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天下

十二 辽东

王化五十余岁,身材高大,极有威势!据说当年曾与王信争夺家主之位,惜败之后,便被王信扔到了辽东郡。这辽东郡与乐浪接壤,虽说高句丽极少出兵袭扰辽东,但有这么一个邻居,任谁都不能放心!王化此人虽然在争夺家主时败给了王信,却颇有气节,而且才能也是有的,否则也不可能与王信争夺家主之位!将辽东经营的颇为坚固,一则高句丽在乐浪驻军不多,二来,高句丽的战略重心也不再幽州,因此,双方倒也相安无事!

赵平本来不想参加王化的宴请,不过为了更多的了解高句丽以及三韩的情况,便也不再推辞。

王府占地颇广,雕梁画栋,富丽堂皇,高大的门楼外百余名衣甲鲜明的士兵手执长枪,排成两排,高高悬挂的气死风灯将大门前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王化与赵平并排而行,一边用眼睛的余光观察着赵平。赵平一脸的平和冲淡,月白色的长衫衬托着他身材修长挺拔,气度更是不凡!

来到大门前,王化敏锐的发现赵平的目光轻轻的扫过了那百余名士兵时,露出一丝赞赏之色!王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展开话题的好机会,“哈哈”一笑,指着那些士兵对赵平说道:“辽东士兵,可入得小侯爷法眼?”

赵平谦逊的笑了笑,说道:“将军言重了!在下见识浅薄,怎可妄言?”

王化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小侯爷过谦了!莫非看不上王某不成?”

赵平似乎未曾想到王化如此直来直去,脸上虽然不动声色,心中却不由得一滞!其实王化这话已然有些无礼了,赵平与他初次见面,二人的身份也是不同,论辈分,赵平还是比王化低一辈的,因此,自然不能妄加评论。

不过王化也有自己的打算,否则也不会对赵平这个后辈如此巴结,亲自迎出城外不说,还殷勤的设宴款待。须知赵平率军途径右北平、昌黎二郡时,这二郡的太守却是连面都未曾露过。

当年与王信争夺家主一位失败,是王化心中永远的痛!他并非输在才能之上,论才能,王信其实远远比不上王化这个堂兄。王化输便输在自己一支乃是庶出,而家主的传承自然都是嫡系的传承,何况家族中的人基本上都支持王信!他之所以能有与王信争夺家主的机会,靠的却是自己的军功,以及一些旁系子弟的支持。族中的那些人为了安定人心,才不得不给了他这样一个机会。

这与其说是一个机会,倒不如说是为了表现出王家挑选家主时是公平、公正的,任何有能力低子弟,不论其出身,都能参与到家主的竞争之中!以便堵住众人悠悠之口,结果却早已是注定的!当年的王化年轻气盛,而且一心扑在军队上,那里明白其中的弯弯绕绕?因此被狠狠的涮了一通!

当王信当上家主之后,自然不会放过他,于是便被发配到了辽东,一眨眼便是二十多年过去了!

王信当上家主之后,后汉王朝每况愈下,终于天下大乱!于是,王信趁机僭号称王,倒是使王家达到了历史上最高的高度,很是使得王家上下振奋了一段时日,只道王家将在现任家主,雄才大略的王信的率领下,迈向辉煌!无奈好景不长,丁绍的出兵,使得王信拼尽了全力!若非并州的支持,恐怕早已难逃败亡的命运了!

虽然获得了并州的支持,王信却是以两郡的土地为代价!而且看并州的举动,似乎只是拖着丁绍而已,主要目的却是要让幽冀二州两败俱伤,而并州自然是好收渔翁之利!

对于战争有着深刻理解的王化很容易便看穿了并州的险恶居心!不过他也相信,王氏之中,上至王信,下至那些年青的子弟,恐怕都明白并州的居心,但却丝毫没有办法!因为若是没有并州的额帮助,他们败亡的只会更快而已!

面对如此局势,王化自然要为自己谋求一条出路,王氏败亡的命运已经注定!王氏败亡后,紧接着恐怕便是丁氏!最终的赢家只有并州,而并州的掌控者却是赵氏!

如今赵氏的领军人物就在自己的地盘上,王化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岂有不尽力巴结的道路!

赵平看着一脸微笑的王化,心中突然有了一丝明悟!根据赵平掌握到得情报,王化这些年来一直受到王信的打压,对于王氏,王化恐怕早就貌合神离了吧!如今王氏又与丁氏激战正酣,稍有眼光与头脑的人都会发现,王氏的败亡只是迟早之间的额事情而已!

王化这是为自己寻找退路啊!赵平既然明白了王化的心思,便对王化更加的留心起来。当然,赵平自然不会主动挑起这个话题。首先,王化再怎么说也是王氏一脉,现在虽然对整个王氏家族深恶痛绝,但赵平这个外人始终是不好说什么的,只能看王化自己的抉择了;其次,赵平还要对王化进行一番了解,与其接受一个麻烦,还不如不接受呢!因此,王化的人品、才能如何,将是赵平评判王化的首要目标!

第三,赵平现在根本没有时间收编王化,况且此时收编王化的话,万一泄露出去,王信会有如何反应呢?万一王信恼羞成怒,做出一些不应该做的事情,将对赵平的幽冀攻略产生一些影响!

鉴于这些原因,赵平自然是慎之又慎!

虽然对王化抱着一种审慎的态度,但赵平却不会让王化看透自己的想法,而且还要给王化一点希望,既不能太热情,太过热情的话,便会让王化有所依仗,这会让王化有恃无恐!但又不能太过疏离,要是让王化觉得并州并没有接纳他的意图时,王化还会选择其他人!这不是赵平想要的结果。

因此,赵平便要拿捏好其中的分寸,既不能让王化失去信心,又不能让王化得到确切的答案!

“将军这是哪里话!”赵平微笑着说道,“赵某乃是晚辈,岂敢在将军面前放肆?”

“小侯爷,请!”看着赵平轻描淡写的样子,王化心中不由得暗暗赞赏!果然是名不虚传,面前的这个青年,堪称人杰!当下王化便不再纠缠这个话题,右手虚引,殷勤的将赵平请进了院中。

几人穿过青石铺就的前院,在王化的带领下直奔大厅而去。大厅门口,已有八人在那里迎候众人。这些人都穿着便服,想必是辽东的官员了,能够来到此地的,肯定都是王化的亲信!

赵平不动声色的大量了这八人几眼。除了两个英气勃勃的青年之外,便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其中更有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这些人中,除了老者以及老者身旁的一名气度沉稳的中年人之外,其余之人都是武将,虽然多年来困守一隅,却是难掩身上的锐气!想来这些人都是与王化征战沙场的宿将!

那两名青年更是不凡,身材高大健壮,虽然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气势却是非凡!眼睛更是精光四射,锐利的目光毫不避忌的看向赵平,有几分审视,也有几分敬佩,更多的却是跃跃欲试的战意!相貌也有六七成相似,分明是兄弟二人。难道是王化的儿子?赵平心中暗道。在他收到的情报中,王化生有二子三女。看样子,这两个青年倒是王化的两个儿子王锋与王锐了。

几人见王化与赵平当先来到,连忙走线台阶迎接,几人施礼毕,王化拉着赵平,指着那名须发皆白的老者说道:“此乃本郡主簿,李允,李先生!”

赵平听了王化的介绍,抱拳说道:“见过先生!”

李允闻言,不慌不忙的对赵平拱了拱手,苍老的声音带着几分沧桑的韵味,“老朽见过小侯爷,闻名不如见面,小侯爷果真是龙凤之姿!幸会,幸会。”

王化正要接着为赵平介绍其他人,却被李允打断,“将军,还是进屋再说,如此岂不是怠慢了贵客?”

“是!倒是王某疏忽了!”显然王化对这李允言听计从,而其他人也是不以为忤,齐声说道:“先生所言极是!”一边说着,一边簇拥着王化、赵平还有李允进了大厅。

灯火通明的大厅中,张灯结彩,上首是两张并排的小几,左右各排列着六张小几,十几名身材窈窕,衣衫素淡的丫鬟正如穿花蝴蝶般进进出出,往小几上摆放着各种佳肴、酒水。

趁此机会,王化与赵平互相引见了自己的人员。除了李允之外,剩下的那几名中年都是和王化一起征战沙场的将领,那两名青年却是王化的两个儿子,自幼便被王化教习武艺,再加上高句丽虽然不会轻易进犯辽东,但各种各样的摩擦还是难以避免的。王化这两个儿子倒也是久经沙场了。

在得知郑行是赵平的小舅子时,众人对郑行的热情马上增加了许多,特别是那几名中年将领,更是不断与郑行攀谈。

不大功夫,丰盛的菜肴便被端了上来,王化指着面前的佳肴笑道:“辽东苦寒,无有它物招待小侯爷,仅有一些野味,还望小侯爷不嫌咱们简陋才是!”

赵平连忙举杯邀请王化以及李允等人共饮,一边说道:“将军客气了!赵某承蒙将军及各位不弃,如此盛情款待,在此借花献佛,以表谢意!”说着,将铜爵中的酒一饮而尽。

王化等人连道不敢,齐齐的举起桌上的铜爵,一饮而尽。

觥筹交错中,席间宾主尽兴,几人酉时中入席,直到戌时末,才算宾主尽欢。

在宴席上,赵平与王化谈论的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既然王化不着急,赵平自然更加不会谈及那些相对敏感的话题。幽州虽然是赵平的目标,但如今的局势却正在按照赵平所设计的剧本有条不紊、按部就班的发展着!因此他并不着急。

没有人能够阻挡他将幽冀二州纳入掌中!正因如此,王化对于赵平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有他无他都不会对大局造成太大的影响,除非王化抛宗弃祖,甘愿成为汉奸,将辽西拱手让与高句丽。但这种情况显然不会发生!

看得出王化只是一个比较纯粹的军人,而不是政客,对于政治、权谋并没有什么兴趣。虽然在于王信争夺家主的过程中失败,他自己也被发配到了辽东这等苦寒之地,但他本身并没有什么怨言,反而,对于能够抵御异族,保卫国家,还有一种深深的自豪感!

实际上,大多数的军人都有着与王化差不多的心态,他们的使命是保家卫国,而不是勾心斗角。因此,对于王化,赵平给予了足够的尊重。

在王化的再三挽留下,再加上赵平也想探探王化的底,因此,赵平便留在了城中,而郑行与陈武则回到了军营。

赵平随意的打量了一下王化为他安排的客房,客房很大,装饰的也非常的富丽堂皇,北侧的墙壁上竟然还有一个巨大的书架!正是因为这个书架,使得这间富丽堂皇的客房显得有些不伦不类,赵平当然不会管这些,从小他便养成了阅读的好习惯,闲来无事的夜间,随便拿起一本书,让自己的思乡徜徉在知识的海洋之中,与那些天才们思想的火花做一番水乳交融的交流,在这一霎那间,赵平总会感到自己获得了某种程度上的升华!

《孙子兵法》,赵平微微的有些无奈,这本已经被他倒背如流的书,却总是能给他思想的最深处以震撼般的了悟!每当他认为自己已经完全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时,却总是发现,自己其实并未悟透!这本只有数千字的书,仿佛其中的每一个字都具有着莫可名状的魔力般,总在不经意之间触动着他灵魂的最深处!

大道至简!赵平以朝圣般虔诚的心情斟酌着书中书中的每一个文字。他是一个喜欢钻研的人,他始终认为,只有对一件事务产生兴趣,进而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才能真正的学好这种东西。

正当他沉浸在兵书中时,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赵平顺手将手中的书放在书桌上,轻轻的说道:“请进。”

门“吱呀”一声轻响,一袭便装的王化微笑着走了进来,一边说道:“打扰小侯爷休息,还请小侯爷赎罪!”

赵平一边将他让进屋中,一边微笑着说道:“将军言重了!”赵平一边客气的与王化寒暄着,一边走到了宽大的书桌前。

二人分宾主落座,王化看了一脸微笑的赵平一眼,开门见山的说道:“深夜前来打扰小侯爷,实在是有要事相商!还请小侯爷赎罪!”

赵平当然明白王化所说的要事是什么,其实从王化今晚的表现上,赵平不难猜到王化的最终目的。不过,对于这件事情,赵平并不热心,成败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王化却不同,王化显然已经知道幽冀二州已经无法避免被眼前的青年吞并的命运!因此,现在变投靠眼前的青年与等到幽州被攻破之后投靠,其中的差别可以说是非常巨大的!不啻霄壤。

而且王氏如今的处境可以说十分危急!丁绍攻破幽州之后,定然不会留着王氏!为今之计只有为自己找一个靠山了,只有这个靠山足够强大,才能保全自己!

王化毕竟只是王氏的旁系子弟,而且受到了嫡系的残酷打压,可以说王氏这个名头根本未曾给他一点好处,他的那点功名都是未曾进入王氏前,凭借自己的本事,一刀一枪拼出来的!当年若不是自己有些军功,在军中有点威望,王氏为了提高自己的影响力,才承认了他的地位;否则,象王氏这样的世家怎么会在乎一个旁支的子弟呢?毕竟几百年过去了,所谓的血缘已经十分淡薄了!

所以,如今王化寻找退路,主动的投靠赵平,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赵平能够理解王化此时的心态,毕竟当初他们赵氏也差点被晋阳赵氏吞并。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世家势力究竟恐怖到了一种什么样的地步!那种无所不在的影响力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赵麟当年贵为总督之尊,都无法遏制晋阳赵氏的野心,何况王化呢?

因此,赵平并不多说,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等待王化的表态。如果王化连这点魄力都没有,赵平自然也没有援手的必要。

果然,王化十分爽快,毫不隐晦自己的想法与目前的处境,对赵平一抱拳,恭敬的说道:“此番前来,是希望小侯爷接受王某的投诚之意!”说完这句之后,王化便不再多说,只是静静的看着赵平,等待赵平的答复。

赵平闻言,心中一动,却不急于回答,他在考虑,考虑此事的利弊与得失!时间便在赵平的沉默中悄悄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