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酷魔医少夫人

第60章 她与他的本命契约

第六十章 她与他的本命契约

两片灼人的唇舔弄着她细嫩的唇瓣,一道湿热滑腻试图撬开她紧紧闭合的贝齿,却被她牢牢把住关口,不得而入。

兰瞳一阵火大,干脆抬起一只手,对着他的侧颈用力一砍。

“狠心的女人……”只听得一声无奈的低语,便感觉那灼人的温度一歪,他重重的身子瘫软在自己身上。

兰瞳用力推开身上的家伙,看着他眉头轻锁:“该死的家伙,占我两次便宜了!”

不过,她还是觉得不对劲,她一进王府便发觉整个府中几乎没有任何红色的东西,再听这家伙的话,似乎对红色的东西很是敏感,直觉告诉他,或许这家伙的病与‘见红’有关!

离开栖凤轩,她找来砚老管家询问,果然,据说,砚楼凤的病症见不得任何红色的东西。

不过,他并不是经常发病的,事实上,他一个月也就发病一次,但若是看到红色的东西,则很容易诱使他的病症提前发作,所以现在整个王府都没有任何哪怕是一点点的红色物品。

兰瞳这次是直接撞枪口上,她哪里知道他那么敏感,而且那双眼睛好像能透视似的,连内衣是粉红色的都能察觉到!

“少夫人,少爷让我替你到奥兰帝国学院报了名,明天你就可以直接入学了。”砚老管家瞧着兰瞳表情阴翳的模样,心中不解,到底谁惹了她,不会是少爷吧?

“啊?还要到学院上课么?”兰瞳怔了怔,她原以为嫁了人就不用上学了,事实上也基本如此,有哪家的夫人还跟那些云英未嫁的姑娘一起学习。

砚老管家但笑不语,是少爷心疼少夫人年纪小,知道她是个魔武双修的天才,不肯浪费她的才干,所以才让自己给她到帝国学院报了名。

第二天,她起了个大早,陪着龙紫珏吃了早膳后便坐着一驾普通的马车赶到了奥兰帝国学院,砚老管家并没有以砚王府少夫人的身份让她进入奥兰帝国学院,而是以砚王府远亲的身份安排她入学,而她也乐意低调。

砚王府在奥兰帝国无疑是极有名的,就连这样一个强大的帝国学院都不得不买他们的帐,收了她这么个中途插班生。

“你是个魔法师?可有魔法徽章?”接待她的是个神色看起来颇为严肃的老师,砚老管家帮她报名的时候,只提到她是魔法师,并未提到她也是战士,所以对方也只问她拿魔法徽章。

兰瞳点头,取出了自己的魔法徽章,当时她在戈雅城因为海猎和霸虎佣兵团的事耽搁了,后来便没有去更换新的徽章,反正有枚徽章就可以了,她也不在意魔法徽章的等级代表着什么,起码这时候能用就行。

“高级火系魔法师?嗯,资质倒是不错,在这里签上你的名字就行了。”那老师拿了一张纸,在上面写了几行字,兰瞳签上自己的大名,他盖了印,今日起她算是成为奥兰帝国学院的一员了。

奥兰帝国学院在沃兰城北面,占地面积极广,乃是由魔法师和战士共同组成,这里的魔法师并不像湘城那样稀罕,而且实力大多数都不低,奥兰帝国学院魔法师的入学标准必须是初级魔法师,而战士的入学标准也是初级战师,魔法学徒和初学的战士都不被招收,算是奥兰帝国众多学院中出类拔萃的,许多官员和一些世家弟子都在这所学院学习。

据说整个奥兰帝国学院共有魔法师上千名和五千名战士,魔法师与战士的比例是一比五,这样的比例差并不算太大,但这些魔法师几乎是囊括了奥兰帝国绝大多数三十岁以下的年轻魔法师,所以说,奥兰帝国的魔法师还是同样稀缺。

不论是湘城的魔法学院还是帝都沃兰城的帝国学院,都是以魔法等级分配班级。

帝国学院魔法部的班级共四个,分别是初级魔法班、中级魔法班、高级魔法班和精英班,其中精英班的学员却并非都由魔法师组成,而是由一些实力较强的魔法师和战士组成的班级。

而基本上只要从高级魔法班结业就能够毕业了,能够进入精英班的则多数是高级魔法师以上的学员,并非人人都能进的。

兰瞳刚进学院,便被分配在高级魔法班,她在那名老师的指引下先是熟悉了一下帝国学院的分部和班级,第二天才正式上课。

隔天,兰瞳拒绝了砚王府的马车接送,决意自己走路,这帝国学院与砚王府明明只隔了两条街,她直接穿街走巷也不比马车慢多少,砚老管家见她执意如此,也只得遵循她的意思。

兰瞳只用了一刻钟的时间便到了奥兰帝国学院门口,学院大门十分宽敞,金色的奥兰帝国学院六字镶嵌在黑色的大理石上,显得异常端庄恢弘,这样的气势果然不是湘城魔法学院和湘武学院能够比得上的。

“让开,快让开!”就在她走进学院时,一辆精致华丽的马车飞快地驶了过来,离她不算近,但马车跑得极快,只在她停顿的那么几秒钟便驶到了自己面前,她及时闪避开来,这时马车里的人掀开帘子,是一个红发碧眼的少女,她瞥了兰瞳一眼,见她徒步走来,还溅了一身泥点,不由轻蔑地骂了一声,“乡巴佬!”

昨夜下了一场雨,今天早上的路面还淤积了泥水,那马车又驶得快,如果不是她反应得快,只怕已经给那马车撞倒了,那女子还真嚣张!

兰瞳刚走几步,又是一辆飞驰的马车奔来,那车比之前那红发少女的马车也不差,金顶银帘,前面的帘子上绣着一朵青藤缠绕的紫罗兰,十分惹眼,兰瞳这回学聪明了,直接紧靠着路边走,就她从大门到魔法教学楼的这段时间,便有许多马车从她身边经过,最后停在了魔法教学楼下方,每一辆都十分华丽,其中最耀眼的要属她见过的第一辆和第二辆马车了,后来兰瞳才知道,那个红发少女是奥兰帝国大将帕德尔将军的孙女,而那个有着紫罗兰标志的马车则是卡茨伯爵家的。

这两大家族在帝都沃兰的地位虽然比不上砚王府,却也是同样显赫无比的家族。

帝国学院是允许高级魔法班和精英班的学员乘坐马车直接进入学院的,这是对他们实力和身份的一种肯定,在帝国学院,不少高级魔法师都来自背景显赫的家族,所以这也是一种特权,高级魔法班和精英班的学员几乎都有自己专属的马车。

而多数初级中级魔法班的学员们是不会走这个大门的,他们和战士班的学员们走的另外一个大门,这里几乎是高级魔法班和精英班专属的路径,也是一种荣誉的象征。

所以今天兰瞳步行从这里走进来时,便引起了不少人注意,而第一辆马车里那名红发少女可能直接认为她是初中级魔法班的学员,傻不愣登地走了这条路,所以毫不留情地骂了她一句‘乡巴佬’。

事后知晓原因的兰瞳也只能摸着鼻子认栽了。

兰瞳安安稳稳低低调调地在高级魔法班里上了三天学后,麻烦也跟着来了。

高级魔法班里足有上百名学员,这里面并不是每个人都认识对方的,所以兰瞳来了三天也没人知道她是个中途插班生,除了她的容貌惹眼一点,招来不少男学员不时搭讪,但她已经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了,所以每天过得倒也充实愉快。

这天刚放学,一向走得早的瑞兰。卡茨和安朵。帕德尔竟然出奇的没有提早离开,她们身后跟着不少高级魔法班的其他女学员,一个个双目放光地盯着对面精英班。

高级魔法班与初级中级魔法班在同一栋教学楼,精英班则独自占据一栋面积颇广的教学楼,就在高级魔法班对面,虽然以兰瞳的实力足以进入其中,但她先前鲜少接触这些魔法理论知识,在高级魔法班这几日,她觉得自己对魔法又有了些新的认识,所以她并没有到沃兰魔法公会更换魔法徽章,也因此无法进入精英班。

“听说今天墨月筠回来了,怎么还不见他们出来啊?”安朵。帕德尔性子比较急躁,耐不住问道。

瑞兰。卡茨不高兴道:“要是那么容易让你见到了可就不是咱们魔法部第一实力美男了,你不是说你比较喜欢卞无决的吗?”

“我是喜欢卞无决,你看我这不是替你着急嘛。”安朵笑道,“哎呀,快看,是墨月筠!”

瑞兰循着安朵的手指望去,果然见一道修长的黑色身影缓缓走出,容颜如画,气质出尘,最惹眼的要属他那一头银色长发,配上他那双略显迤逦的淡紫瞳孔,有种难以述说的清寂孤傲,真是个月华般的男子!

就在墨月筠出现时,几乎所有初中高三班的女学员都围了上去,兰瞳远远看着,心想,这墨月筠也算是帝国学院的名人了。

她一向没有追星的喜好,所以只停留了片刻,便打算离开,一道清和温润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略带着惊喜的语气:“兰瞳!”

咦?这里还有人认识她吗?

兰瞳转身,便见那月华般的男子身后走出一人,正大步向她走来,这人眉目清俊秀雅,气质温润如水,同样很讨女孩子喜欢,所以当他出现的时候,还是有不少目光落在他身上,只是墨月筠的光芒太盛,将他的光华掩盖而已。

“云卓?”兰瞳也认出来了,他不正是一年前在竹家出现的那名魔医师云卓么。

云卓显然没想到会在这见到兰瞳,微笑道:“你竟然也到了帝国学院,你在高级魔法班?”他的目光落在她胸口的高级魔法师徽章上,这是学院要求佩戴的。

兰瞳淡淡点头,“嗯。”见由于云卓的到来使得不少目光也跟着落在她身上,她不由蹙眉,“如果没事,我先回了。”

“你等等!”云卓对她的冷淡不以为意,虽然与她接触的不多,但他从竹艾那知道,她只是性子比较冷淡罢了,他朝不远处神情略显不耐烦的墨月筠招了招手,“月筠!”

墨月筠见云卓站着一容貌清艳的女子,眉头微蹙,但还是走了过去,“怎么了?”

“你可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会医术的湘城女子?就是她!”云卓指了指兰瞳,眉眼间有些兴奋。

墨月筠这才正眼打量了她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她叫兰瞳。”云卓率先代她回答了。

“听说你也懂医术?”墨月筠瞟了云卓一眼,他又没问他,这回云卓识趣地闭了嘴。

“略懂皮毛。”兰瞳的声音依旧没什么起伏,丝毫没有因为跟她说话的人是人人追捧的魔法部第一美男墨月筠而如其他人那般紧张兴奋。

墨月筠忽然笑了,这一笑倾城绝色,看傻了那一群女子,果然极美!

“能让云卓都如此推崇的人,我也想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明日放学后我会去找你!”墨月筠说完,与云卓一起离开了。

他们是潇洒地走了,同时也把一堆麻烦留给了兰瞳。

墨月筠和云卓刚刚离开,瑞兰和安朵等人便将准备离开的她团团围了起来,“喂,你是新来的吧?”

兰瞳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们一眼,淡淡道:“是又如何?”

“嗬!看样子挺狂的啊,你可知道我们是谁?”说话的是那个曾笑话过她乡巴佬的红发小姐安朵。帕德尔,她轻蔑地看着她,也不打听打听,在整个魔法部,除了精英班的,谁敢对她们无礼!

“不知道。”她也没兴趣知道,兰瞳懒得理会这些目中无人的女人,转身便打算离开。

“好大的胆子,敢跟我们这么说话!”安朵伸手拦住了她。

瑞兰。卡茨上前,拨开安朵。帕德尔的手,冷笑道:“安朵,你别吓坏人家。没听云卓说了么,她是从湘城来的,湘城那么个小地方竟然还能出个高级魔法师,还真出乎意料。不过,在那种地方高傲一点也就算了,在沃兰城,你眼睛最好放亮点,看看这里是谁的地盘!”

“原来是湘城来的,果然是没眼色的乡巴佬!”安朵轻蔑一笑。

“嗤,这话说的不错,所以你们也可以滚了!整天唧唧喳喳地吵个不停,不就是个男人嘛,说人家是乡巴佬,自己也不见得比人好到哪,一群没眼色的麻烦女人!”就在这时,一道慵懒而妩媚的声音从身后不远处的精英班里传了出来,话语犀利毫不留情,瑞兰。卡茨和安朵。帕德尔闻言齐齐色变!

“是那个魔女!”

“想不到一个月也来不了一次的苏琉儿今天也来了!”

“真是奇怪,今天精英班来了不少人啊!”

在听到苏琉儿的声音时,安朵并没有回头去看,但脸上的嚣张神色在这一刹收敛殆尽,瞥了兰瞳一眼,低声警告道,“今天暂且放过你,你给我小心点!”

瑞兰同样递上一味警告,一群人刹那间消失了个干净。

兰瞳回头,只见一个十分美艳的红衣女子双臂交横于胸前,眉眼间波光流转,妩媚异常,一袭不落俗套颜色艳丽的玫红裙裳更衬得她肤白如雪,明媚风流。

美艳女子苏琉儿见她回头,妩媚一笑,撩拨了一下鬓边青丝,风情万种,“生得美就是容易遭人嫉妒,小美人,以后离那两个女人远一点,姐姐我先走一步了。”

眨眼间便只余香风徐徐,哪里还有苏琉儿的身影。

回到砚王府的时候,兰瞳意外地发现砚楼凤这只大妖孽竟然坐在客厅里,笑容浅浅,很美,很妖,很……狐狸!

“你坐在这里干什么?”不是身子不爽利吗?兰瞳眉头微挑,看着他。

砚楼凤手上端着一盏茶,轻轻拂了拂茶盖,优雅地吹了口气,才抬眸看她:“在等你一起吃饭。”

兰瞳回头,望向门外的天,“今天天气很好,太阳也正常地从西边落下。”

她的意思是,在这样正常的情况下,他却做出了不同寻常的举动。

砚楼凤头上滑下两缕黑线,旋即笑得更为灿烂:“娘子是在怨怪为夫这几日疏忽于你么?”

“不怪,我自己一个吃挺好。还有,请叫我的名字,兰瞳,谢谢!”

砚楼凤满眼不赞同,嗔责道:“这怎么行呢,你可是我明媒正娶的娘子啊,还有,你应该叫我相公或者夫君。”

“我们没有拜堂,还不算正式的夫妻,而且,砚老管家没有与你说那个协议吗?反正我早晚要离开,你大可以不必这么叫。”兰瞳就事论事,却见上首砚楼凤的脸色微黑,沉默不语。

兰瞳没工夫照顾他的情绪,直接往悦兰阁行去,忽然,身后幽幽传来一句轻叹:“娘子肯定是怪我没有大摆宴席请客拜堂才不肯叫我夫君,明儿我就让砚老发帖子。”

脚步顿住,兰瞳回首:“不用了。”

“要的,你心里一定很不高兴。”

“没有。”

“那你为何不肯叫我夫君?”

兰瞳:“……”

砚楼凤表情无奈:“看吧,我就知道你还在生为夫的气,砚老!”

砚楼凤忽然提高了声音,没等砚老管家出现,兰瞳一个箭步上前捂住了他的嘴,“都说我没生气了,你想怎样?”

“叫亲亲夫君!”砚楼凤拉下她的手,笑眯眯地看着她。

兰瞳沉默,这么肉麻的称呼她叫不出来,她严重怀疑砚楼凤是故意为难她的!

“砚老,今天拟份宾客名单,明儿准备发帖……”

“夫君,不必了!”兰瞳僵硬着唤了一声。

“嗯,这就对了。来人,今天少夫人的晚膳摆在凤栖轩。”砚楼凤吩咐了一声,起身回凤栖轩,兰瞳见状,不得不跟在他后面。

饭桌前,他挥退了伺候的丫鬟,一双潋滟凤眸幽深地望着她,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目光定在某处:“你今天……”

兰瞳一直警惕地看着他,见状,忙道:“我今天可没穿粉色肚兜!”说完脸有些发烫,她竟然在饭桌前跟一个男人谈穿什么内衣的事,真是荒唐!

“哦,我知道你今天穿了件浅绿色的,我是想问问,你今天在学院里过得怎么样?”砚楼凤一双凤眸含笑,伸手夹了几片肉放在她碗里,“多吃点肉,丰满一点比较有女人味。”

兰瞳瞥了自己的胸一眼,按她这年纪,这样的轮廓实属不小了。

一顿饭下来,兰瞳吃得无比憋闷,总觉得有股促狭的目光时刻盯着她,让她食不下咽。

第二天下午下学时,墨月筠果然来找她,在一众女学员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兰瞳跟着墨月筠来到沃兰城一条繁华的街道上,在街道的尽头,一栋简洁大气的建筑前,两人停了下来。

兰瞳望着建筑上的三个大字,微微眯起了眼:神医门。

在神医门外,此刻排着一摞长长的队伍,都是在领牌等着医治的。

虽然神医门的要价很高,但前来看病的人还是络绎不绝,可见神医门声名在外。

两人并没有排队,墨月筠直接领着她走到其中一个房间,里面坐着一名身着白色长袍的魔医师,他正在给一名病人看病,此时见有人闯进来,不由沉下脸,待看到是墨月筠时,神色一变,恭敬道:“墨少。”

“你先起来,让她给这个病人看看。”墨月筠指了指一旁的病人,对那名魔医师道。

“墨少,这……”那名魔医师神色为难,看着兰瞳的目光是毫不掩饰的怀疑,这么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能有什么本事?

兰瞳冷眼看着墨月筠,“我凭什么给他看病?”

墨月筠冷不防她会这么问,不由蹙眉,看了她半晌,问道:“你想不想加入神医门?”

兰瞳微微一笑,想也不想地回答:“不想!”

刚好云卓追在两人身后进来,乍一听这对话,顿时哭笑不得,墨月筠没料到她会拒绝,登时噎住。

神医门势力遍布天穹大陆,乃是当世首屈一指的门派,要想进入神医门须得经过一番严格的考核才有资格成为神医门的人,享受世人的景仰和尊崇的地位。

这样一个门派大多数人都是趋之若鹜,只有进不去的,没有不想进的,不曾想兰瞳竟然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不止是墨月筠愣住了,云卓和在场的魔医师甚至是那个病人也都愣住了,她知道她到底拒绝了什么吗?

魔医师在天穹大陆的地位比起魔法师还要尊贵得多,在享受魔法师的特殊待遇的同时,还能凭借神医门的声望方便行走于天穹各地,更是受到神医门的保护,有这样一个庞大的组织做后盾,鲜少有人敢得罪神医门的魔医师。

“为什么不想?”墨月筠跟她拗上了。

“不想就是不想,没有为什么,如果你找我来这就是为的这事,那你可以不必费神了。”兰瞳看也不看几人难以置信的神色,径自往外走去。

“快,快拦住他!小心!”一个惊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兰瞳刚转身,便见一把大刀迎面砍来,明晃晃的,很是吓人,跟在她身后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的墨月筠和云卓皆惊住。

墨月筠几乎是立刻抬起手,没等他念出咒语,便整个人都顿住了。

兰瞳几乎看也没看,伸出拇指和中指,微屈,对着那锋利的刀锋轻轻一弹,大刀哐当一声落地,她再一个侧翻身,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夹着五枚银针,对着那浑身血腥的汉子后颈,肩胛两处,后心和头顶各扎一针,那汉子当即趴倒在地,昏了过去。

一个身穿白袍的魔医师匆匆跑了过来,向兰瞳道谢:“多谢小姐出手。”

“他脑部曾受重击,内有淤血,所以导致间歇性失常,可能会无意识攻击他人,你可以先用麻痹性的药物令他昏迷再行治疗,否则身为医师,你的处境会比其他人更危险。”兰瞳几乎是惯性地将她看出的病症随口道来,压根没发现不少人望着她,眸底尽是惊诧。

竟然只一眼就看出病人的病症,他可是利用温和的水魔法先行试探了一遍才发现症结所在!那名魔医师怔怔地看着兰瞳,而后才忙不迭地道谢。

墨月筠深深地看了一眼兰瞳离去的背影,露出一抹深笑,对云卓道:“就她了!”

“墨少,此次事关重大,还是再多找几个人观察一番。”云卓一向谨慎,虽然他觉得兰瞳确实有真才实学,但毕竟年纪太小,那件事事关重大,他们不能这么轻易就下决断。

“不必了,我相信自己的眼光。”

接连几天,墨月筠上精英班的频率都勤了不少,而且每天都会在同一时间找上兰瞳,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她加入神医门,看得高级魔法班的女学员一个个对兰瞳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但瑞兰。卡茨和安朵。帕德尔竟出奇的安分,只是偶尔看着她的目光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

这几天时间里,对面的精英班似乎逐渐热闹起来,经常有高级魔法班的学员偷偷地望向对面,一脸羡慕。

兰瞳也逐渐了解了这个整个奥兰帝国学院最富传奇色彩的精英班,它是由统领级别以上的魔法师和青铜级以上的战士组成的一个班级,据说,这里面的平均年龄不超过二十五岁,其中,年纪最大的是二十七岁,最小的则是十七岁!

在兰瞳到来之前,精英班的学员们似乎又到某个山脉里进行实战训练了,这样的训练对于精英班的学员们来说,是家常便饭。

所以在学院里,经常看不到精英班学员的身影,他们平日里想来就来,不想来可以不来,除非是什么特别的日子或者进行实战训练必须到位,所以平时各班级的学员们平日里鲜少能够看到精英班的学员。

“听说了没,最近咱们高级魔法班要与精英班一起接受一次实战训练!”

“哇!真的吗,那咱们岂不是能看到精英班所有学长学姐?”

“何止!听说这次如果能够完成一定任务额度的,可以上那座莱茵楼修炼一次,冲击统领等级!”

“这次一定要完成任务,进入精英班!”

随着高级魔法班学员兴奋的议论声,兰瞳望向了帝国学院内最高的一座山峰,那里有座莱茵楼和战意楼分别是适合魔法师和战士修炼的地方。

据说莱茵楼中元素比外面要浓郁数倍,平时只有精英班的学员们实战训练时完成任务才能够上去修炼,能够在其中修炼往往事半功倍,所以高级班不少魔力已臻高级魔法师巅峰的学员准备借着这次机会,冲入统领等级,直接晋入精英班。

毕竟精英班是整个奥兰帝国学院最具传奇色彩最令人向往的地方。

吃晚饭的时候,砚楼凤突然问道:“听说高级魔法班和高级战士班三天后要与精英班一起参加实战训练?”

“好像是。”兰瞳淡淡应了一句,眼底却划过一丝疑惑,他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参加训练,他怎么知道是三天后?

砚楼凤照例夹了一堆肉到她碗里,道:“给你提个醒,别带那条小龙去了,这次的训练地是帝国南部的冥狼山脉,他那龙躯对魔兽来说可是大补,以他的实力还无法掩藏自己的气息,而龙威龙息又被人刻意封印起来,很容易引来强大魔兽的攻击,去了也只能添乱。”

兰瞳原本对着一碗的肉不满,听他这么一说,不由怔住,他知道龙紫珏?

“不用太惊讶,他的气息从你进府就能闻到了,你把他留下来,我让勾勾帮你调教几天,以后你出门就能直接带着他了。”砚楼凤拍了拍手,只见幽帘捧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不正是她给龙紫珏准备的吗?

------题外话------

一会儿会再补两千多字上来,还没修改好,但绝对会万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