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女配菇凉

第68章 遇云不落

第六十八章遇云不落

是不眠不休地赶了五个月,莫桑师徒三人终于来到了北地修仙界的边缘,绵绵延延高入云霄的雪山,浑体散发出来冷彻骨的寒意,让莫桑等人心里激动万分。这寒意带着比人间要浓郁多的灵气!即便修者也无法承受此寒意,仍是无法挡住他们想要获得更多灵气的渴望。雪山下有不少散落在凡间的修者,来此落户修炼,莫桑三人在不远的雪城停留下来,打探消息。

说是个城市,其实是修者坊市发展而来,人数很多得有十几万,算得上是个中型城市了。可是这些人里面十个人中有八个半是凡人,很少一部分才是修者。修者都是在城镇外距离雪山很近的山洞居住,偶尔来到城镇中卖掉打来的灵兽换取生活必需品。这些人在凡人眼中,只是依山而住的猎人,当然也有一部分凡人想来此拜师父。

莫桑带着俩孩子到了雪城最大的客栈客似云集,里面精致清雅,客人都不是普通百姓,要么极为富有要么是皇亲国戚,绝不是没有背景之人能进入的。他们三人已经恢复了一半的容貌,衣服亦是显露出极其珍贵的布料制成。店小二恭敬地邀请三人入了二楼的雅间,莫桑从腰间磨出一颗大而饱满的珍珠,好吧这是她从苏妃那里顺来的,储物手镯中有不少,苏妃一个狐狸精又在宫中用到珠宝的机会很少。店小二两眼放光,立即双手接过来,“三位客官可需要什么?我们这里天上地下水里的都有!”

“来壶花茶,再上几盘点心就可,我们比较喜欢清静!”莫桑微笑着柔声道。

小二心里一阵眩晕,连连称好,便退下准备去了。只是半刻钟,点心花茶都摆上了桌子,莫桑见他们退了出去,便手一挥几个阵旗落在了雅间的几个角落形成简单防御阵。莫桑从空间中掏出些葡萄,葡萄在空间中三十来年,已经转成了真正的灵植,大而饱满的颗粒,拨开外皮,里面的果肉紫而晶莹,一口咬下,汁液甘甜可口,灵气也比最低级的补气丹来得多!伍仇和方以谦生活条件都是不错的,可他们是在抵抗不了灵葡萄的,吃的小嘴边沾满了汁液,脸上露出满足天真的神情。莫桑轻笑看着他俩,注意力却放在了客似云集的所有客人身上。

“雪山真的过不去吗?雪山那边就是仙人了吧?”莫桑楼上左侧第三间雅间中一个小少年问道,自己又自言自语地说:“雪山再高,还高到永远爬不完?总要过去看看,才知道那边是不是真有仙人!”

“雪山又不真是普通的雪山,我们修者站在雪山下也都冷得骨子疼,修为低的只能远远地看着,高些的可以在山脚下活动,打些灵兽。更别提攀爬雪山了!”中年女子冷淡地说道。

“我不怕疼!”小少年坚定地说道,不知是真的心性坚韧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莫桑摇下头,自己倒了杯灵酒,看到俩孩子馋地直盯着自己手中的酒杯,索性一人扔给他们一只小玉葫芦。

伍仇和方以谦打开葫芦,带着极为浓郁灵气的酒味散发出来,吓得他们抓紧盖上盖子,宝贝似的装入储物袋中,又巴巴地看向莫桑。

“师父我是小气之人?”莫桑哭笑不得道,她又拿出两小袋紫灵米,两玉葫芦的灵酒,“诺,小心点用,别让有心人惦记上了。”小孩们鄙视地看着师傅,他们可不是三四岁的小孩,哪那么容易骗?师父这个心思单纯之人被骗还差不多!

莫桑瞪了这俩徒儿,越熟悉他们就越放肆,偏偏他们又极为聪明,让她爱惜不已。

“不是怕不怕疼的问题,而是还没到山脚下,你说不定就被冻僵无法动了,或者到了刚爬没几步就被冻成了冰块,神人都救不了你!”女子冷哼道!

“云儿,叔叔知道你从小天资聪明也从不怕艰苦,可是这雪山咱看也看了,别爬了,爷爷还在家里等着你呢!”中年男子憨厚的声音接着响起,“你姑姑也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你们为了我好,可是去仙界求得丹药,爷爷才有救,我此次非得尝试不可!”少年声音里带了丝哽咽,“爷爷是为了我才遭此罪,我如果连尝试都没有尝试,怎么配当狄家的嫡孙!”

狄云?莫桑轻蹙眉,这个名字很熟悉,问题是他的声音也让人颇觉得耳熟!狄云,云不落?上一世周紫萱身边有个半人半兽,九大战将中的诡浮!诡浮的速度极快,又有一双极为宽大的羽翅,善于飞行,经常载着周紫萱到处奔波,更是同她形影不离,让涂祥宇吃醋吃得酸到不行!诡浮更厉害的便是毁灭!因为云不落兽的血统承于毕方!据说云不落姓狄,来自凡间!声音是对了,不知此狄云可就是那个让修仙界女修惧怕不已的毁面暴君云不落吗?想到这里,莫桑手心里都似乎感觉到火热的疼痛,阻止不了向身体里蔓延的绝望。她紧握住手,将这种感觉祛除,嘴角泛着冷意,羽扇她已经意外从周紫萱那里得到了,不知道这个狄云如何再让人惧怕!

“少爷,奴才陪您去吧!”一个低沉的少年声音响起。莫桑身体一震,这个声音更加让她熟悉,心里有丝悲凉,是哑奴吗?只不过她遇上哑奴的时候,他的声音如同七八十岁的老翁。

她上一世是唯一一个躲过云不落毁面的女修,虽然废去了一只手,但对于那时候极为注重外貌的她来说是多么的庆幸!就因为她当时看不惯周紫萱的颐指气使,看不惯云不落的狂妄,对于俩人都痛恨不已却杀不得的哑奴,她当然要举手而劳帮助他了。周紫萱和云不落在外人面前总是衣冠虚伪至极,背着人却将不满气愤发泄到哑奴身上,谁让哑奴一不小心食下了凤丹!凤丹是凤结的妖丹,九阶兽丹,这是传说中的存在啊!哑奴服下后,凤丹便溶于血肉丹田,取不出来。杀了他,便等于杀了凤,凤血的诅咒便会缠着俩人。可是不杀他,便想到天大的机缘归了这个无名之辈!俩人气愤不已便只能每日鞭打他,让他度日如年!那时候的她却想着,如果哑奴一直顽强地活着,周紫萱心里得多么的难受!不曾想到,哑奴会一直将她的不安好心当成了恩德记在心里,当云不落要收拾她的时候,哑奴硬扛下来,本是白皙清秀的面容,被灼烧得如同他声音般成了七八十岁的老翁!

莫桑眼圈红了,哑奴,这个死心眼的家伙,最后为了救云不落的命而损落!或许这还是周紫萱俩人的计策,因为哑奴在被毁容后的第二个月被杀!一切都因她而起,或许这次重生,她不只是为自己讨个公道,为所有被周紫萱莫名其妙杀害之人讨个公道,更是为了报答那些对自己有恩之人!不过哑奴太忠心了,说服他离开狄云不是件容易事。

哑奴是狄家家生子,除非狄云放行,不然哑奴永远也不会弃狄云而去。莫桑勾勾嘴角,如今的狄云需求正多呢,她怎么也要助他把力不是?狄云的姑姑和叔叔都不是好的,为了凡间那点家产就撺掇着狄云爬雪山然后回家告诉众人,狄云不自量力爬雪山被冻死了!但是狄云却不是普通十二三岁的少年,他在去雪山的路上,推自己的姑姑和叔叔入了灵狼口,而他斩杀了数匹灵狼,披着灵狼的皮吸取着灵狼未形成妖丹的妖晶,艰难地渡过了雪山,并成功地筑基!这些事情是她听仙君的故事听来的,仙君居无详细地全讲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