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天下

三九 夜宴2

赵麟面沉似水的接过秦青奉上的文书,慢慢的打开,脸色越来越是阴沉!吕原与祝豫提心吊胆的看着赵麟越来越是阴沉的脸色,一时间噤若寒蝉。

终于,赵麟看完了手中的文书,却并不说话,只是将手中的文书丢在了吕原面前,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大人看看吧!”

吕原顿时一惊,哆哆嗦嗦的捡起面前的文书,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上了!还没看了两行,吕原眼前顿时一黑,险些晕了过去!脸色却已是变得煞白,额头的冷汗涔涔而下,打在手中的文书上,发出“啪啪”的轻响,在寂静的房中显得分外的清晰。

祝豫心中好奇,偷偷的瞄向吕原手中的文书,一看之下,脸色顿时也是大变,心中虽然着急,却是不敢再往下看了。

赵麟满面的怒色,紧紧的盯着吕原,却不说话。秦青却如无事人一般,仍在那里一杯接一杯的往嘴里倒酒。

良久,吕原才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说道:“侯爷自行处理便是,下官绝无异议。”

赵麟收回自己的目光,冷哼一声,厉声说道:“军方数十年来拼死苦战,以无数将士生命换来之名,被其一朝葬送!实在是罪无可赦!”

吕原此时那里还敢反驳,对祝豫频频使来的眼色装作不觉,无力的说道:“那个孽障罪大恶极,侯爷尽管动手。”

赵麟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既如此,各位请回吧,恕老夫不远送了!”

众人连道不敢,纷纷施礼后,便即告辞。待众人走后,秦青放下手中的酒杯,问道:“侯爷,末将看那吕原定然无胆告知那吕丰!如此一来,却是白费心思了!”

赵麟淡淡的一笑,说道:“吕原无胆,吕澈定然有胆,那祝豫也不会老实,伯济放心便是。仓舒此时到那里了?”

秦青闻言,这才放下心来,呵呵一笑,说道:“侯爷老谋深算!仓舒辛时便已到达祁县,明日便能赶到襄垣!”

赵业此时终于发话了,只见他略显担忧的说道:“加上襄垣的兵马,不过六千,而壶关如今却有近三万守军!况且那晋阳赵氏定然不会袖手旁观!那上党木氏经营上党多年,仓舒此番怕是……”

“还是由末将率兵前去接应吧!”秦青闻言,不由得也担起心来,急急的说道。

“呵呵,无妨!”赵麟轻轻的笑了,“你二人多虑了!仓舒定会有书信送到,届时再做打算也不迟。”

见赵麟如此说,赵业与秦青无奈的对望一眼,却也不敢再言,只得将心中的担忧放在心底。

“老夫现在倒是怕那吕丰不反!”赵麟沉声说道。

“父亲所言极是!”赵业暂时将对儿子的担心压下,“以某看来,那吕丰倒是不敢反!若他不反,我等倒也不好借题发挥!”

秦青闻言,也是连连附和,“不错,侯爷,文季兄所言不错,末将看那吕丰,实是无胆鼠辈,定然不敢反!”

赵麟说道:“嗯,此事来得突然,吾等也未曾仔细思量,此时倒是需要好好计议一番!”

“他若不反,便逼他反!”秦青快人快语。

“如何逼他?”赵麟反问道。

“呃……”正当秦青愕然之时,赵军却是满头大汗的奔了进了。秦青一看,脸色不由一沉,喝道:“你与赵峰不在小侯爷身边效命,如何回来了?”

赵家连汗都顾不上擦,一边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一边说道:“回将军,小侯爷命小的回来送信!”

秦青这才脸色稍霁,接过赵军手中的书信,“坐下说话,这里有酒有肉,先吃点。”一边说着,一边将书信递给了赵麟。

赵麟缓缓的打开书信,不动声色的看完后,便交给了赵业,“你与伯济看看。”

“仓舒如此,是否过于冒险?”赵业与秦青看完后,担忧的说道。

“不错,孤身进关,此举太过冒险,侯爷一定要阻止小侯爷!”秦青脸色大变,忍不住拍案而起,“罢了,末将立即动身,无论如何也要追上小侯爷,此举万万不可!”话音未落,人已是抢出数步,正要推门而出,却被赵麟止住。

“伯济不必焦急,仓舒此举完全可行,便让他去吧!”赵麟沉声说道。

“侯爷!”秦青闻言却是须发怒张,一张脸憋得通红,正要接着往下说时,却被赵麟止住,“当年仓舒仅率三千铁骑,便敢突入鲜卑腹地,如今不过是小小的壶关,不必担心。”说到此处,赵麟摆了摆手,“此事便如此,休再多言!好了,天色不早,你等回去休息吧,赵军休息一夜,明日再行。”说完也不啰嗦,当先出门而去。

秦青看着赵麟的背影,重重的叹了口气,“这怎么能相同?鲜卑地广人稀,有足够的战略纵深留给仓舒,以仓舒之能,鲜卑人根本不可能沾到他的边!而壶关……唉!”

赵业也是面露焦急之色,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岂有不担心之理?但赵麟既已决定,却也是无法改变了。

秦青目中突然一亮,一把拉过赵军,对他说道:“快,快去禀告少夫人!让她去劝侯爷!”

赵家闻言,转身便往翠薇居跑去,赵业看着赵军的背影,叹了口气,低声说道:“怕也是无用啊!”

秦青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什么有用没用的,你只会说这些丧气话!”说着转身便往外走。

赵业见他离开,连忙追上几步,拉住他问道:“你这是到那里去?”

秦青冷哼一声,“某去追仓舒!断不能让他冒险!”

赵业拉着他,苦笑道:“你便别再添乱了!若是让父亲知道,定会责罚与你!”

秦青一把甩开赵业拉着自己的手臂,冷哼一声,“罚便罚,某不怕!”

正说着,却见一名丫鬟急匆匆的来到二人身侧,“秦将军、老爷,侯爷有请。”

秦青无法,只得无奈的与赵业去了赵麟的书房。

“你二人是否怨恨老夫?”赵麟开门见山的问道。

“不敢!”赵业与秦青闻言连忙跪倒在地,连声说道。

“其实老夫何尝不担心仓舒?”赵麟长叹一声,“只是仓舒所言极是!须得防范晋阳赵氏趁机兴风作浪!那赵氏在晋阳尚有万余私兵!不得不防啊!”

赵业与秦青面面相觑,却也无话可说。的确如此,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作为一个延续数百年的家族,晋阳赵氏尽管跌入低谷,但其实力不容小觑!

却说赵军,急匆匆的跑到翠薇居,见着月窈之后,将赵平要独自前往壶关,逼反吕丰之事的前因后果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月窈闻言不由得花容失色,便要去找赵麟,却被奶妈钱氏拉住,“少奶奶,您可千万别去,侯爷决定的事情是谁也无法劝服的!您去了只是徒惹侯爷生气而已……”说着,钱氏的眼圈却是红了,再也说不下去。

月窈也是珠泪垂掉,心中的担忧难以言喻。

伊娄真个性直率,却是不会安慰人,虽然心中也是极为担心,却也只能轻轻的拍着月窈的背。突然伊娄真“腾”的一声站起身来,几步抢到门外,远远的扔下一句“我去追他!”后,已是人影皆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