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天下

四五 幽冀攻略1

看着赵平逐渐远去的背影,伊娄真长叹一声,心中思绪纷扰,各种各样的念头纷至沓来,一时之间竟然无语。

独孤轶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动,长长地吸了口气,自言自语般的说道:“莫非是噶仙显灵不成?此事若真如他所言,咱们复国便是有望了!”

伊娄真肯定的点了点头,坚决的说道:“他既然说了,就一定会做!他绝对不会以虚言欺我!”

独孤轶闻言看了伊娄真一眼,却并未多说什么,既然有了复国的希望,哪怕只是一点希望,但毕竟是希望!虽然赵平的战略实施起来需要时间,但总算是有了一点希望的曙光!

且不说伊娄真与独孤轶主仆二人心潮起伏,难以安睡。

且说赵平,经过一个多时辰的疾驰,赵平在戌时末回到了沮阳。见赵平急匆匆的赶了回来,郑强甚是吃惊!不明白赵平为何刚刚离开,便又赶了回来。

赵平也顾不上与他多说,取来了笔墨,便奋笔疾书,将自己的方略详细的写出,立即将姜靖请来,让他连夜送回了晋阳,交给赵麟。

赵平还要前往鲜卑,一则是答应了伊娄真,要陪同她拜祭族人,二则却是要趁机收集鲜卑的情报。

他相信凭借爷爷的老辣与眼光,不难发现其中隐藏的巨大机遇!定会召集父亲、岳父等人进行细致的规划,以完善这幽冀攻略。毕竟自己仓促之间,只是提出了一个框架,具体如何实施还需要逐步的完善。

因此,若是自己的幽冀攻略得到了爷爷赵麟的认同,便要依靠父亲与马焕等人来具体实施了!这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有他们以及燕彦这三位当世名将的存在,完成这个攻略只不过是小菜一碟。

一切安排停当,赵平对郑强吩咐道:“如此,强叔暂缓上路!待晋阳有书信送来后,再行上路也不迟!这些时日,强叔不妨多多帮衬那吴澄!”

对于赵平几次三番的郑重交待自己帮衬吴澄,郑强虽然心中疑惑,但他自然知道有些事情并不是自己所能随意打探的,因此连声应了。赵平点了点头,便急匆匆的往外赶去。

郑强连忙拦住赵平,“姑爷,如今已是子时,还是歇息一夜,明日再赶路也不迟啊!”

赵平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无妨,强叔切莫忘了多多帮衬那吴澄!这上谷,却是重要之所在啊!不容有失!”

郑强满头雾水的听着赵平没头没脑的言语,连忙应了,赵平也不挑明,又对郑强吩咐了几句后,便往白狼赶去。

所幸沮阳距白狼仅有百里的路程,否则只是这来回的奔波,也够赵平受的!

当赵平回到白狼时,伊娄真与独孤轶仍未歇息,二人坐在篝火前,忽明忽暗的火光将二人的面容映照的若隐若现,他们直到此时都是无法明白赵平为何会如此?若说是凭借伊娄真与他的交情,显然是无稽之谈,与赵平有交情的人多了去了,也没见赵平都如帮助伊娄真这般。

伊娄真与独孤轶二人都是经历过战争的人,自然明白,如果要将白狼经营起来,只是所需要的钱粮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当然,仅仅是钱粮还是不够的!拓跋氏自然不能容忍已经被灭亡的东部鲜卑死灰复燃,因此在得到消息后,必然会不顾一切的前来镇压!而仅仅凭借这几个仅剩的东部鲜卑遗族是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的!那么便需要赵平的军事支持!

赵平会支持吗?

这成了压在伊娄真与独孤轶心中的一块大石!别说是伊娄真,便是独孤轶在晋阳的这段时日中,也将并州的底细摸了个一清二楚。

如今的并州只是外表看起来比较光鲜而已。其实内里却已经接近衰败的临界点,否则赵平也不会不惜得罪世家,甚至将世家连根拔起,也要大刀阔斧的实行新政!

皆因世家在地方上的倒行逆施,横征暴敛,基本上已经将并州的最后一点价值都榨取干净。如今的并州不过是凭借以前的一点基础还有几位名将独撑危局而已!

可以想见,如果在这点薄弱的家底败光之前,并州仍然毫无起色,等待并州的除了灭亡之外,再也没有其它的选择。

这不仅仅是并州,在中原的各个州郡之中,由于世系推官制的实行,使得吏治腐败、民不聊生。这且不算,除了幽、并、冀、凉这几个边郡,其他的州郡更是武备松弛,这样的政权其实根本经不起冲击。

独孤轶冷眼观察,得出的结论便是,拓跋氏的只需将并州攻下,便可**,将中原一鼓而下!连他都能看的出来,以赵麟为首的并州军方自然是洞若观火!

因此赵平的新政虽然不可避免的会带给并州一段时间的混乱与无序,但对并州来说却是一剂苦口良药!

想到此处,独孤轶不由得叹了口气,在领教了赵平的心机与果决之后,他不由得有些隐隐的担忧,即便是伊娄真与自己将东部鲜卑的遗族联合起来,在赵平手中恐怕也玩不出什么花样,只能充当他攻略拓跋氏的马前卒吧!

当然,这只是他的担忧,在没有得到确实的证据之前,他并不会说出来。因为他知道,在伊娄真心中,赵平已然成了她的主心骨!

而赵平此举也的确是为他们东部鲜卑下足了血本!对于萍水相逢的赵平与伊娄真而言,赵平肯做出如此大的帮助与牺牲,他独孤轶就算明知赵平别有用心,也是无话可说!

既然赵平为他们东部鲜卑做的如此之多,他们东部鲜卑自然也要付出相迎的代价。等价交换,永远是这个世界的主要法则。

赵平延续了他们复国的一线希望,而他们共同的敌人又都是拓跋鲜卑,那么他们自然要为赵平将来的鲜卑攻略尽自己的一份心力。

伊娄真却没有这么多的想法,在她看来,赵平帮了她,她就要帮赵平,虽然比起赵平所付出的,自己能够给予的少的可怜。

各怀心事的三人静静的坐在那里,浑然不觉时光的流逝。直至东方的天际泛起一丝鱼肚白,几人才醒觉过来,纷纷站起身来。赵平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清晨带着一丝清新的空气,微笑着看向伊娄真与独孤轶,说道:“咱们上路吧!”

伊娄真点了点头,独孤轶微笑着对二人说道:“出了白狼,往前不足百里,便是冤赖氏的地盘,咱们却要小心一些才是!”

伊娄真闻言眉头一皱,问道:“叔叔,这冤赖氏竟是何时迁到此处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