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天下

四七 方略3

“偷得浮生半日闲,二位兄长好雅兴啊!”严肃的燕彦难得的开起了玩笑,笑呵呵的对回到密室中的赵业、马焕说道。

赵业哈哈一笑,说道:“你们不必羡慕我们两个,方才我与释之商议,最后还是觉得,要战便战!不必理会那么许多,咱们与北魏的实力摆在那里,虽然兵力上咱们不占优势,但其它地方却是北魏不占优势!因此,综合起来的话,还是咱们占优,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可怕的!”

不得不说,赵业的话很有道理,战争从来都不是完全能够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即便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但即便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都有可能让所有的准备付诸东流!瞻前顾后,是没办法打胜仗的,只有置之死地,才能后生!项羽当年背水一战,便是这个道理。

当然,话虽然是如此,但万事并非绝对,赵业这话也只是坚定众人的信心,二则也是在告诉众人,战争开始之前无论多么完美的作战方略都无法涵盖方方面面,而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或许众人殚精竭虑做出的方略,在战争开始之后,却一点用场都派不上!要想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是需要条件的。将一切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对手只能跟着自己的步伐走,这样自然可以做到。

但此次对北魏的战争,战场却在北魏境内,单是这一点,就无法做到掌握绝对的主动权。在敌国作战,地理不熟,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而对于可能发生的情况,别说是他们几个无法预料,便是神仙都料不到!

“不错!”赵平呵呵一笑,“父亲说的是!既然决定要打这一仗,那便尽力去打,总体上而言,还是我方占优的,只要策略得当,获胜并非难事!”

众人都是当世名将,其实哪里还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此战关系重大,众人都想在战前尽可能的将各个环节都考虑到,以免等事到临头,措手不及罢了。如今经赵业这么一说,都是豁然开朗,的确,世界上没有万无一失的计谋,也没有百战百胜的将军,无论是胜还是败,都是兵家常事,只要保持平常心,哪里跌倒哪里爬起,能听得进意见去,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这点众人取得了一致,但还有一点,众人却是分成了两派。一派是马焕、赵平翁婿二人,一派却是赵业与燕彦二人。

马焕与赵平二人主张奇正相附,即从正面战场上吸引住北魏主力之后,再派出奇兵,偷袭北魏。让北魏腹背受敌,内部不稳。届时,北魏自然会产生恐慌,导致军心不稳,胜利便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只不过,这样一来,对充当奇兵的要求便十分的高,虽然在座的四人包括远在大棘城的秦青都能胜任,但战争从来都是无法彻底掌控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总之,充当奇兵的这一支人马是极为危险的!

而赵业与燕彦却以为,此战胜利的天平已经彻底的倾向于己方,因此,只需稳扎稳打,层层推进,便能取得胜利!

双方各执一词,谁也说服不了谁。马焕、赵平的方略固然有些冒险,但却可以加快战争的进程,只要这支奇兵能够发挥出预想的作用,战争很快便会结束,这对于刚刚获得新生,进入高速发展阶段的并州而言,自然是一件好事!消耗的小,自然有助于国力的增强。

而赵业与燕彦的建议虽然稳妥,但必然使战争持续的时间过长,这对于还未成达到顶点的并州经济而言,是一个不小的负担!或许会因为战争胶着的时间过长,而使得并州的经济有崩溃的危险!况且还有中原的李效陈重兵于函谷关,随时都有可能对并州发动攻势,届时并州又将面临严峻的考验!

双方谁也说服不了谁的结果便是各执一词,不肯让步,都想说服对方,于是便呈现胶着状态。

马焕抬头,往外看了看天色,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马焕从椅中站起,对几人说道:“今天还是先到这里吧!连日来咱们都在商议作战方略,也是累了!今晚好好休息一番,明日咱们到关外去打猎如何?”

马焕的提议得到了众人的赞同,赵平唤来中军官,吩咐厨房准备饭菜。不大工夫,热气腾腾的饭菜便摆了上来,几人匆匆吃过之后,便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赵平与赵业等人告辞之后,便往自己的房中走去。来到门口时,却见叶志正在那里等候。看到叶志,赵平才想起,自己将走私一事交给他之后,已经过去六天了!叶志连夜前来,定然是这六天中有了新的发现,来向自己汇报来了。

将叶志请到房中,一边吩咐侍卫上茶,一边请叶志坐好。叶志不待赵平询问,便将这些天来的发现一件件的向赵平汇报,“大人当时吩咐,由下官全权处理此案,因此,下官自作主张,将陈六等人放走。经过下官与邓大人、郑大人的耐心等待,昨日终于有人与陈六等人接触!”

赵平点头,对叶志的工作表示赞赏。

对于赵平的赞赏,叶志虽然无法坦然受之,却也不便有所表示,呵呵的笑了几声,便继续向赵平介绍事情的始末,“根据监视,乃是晋阳四通商行的人!”

赵平点了点头,沉吟了一番,便对叶志说道:“此事由子理斟酌即可,凡是涉案人员,一律严惩!必要时,可以让彦明与伯武率兵助你。”

从赵平这些年来的行事,叶志大致对赵平的行事风格有了一个比较清楚的认知。赵平对普通百姓自然是极好,但对于那些贪官污吏、奸商、世家之流却是心狠手辣!若是再沾上以身事敌这一条,赵平则更是不留情面,绝对是从严从重,毫无商量的余地!

对叶志这种从社会的最底层爬上来的人而言,对于赵平的行事是十分欣赏的,很有一股敌忾之心!因为赵平代表的是他们这些弱势群体的利益。

“是,下官遵命!”对于这个能够为他们这些弱势群体着想、做主的年轻人,叶志打心里敬佩,因此恭敬的施礼说道。

赵平微笑着冲叶志点点头,叶志便告辞离开。目送着叶志离开后,赵平在房中停留了一会,却总觉得难以平静,便从挂铠甲的架子上取下飞星,独自一人往城楼去了。

夜色如墨,高大雄伟的雁门关在夜色中犹如上古魔神般,静静的矗立在那里,厚重、古朴,不可侵犯!一对对全副武装的士兵手执长枪,神色肃然的巡逻着。虽然如今并无战事,但雁门作为守卫边疆的第一道防线,而且如今的并州从上到下,都立志有所作为,自然个个兢兢业业,就连夜晚的巡逻都是按照战时的标准实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