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酷魔医少夫人

第113章 火鸢

第3卷 第113章 火鸢

琴声歇止时,兰瞳的精神力和魔力也耗尽了,终于忍不住昏了过去。

从始至终,砚楼凤都没有离开她三步远,此刻的他衣袍尽毁,浑身浴血,不论身心也都疲累到了极点,其实,他的气力早已散尽,只是为了不让这些魔兽伤到她,强撑着没有倒下而已。

他冷冷地望着对面不远处因那团火影到来而微微退缩的魔兽们,目光移到那团火影上,那是一只耀眼的鸟,浑身燃烧着火焰,看不清它长的什么模样,只知道它有着一双长长的火翼和一对漂亮的火焰尾羽,远远望去,便是一团跳跃的艳红的火。

这只火鸟从头到尾足有十米长,十分庞大,它居高临下地望着火焰下瑟瑟发抖的众魔兽,眼神睥睨又高傲,“雪猿那老家伙死哪去了?”

声音很动听,脾气很火爆。

众魔兽微微瑟缩,目光却齐齐望向兰瞳和砚楼凤所在的方向。

火鸟随着众兽的方向望向了唯一站着的砚楼凤还有躲在他身后的吉吉,“人类?精灵?”

砚楼凤意外地望进了一双红宝石般璀璨的眸子里,没有想象中的阴鸷和狂傲,那双眸子干净得犹如新生婴儿的眼睛,但是,这双眼睛里此刻染上了一丝愤怒。

“人类,你为何要杀我的兽兽们?”那双眼睛生起气来,都喷吐出尺长的火焰,它的目光往下移了移,瞅到他怀里抱着昏过去的兰瞳和她怀里的琴,不由惊奇,“刚刚是她在弹琴唱歌?”

难道她就是青鸾姐姐?

砚楼凤轻易地看穿了它眼底毫不掩饰的迟疑和一丝丝惊喜,这是个什么情况?

毫无疑问,从它先前对青鸾的称呼,就可以看出,它认识青鸾,不仅如此,它与青鸾的关系可能还不一般。

眸底浮起一丝浅笑,看来天无绝人之路,也许他们无需搭上这条命了。

“是她在弹琴,但歌不是她唱的,唱歌的人叫青鸾。”砚楼凤毫无意外地看到它眼里迸射出惊喜之色,这只大鸟实力不俗是毋庸置疑的,即便是恢复巅峰实力的他也不愿轻易对上,可是,它又是藏不住情绪的,喜怒哀乐,都从那双传神的红宝石眸子里清晰地传了出来。

“青鸾姐姐在哪,她在哪?”

砚楼凤看了看他怀里的兰瞳:“她在哪,只有她最清楚,不过她现在魔力和精神力耗尽,需要休息。”

“那就到我的火翼宫休息。”说完,它俯身瞧了瞧兰瞳,冲身后的魔兽命令着,“去瀑布那给她采朵灵芝,雪苍鹰,你带他们去我的火翼宫,好好看着他们,不许让他们跑了,其他的都给我散了!”

众兽一听,一哄而散。

火鸟却是飞入身后那片树林,往深处飞去,刚刚,它听到青鸾的灵魂之音,她在燃烧自己的灵魂唱歌,虽然不知为何后面她没唱了,但它还是听得出她歌声里灵魂力量异常的脆弱了。

正魂果能够稳固灵魂力量,可惜长的地方太冷,不过为了青鸾姐姐,它还是去一趟好了。

雪苍鹰载着砚楼凤和兰瞳飞上了雪峰之顶。

让人啧啧称奇的是,这雪峰脚下冷风习习,山顶虽然同样白雪皑皑,却十分温暖,当真是奇景一处。

尤其是雪峰顶上以坚冰建造了一座异常华丽的宫殿,宫殿之内彩光熠熠,砚楼凤仔细看了看,竟然是在在坚冰中嵌入了各色有星宝石,而且多是五星以上的宝石,其中在外界难以寻见的七星宝石在这座宫殿里竟然不少,他甚至还看到了从未见过的八星宝石……

饶是富有如砚王府,面对这一个宫殿的财富也只有叹为观止的份儿。

难怪都说天穹之南乃人间仙境,这里的东西果然都是价值连城,随便一样流出去,可都是极品!

因为雪苍鹰的等级并不高,它不敢进这座由冰打造的火翼宫,只将他们放在了这座火翼宫的大门外,便独自飞走了。

砚楼凤抱着兰瞳走了进去,宫殿里十分温暖,他沿路进去,甚至看到里面长着花草,看起来赏心悦目,周围是各色宝石镶嵌在坚冰中,发出柔和的彩光,与冰上的棱角折射下来的光芒一中和,当真如置奇幻世界,从这些布置来看,足以说明这里的主人心思精巧,很难想象,这样的地方连人类都不一定能够布置出来,更何况是刚刚那只看起来心思简单的大火鸟?

前面看到一片细密软绵的草地,他便将兰瞳抱了过去,这处冰宫很大,但他所过之处,却没见一个兽影,应该是只住着那只火鸟。

砚楼凤是个谨慎的人,他守在兰瞳身旁,微微冥想着恢复些许实力,虽然现在很想睡去,可没有等到那只大鸟回来,他是绝计不敢昏睡的。

终于,天即将黑了的时候,火鸟跌跌撞撞飞了进来,看到砚楼凤和兰瞳坐在草坪上,便落了下来,化为一个十五六岁的美貌红衣少年。

它随手一弹,这面墙壁上那些宝石都发出更加亮眼的光芒,却不刺眼,砚楼凤瞥了红衣少年一眼,微微惊讶:“你受伤了?”

他的袖子里渗出一丝异样的暗红色,伤在左臂。

少年嘟囔着:“别提了,那只千年王八太难缠了!她还没醒?”

“嗯。”

少年随手一转,手中便多了一个大灵芝,他轻轻吹了口火,大灵芝便化为一道清液飞入兰瞳口中,他又找了几样药材,捣鼓一番,直接以他的手为炉,化开药材,炼成药液,再缓缓凝聚成丹丸的形状,用了半个时辰,才炼成了一枚小指头大小的丹丸,塞进兰瞳嘴里。

从头到尾,砚楼凤都没有出声,只是他略微惊诧的眸子透露出他的心思。

待他将药喂了进去时,砚楼凤才道:“你懂得炼药之术?”

“马马虎虎,这东西太难学了,我也记不了太多。”少年有问必答,并没有因为砚楼凤和兰瞳伤了那些魔兽大发雷霆,在魔兽的意识里,强者,是值得尊重的。

他知道,这两个人类能够在上千魔兽中活下来,并令它们有所忌惮,必然是很有实力的,更何况,他们还知道青鸾姐姐的下落,他才会冒然将他们得罪了。

“那你可知道一本名为《百草卷》的医书?”

少年蓦地大怒:“那东西被我烧了!”

砚楼凤想着先探探底,不曾想少年这般震怒,看他的样子定然是知道的,不过他为何听到《百草卷》会这般生气?

不过他聪明的没有再发问,少年的情绪不稳,就算他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

不多时,他听到一声嘤咛,怀中的女子睫毛颤动着,似乎要清醒过来。

砚楼凤忙转了个身,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冰壁上的光芒,让她醒来不至于受到光线的刺激,果然,这回她顺利地睁开了眼,“砚楼凤……好美的地方,我们上天堂了吗?”

夜晚的火翼宫顶上宝石璀璨如星,迷离光幻,难怪她一睁眼看到这么个充满梦幻般的地方会以为自己死了,灵魂再次出窍。

“噗嗤!”耳边传来少年毫不客气的笑声,“天堂?就那个破地方有我的火翼宫好看?”

兰瞳侧过头,便看到一名身穿火红衣裳的少年揪着根草放嘴里嚼着,长得很美,尤其那双红宝石一样的眼睛漂亮极了,浑身却带着一丝不羁和痞气,但这种痞气却掩盖不了他身上的高贵气息,反而让人觉得率真可爱。

是一枚正太美男呢!

见兰瞳眼神这般肆意地盯着对方,砚楼凤微微吃味,酸酸地喊了一声:“娘子。”别忘了为夫的存在,为夫自认为长得比他好看!要看美男看他就行!

兰瞳回过神来,一抬头就对上砚楼凤略显哀怨的眼神,不由一笑,伸出手,替他揩去了脸上的几片血迹,可惜这一整天下来,血都风干了:“这是什么地方,他是谁?”

“我叫火鸢,现在是这座火翼宫的主人。”火鸢瞅了瞅兰瞳,漂亮的眼睛里满是自豪。

“现在?”兰瞳抓住了其中的关键字眼,“这么说,这座宫殿并不是你建的?它之前还有别的主人?”

“嗯。”火鸢的声音不觉软了下来,“它的第一任主人叫火翼,是一只实力超群的火凤,也是这天穹之南万年来无人能够超越的王!这座宫殿是他为他的爱人所建,这些花花草草什么的,就是他的爱人亲手布置的,不然就我哪能弄出这么精致的东西来。”

“这里的布置确实很别致。”兰瞳赞了一句,才向火鸢道,“那你就是现在天穹之南的王了,你为何没有杀我们?”

火鸢眨巴眨巴眼睛:“我为什么要杀你们?就因为你们杀了它们?哼,笑话,它们自己打不过你们,被你们所杀,关我屁事!再说了,你们只有两个人,它们可是有上千头呢,本来以多欺少就够丢人了,这么丢脸的事我可不干!”

兰瞳起身,力气恢复了些,见砚楼凤身上血迹斑斑惨不忍睹,知道他也是个爱干净的,边替他解下衣裳,顺手揪过一旁草地上的几株草捣烂了往他身上糊了糊,她现在魔力还未恢复,先用药草止血糊了伤口再说。

她边做还不忘问道:“但是你也没那么好心救我们才对。”

“当然,我救你们不过是为了我青鸾姐姐。”火鸢飞了她一记白眼,如果不是听到青鸾的歌声,就算他们在山脚下都死光了他也不会下去看的,更不用说吃饱了撑的救他们。

“青鸾?”兰瞳手上的动作一滞。

火鸢睨了她一眼:“是啊,我听到青鸾姐姐的歌声了,绝对是她没错!这世上可就一只青鸾鸟,世界上唱歌最好听的青鸾鸟,我觉对不可能听错!快告诉我,你把她藏哪里了?”

火鸢瞄向了她指间的空间戒指,皱起了眉头,空间戒指不能储存有生命的物体,青鸾姐姐不可能在里面。

兰瞳指着她身旁的百音魔琴:“她在这。”

“你开什么玩笑!”火鸢蹦了起来,她是鸟兽,不是一把琴!

“我没开玩笑!”兰瞳严肃道,“她已经失去了身体,现在只是一缕幽魂,只有借助香魂木才得以保存下来。先前如果不是为了救我们,她也不会燃烧自己的灵魂,用歌声去震慑那些魔兽,削弱它们的力量,给了我们喘息的机会。

好在,我知道了她的意图后,用精神力护住了她,没让她继续燃烧灵魂歌唱,这才得以将她保住,但若是没有稳固灵魂的东西,恐怕我也保不住她了。”

吉吉的知识无疑十分广博,在那个空间呆着的时候,她曾向吉吉打听过青鸾,才知道这世上只有一只青鸾鸟,它的歌声乃是世间最动听的音乐,可治愈心伤,可摧人心智,以音杀人,以音救人,而且,它与凤凰一样,乃是不死之身,即便躯体死去,灵魂也不会陨灭。

可是,为了救他们,她连最后一缕芳魂都差点消逝。

想到这里,兰瞳的脸色便很不好看,“她曾告诉过我,《百草卷》里有一味丹药能够让她重聚形体,我原已经答应她,找到《百草卷》后便要替她炼制丹药的。可如今她连魂体都这般虚弱,只怕撑不了多久了。”

“她只剩一缕魂体了?”火鸢呆住了,旋即跳了起来,从身上又掏出一枚晶莹透明且泛着异香的圆形果子,“快让我看看她,我这里有颗正魂果,正是稳固灵魂的灵果!”

“不行,她现在不能出香魂木,否则会魂飞魄散!不过你等我的精神力多恢复些,便能借助我的精神力与她说话。”兰瞳替砚楼凤处理了伤口,又说了这么久的话,刚刚因为吃了丹丸而稍稍恢复精神又颓靡下去,这一回可是她第一次将精神力消耗得这般彻底,要想恢复可不容易。

她替砚楼凤换过衣裳,又趴他怀里沉沉睡去了。

砚楼凤怜爱地抚着她的发:“她已经尽力了,青鸾救了我们,她也不想她出事。”

火鸢瞪着昏睡的她,良久才撇撇嘴,不情不愿对砚楼凤道:“你抱着她,跟我来。”

顺着火翼宫高大宽阔的冰壁走廊走了好一会儿,在一条三岔口往右行,不一会儿,眼前飘来阵阵烟气,甚至还咕嘟咕嘟地冒着泡,砚楼凤凤眸一挑:“温泉?”还是露天的。

“不是温泉,是火灵泉,这水可以助你们恢复魔力和精神力,快点,只给你们一晚上时间。”火鸢看着满身污血的二人,其实是不太情愿让他们进去泡灵泉的,那可是他的专利!

不过为了能早日跟青鸾姐姐说上话,就勉为其难让他们泡泡好了,反正火灵泉是活泉,会自动清理污水的。

“对了!”火鸢本来要离开了,走到一半又突然返回,问了句,“听说你们人类男人和女人不能一起洗澡?”那她睡着了,要是沉到里面岂不是要憋死?

砚楼凤微微一笑:“这个不劳你费心,她是我娘子,我们是夫妻,自然是可以一起洗的。”

“哦,原来是夫妻才可以一起洗啊,这么说,我火翼哥和青鸾姐就是你们人类所说的夫妻了。”火鸢边走边念叨着,“怪不得火翼哥不肯让青鸾姐抱我一起洗……”

砚楼凤替兰瞳脱下了衣裳,抱着她进入火灵泉,轻轻给她擦拭着,灵活的大手在她身上游走,不多时,她嘤咛一声清醒过来,感觉到一股暖意在身上流淌,她的疲累瞬间去了不少,也恢复了些许力气。

“醒了?”砚楼凤寻了个舒服的姿势抱着她,温热的手掌在她背上轻轻摩挲揉捏着,浸泡在如温泉般的水里,连日的疲惫一扫而空,身子清爽了不少,他甚至感觉到即使不在冥想,魔力和身上的战气也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着。

兰瞳的感觉与他一样,她轻轻地舒了口气,睁开眼见是砚楼凤,便又换个了舒服的姿势,直接趴在火灵泉边再次入睡。

精神和肉体的全面放松让她觉得通体舒畅,不多时,睡得迷迷糊糊的她突然发觉自己意识里似乎游走着许多白色光点,光点越来越多,慢慢地融合在一起,一点一点,一团一团,在化成一团团拳头大小的光团后,却又两相挤压,融合,变成一个同样大小的光团,但那光芒似乎更强烈了。

在那些光团产生变化的时候,砚楼凤除了感觉火灵泉里的灵气越来越多地涌向她的同时,他的精神力也在发生着细微的变化,他停滞已久的精神力竟然在精进!

他惊讶地望着自己身上睡得正熟的小女人,她的精神力难道在进行二次进化,凝结精神元晶!

一个人的精神力达到极致后,他的识海无法再收容多余的精神力,那么,他魔力修为便再也不能精进,一如他,也是达到这个瓶颈许久了,想不到今日会因为他与这个小女人的本命契约精神力再次得到提升,他算是托了她的福了。

不知过了多久,兰瞳身上隐隐散发出一层乳白的光晕,砚楼凤目露喜色,果然是在凝结元晶!

在兰瞳的识海中,那些光芒越集越密,最后悉数融合在一起,绽放出一片璀璨的光芒,就是这些光芒险些令她的脑袋炸裂开来,她下意识地扑腾着水面,将整个火灵泉拍打得哗哗作响。

此时天快亮了,火鸢闻声赶来,却见兰瞳身上光芒隐现,这股光芒他可不陌生,因为他也曾经历过!

天啊!这个人类女子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竟然能凝结元晶!他可是足足经过了数千年时间才凝结出那么一块精神元晶啊,尼玛,这都什么人啊!

更让他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