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酷魔医少夫人

第55章 出嫁(一)

第五十五章 出嫁(一)

兰瞳回到自己的苑子,将伺候自己的丫鬟唤来,问了她最近兰府发生的事,这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些丫鬟们知道兰瞳此时的身份再不是当初那个不受宠的小姐了,想不到她的外祖家那般显赫荣耀,所以当下不敢隐瞒,详详细细地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她。

说起来,赫连青城能找到赫连绮罗还要多亏兰灵眉,当然,她会变成这样,也是她太过骄横跋扈,咎由自取!

原来当年赫连绮罗离开斐达斯后不久,赫连绮罗的父亲也就是兰瞳的外公赫连空就后悔了,但他也是个硬脾气的,根本拉不下脸去找她回来,可是十几年过去了,他却越发的思女心切,常常一个跑到她当年住的房里,对着她的画像唉声叹气,后来更是因思念过度生了病。

还是赫连青城的妻子心细,知道老人家思念女儿,便将这件事告诉了赫连青城,赫连青城这十几年来本就断断续续地寻找赫连绮罗的消息,此前一直没有消息,直到半年前终于在湘城的典当铺子里发现了赫连绮罗当年带走的几样首饰,因为那几样首饰很精细,且都刻有赫连家族特有的标志,后来一打听,果然赫连绮罗曾在湘城出现。

所以赫连青城携着一双儿女赶到了湘城。

也活该兰灵眉倒霉,那天她刚好带着从兰瞳那抢来的那支坠月簪子上了街,被赫连青城一眼认出,那是当年赫连绮罗最喜欢的簪子,更是她及竿之日他送给她的礼物。

所以赫连青城便拦住了兰灵眉,问她发上的簪子哪来的,兰灵眉自然不可能对一个外人说道,只称那是她自己的。

可赫连青城一眼就看到那上面刻着赫连家族的标志,绝对是当年他送给他妹妹赫连绮罗之物,便实话告诉了兰灵眉,并询问她可知道赫连绮罗的下落。

谁知兰灵眉听了心里有些慌,没想到那连绮罗竟然还有亲人,若是让他们知道自己抢了自己庶姐的首饰,传出去她还怎么在湘城混下去,是以她不仅没告诉赫连青城连绮罗在哪,还立刻招来了一群平日里巴结她的家族子弟,打算将赫连青城三人赶出湘城。

赫连青城是什么人,他在斐达斯帝国与自己的父亲一样,是赫赫有名的将军,实力能差得了?

更何况,他还有一双同样实力了得的儿女赫连昀和赫连玥。

这赫连玥也十分聪明,见兰灵眉毫不讲理,还纠结了人来赶走他们,分明是心里有鬼,当下便将她好一顿教训,可兰灵眉也不是省油的灯,这里可是湘城,兰家的地盘,还能让几个外人欺负了去?所以她不仅不害怕,还骂骂咧咧,话越说越难听,最后终于将赫连玥惹毛了,将她的脸揍成了猪头,打折了她的腿,并在她身上撒了样令伤口迟缓愈合的魔法药剂。

这样的情形下,兰灵眉哪里还敢嘴硬,老老实实交代了头上发簪的出处,在赫连青城的逼问下,兰灵眉连赫连绮罗母女在兰家十几年不受宠的事都原原本本告诉了赫连青城,三人这才知道兰瞳母女的处境如此艰难,当下气氛不已。

而兰灵眉身为嫡出竟然这般蛮横,想来平时赫连绮罗他们也没少受欺负,看她这副德性就知道,所以后来赫连玥又气不过,又在兰灵眉身上撒了能够令人暂时失去魔法的药粉,若是没有解药,她这辈子便再也不能使用魔法了。

听到这,兰瞳嘴角露出一抹淡笑,她这表姐倒是有趣得很,也算是替她报了夺钗之仇。

后来他通过兰东明找到了赫连绮罗,这才知道兰灵眉说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而自己一向疼爱的妹妹这十几年竟然过着那般凄惨的生活,当下大怒,差点没打死兰东明,临走时,自然是带走了赫连绮罗,而当时兰瞳正出门历练,赫连绮罗也找她不到,便只留了口讯,待她回来后再来找她,这倒是让兰东明松了好大一口气。

若是瞳儿走了,兰家的下场可想而知。

兰瞳刚回兰家的第三天,砚老管家便闻风而至,前来与兰东明商量着迎亲的日子,就定在五天后,这还是兰东明生怕赫连绮罗回来,强行带走兰瞳,才定得这么急。

砚老管家为了尊重兰瞳,曾私下询问过她的意见,兰瞳对此倒是无所谓,这兰家的嘴脸她也瞧够了,早点离开也是好的。

但在出嫁之前,她特意将从赤魔山和那半年在魔兽冰森采来的药材配置好制成药丸,给竹艾送去。

转眼就到了迎亲的前一日,送礼的宾客络绎不绝,几乎将整个兰府塞满,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都送来了,东西还真不少,兰东明笑得合不拢嘴。

“竹家主到!”外面的一声唱礼让热闹纷纭的宾客们都霎时安静下来,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看向兰东明。

谁都知道,兰家与竹家梅家是死对头,这会儿兰家嫁女,竹家的人来是什么意思?就算是送礼,也不需要竹宏烨亲自过来吧?不会是故意找茬来的吧?

兰东明眸底同样疑惑,但不得不勉强挤出一点笑容,迎了上去,“竹家主,明日乃我兰家嫁女之日,若有要事还请改日再谈。”

竹家和兰家敌对这么多年,也不见他上门过一次,不想却在这样一个大好的日子里上门,到底是何意?在摸不清他的用意前,兰东明直接下了逐客令。

“兰家主何必急着赶人,我今儿来也不是找你来的,就是兰瞳丫头明儿嫁人了,我来给她送份礼,她人呢?”

兰东明一愣:“送礼?”

“竹家主百忙中能够前来,兰瞳已经很是欢喜了,竹艾怎么没来?”兰瞳瞥了一眼竹宏烨身后,可不是少了那条小尾巴么。

“她说明天早点过来看你呢,喏,这是送给你的。”竹宏烨说着,从身上取出一个一尺长的精致玉盒,没有在登记在送礼名单上,而是直接给了兰瞳。

有些人好奇,便围上前来,兰东明眸子里露出些许古怪,这竹宏烨打的什么主意?

“打开看看,你一定会喜欢的。”兰瞳依言打开玉盒,一股清凉之气扑面而来,沁人心脾,待清寒之气散去,露出一排排精致纤细的雪色豪针。

“这是?”她忍不住探手进去,捏住了其中一根针,拿起,却发现此针细如发丝,十分精巧,质地有着玉的凉洁,更让她吃惊的是,此玉初时摸着寒凉沁骨,片刻之后,却能感觉到微微的温热。

“这是我竹家祖传至宝炽心寒玉针。”竹宏烨这话一出,惊诧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