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天下

四一 各有打算1

吕澈在书房中如热锅上的蚂蚁般转来转去,焦急的等待着吕高的回音。能够有对付赵平的机会,吕澈自然是不会放过!

如今他心里便是极为兴奋!虽然赵平的行踪无法确定,但吕澈却始终觉得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如今新政正在关键时刻,而赵平却对外宣称前往雁门,经高宏一剖析,吕澈顿时也觉得其中必然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难道……吕澈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激动地全身血液沸腾,浑身克制不住的隐隐颤抖起来!

高宏看了吕澈一眼,对他如此沉不住气颇感无奈与不屑。在高宏看来,一个人最起码的涵养便是处变不惊,所谓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特别对于上位者来说,这是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

能成大事者无一不是能够隐忍之辈!而吕澈,显然不符合这个条件。当然吕澈成不成的了事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他现在也不过是利用吕澈而已。

并州作为屏障中原的门户,不仅战略地位极为重要,再加上鲜卑因为民族特性以及技术水平的原因,盐铁、粮草、药品等战略资源极为缺乏,而并州却盛产盐铁!因此对鲜卑而言,要攻略中原,不论从各个方面来说,并州都是最好的跳板!

高宏来到并州,投靠吕原的目的便是制造并州的内乱,以便于鲜卑的战略实施。无奈以赵平为首的军方三拳两脚的便将吕氏等世家收拾的服服帖帖。并州由本来的四家联盟、晋阳赵氏、军方三足鼎立变成了如今的军方一家独大,完全掌控了并州的形势。

高宏离开鲜卑时的计划根本没有机会实施,高宏本来是打算利用这三方之间的均势,挑起三方之间的争斗,并州越乱,自然对鲜卑越有好处!谁知仿佛转眼间,并州就成了赵家的天下。如此一来,高宏的任务根本无法完成!

如今却也只得退而求其次,尽力的帮助吕澈,为军方制造一点麻烦。也仅能如此而已,再大一点的动作高宏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妄为!他的对手包括赵平在内,没有一个是善茬,自己只要稍有不慎,便会有暴露的可能,因此,他也只能搞些小动作。

不过如今却有一个绝佳的机会摆在了面前!赵平毋庸置疑乃是如今并州的灵魂人物!若是将他除掉,并州立即将陷入内乱之中!

只是赵平身手高强,在并州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如今赵平行踪不明,高宏的心不由得动了起来!莫非赵平竟然去了鲜卑不成?

高宏在心中反复思量,越想越是觉得可能!鲜卑在处心积虑的想要将并州收入囊中的同时,并州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而观赵平近期来实行新政之举措,他又何尝不想消除鲜卑的威胁呢?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赵平极有可能前往鲜卑搜集情报!作为赵平这等军事大家,眼光自然是极高的,所搜集的情报自然不是那些细作所能相比的,若是让他在鲜卑走上一遭,鲜卑将无任何秘密可言!

正当吕澈与高宏各怀鬼胎之时,吕高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二人一见吕高,都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吕澈更是三两步冲到吕高面前,紧张的抓住吕高胸前的衣服,面色变得有些狰狞起来,狠狠地盯着吕高,急切的问道:“如何?”

吕高倒是被吕澈的表现吓得有些哆嗦,顿时被吓得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高宏连忙上前几步,将吕澈的手从吕高身上扯下,吕澈这才醒悟过来,讪讪的松开吕高,却仍然紧紧的盯着他,急切的问道:“如何?那赵平到底去那里了?”

吕高苦着脸说道:“小的见倒是见到了那郑福,不过,郑福也不甚了解……”

“哼!”吕澈顿时冷哼一声,一甩袖子,回到椅子中坐下,阴沉的瞪着吕高,骂道:“无用的狗奴才!要你何用?”

吕高闻言,顿时被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如捣蒜般磕着头,嘴里一边说道:“奴才已经尽力了,请世子开恩啊!”

高宏连忙对吕澈使了个眼色,吕澈这才醒悟,眼下正是用人之时,而“议罪策”的实施,使得他的几个心腹仅仅剩下了这个吕高还未曾被抓走,若是寒了吕高的心,无人办事,却也是得不偿失。

吕澈当下只得干咳一声,对兀自抖抖索索的吕高说道:“罢了,本世子倒也并非责怪与你,起来吧。”

吕高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战战兢兢的爬了起来,心道:鬼才信你!作为吕澈的心腹之一,对于自家主子的为人秉性,吕高自然是极为清楚!

别看吕澈表面一副沉稳淡定的样子,其实性格却是极为暴躁!吕府中的仆人家将之类,稍有违逆于他,轻则被打骂一番,若是遇上吕大世子心情不佳,对不起,那就别想活命了。

因此,见吕澈发怒,吕高顿时大为害怕!生死攸关,又有几个能不害怕呢?

“下去吧。”吕澈冷冷的说道:“这几日好生打探,一定要将赵平的行踪搞清楚!”

吕高唯唯诺诺的退了下去。高宏看着脸色已经变得有些铁青的吕澈,微微一笑,劝道:“世子,还请稍安勿躁才是!那赵平若是别有所图,行踪定然是极为隐秘!岂是短时间能够打探出来的?”

吕澈叹了口气,神色狞厉的瞪着高宏,咬牙切齿的说道:“赵平小儿欺吾太甚!某恨不得寝其皮,食其肉!”

“呃……”高宏顿时一滞,却也无话可说,其实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吕澈越是对赵平恨之入骨,对他而言当然便越发的有机可乘!当然更不会去劝解吕澈,因此只是淡淡的说道:“世子,稍安勿躁!”

眼见天色渐晚,二人又闲聊了几句,高宏便即告辞,回到自己房中,看着已经西斜的太阳,高宏突然“忽”的一声站起身来,几步来到门后,把门打开,探头往外看了看,见四下并无动静,又迅速的缩回脑袋,紧紧的吧门掩上。

他虽然身材矮胖,如一个肉球般,就连走起路来都颇为吃力,但这几个动作却做得干净利落,迅捷异常,丝毫不见肥胖之态!

“出来吧!”高宏对着屋里轻轻的叫了一声。

几条人影顿时应声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