。

“是!”郑锐领命,清了清嗓子后继续说道:“小侯爷截粮的行动具体如何小的却也知之不详。小的仅知小侯爷自鲜卑后方纵横月余,摧毁鲜卑重要牧场四处,烧毁粮食数十万斤,斩首七万余,使步六孤勇大军粮草无以为继。鲜卑皇帝拓跋宏大怒,命令全民为战,务必将小侯爷与那三千勇士消灭!怎奈小侯爷行动常常出人意表,充分利用鲜卑地域的纵深,扯动敌军,使敌军疲于奔命;且来去如风,一击必中,达到目的便立即远遁。因此鲜卑上下虽然全民皆兵,却也无可奈何。至黄龙六年十月十七那日,连降三日大雪,步六孤勇大军缺草少粮,士卒更是连御寒的棉衣都没有,冻死、饿死者甚众,无奈之下便只得退兵。”

“好!”虽然时过境迁,但几人听到此处却也是欢喜之意溢于言表,纷纷称善。

“步六孤勇退兵之时大为不甘,曾扬言来年重整旗鼓,定要踏平雁门,生擒马将军与小侯爷,以雪今日兵败之耻!却不料其败兵被小侯爷疑兵之计所惑,不敢直回平城大营,只得绕路盛乐,却正好又中了小侯爷之计,在盛乐城外的古长城被小侯爷伏击!无奈贼兵势大,当时小侯爷麾下的三千勇士也仅剩不足二千余人,仅仅歼灭了步六孤勇的两个万人队!”

郑锐言中不尽兴奋,“此战过后,七万羌兵仅剩残部,元气大伤,已无法对并州造成威胁;鲜卑虽略好一些,十八万大军折损不过八、九万左右,但历年来积存的粮食却被小侯爷烧掉不少,又被小侯爷破坏了几个牧场,因此至少在五年内也是无力大规模犯边。”

“痛快!仓舒智勇双全,坚毅果决!突入鲜卑腹地实是大快人心之壮举!”郑裕情不自禁的连声赞叹。

“锐哥不知当赵公子回师之时,那三千勇士……”郑若兮似乎不像兄长那般兴奋,心中却是另有所思。

“唉!”郑锐闻言面色一黯,长叹一声后在哪里低着头半晌也未说出话来,郑若兮深知他是痛惜自己的战友,说不定那三千勇士中便有他的好友或是亲人,永远的长眠在异国的草原上。正要出言开解,却见郑锐慢慢的抬起头来,双目通红,哽咽着说道:“请大小姐见谅。小人失态了。”

郑若兮连忙劝道:“锐哥不必伤心,其实是小妹唐突了,该道歉的应是小妹。”说着站起身来对郑锐深深一福,郑裕、郑行兄弟两个也连忙劝解郑锐。

郑锐长叹一声,将自己的悲伤之情强自压住,沉声说道:“小人的妻弟便是那三千勇士之一,为国捐躯,也是死得其所了!”

说着深深的吸了口气,接着说道:“那三千勇士最后仅剩一千八百七十六人!便是这一千八百七十六人也是人人带伤,最少者也是身中十二箭,刀伤七处,枪伤六处;小侯爷身中十五箭,刀伤十一处,枪伤九处。听跟随小侯爷出征的那些勇士言道,小侯爷每战必冲锋在前,转移时必亲率数人断后!虽武艺高强,却也受伤极多!”

能让一个一品高手手这么多伤,此战的惨烈可想而知!郑裕兄妹三人听了都是脸色黯然,心中难过,却也无话可说。只因对那些奋不顾身保卫家国的英雄来说,任何赞誉都是苍白的!

终于还是由郑行打破了这凝重的沉默,招呼郑裕等三人说道:“时间也不早了,还是回帐歇息吧。”说着扶起自己有些神思不属的姐姐,对郑裕和郑锐二人点了点头后率先离去。郑锐也不久留,跟在郑行身后也是回帐去了。

见众人都已离去,郑裕的心情久久难以平抑,静静的坐在那里,想象着那一战的艰难、惨烈,自己仿佛也置身于那杀气纵横的战场之上,心中激奋不已!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抵不住一阵阵疲累,只好收拾心情,沉沉睡去。

一夜无话,转眼又是凌晨。早起的赵平正在指挥着士兵拆卸帐篷,拉马套车,准备启程。

一行人餐风露宿,跋山涉水,又经过二十多天的跋涉,行程五百余里,这一日来到济北境内。

按说这济北本属兖州,只是李效与方章争得激烈,致使民生更是凋敝,遂成了三不管之去处。

经过十多天的相处,赵平与郑家上下已经熟悉,郑谦夫妇更是打起了将女儿嫁给他的主意,郑王氏是丈母娘看女婿,当然是越看越顺眼;而郑谦却是用商人特有的长远目光来看赵平,也是察觉了赵平的不凡。

相反郑裕、郑行兄弟倒没有这么多想法,经过二十几天的相处,三人间的交情更加莫逆,郑裕对赵平是敬重中带着关心、爱护,可能是因为年龄比赵平大的缘故吧;而郑行则是彻彻底底的景仰服从。

郑若兮系在赵平身上的情丝也是越来越多,已经不可自拔。郑若兮路途之上唯一的消遣便是透过车窗的缝隙,将眷恋的目光停留在赵平身上,然后想着自己的心事,全不见在商场中的游刃有余。

不过几天除了郑行之外的所有人都发现了郑若兮对赵平的倾心。这样一来正中了郑谦夫妇的下怀,郑裕对此也是非常支持;如此只能苦了赵平,赵平虽然也发现了,却也只能故作不知,他已经有了妻子,而且本身也不是那种花心薄幸之人,因此只好尽量避开郑若兮。

此时一行人距济北城不足二十里,由于携带的粮草已经不多,加之由济北北渡黄河至壶关,取道魏郡是最近的路。因此众人决定先在此处扎营,等明日再入济北购买所需之物后便北渡黄河。

经过赵平二十多天来的教导,施义、许彬和郑锐三人的兵法大为长进,就连郑行也有不小的进步。因此现在扎营、巡逻这样的事情都是由四人商议后再报与赵平定夺,至于具体的事宜更不需要赵平插手,四人当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很好的完成。

不到一个时辰,一座依山靠水,防守严密的营寨便已完成。当下天色已晚,众人都是各回营寨,赵平一如既往的打坐炼气。

而郑行却手捧赵平扔给自己的兵书在哪里埋头苦读,赵平一路之上正在一点一滴的改变着郑行,恐怕就连郑行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的改变会如此之大。现在的他正朝着一个合格的将领发展,在赵平的全力教导之下,定会取得不俗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