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天下

12.南征河内12

平皋城下,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大军已经聚集完毕,陈武正恭恭敬敬地站在队伍的前列,因为赵平正向他走过来。赵平的手中,正拿着一把带鞘的宝剑。

当赵平来到陈武的面前的时候,忽然把手中的宝剑交给陈武,道:“陈将军,今日一战,就全然仰仗你指挥了,孤会在后面亲自为你擂鼓,此战,必胜!此乃孤平日所用的宝剑,今日孤将之交给你,愿你凭着此剑指挥全军攻破此城,为我并州军民立下大功!”

陈武双手接过宝剑,高高举过头顶,前面的大军立即爆出一阵震天价的欢呼,而且这声音越来越大,直冲云霄,似乎天地之间都被这一种声音所充塞一般。

城上的守军本就因为陈武前面的攻心之战而大受影响,此时很有些心不在焉,闻得城下敌军这般声势,无不骇然,信心就更加不足了。

赵平将剑交给陈武之后,并没有多做逗留,立即转身离开。今天这场大战的主角是陈武,他既然已经决心让他来指挥,便不会抢占他的风头。

陈武眼中闪过一丝自信的笑意,忽然把举起的手放了下来,前面的狂喝之声立即戛然而止。这只是片刻之间的事情,那巨大的声浪本来如旋风一般,在平皋城外的天空之上盘旋的,但须臾之后,这声音就像凭空被抽去了一半,立即消散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在这世界上存在过一般。

平皋城的城守荀璞在城上见了,不由感叹道:“如此军纪,真是令人见之生畏,如何抵敌得了啊!”

旁边刚刚从荥阳率军前来支援的大将李询连忙安慰道:“荀公不必忧心,敌军骑兵太多,能够投入攻城的军队,应该不会超过七万人,还不到我城内守军的两倍,要想在短期之内攻下我平皋坚城,岂是易事?而平皋乃是河内要塞,大王也绝不会轻易看着平皋城陷落于敌军之手,必然会从各处调集重兵继续驰援的。嘿嘿,并州军虽然深入我境,而且连战连捷,以后再想进一步,只会越来越困难,绝不会如当初那般顺利。

再者,敌军战线越来越长,粮饷补充就越发困难,只要敌军还没有灭我的实力,我们就可以和他对耗,耗到最后,倒是敌军必败无疑!”

荀璞回头朝着李询还有其他的几位援军大将说道:“此战就仰仗各位配合了!”

众将纷纷回应道:“荀将军太过客气了,我等必将尽力!”

说话间,下面的并州军阵型开始移动成进攻的姿态了。数面大鼓被抬了上来,赵平亲自来到最中间一面大鼓面前,和其他的鼓手站在了一起。

朝阳照射之下,陈武“刷”的一声拔出方才赵平交给他的佩剑,向前一指,道:“攻城!”

喊杀之声立即响起,并州军如潮水一般,狠狠地向平皋城下冲去。而伴随着这一阵喊杀声,鼓声也开始响起。而将大鼓敲得最响的,自然便是赵平了,他年轻力壮,又武艺高强,加之摆在他面前的这张大鼓比别人的大鼓都要大一号,他敲起来自己素来十分冷静的心情,也变得热血澎湃,于是那鼓声便一声紧似一声,一声高过一声。

那并州军临战,自来都在气势上不输对手,这一次又是赵平亲自在后面擂鼓,众人自然更是效死,冲锋的时候,呐喊之声更是如天雷阵阵,令人听了血脉偾张,对于死亡的恐惧立即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此时剩下的,唯有拼死杀灭敌人的心思。

城上的秦军本来是早已准备好了的,但临敌之际还是有些慌乱,待得并州军冲近,才在各军将领的指挥之下,开始射杀城下的敌军。当然,尽管城楼之上的秦军声势算不得浩大,而军心也有点紊乱,但毕竟占据着居高临下的地利优势,并州军想要在很短时间内攻破城池,可能性还是很小的。

鼓声依旧在继续,城上的厮杀声也还在继续。赵平一边击着鼓,一边回头去往那边的战斗。之间陈武如一尊雕像一般,肃立在刚刚垒起来的一人高的一个高台之上,嘴里不住发出命令,边上的传令兵立即如飞奔下去传令,一切井井有条,看起来脉络分明。

而并州军的攻城之战,也渐渐有了进展。像这种攻城大战的最初阶段,想要攻上城楼,其实是不现实的,此时够攻城的最直接目的,还是在尽力杀伤敌众,令其渐渐丧失抵抗能力,然后再一举攻上城去。

并州军的盾牌兵和弓弩手之间的配合十分的紧密,加上其弓弩射程远甚于秦兵,虽然从下往上射要吃点亏,但却仍是比敌军的弓弩手杀伤力大了不少。这样,在弓弩手的掩护之下,直接攻城的兵马损失就比一般的攻城战要小得多,城楼上的守军在击杀从云梯上爬上的并州军的同时,还要面临并州军弓弩手的威胁,战斗力打了不小的折扣。

赵平忽然看见一面云梯被城上的秦军一翻,顿时向外倒了下来,而那云梯之上,本有一个并州士兵,已经快要爬到顶端了,云梯这样摔下,他也从高空之上重重地摔落下来。他的身子尚未着地,嘴里便开始发出一阵凄厉的长嘶。随即,他重重地摔在地上,声音很快就泯灭了。

其实,赵平虽然年纪尚轻,临战不下百次了,友军的死亡,他亲眼见到的也少说有几千人了,但从来没有一次给他的震撼有这一次这般大。他手上不由鼓足力气,击起鼓来,声音也越发的浩大。

也许是受了赵平鼓声的鼓舞,天空中忽然飞过去一箭,正好射在城楼上方才将云梯掀翻的那守军的胸前,那守军惨叫一声,也翻身坠落,其惨状自是又比前面那并州军惨上多倍。

战斗还在继续,死亡还在重复,场面越来越令人窒息,而天空中的艳阳也越来越恶毒,他在不断地从人的身上抽走水滴,使人越来越疲倦,越来越困顿。但是,双方都还在死拼,谁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时候,与其说是在拼兵力,还不如说是在拼耐力,拼斗志。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并州军的主动的,而秦军则是被动的,并州军随时可以选择收兵,而秦军只能迎战。

但战斗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陈武不断地指挥着大军前进他自己站在那火红的太阳之下,身子也没有一点移动的意思。而赵平也一直在敲着他的鼓,和普通的士兵一样,他也没有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