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天下

六七 行踪1

高宏摇头叹气,对于吕澈,他实在是无话可说了,若不是吕澈还有几分利用的价值,他肯定不会留在这里的。并州如今已经全部在赵家的掌控之中,新政的实行更使得赵平以及他背后的呃赵家获得了莫大的名声!在并州百姓的口碑可谓达到了所能达到的顶点!

这还不算,在并州,赵家的底牌还有十余万虎狼之师!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颠覆赵家对并州的统治,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便是给赵家制造一点麻烦的资格,吕家都已经失去了。高宏来到并州的目的便是在并州内部制造动乱,也好使得并州无力他顾,如果能够使赵家掌控的军方与并州的其他世家之间火并起来,削弱并州的实力,那就更好了!

只是,赵家为首的军方虽然与并州的世家之间火并了起来,却是以赵家完胜的结果而告终!不可一世的世家根本连一点麻烦都未曾给赵家制造出来。让高宏对赵家的实力重新认识的同时,也更加忌惮赵家的手段!

兵不血刃的便将盘踞了百年之久的世家连根拔起,这些世家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这样的手段岂是一般人所能有的?

而策划这一切的却仅仅是一个年仅弱冠的少年!对于赵平的恐怖,高宏又有了更深的认知!因此行事间也小心了许多,生怕自己的身份暴露出来。

“吕高呢?快让这狗奴才来见!”高宏的劝解非但不能使吕澈静下心来,反而更让他怒火满胸膛!当下将桌子拍的山响,厉声喝道。

吕高这些时日来的日子十分难过!吕澈需要的赵平的行踪迟迟未曾打探出来,对此,吕澈极为恼火!而他作为负责此事的人,三天两头的被呵斥怒骂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若不是多年来与郑诤家的联系都是由他来做的话,自己的脑袋恐怕早就搬家了!想到此处,吕高只觉得脑后泛起一丝凉气,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脑袋还在,不过若是再打探不出赵平的行踪,恐怕就要搬家了!

“哎哟!郑掌柜,您可终于来了!”六神无主的吕高看到郑福时,顿时一个高蹦到郑福面前,一双手胡乱的伸出来,拉着郑福。

郑福是一个四十左右的胖子,一张圆圆的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对吕高的急切视若不见,脸上仍然挂着浓浓的笑容,一副和蔼的样子。

“吕管事,请坐,请坐!”将自己的手不动声色的从吕高手中抽出来,郑福一手虚引,将吕高让到了椅子中。

刚刚坐定,郑福立即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低声说道:“可能在鲜卑!”

听着郑福没头没脑的话,吕高脸上的喜色一闪而逝,重重的点了点头,“某知道了!”说着从袖中掏出一个珠光宝气的小盒,放在桌上,“世子自然不会亏待了掌柜的!某先告辞!”说着急匆匆的出门而去。

郑福拿起桌上的盒子,也不打开,顺手笼到袖中,脸上露出一丝阴霾,不过转眼间便恢复如初,下意识的转头往四周看了看之后,也离开了。

吕高兴匆匆的赶回府中,如今偌大的吕府却仅剩下他们几个没有什么大恶的管事。新政的实施,不仅使得府中的丫鬟仆人纷纷离开,更使得府中的那些管事中的绝大多数被收入大牢!砍头的砍头,坐牢的坐牢,境况甚是凄惨!

吕高虽然也是管事之一,但由于他以前并未受到宠信,因此根本没有机会参与吕家的大小事务,便是与郑家联络的这个差事也是后来接手的,因此,在“议罪”时,他并未受到牵连。

“他妈的!这不是扯淡吗!连个仆人都不能有,这么重的门,爷爷我每开一次都要累个半死!”吕高一边嘟嘟囔囔的咒骂着,一边费力的将吕家的大门打开。

吕高一溜烟的跑到了吕澈的书房前,“砰”的一声把门撞开,扯着嗓子便喊道:“世子!好消息!”

正在闭目养神的吕澈顿时被他吓得一个激灵,抓起桌上的茶杯便砸!兴冲冲的以为自己立了大功的吕高那会想到自己会受到这种迎接?被吕澈掷出的茶杯狠狠地砸在眼角处,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捂着眼角顺势蹲在了地上。

“狗奴才!”吕澈显然不会理会吕高的死活,破口大骂,“该死的狗奴才,一点规矩都不懂!下次再犯,定让你好看!”

吕高这才明白,原来是自己太兴奋了,直接便闯了进来,这才惹恼了吕澈,连忙顺势跪倒,也不顾正在流血的眼角,连连磕头,口中说道:“世子息怒!世子息怒!”

高宏在一旁有些看不过去了,对吕澈的为人越发的不屑起来,心道:你在这里逞的哪门子威风,有本事去找赵家去!不过他也只是在心里腹诽罢了,面上却是一本正经,轻咳一声,劝道:“吕高也是无心之过,世子何必与他一般见识!”

吕高感激的看了高宏一眼,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

吕澈这才冷哼一声,“罢了,看在先生的面上,便饶了你这遭。”

吕高千恩万谢的站起身来,口中不住的念叨着“多谢世子开恩。”

高宏看了他一眼,问道:“管事来得如此匆忙,可是有什么事情不成?”

吕高这才想起自己的来意,连忙走到门口,探出头去往四下看了看,这才将书房的门掩上。

见吕高如此小心翼翼的样子,吕澈与高宏不由得对望一眼。高宏心思转的快,心中顿时一动,难道是打探到赵平的行踪了不成?

高宏心中顿时一喜!他即将离开并州,因为继续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了任何作用!赵家已经牢牢地掌控住了并州大小事务,并且因为新政的实行而获得了广大民众的大力支持!想要颠覆赵对并州的统治根本不可能了!

而吕澈的表现也让高宏极为失望!吕澈绝非成事之人,正应了那句话,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高宏可不想把自己的性命交待在吕澈身上!因此,探听出赵平的行踪,再根据赵平的行踪做出一番安排,便是高宏为吕澈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怎么?莫非有了那赵平的消息不成?”高宏坐直了身体,目光炯炯的看着吕高问道。

吕澈听高宏如此一问,顿时也来了精神,一双眼睛死死地盯住吕高,等待吕高的答复。

吕高看着吕澈犹如恶狼般的目光,心中便是一个激灵,悄悄的咽了口唾沫,战战兢兢的点头说道:“禀告世子,高先生,有那赵平的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