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天下

九二 追袭17

古力的箭术的确有傲人之处!虽然距离赵平一弦四箭的化境还有一丝差距,但比之姜靖也是不遑多让!而且就连选取的角度也是极为刁钻!他选择的是赵平防守的死角。

他侧对赵平,因此这四箭也是直奔赵平的侧面而去!这便为赵平的抵挡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首先,战场之上杀声震天!赵平便是耳力通神,也无法察觉百丈之外的弓弦震响!战阵之中,想要躲避对方的箭矢,显然是十分困难的!若是在相对安静的环境之中,凭借弓箭射出时弓弦的震响,那些身经百战的人自然会凭借自己的经验,从而做出规避的。但在混战之中,要想避开射向自己的冷箭,只能靠运气了。因此当赵平发现弓箭已经近身时,便有些晚了!

其次,便是赵平能够察觉这几箭,若想抵挡时,除非是转身,用手中的铁枪格挡,或者采取前俯后仰、蹬里藏身之类的闪避身法。不过无论赵平采取那种躲避的方式,都会失去先机!别忘了,赵平身旁还有数百名如狼似虎的士兵!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算赵平毫不费力的躲开了这四箭,还有后来的,二人之间的距离有百余丈,便是古力站在这里不动,而赵平身边也没有包围的士兵;赵平想冲到他面前至少也需要十余息的时间,而这段时间中,足够古力射击十次了!

果然,这四箭刚刚射出,距离赵平还有十余丈的距离时,赵平已经察觉,不过赵平的闪避方式显然出乎了古力的预料之中!之间赵平手中的铁枪往前一探,“啪”的一声拍在一名鲜卑士兵的脑袋上,赵平接力一跃,人已离鞍而起,堪堪避开了古力的弓箭。

不过,古力等的便是赵平的躲避,见赵平跃起,古力早已拉满的长弓一松,“嗖嗖”两声,又是四箭射出,直奔空中的赵平而去!

这四箭射出后,古力不再等待观察赵平如何闪避,毫不停顿的又是四箭射出,此番却是直奔凤鹰而去!

不过,古力等的便是赵平的躲避,见赵平跃起,古力早已拉满的长弓一松,“嗖嗖”两声,又是四箭射出,直奔空中的赵平而去!

这四箭射出后,古力不再等待观察赵平如何闪避,毫不停顿的又是四箭射出,此番却是直奔凤鹰而去!

“杀他的马!”围着赵平的鲜卑士兵一阵叫嚣,一拥而上,手中的弯刀齐刷刷的举起,朝凤鹰砍去!

赵平此时跃起约有五尺左右,堪堪避开了古力第一次射来的箭,还未等他有所反映,古力的弓箭又至!此番却是连人带马,都笼罩在古力的箭雨之下!

赵平临危不乱,手中的铁枪在手中滴溜溜转了个圈,由于铁枪长两丈有余,因此在赵平的挥舞之下,堪堪挡开了古力射来的弓箭!

古力见状,不由得一愣,心道,这样也行!

待要再此开弓时,臂力却是有所不支。他的弓箭是非常少见的五石弓,这样的弓箭自然对使用者臂力的要求非常高!便是他这个鲜卑有名的神射手,也仅限于三次,往后不论是准头还是力量都差了许多。

眼见赵平躲开了自己全力射出的三箭!古力心中一叹,知道自己已经是黔驴技穷,想要通过弓箭对赵平造成伤害,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那千夫长的脸色此时变得极为难看!本来侯牧的命令是阻拦一下赵平的速度,别让赵平将大队人马拉开,他听从了元寿的建议,想要将赵平以及接应赵平的并州士兵一网打尽!于是便命令士兵只负责阻拦,尽量拖住赵平,暂时放过赵平。

怎奈金狼卫的上上下下已经将赵平视作不共戴天的仇人!因此,这领兵的千夫长见赵平落单,那里有不趁机痛打的道理?反正如果能够杀死赵平,至少也能够功过相抵,抵消了自己不尊号令的罪过。

只是他显然低估了赵平的实力,本来万无一失的杀局却被赵平轻轻松松的化解于无形!

眼见赵平已经冲破了包围圈,正朝自己这里杀来,这名千夫长一咬牙!元寿的伏兵此时还未到位,自己这里虽然不是最后一道防线,但为了达成己方的战略意图,只有尽量拖住赵平了!

自己这道防线与最后一道防线之间仅有二里左右的距离,这一切都是为了能够更好的传递讯息,元寿的大军已经前往王家谷附近,这里便是他们与并州军决战之地!

他现在要做的便是在己方的军队进入预期地点之前,拖住赵平!

“游斗,拖住他!”千夫长恨恨的咬了咬牙,终于命令道。他显然犯了一个错误,若是他从一开始便采取这种战术,那么先前那些士兵也不会伤亡惨重!

“古力!”千夫长对游弋在阵外的神射手喊道:“归阵!”如古力这样的神射手在任何地方都是受到严格保护的对象,用来阻击对方的将领,造成敌人的恐慌,就这层意义上来讲,其作用远远高于他的杀伤力!神射手更多的时候,是一种威慑!

古力正在为自己的连珠箭落空而感到郁闷,以及一丝愤怒!对于一名射手来说,最大的讽刺莫过于自己全力射出去的箭被对方毫不费力的躲开,这对任何一个自诩神射的人都是莫大的打击!

一个箭无虚发的神射手,信心也是极为重要的一部分!当他相信自己的利箭可以射中每一个敌人时,这种必胜的信心带给他的技艺的加成是难以衡量的。

技艺加信心,二者缺一不可。有句老话,自信是成功的一半,这虽然是老生常谈,却极为朴素的说明了一个道理,信心对于一个人的影响是巨大的!

古力的信心明显受到了打击,当赵平轻松的避过他全力射出的箭时,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整个人都有些呆了,愣愣的坐在马上,就连千夫长发出的撤退命令,都被他忽略了。

他的眼中霎那间只剩下赵平一人!他知道,这是自己作为一名神射手的宿命!当赵平避过他射出的箭时,便注定了这个宿命!

被赵平打击的信心只能通过杀死赵平而重新建立,这是一个简单的单选,不是赵平死,便是他自己死!再没有其它的选择。

看到赵平即将破阵而出,古力突然一咬牙!虽然刚才的三次射击耗费了他大部分的精神与力气,不过微微颤抖的手指还是表明他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

方才那几次连射,已经达到了他最高的水准!这样的箭若是换了平时,他最多只能射出两轮!但赵平的存在却激发了他的潜能,使他超水平发挥,近乎完美的射出了三轮!

在那一霎那间,古力甚至觉得自己多年来停滞不前的箭术已经获得了突破,桎梏自己的瓶颈似乎便在那一霎间被突破!

只不过还未曾等古力回味那种全新的体验,赵平的表现却粉碎了他的信心!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能用手中的弓箭将赵平杀死,便是侥幸逃脱性命,在往后的日子里也只能如行尸走肉般苟且偷生而已。所有的荣耀与光环都将离他而去!

古力目中闪过一丝狂热!那是为了自己的信仰付出一切的狂热!颤抖的手指在搭上弓弦的一霎间恢复了往日的稳定,纷乱的思绪也重新变得宁静,他的眼中只剩下了赵平一人!天地间仿佛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之中,赵平的动作也如定格一般,变得缓慢。

古力甚至能够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声,血液在周身沸腾的声音,就连吸气时,他都能感到炽热的空气滑过喉管时那种轻轻的律动!

这一箭,古力放弃了所有的花巧,二尺长的狼牙铁箭搭在拉满的弓弦上,充满了狞厉!尖锐的箭头散发着森森的寒光,如择人而噬的猛兽那狰狞的獠牙!

古力把自己全部的坚持与精神都凝聚在这一箭之中,当这承载了古力所有的一箭离弦而出时,古力如同悲抽干了所有的力气一般,软软的伏在马鞍上,任凭**的战马漫无目的的载着他落荒而去。

赵平挥舞着手中的铁枪如同杀神一般在鲜卑阵中掀起一阵腥风血雨,铁枪每一次挥舞间,都会有鲜卑士兵坠下战马!面对杀神一般的赵平,鲜卑士兵的士气变得低迷至极,这些人本来就是元寿今年刚刚补充的新兵,从未经历过战阵的他们甫一临阵,便遇到了如此惨烈的战斗,能够坚持下来,未曾溃逃便已经很难得了!

毕竟赵平的表现太剽悍了,两丈余长、重五六十斤的铁枪在赵平手中,轻若无物般盘旋飞舞,仿佛有了生命一般,根本无法闪避,若是被赵平盯上,便等于收到了阎王的请帖一般,无论怎样闪避,甚至转身逃跑,都无法逃脱命丧当场的命运。

杀的兴起的赵平警兆突生!劈手抓过一名鲜卑士兵,往前一扔!“扑”的一声轻响,那士兵被一只铁箭射中!在空中被带出足有两丈,这才扑通一声落在地上!

赵平突然大喝一声,荡开手中的铁枪,直冲阵外!这些围住他的鲜卑士兵早已经胆战心惊,见他心生退意,当下那里还顾得上招惹这个杀神?下意识的让开一条路,赵平催动凤鹰,如飞般冲了出去。

那名金狼卫的千夫长打定了主意尽量拖延赵平的速度,以便元寿的伏兵能够完成布置。因此见赵平杀出重围后,这名千夫长立即唤过一名百夫长,喝道:“娄虎,拖住他!”

娄虎立即领着自己的百人队迎着赵平冲去。

这千夫长毫不迟疑,率领着剩下的九百人往后退去,一边退后,一边吩咐着手下的士兵将官道两旁的大树砍倒,横七竖八的拦在官道上。

这样一来,可以有效的延缓赵平的速度,为元寿的伏兵争取到更多的时间。

等赵平赵平杀散娄虎率领的百人队之后,他前进的速度果真因为这些路障慢了很多,况且娄虎的部队与赵平只是一触即走,并未与赵平硬碰,待赵平冲过去之后,却缀在赵平身后不停的骚扰,这为赵平造成了极大的麻烦。

这些人极是滑溜,缀在赵平身后弓箭不停,见赵平要转身时,便一哄而散,让赵平极为郁闷。不过赵平此时也懒得理会他们,尽快的与接应自己的部队会和才是当务之急。赵平已经想明白了,雁门定然是派了援军接应自己,而元寿则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将接应自己的雁门部队以及自己一网打尽!

因此,及早的与雁门军队会和,便能更快的做出应对,让元寿的计划落空,再根据雁门派来的士兵多少,决定是否反算元寿一着,让他赔了夫人又折兵!

在双方各存心思的追逐、僵持中,一方有心,另一方有意,战斗虽然依旧激烈,却少了一些坚决。鲜卑方面不想将赵平逼得太急,更不想让赵平有个什么闪失,只需拖延时间,让元寿的伏兵准备好即可,省的让己方的一番谋划成空。

而赵平自然更加不会去拼命!只要与接应自己的雁门士兵会和即可。

却说元寿与侯牧等人,为了将接应赵平的雁门部队一网打尽,可谓是下了血本!单是阻拦赵平的炮灰便派出了近五千人之多!其中除了一千金狼卫之外,全是盛乐大营的士兵,元寿如此慷慨,令侯牧与封云起极为感激!

若是无法抓住甚至杀掉赵平,侯牧知道,自己的仕途怕是便走到头了,而且他仗着自己是皇室的近卫统领,这些年来飞扬跋扈,能得罪的人基本上全得罪遍了,就连不能得罪的也得罪了,若是他失宠,恐怕任何人都不会放过痛打落水狗的机会!若是丢掉了金狼卫统领这个风光无限的头衔,等待他的将是无休止的打压与报复。

抓住赵平,这是元宏给他的最后的机会了!虽然对于元寿提议的放赵平与雁门接应的部队会和,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的计划有些反对,但侯牧也知道,若是没有元寿的帮助,凭自己这一万金狼卫根本无法抓得住赵平!

毕竟可供赵平活动的范围太大了!况且盛乐地形多山,根本不适合大部队的搜索,赵平随便找个山头一躲,都够他找上一年半载的。因此,他必须依靠元寿的力量!

封云起由于圣眷正隆,倒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却失去了更进一步的机会;而此事却与元寿没有什么关系,元寿已经是位极人臣,况且又是皇帝的哥哥,因此不论成功失败,对他都不会有什么影响。

既然如此,元寿能够如此不遗余力的帮助他们两个,却是让侯牧与封云起感激非常!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啊!二人对元寿的感激此时简直无法永言语来形容了。

其实他们两个虽然也颇得元宏的宠信,但一些机密却不是他们这种身份能够知道的。元寿的日子其实也不好过,他镇守盛乐,虽然没有大过,却也毫无建树。这一点让元宏十分恼火,作为一个雄才大略的君主,他希望自己的臣下都是能够开疆拓土的将才,而不是元寿这等庸才。

无奈自从元宏一意实行汉制以来,国内形式变得越发的紧张,反对元宏的部落、臣工大有人在,而军权自然不能放手!所以,元寿虽然没有什么大才,但毕竟是元宏的哥哥,忠心没有任何问题,于是元寿在盛乐大营统领的位置上一呆便是十余年!

经过十余年的争斗,元宏已经基本稳住了国内的形式,反对派仅剩了他们的叔叔元烈一派,他们虽然掌握着东线大营的兵权,但在元宏连年的打击下,如今也是强弩之末,死守在东线,与几个誓死反对新政的部落和朝臣暗地里联络,却也兴不弃什么波浪。最多仅仅是搅局罢了。

因此,元寿这个盛乐大营统领如今也是岌岌可危,毕竟他的能力摆在那里,若是在和平时期,只承担一些防守任务的话,元寿倒也能够胜任。

只是,如今元宏在整合了国内的形式之后,象元寿这等人才恐怕很难保住自己如今的地位。未雨绸缪,如果能够在现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做出一两件让元宏极为满意的事情来的话,自然比任何请托、钻营都来的有力度!

赵平,他们势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