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天下

十三 汉中争夺1

汉中自古便是富足之地,再加上其重要的地理位置,更成李兵家必争之地!

汉中太守李昭趁后汉王朝内乱之时,趁机自立,自称汉中王,如今已经五年过去了。

孟子曰:“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短短的八个字便将李昭的现状形容的淋漓尽致。从他自立为王那天起,他便迷恋上李醇酒妇人的生活。

凭借着汉中的地利,再加上蜀中的王建胸无大志,而李效又忙于对中原的争夺,再加上汉中物足民丰。因此李昭倒也逍遥自在!

只是这种安乐的日子在鼎兴五年十一月初七这一天完全变成了泡影。此时的李昭一如既往的在他富丽堂皇的宅院中。不过此番他却永远都无法再次睁开眼睛,看着他宠爱的美妾,以及他拥有的一切!

此时他的双眼如死鱼般突出,却已经毫无生气,青紫的面上依旧带着生前巨大的惊恐与愤怒,肥胖的身躯夸张的扭曲在华美的大**。

一个粉衣女子面容扭曲的半跪半倚在床边,苍白的手青筋毕露,**般的抓着一根白绫的两端,白绫缠在李昭的脖子上,将他的生命彻底终结。

李昭在位这几年荒**无度,将一个富庶的汉中折腾的民不聊生。所谓上行下效,李昭如此,他的一干下属自然也是纷纷效仿。汉中,暗无天日!

所幸王建胸无大志,而李效又忙于自己征讨中原的步伐,因此,对于汉中这个承接巴蜀与中原的咽喉要道并未发动攻势。没有了外部的压力,这些人平时又是享乐惯了的。此前后汉王朝还未曾分裂之时,虽然律令对于他们这些特权阶层而言只是一纸空文,但总有一点制约,还不敢过于明目张胆;后汉王朝一旦间四分五裂,对这些特权阶层仅剩的那点制约也消失无踪,而李昭与他的一干手下又没有内忧外患,自然是变着法的享乐。

特权阶层与受压迫的平民之间,永远是一对无法调和的矛盾!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用这句话来形容平民对特权阶层欺压的反击最合适不过!

汉中的动乱便说明了一切,当统治阶级的压迫到达了顶点之时,反抗便会应运而生。

作为巴蜀之地的继承人,王建虽然年幼,却也不像自己的老子那般草包,经过府中客卿以及王府中的官员的耳熏目染,十七岁的王建颇有些雄心壮志!

昔年汉高祖刘邦以巴蜀为基业,终究据有天下的事迹无时无刻不在激励着他!他始终期待有一天自己也能达到那样一个顶点!

汉中的内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赵勾看到了,王建当然也看到了,不过平时他对赵勾这个表兄并没有什么好感。赵勾将自己的取而代之的心思隐藏的十分深,只不过王建年纪还小,心机并没有那么深沉,因此倒也不曾发觉什么,但可能是出自直觉,王建对赵勾却是十分的不感冒。

因此当得知赵勾的提议在父亲那里吃了闭门羹之后,王建便开始琢磨如何说服自己的父亲,出兵葭萌关。既然赵勾不曾说服父亲,那就由自己说服父亲,让赵勾明白,巴蜀这个地方,是轮不到外人来插手的。

赵勾来到巴蜀后的表现让王建这个正派的继承人极为不爽,他年纪虽轻,却有着不同于父亲的志量与抱负,岂容赵勾在那里对自家的基业垂涎欲滴?

因此表兄弟两个互相看着不顺眼就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了,这样的两个人能够和睦相处那才叫见鬼呢。

赵勾坚定瞪得看着叔父赵旸,斩钉截铁的说道:“叔父,机会难得,小侄无论如何都要争上一争!”赵勾所谓的争上一争自然是出兵汉中的事情,在他看来,这个机会十分难得!如果能够趁出兵的时机在汉中建立起自己的实力,那将是最好的结局!也省得在这里忍受别人的白眼。

王开对他倒是没有什么,很好的尽到了一个姑父的职责,虽然他的原配夫人,赵勾的姑姑已经去世两年了,但王开依然对赵勾以及前来蜀地的赵氏一族极为关照。可以说王开是一个好人,但却不是一个好的领导者。

赵旸微微的皱起眉头,沉吟了一下,似乎正在考虑接下来的话是不是应该说,赵勾紧紧的盯着赵旸,阴冷的目光让赵旸感到一阵不适,看他这副样子,赵旸心中明白,无论自己说什么,赵勾也不会听了!

自从来到成都之后,赵勾越发的阴沉与狠辣,对于心机越发深沉的侄儿,赵旸有种越来越看不透的感觉,此次汉中巨变,赵旸本身并不赞同赵勾去趟这趟浑水。

如今的汉中一片混乱,几位拥有兵权的将领没有了李昭的制约之后,纷纷拥兵自重,谁也不服谁,都想成为最终的胜利者,掌控汉中。毕竟称王的诱惑不是每个人都能抵挡的住的。

在这个一触即发的紧要关头,益州贸然出兵,后果除了会使汉中的形势更加错综复杂者外,对当前的局势而言,再没有任何裨益。

那些争斗正酣的乱军将领在受到外部势力威胁的时候,极有可能联合起来,共同抵御外部势力的入侵!因此,益州此次出兵并没有多少胜算,受到强劲的抵抗乃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怕是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赵旸想了想,悻悻的在心中叹了口气,终于还是不曾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即便是自己说了,赵勾也还是听不进去。此时的赵勾早已被汉中、割据称王的美好前景诱惑的方寸大乱,什么话都听不进去,赵旸索性也就不多说了,等赵勾再次品尝到失败的苦果之后,或许会变得现实一些。赵旸有些无奈的想到。

赵勾从未有过率军征战的经验,他的军事才能不得而知,不过赵旸却极不看好,因为赵勾从小便从未接受过这种教育。赵氏一族并非是靠军功而发迹的家族,因此他们培养后一代的重心也是放在政治之上。可以说此前的赵勾根本未曾接触过任何有关军事方面的知识。这样的情形之下,让赵勾去率领大军,无异于太阿倒置,授人以柄。

再加上巴蜀武备松弛,士兵孱弱非常,许久未曾经历过战阵的他们战斗力极为低下,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让赵勾这个从未有过统兵经验的人率领一群毫无战斗力可言的士兵到别人的地盘上去撒野,其后果自然是凶多吉少!

来到成都之后的赵勾性情大变的同时,对赵旸这个叔父也不是先前那般信任与亲近,如此一来,有些话赵旸自然也是不好多说什么。最终,赵旸只是叹了口气,脸色颇为凝重的看着赵勾说道:“元辉既然已经决定,某便不再多言,只是有一件,汉中形势错综复杂,而蜀中士兵久未操演,还剩下多少战斗力更是一个未知数,元辉一定要小心才是!”

赵勾点头说道:“多谢叔父,小侄会注意的。”

看赵勾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赵旸知道自己再怎么说,赵勾也不会放在心上,反而会使二人的关系进一步疏远起来。在人生地不熟的益州,他们赵氏本来就是外来户,能有目前的地位,凭借的不过是王开的面子,一旦王开辞世,凭王建对赵勾的痛恨,赵氏很难再蜀中立足!所谓未雨绸缪,在这种情形下,自家人要是再乱起来,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赵勾目送着心情沉重的赵旸离开后,烦躁的再房中走来走去,出兵汉中虽然是个机会,但同样也要承担极大的风险!其中的关键赵勾并非没有考虑过,只是事态的发展已经容不得他有半分的迟疑与犹豫了!王开的身体已经一天不如一天,而表弟王建,这个巴蜀之地的继承人对自家又是防范有加,若想吞并巴蜀,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首先巴蜀之地的各级官员便不会答应,因此,汉中倒是一个极好的立足之地!据有汉中,慢慢的蚕食巴蜀,将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在气势恢宏的王府门外,赵勾翻身下马,扫了一眼大门两侧警戒的士兵,赵勾吸了口气,平定了一下自己有些激动的心情,脸上露出一丝阴沉,不过霎时间却又恢复正常,将马匹交给卫兵之后,便大步进了王府。

“小侄见过姑父大人!”赵勾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一脸恭敬的对王开躬身施礼。

王开肥胖的身躯随意的倚在一张软榻之上,懒懒的看着内侄,正要说话时,突然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打完哈欠,王开自嘲的笑了一声,略显苦涩的叹道:“老了!近来孤越发觉得精神有些不济起来,举笔提箸,颇多不便之处!”说着又是一声长叹:“岁月催人老,这天下终究还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啊!”

赵勾连忙从椅中站起,躬身说道:“舅舅何出此言?舅舅春秋鼎盛,正是建立不世功业之大好时机,正应奋起武威,兵锋所向,天下莫敢不从!”

听着外甥的奉承之语,王开苦笑着摇摇头,叹道:“孤今日之成就,便已是贪天之功,岂敢再有奢求?这天下终究还是你们年轻人的!”说到此处,王开的眼神突然一凝,定定的注视着赵勾,平凡肥胖的面容此时竟然焕发出一种赵勾从未见过的锋锐!如出鞘的利剑般,森森的寒气竟然让赵勾不敢仰视!

“元辉,”王开的锋锐似乎只是昙花一现般短暂,转眼间又恢复了先前人畜无害的懒散模样,看着赵勾懒懒的说道:“建儿年少,且为人有些急躁,元辉身为兄长,还望你能够在平日里多多提点于他,这巴蜀的未来便靠你们两个了!”

闻言,赵勾神色一动,心中暗暗盘算王开此言的确切用意,其中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几分又是试探,因此不由得迟疑了一下,许久未曾答话。

王开也不着急,只是淡淡的看着赵勾,眼睛深处不时闪过一道精光,审视着赵勾。王开显然不像他表面那般暗弱,也的确如此,能够达到这个位置的人,又有哪一个是简单的角色呢?定然有着常人难及的过人之处!只不过因为各种原因而隐藏的比较深,教人无法轻易察觉罢了。

王开此时便是在试探赵勾了,他当然不放心自己的基业。而赵勾又有着特殊的身份,抛开赵勾是自己的外甥不算,仅仅是晋阳赵氏家主这个名头便能吸引许多有心之人的目光了!虽然晋阳赵氏此时已经是名存实亡,但在某些特定的时刻,这个名头还是非常有号召力的!

王开知道自己的身体,恐怕是命不久矣!他必须留给儿子一个安定的蜀中!王建虽然颇有才具,但毕竟年纪还小,年少便说明阅历不足,阅历不足便导致眼界、心机等方面的差距。要想稳定一个政权,手下得力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重要的还需要当权者对局势清醒的把握,以及非凡的才能还成熟稳重的性格。

在王开看来,王建的才能使没有任何问题的,毕竟王建从小便接受自己的培养,再加上一点点的天赋,如今的王建已经颇具雄主之姿!但王开担心的还是王建的年青,会留给对手太多的可趁之机!年轻人往往会因为阅历不足,而导致思虑不周,而稍有疏忽,便会给竞争对手以可趁之机,这是毋庸讳言的!王开担心的正是这一点。

赵勾来到成都后的所作所为,王开都看在眼里,赵勾的隐忍与耐心是王开极为欣赏的!但欣赏归欣赏,对于儿子将来执政蜀中却极有可能是最大的对手的赵勾,王开当然不会坐视不理,他要想方设法将危险扼杀在萌芽之中!

因此,便有了方才的对话,王开清醒的认识到,赵勾的野心会给还算稳定的蜀中带来无穷的混乱!与其将来乱起,莫如现在就将这个苗头扼杀。

去汉中吧,你不是想去吗?那孤就给你这个机会!至于成败以及未来如何,王开暂时还是顾不上的。无论怎么说,赵勾还是自己的外甥,便是看在妹妹的情分上,王开也无法做出太绝情的事情。若不是有这层关系,王开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留下赵勾这个祸根的!既然王开顾及亲戚的情分,无法做到心狠手辣,那么远远的将赵勾放出去,让赵勾到汉中去折腾,似乎也就成了唯一的办法了。

汉中的动乱正好给了王开一个机会!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

王开不想给儿子留下任何祸患!赵勾既然有野心,那么早早的把他打发出去就是了。而汉中的动乱正好又是一个极好的时机!以赵勾的野心,定然不会放弃请求自己出兵的念头。

“方才你表弟前来见孤,言道汉中内乱,正是孤出兵之机!元辉以为如何?”王开逐渐的将话题引到了汉中之上,懒散的靠在软榻上,目光平静的看着赵勾,自己的外甥。

赵勾乍闻王开之言,顿时便觉得心跳加速!他正在考虑如何将话题引到汉中上才能顺理成章,正在他煞费苦心的时候,不想王开竟然自动提起了这个话题!倒是省了他不小的力气,这还在其次,关键是王开的态度问题!既然王开主动提起这个问题,那至少说明王开有出兵的意图!这代表着只要自己策略得当,还是有很大的机会拿下统兵大权的!届时天高任鸟飞,又将是何等快意?赵勾已经忍不住开始幻想其收复汉中之后,自己大权在手的荣耀了!

他的表现怎么会逃过王开的眼睛?虽然赵勾自认自己将心中的想法与激动掩饰的非常好,但略显急促的呼吸仍然毫不留情的出卖了他的真实想法。当然,王开并不吃惊,他早就料到了赵勾的反应,而为了保证自己辞世后蜀中的安定,他更是早早的便决定将赵勾这个野心勃勃的外甥送出蜀中,这样互相都留下一线,既不撕破脸皮,有解决了问题,也算是皆大欢喜吧!

“孤倒是赞同他的意见!怎奈这统兵之人却是令孤大为踌躇!交给别人孤不放心,但你与建儿两个却又年纪尚小,而且也从未有过统兵的经验。因此,孤思前想后,还是拒绝了你表弟的提议。”说到此处,王开意味深长的看了赵勾一眼,接着叹道:“唉!孤现在才觉得人才难得啊!我巴蜀一地虽堪称人杰地灵,却是难得大显啊!”

听着王开半真半假,云山雾罩的话语,赵勾心思转动间,将此事的前前后后都做了一番思虑,似乎并非王开对自己的试探!况且自己平时掩饰的也很好,从未在人前表露自己的野心,因此,倒也不虞自己的心思暴露!赵勾终于还是一咬牙,对王开说道:“舅舅,外甥不才,愿率大军,踏平汉中,为舅舅分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