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天下

八十 相持2

丁越虽离得较远,但这声闷响却清清楚楚的传到了他的耳中,丁越的眼角不由一缩,口中与赵平闲扯着,眼睛却不着痕迹的打量着郑行。

郑行身高九尺,身材雄壮至极,面色微黑,国字脸,如今头戴束发紫金冠,身披漆成黑色的皮甲,战马也是黑色,端得是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先前他并未将郑行放在眼中,只把他看成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如今却不得不重新审视一番。长枪本来便是一般讲究技巧的兵刃,只有真正的高手才敢使枪。相比于刀斧、狼牙棒之类的砍劈兵器,长枪无疑对使用者的要求更高!而过于沉重的兵刃显然不利于技巧的发挥,从方才郑行很随意的一戳便将手中的长枪生生的戳入硬比坚石的路面来看,郑行手中的这杆枪至少有五六十斤重,那么郑行此人非但武艺高强,更是力大无比。

丁越心中暗暗的盘算,毕竟是出于武将世家,眼光、阅历都是一等一的。在他的印象中,开国名将张飞、赵云、马超、姜维等人所用的长枪都是这种沉重刚猛的长枪,而这几人都是堪称万人敌的无双名将!面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竟然也是使用这种长枪,不是这少年装模作样便是这少年有着真才实学!

丁越显然不会简单认为郑行是装模作样,从小积累起来的各种知识告诉他,不要看轻任何一个对手。

因此丁越越发的谨慎起来,在这种狭窄的地形下自己的兵力优势根本无法体现,硬冲的话只会两败俱伤。反正已经追上了对方,到了前面总会有机会的。

心中计议已定,丁越当下呵呵笑道:“公子行程紧迫,在下倒也不便相扰,公子请便!”

听得此言郑行差点一个跟头自马上栽下,心中暗道:这丁越莫非失心疯了不成?哪知他念头还未落下,便听赵平说道:“却教将军费心了,将军远路而来,在下岂能一走了之?”说着看了看四周的景色,接着说道:“暮秋时节,却也无景可赏,否则与将军把酒临风,遍赏美景,倒也快意!”

丁越闻言不由一窒,却又实在没有必胜的把握,若是答话的话无论如何措辞却都是示弱于对方,因此只得闭口不言,双方当下便僵持起来。

丁越为人谨慎,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并不打算与赵平拼个鱼死网破。而赵平则是尽量拖延时间,以便使燕彦有足够的时间安营扎寨。营寨的作用此时便显现出来了,从根本上说,至少有了防守的屏障,以赵平的能力,没有了后顾之忧后,击破丁越手上的这三千兵马并非难事。

两军对阵,兵力的多寡只是一方面因素,更重要的是主将见在战略、战术层面上的博弈,能否准确的判断出敌军的动机,然后如何应对,各种战术运用的是否合理,能否及时的针对对方的战术制定出合理准确的应对,等等。因此两军对阵并不是兵多一方就能够必胜,任何一方面的因素都能决定战争胜负的归属。

虽然料到了赵平此举是为大队人马争取更多的时间,而对方的大队人马极有可能已经寻找到了有利的地形安营扎寨,但丁越却仍然不敢贸然的下达冲锋的号令,两败俱伤并不是他想要的战果,而观赵平这方的军容,自己这些疲惫之师还真不一定能讨得了便宜。

赵平当然乐得如此,正好可以留出时间给燕彦。时间便在各怀心思的两方主将的对峙中悄悄溜走,转眼间却是日影西斜的辛时时分,丁越已是渐感不耐,况且帐下的士兵经过一个多时辰的休息已经恢复了大部分体力。

虽说兵力的优势在这种地形下已经不明显,但是消耗战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而且由己方骤然发动突袭,抢占先机,胜算又多了几分!况且自己的最终目的是将郑家的财货据为己有,相比那富可敌国的财富,就算把这三千士兵全部赔上也是可以接受的。

丁越的心思不由得蠢蠢欲动起来,不由开始不露声色的仔细观察赵平麾下的士兵,以便能寻到可乘之机。

赵平正在密切的观察着丁越的神情举动,丁越心思的变化当然瞒不过他,当下毫不迟疑,丝毫不给丁越机会,点头示意郑行前去叫阵。

正在无所事事的郁闷非常的郑行得了赵平的首肯后,不由得精神大振,反手将戳在地上的长枪拔起,纵马出阵,手中长枪一举,厉声喝道:“谁敢与某决一死战!”

丁越不由暗自苦笑,自己不觉间已经失了先机,此时即使进攻,也失去了突袭的效果。不由得眉头一皱,心中暗暗盘算,却是越发的没了信心。对于郑行的搦阵,丁越并不想去理会,虽说会对士气有一些影响,但若是迎战,一旦不敌的话,对士气的打击更大!不若此时暂避其缨。

正在丁越犹豫不决之时,他的副将低声劝道:“世子,军士们已经歇息了过来。我军势大,十倍于敌,岂可示之以弱?不若趁时杀过去,敌军必败!”

丁越闻言思索了一会,始终是不敢轻启战端,须知对方占据着有利地势,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终于还是摇了摇头,否决了副将的建议。

性格决定命运,的确是至理名言,丁越的谨慎虽然可以使他少犯错误,却也导致他容易错过一些绝好的战机。就如当前的情况,他若是下定决心,挥军杀去,赵平还真不会与他硬拼。丁越的谨慎使得他丧失了一次战机。

面对郑行的咄咄逼人,丁越过于谨慎的性格使他犹豫起来,其实也不能怪丁越过于谨慎,在这种狭窄的地形下,一些诸如分割、包抄、扯动之类的骑兵战术根本没有施展的空间,拼的只能是双方士兵的战斗力。单看郑行立在阵前那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恐怕自己这方根本讨不到好处。

双方于是又僵持起来。

辛时转眼过去了一半,丁越突然发现敌方士兵正在有次序的撤退。丁越心中不由又是一动,便想趁机掩杀,但看到郑行冰冷的眼神,以及郑行身后数十名士兵手中泛着寒光,似乎能射透任何坚甲的利箭,丁越又犹豫了,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赵平的人马毫发无损的撤退。

一路上郑行犹在埋怨着丁越的不爽快,害得他白白失去了活动筋骨的机会,对于郑行的这种性格,赵平已经习以为常,但还是侧过头斜睨了他一眼,然后继续赶路。

郑行呵呵一笑,知道自己有些唠叨了,连忙催马追到赵平身侧,献宝似的将手中的长枪凑到赵平面前,口中说道:“兄长见识不凡,看看小弟的这杆长枪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