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天下

八四 新政3

一个人在神州埋头修仙的故事;

一个俗人在修真界闷声发大财的故事;

一个俗得可爱的男人和女人有情终成眷属的故事;

一个俗得可爱的男人跳出仙魔棋局,完成逆天修仙法则的故事。

尽在《逆天星仙》

http://book.zongheng.com/book/36227.html

作为前并州牧、现在的晋王,吕原的地位自然是举足轻重的,便是取而代之,也实在不宜对他们采取过激的行为。但是便是吕原能够心甘情愿的让出手中的权力,他的儿子与族人也是万万不肯的!虽然吕原目前剩下的也仅仅是一个名义上的称号而已。

吕家其实是最好处理的,难便难在其他的世家上!既要徐徐图之,又要一击必中,使世家毫无还手之力。这实在是极难完成的!

因为必须缓行,以免激起动乱,因此世家便有了足够的时间思索对策!只要有一个不慎,便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罢了,暂时不去想了,赵平看着已经泛白的天际,霍的站起身来,推门便往演武场走去。一些事情只靠想,是想不出结果的!因此赵平决定不去想了。

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使得赵平只要在家,每天早晨的卯时,都会准时出现在自己的演武场中。看着已经在演武场中集合的家将,赵平抛开心中的杂念,专心的与家将们一起,开始了例行的早训。

辰时,送走了前往襄垣的父亲后,赵平便赶到了竺怀、沈浩等人所居的宅院。这所由赵平为他们特意购置的宅院虽然不大,却颇为精巧,雕梁画栋,极尽富丽堂皇之能事,先前本是王氏的一所别院,王氏的间谍身份暴露后,这所宅院便被吕澈趁机霸占。

由于沈浩的人的到来,赵平便托人将这所别院买下,暂做沈浩等人的栖身之地。

与沈浩等人所处的时日虽然不长,但以沈浩为首的这些学子却对赵平佩服的五体投地,早已在心里将赵平视作明主!

赵平虽然有争霸天下的雄心,但却也知道眼前时机未到,因此总是对沈浩等人若有意若无意的试探笑而不答,却又时不时的将自己争霸天下的雄心稍稍的露出点口风,免得冷了他们的热情。

当赵平来到别院大门前时,郑裕也在郑行的陪同下到了,由于三人已经是亲戚关系,因此相互之间也随便了许多,郑行老远便扯着嗓子喊道:“姐夫,某明日便要回营了,今日一定要与某比试一番!”

正在院中练剑的雷喻隔着大门便听到了郑行的大嗓门,顿时也来了精神,剑也不练了,一溜烟的跑到门前,将门打开,一边说道:“早闻小侯爷武艺高强!只是一直无缘得见!今日小侯爷切不可推辞,也好让晚生开开眼界!”

郑行一听有人支持自己,当下更加的兴奋起来,不迭声的催促着赵平。赵平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正事要紧!待忙完了正事再说!”

郑行心不甘情不愿的应了一声,却也不敢反对,他对赵平骨子里的敬畏使得他对赵平的话从来都是无条件的服从。

几人相偕来到了后院,却见尚轩已经聚集起了十余名学子,正在鱼贯往静室中走去。见到赵平一行,尚轩等人连忙躬身施礼,寒暄已毕,来到静室之中,尚轩对赵平躬身一揖,说道:“昨夜与先生、思旷兄议定,今日晚生便带领他们到府衙中彻查田亩情况!”

赵平点了点头,却并未说话,尚轩接着说道:“案卷只是其一,待将案卷所载之田亩查清后,晚生便率人实地勘察。晚生等届时将分头行动,一月之内,最迟两月,便能勘察完毕!小侯爷若有吩咐,还请示下!”

赵平看着尚轩,微笑着说道:“此事由先生与兄长做主便是!昱嘉但去无妨,某自会派人与吕大人协商。”

尚轩闻言,躬身应道:“既如此,晚生这便下去准备,待巳时便前往府衙!”

尚轩领着十余名学子离开后,赵平沉吟了一下,对一旁的雷喻说道:“与吕大人协商一事,便由晓明前去吧!”

雷喻闻言,连忙欢天喜地的应了,正要走时,却被郑裕叫住,“晓明且慢,让彦明陪你前往吧!”

转眼间,静室中只剩赵平与郑裕二人。作为全程参与新政的郑裕而言,对于新政的各项细则自然是烂熟于心,因此最有发言权。

“新政虽好,却极易滋生贪官污吏!以及弊政!”郑裕担忧的看着赵平,眉头微皱,沉声说道,“不知仓舒可有对策?”

赵平闻言,心中对于郑裕的洞察不由十分赞服,点头应道:“兄长之言,可谓一针见血!小弟今日便是特意来此与兄长、竺先生商议此事!”

郑裕离座而起,负着手在屋中来回的踱着步,一边斟酌着自己的言语,“愚兄这几日便在思索此事,却始终不得其法!这新政毕竟是仓舒提出,想必仓舒定有应对之策!”

赵平叹了口气,缓缓的摇了摇头,“小弟也没有好办法!或者交由有司专门监督,互相制衡,互为监督,想必会有些用处!”

皇帝作为至高无上的存在,致使立法、行政、司法三大权集于一身,造成权力过于集中,滥用职权之事便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不仅皇帝如此,在封建体制下,便是那些大大小小的地方官员们又何尝不是大权独揽,独断专行呢?

因此,若想避免这种情形的发生,分权便是势在必行!

听了赵平的建议,郑裕斟酌了良久,才说道:“分权!不错!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不过,若是他们互相勾结……唉!不出百年,又将重演如今世家之祸!却也不能不防啊!此乃其一;况且,若是我等不在其位,这新政还能实施下去吗?”

看着足可称之为高瞻远瞩的郑裕,赵平心中的敬佩之意越发的重起来!

他们面临的最根本的问题便在于此,待几十年之后,赵平这些力主新政的人相继辞世,这新政还能继续下去吗?

赵平可以肯定,届时,新政绝对会被废止!即使不被废止,也会失去其本来的面目。

没有民智的觉醒,任何制度最终都会成为少数人为自己谋取利益的工具。

即使抛开这些不论,如何避免银分权而产生的震荡?是急需众人解决的问题。

毕竟一种新制度的创建,并能顺利的实施下去,需要的不仅仅是时间,更需要大社会环境下创建这种制度的思想与精神;同样,推行一项新制度,也同样需要这种思想与精神。

如今的大环境下,如此激进的制度能否得到广泛的认同?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如今的人,除了那些世家子弟,还有那些学子,其余的人基本上都是大字不识一个!

民智未开,思想蒙昧,这种情形,显然不适合推行民主制!

而且自秦朝开始,中国的社会便开始了经济、政治、思想文化三者合一的过程,到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这三者更是趋于圆满。

在宗法体制之下的中国社会,君权极度膨胀,正所谓法自君出,他们既是立法者、行政者,又是裁判者,拥有统治的广泛权力!在这种情况下……

只是,失去了中央集权的制约,分权之后的中国,会不会走向分化的道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