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天下

五一 方略8

颓废忧惧的胡晓顶着一对黑眼圈与满怀的恐慌出现在他的几位狗头军师面前时,几人顿时目瞪口呆,面上不由得有些讪讪。毕竟他们是胡晓的谋士,都是胡晓花重金请回来的人,拿着大笔的钱财,关键时刻却帮不上忙,的确是让他们感到无颜面对。所谓主辱臣忧。他们为胡晓分忧解难乃是职责所在。如今胡晓却顶着一对黑眼圈出来,明显说明他们的工作没做到家,这怎么能让他们安心?

“嘿嘿……”一个干瘦的老者站起身来,对胡晓拱了拱手,讪笑着说道:“东家不必过于担忧,并州官府虽然将城门戒严,严格盘查出入商队以及人员,其实也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若他们掌握了确实的证据,定然不会如此轻描淡写!”

老者似乎也被自己的言辞所打动,越说神色越是笃定!语声也渐渐的高了许多,“东家可曾记得数年前王氏之故耳?当年之赵氏还未掌控并州,便硬生生的压住吕原,将王氏族诛,是何等强势!如今并州已尽在赵氏掌握之中,却对东家之事按兵不动,以在下之见,定然是未曾得到有利的证据!赵氏治理并州,以仁政为本,从不滋事扰民。因此,东家大可不必焦虑!静观其变,在此期间,也可做两手准备,以防万一!不知东家意下如何?”

胡晓叹了口气,阴云密布的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点头说道:“为今之计,也只有如此了!几位先生这几日多多劳累一些,赶紧将一应物事准备好,早日转移出城!”

“余等明白,请东家放心!”几个狗头军师闻言,立即躬身领命,恭敬的说道。

胡晓叹了口气,心不在焉的转身离开。几个狗头军师见胡晓离开,互相看了看后,便凑在一起,仔细的商量起来。其实他们心中也是一点把握都没有,若是胡晓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大白于天下的话,他们这几个人一个都跑不了!因此,便是为了他们自己的脑袋,也要殚精竭虑的想出一个万全的应对之策出来!有了这个认知的众人立即手忙脚乱的忙碌起来。

叶志在得到了赵平的首肯之后,与郑行、邓功二人快马兼程,一刻不停的赶到剧阳,将剧阳县令曹虎等一干犯人押送至晋阳。只可惜跑掉了极为重要的王导,王导不愧为潜伏多年的间谍,嗅觉极为灵敏!竟然能够事先发现风吹草动,早早逃逸!

王导作为北魏在并州潜伏多年的间谍,不仅有着丰富的经验,更有着超强的警觉性,一见事情不对,立即高飞远走,不给对手任何机会!只是这份果决便不是一般人拥有的。

叶志回到晋阳之后,便与郑裕、沈浩、雷喻等人全力着手此案。胡晓的身份已经暴露,不过为了能够引出王导,几人商议过后,便决定放长线钓大鱼。虽然几人不敢确定王导是否会与胡晓联络,而并州也可能不止胡晓这一家鲜卑人扶植的间谍,王导与胡晓之间,或许根本没有什么联络。叶志等人如此,不过是存了万一的心思罢了。

能够将胡晓与王导一网打尽当然更好,即便此番抓不到王导,能够将胡晓揪出来,也算是不大不小的收获了!而且有了这次的经验,日后对付起北魏的间谍来,也会顺利很多!

对于想放长线钓大鱼的叶志、郑裕等人而言,胡晓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突破口!只是如何才能在不打草惊蛇的前提下,使胡晓逐渐放弃戒备的心理,看看能否将王导这条大鱼钓出来!

并趁着这个机会,将北魏在并州的奸细尽可能的消灭掉!并州对北魏一战已经是刻不容缓,而决定战争胜负的因素实在是太多了,有时候仅仅是一条情报,便可以使战局胜负之势相易。因此,细作在战争中的作用实在是不容小觑!

而并州这些年来一直是北魏南下的第一线,不仅要承受鲜卑人军事上的攻击,便是间谍也被安插了许多!虽然几年前通过对王氏家族的剿灭,大大的打击了北魏在并州的间谍实力,这些年来也从未放弃过对这些北魏间谍的全力搜捕,虽然收效不大,但却也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

而且经过大力的清洗之后,可以说,并州上下的官府中有细作存在的可能性几乎已经为零。即便是有几个漏网之鱼,也无法接触到官府的核心机密,对于大势并没有什么影响。但这仅仅是针对内政而言,一旦与北魏交战,其中不确定的因素便会大大增加!即便是那些细作无法探知准确的情报,但诸如大军的动向、粮道等状况却是一目了然!很容易便能探知,并将消息传回北魏。

“大战在即,对胡晓的监视万万不能放松!”郑裕颇有些忧心忡忡的看着沈浩等人说道。其实胡晓的问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罢了。

作为往来北魏于中原的商人,多多少少的都不干净!区别也只是五十步与一百步而已。要想杜绝情报泄露的问题,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先将往来北魏与中原间的那些商家彻查一遍!只是如此一来,非但耗时,更是耗力,而且还会导致刚刚稳定的并州变得动荡起来,如今这个时候,实在不是大张旗鼓的好时机。

还是先将那些浮在明面上的毒瘤拔出再说其他吧。

“虽说此事乃是当务之急,却也急不得!”沈浩点头说道,“眼下只有严密监视,待有合适时机,将其一网打尽!”

下了一夜的雨之后,第二天的天气有了一丝凉爽。几乎又是一夜未眠的赵平早早的出了自己的房间,来到中军大帐点过卯之后,赵平禀明了父亲与岳父,点齐了五百精骑,出了雁门关,直奔盛乐大营方向而去。

赵平此番出城,一则为了探查北魏的动向,虽然有斥候,还有分散在各地的细作,但对于间谍的防范,不仅是他们上心,任何当权者都是极为关注的,因此,有效的情报并不多。赵平此番出营,主要目的也不是为了情报,不过是想凭借自己的眼睛,多看一看,总会有不同的发现。第二个目的却是为了看看能否遇到北魏的小股部队。

半个多月天来,陆勇可能是察觉了雁门军的异动,也开始调遣士兵,有目的的对雁门实施袭扰战术,对过往的商队进行劫掠以及围堵袭杀雁门派出的斥候。

对于陆勇的这种行为,赵平自然是丝毫不会放过,针锋相对,同时派出士兵对北魏军反击!

这些天双方大大小小数十战,各有伤亡,总体上却还是雁门军占优,共击杀盛乐大营士兵二百余人,而己方却仅仅折损三十余人。毕竟是小规模的摩擦,而且盛乐大营派出的士兵都是精锐,能够取得这样的战果,也算是大胜了!

五百精骑个个精神抖擞,黑色的铠甲在阳光下依旧幽暗无光。丈六长的骑枪散发着幽森的寒光,**更是清一色的鲜卑健马,端的是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一路之上的遇到的商队不多,赵平控制着马速,一边四处打量着道路两侧。赵平心中清楚,若是北魏士兵看到自己这些人马,除非是在兵力上能够压制赵平率领的这五百精骑,否则便只有望风而逃的份。

虽然赵平的目的就是震慑北魏士兵,但赵平也不想一无所获的回到雁门,因此略一沉吟,便对身旁的陈武说道:“志勇,咱们分兵两路,你率三百人在我身后,某在前方探路!”

对于赵平的安排,陈武虽然担心赵平的安危,但面对赵平的命令,却只有服从的份。不过陈武心中也清楚,凭借赵平的能力,自然不会把这点小阵仗放在眼里,因此便不多言,领了三百铁骑,放缓了速度,目送赵平率领着剩下的二百铁骑逐渐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