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天下

二九 攻城2

刘清既然有了怨愤之心,那么自然便是看赵平那里都不顺眼。当然这些和赵平都没有任何关系,他本身便不是一个好色的人,再加上如今他已经是妻妾差不多要成群的人了,在白狼还有一个伊娄真与他纠缠不清的,他现在哪里还有心思想这些?

对于刘清他是刻意疏远,一个伊娄真便已经让他有些焦头烂额了,他不想再与刘清扯上任何关系。毋庸讳言,单凭刘清与伊娄真的身份便特别能够激发起男人的征服与占有欲往,更何况她们还有着倾国倾城的美貌,两样加起来,便足以使任何男人都为之疯狂了!

却说刘清,看到吴森回来,却是一副无奈的模样,便知道吴森并未从赵平那里得到什么消息。忍不住便是一阵恼怒,“吴将军,莫非那赵平仍是不肯明言不成?”

吴森点了点头,说道:“正如公主所言,赵平只是说他自由主意,教公主不必担心,他定然会将公主安全的送回中原!”说完,有些忐忑的看向刘清,他知道这两日来由于赵平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态度使得刘清极为恼怒。

虽然吴森与刘清都明白,双方并不存在所谓的同盟关系,说白了,其实就是刘清依附于赵平,凭借赵平的势力而保全自己罢了。但赵平的态度却着实令刘清感到恼火!当然,仅仅是刘清自己感到恼火,吴森倒是觉得赵平的表现已经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因此虽然眼下的战局仍呈胶着状态,而且从大势上来看,对赵平也有些不利,但吴森也仅仅是一种同仇敌忾的焦虑,以及对赵平似乎毫不在意的表现感到无奈而已,却不像刘清那般。

刘清冷哼一声,站起身来便往外走,吴森连忙跟上,一边小心翼翼的问道:“公主要到那里去?”

“本宫去见那赵平!”刘清冷冷的说道,连面纱都顾不上带,便快步往前营走去。吴森连忙给碧凝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去将刘清的面纱取来,一边快步赶上,在刘清身侧忠实的履行着自己的护卫之责。

赵平正在大帐之中分析眼下的战果。在这片看来,经过半个月攻城的战斗考验,虽然限于马韩的军事实力,战况并不激烈,但却也初步达到了练兵的目的。虽然战斗强度不高,但毕竟是实战,训练的强度在高,士兵们的训练再刻苦,但训练终归只是训练,永远也没有实战时的气氛。

对于这个结果,赵平还是比较满意的,他现在正在考虑,是加强进攻,早日拿下马韩,还是继续保持这样的进攻强度,实施自己的练兵计划呢?这实在是一个令赵平有些难以处决的问题。

从朴成勇那里得到的情报中,马韩乃是三韩部落之中最强盛的一个部落,人口也是最多的。弁韩与辰韩二韩加起来,才与马韩的实力相当。不过弁韩与辰韩却是居无定所,不似马韩这般,已经发展起了城市。

鉴于这个结果,赵平觉得自己的练兵计划只能在马韩身上实施了。至于其它,赵平直到现在都未曾拿定主意!这是赵平这么多年来第一感到如此犹豫!

由于与三韩之间有高句丽与幽州横亘在其中,在未曾将高句丽以及幽州征服之前,并州对于三韩的控制力将大为减弱!而在赵平的战略之中,高句丽与鲜卑虽然是他欲除之而后快的异族,但却是在他统一中原之后才会考虑的事情,特别是高句丽,在统一中原、剿灭鲜卑之前,赵平不想与之开战。

如何处置三韩确切的说是马韩,便成了赵平当下最挠头的问题。赵平此时比较倾向于掳掠一大批奴隶回去,反正并州还有一千万亩官田等待耕种。

对于弁韩与辰韩,赵平已经决定派大军前去征剿一番便返回,反正这二韩如今的发展连马韩都比不上,根本没有什么油水,更不会有什么威胁。

按照赵平前世的记忆,此时的三韩已经逐步开始强盛起来,在今后的百余年中,会融合成两个国家,新罗与百济,并与盛极一时的高句丽分庭抗礼。只是如今看来,别说是百年,就是再给三韩五百年都不一定会发展到后世中自己记忆中的那种程度。因此,赵平的此次行动可以说是并未达到预期目的。

正当赵平沉思之时,一阵脚步声在他的帐外响起,微风卷过,将他桌上的烛火吹得一阵明灭不定。赵平愕然抬头,却看到一张宜嗔宜喜,不施粉黛的素颜映入眼帘。

饶是赵平见惯了月窈、若兮与紫衣的绝色,乍见这张素颜时,也是忍不住暗赞一声,真是倾国倾城!

虽然这是刘清第一次摘下面纱出现在赵平面前,不过,赵平还是一眼便认出了她。见她脸色不豫,赵平略一转念,便明白了其中原因。当然赵平自然不会失礼,在心中转念的同时,人已经站了起来,微笑着抱拳说道:“赵某见过公主!”

当他施礼已毕时,刘清已经来到了桌前,自顾自的在一张矮凳上坐好。紧接着,赵平便看到了一脸无奈的吴森,看到吴森对自己连施眼色,赵平知道这是吴森在替刘清赔礼。

不过赵平岂是那种小肚鸡肠之人,因此浑不在意的洒然一笑,对吴森说道:“吴将军请坐!”

说着,对帐外的中军吩咐了一声“上茶”后,便转到桌案后面坐好,再度对刘清抱拳说道:“公主大驾光临,敝处蓬荜生辉!不过公主若是有事,只需差吴将军前来即可,何必劳动公主大驾!”

看着赵平英俊的令人发狂的脸,以及脸上那丝令人讨厌的微笑,刘清忍住自己想给赵平当头几拳的想法,尽力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平静一些,淡淡的说道:“不敢,将军客气了!妾身此来倒也无甚大事,只是想了解一番战局,还请将军不吝赐教才是!”

赵平一听,得,还是这件事。不过有关自己的战略部署,赵平还真是不想随便向别人透露。首先,刘清只不过是一个闲散公主,那里懂什么战略部署,和她说这些无异于对牛弹琴,要是说半天还解释不明白的话,岂不是白费口舌?其次,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不过是一次很平常的军事行动而已,实在没有必要闹得人尽皆知。

当然,既然刘清都亲自问了,赵平自然也不会再藏着掖着的,那样的话反而显得自己小家子气。因此,赵平笑道:“先前吴将军问及此事,赵某只是觉得此等小事根本不劳公主与吴将军挂心,因此,便未曾多言。如今既然公主亲自问及,赵某自然知无不言!”

刘清闻言,心中却是一阵不快,赵平说的虽然客气,但言下之意却也不外是军队乃是赵某的地盘,你们这些闲杂人等九别操这份心了!

赵平不清楚刘清心中的想法,即便是清楚,赵平也不会多说什么,因为这是事实。赵平不想让任何人插手自己在战略上的安排。扫了一眼略有不悦之色的刘清,赵平在心中洒然一笑,便将自己的战略意图大致的给二人解说了一番。

吴森还好,虽然未曾经历过战争,但毕竟是军中出来的,在赵平的解释下,总算明白了过来;刘清却是听得满头雾水,一双水汪汪的眼睛迷惑的看着赵平。赵平干咳一声,避开了她的目光。

正在一旁沉声的吴森见刘清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不想她这副样子被赵平看轻了,连忙打了个哈哈,笑道:“小侯爷深谋远虑,公主不想对将军的决定指手画脚!至于吴某乃是粗人一个,全凭小侯爷做主便是!”

赵平微微一笑,也不在意,笑道:“将军客气了。”

几人又随便闲聊了几句,刘清与吴森便告辞离开,将二人送走后,赵平回到帐中,继续思索对三韩的战略部署不提。

却说刘清与吴森,二人一路上无话,来到刘清帐外时,吴森对刘清躬身一礼,说道:“天色已晚,公主回去歇息吧,末将告退。”

在并州军的军营之中,自然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因此,吴森也未刻意的对刘清进行保卫,只是派出了十名侍卫,在刘清帐篷外进行巡逻。

刘清拦住了正要离开的吴森,“将军慢走,本宫有事与将军商议。”

用脚后跟想,吴森也知道刘清现在叫住自己不外乎是为了赵平的事情。想起赵平,吴森无奈的摇头叹气。对于赵平,吴森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要说只要是人,总会有弱点的。说的好听一点,刘清以后要与赵平合作,成为盟友;说的难听一点,其实也是事实,那便是刘清以后的命运很大程度控制在赵平手中。

这样一个重量级的人物,作为刘清的大管家,吴森当然要与赵平相处好,也算是为刘清的未来铺一铺路。只是赵平这人实在是老到的很,不仅少年老成,而且总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仿佛什么事请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事实也是如此!

吴森实在难以想象,一个年级如此轻的青年怎么会有如此气度与格局!

世家,毕竟是世家啊!虽然多出纨绔子弟,但想想朝中那些取得非凡成就的文臣武将,除了先帝朝中的张维、赵麟二人,其余的哪一个不是世家子弟?

在这个上智下愚不移的时代,那些掌握着绝对权力与资源的贵族官员,在先天上便高出平民百姓一大截!这是时代的特征,只要有阶级的存在,这个特征便不会改变。

吴森当然没有这么深远的思想,他只是感叹于世家对于子弟的教育。赵平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这个世家子弟,乍看起来温文尔雅,淡泊自持,但实际上却是深谋远虑,动若脱兔,绝对不会放过任何机会!

与他结盟,到底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呢?

刘清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她发现,赵平并不像他表面表现出来的那般温文尔雅,胸有成竹只是他的冰山一角罢了。若是自己真的与他结成了同盟,恐怕永远都不会有翻身的机会了!

刘清毕竟是皇室公主,后汉王朝虽然偏安一隅,但名义上却仍是存在的,她自然希望后汉王朝有朝一日能够复辟成功!

但当她面对赵平时,却发现自己的这个想法却是如此的幼稚!赵平还仅仅是众诸侯中实力不现的一个,相比于坐拥四州的李效、物丰民富且有天险之守的巴蜀、兵强马壮的幽冀,赵平据有的并州实力并不突出,甚至连荆北、青徐都有所不如!

但正是这样一个势力、地位都不彰显的诸侯,给予刘清的冲击都是巨大的!

怎么办,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呢?刘清无助的想到。

看到吴森来到帐中,恭敬的站在那里,刘清收回自己的思绪,看着桌案上的灯火,半晌才说道:“吴将军,等回到中原后,劳烦将军到江东走一趟如何?”

吴森闻言,心中不由得一动,对刘清的打算倒是有了一些了解,刘清此举无非是想看看有没有机会回到江东,毕竟那里有她的家人,而且又是如今破落的后汉王朝的根基所在。

其实刘清还有一层意思,吴森却未曾想到,便是想看看偏安江东一隅的后汉王朝实力如何,有没有什么打算,是安于现状还是有一统天下的大志!若是真的有这个想法的话,凭借江东的人杰地灵以及江淮天险,乘乱起事或许会有机会!毕竟,这个天下,后汉王朝还是正统!

正统二字,对于民众与一些文人士子而言还是具有相当的影响力的。便是那些诸侯面对正统的力量时,在某些时候也要克制自己,虽然双方都清楚,这不过是一个名义上的约束而已。

名不正则言不顺,中国是一个礼法的社会,礼之一字,乃是中国文化之总名。对具体的人而言,儒家甚至将它上升到了人之所以为人的根本所在,这样一个高度!礼法的力量在某些时候便是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纵然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也有着足够的抗衡力量。

刘清作为皇室一员,对这点是非常清楚的,皇室的统治其实便是建立在这种礼法的基础之上的,只要掌握的大义的名份,便能利用这柄利剑做出很多事情。

在刘清的担忧以及马韩人以为汉军已经拿自己没有任何办法,迟早会退兵,正在得意洋洋的时候,赵平突然发力,以雷霆万钧之势攻破马韩,之后马不停蹄,分兵两路,由陈武和郑行各自率领三千铁骑,奔袭弁韩与辰韩,三个月之后,尽迁二部民众共十七万于马韩!

与此同时,幽冀之战也到了白热化的顶点!在得到了并州的支援之后,王信逐步稳定了易京防线,与丁绍斗了一个旗鼓相当,双方呈胶着之势!

而秦青则趁机以邺城为据点,在丁绍的后方大肆活动,将丁绍的后方搅得一塌糊涂!恰恰他与王信的战争却处在关键时刻,竟然无法分兵抵御,让秦青占尽了便宜!大量的粮草物资被劫掠,百姓更是被强制迁到了邺城与并州。由于暂时还无力经营广平、阳平二郡,于是这两郡十室九空,几成白地!

时间进入了鼎兴三年的第一个月份。河北三州以及北地的鲜卑、三韩的局势正如同一个被操控的木偶般,中规中矩的按照赵平制定的剧本有条不紊的发展着。

为了恢复实力,同时推行汉制,鲜卑果然放慢了自己扩张,坚昆、丁零二国已经举国北迁,鲜卑正在消化着这二国留下的一切。西部的突厥虽然正在逐步强盛,但面对庞大的鲜卑,也仅仅是一只略微强大的蚂蚁而已,还无法对鲜卑造成太大的威胁。当然,双方都是游牧民族,对于对手都相当的了解,因此,无论是突厥对鲜卑,还是鲜卑对突厥,都是知根知底,最多也只是局部的碰撞而已,在突厥的势力未曾壮大到一定程度之前,它们是不会与鲜卑硬碰的!

而并州也默契的与鲜卑同时休养生息,一时间倒也和平共处。

至于夫余与高句丽,却是两败俱伤。其实这两枚棋子在赵平初期的战略布局中并没有什么位置,因此,这两国的情况,赵平并没有耗费精力去特别的关注。

施义率领着五千人马留在了马韩,三韩部落已经不复存在,回并州时,赵平挑选了五万名精壮的三韩奴隶一起回到并州,虽然会对后来的政局产生极大弊端及影响,但赵平思虑再三,还是将他们带回了并州,一千万亩官田不是一个小数目,需要有专门的人进行耕作。

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赵平若想进行自己的争霸之途,充沛的后勤补给是必不可少的!而赵平又不想将因为战争而造成的各种后果转嫁到并州民众头上,因此,这一千万亩官田便成了赵平手中极为重要的一枚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