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哪些事儿

第57章 天斩元帝

第57章天斩元帝

对于自己所追击的低阶的修士的消失于无影无踪之中,红衣大汉眼中不由得有点不敢相信,这相对于其常规知识而言,这是不可能的,这是很逆天的,不过,红衣大汉并没有因此而作出放弃之举,只见红衣大汉手中一划之下,再度穿透空间,穿透进入风玄地域的另一边冰河世纪。

红衣大汉眼中闪过的是自己的想法,冰河世纪之中,有着一宫殿,这宫殿之中有着中阶界域的派来的守将,相对于低阶的界域而言,只有特殊的地域之中才会有中阶界域所派来的守将,风玄地域是没有中阶界域派来的守将的。

格蓝就这样在经过了实验而无法打破的界律小瓶的特殊的区域之中,随着时间的不断过渡,一瞬间就是一年的时间了。

格蓝的第三次心变进入了颠峰的时期,离着第四次的心变只有一纸之薄了,格蓝知道自己只要将这一纸之薄刺穿,那么自己将会直接地跃过分神期,甚至于跃过劫期,直接成为大玄者。

随着时间的不断过去,格蓝眼中闪耀着的是明动之色,格蓝心变于一瞬间之下就将那一层纸一样薄的变动之力刺穿了,只见无尽的心之力向着四周环旋,在界律小瓶的特殊区域之下出现了一层层的波动,天地灵力在一瞬间之下充沛而出,界律小瓶特殊区域出现了无数的光芒。甚至出现了一些不知名的透明物体。

就连格蓝也不明白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随着天地灵力的不断进入身体之中,格蓝第三次心变突破,进入第四次心变的阶段,格蓝的修为更是直接地上升,玄精于格蓝的体内不断地凝聚,出现了一次次的提纯之下,格蓝的玄精成型,格蓝一跃之下由第一境界的第一阶段成就莫大的实力,格蓝直接进升至第二境界的大玄者,成就无尚的修为之力。

格蓝不由得有点惊叹,格蓝感觉到了自己的玄精虽说还只不过是第二境界的第一阶段,但是对于有着如此的成就,格蓝还是有所惊讶的。格蓝并没有多说什么,格蓝一划之下,天地之中的灵力再度不断地进入,格蓝要将境界更加地冲击,格蓝要一举将境界上升。

但是吸收了无尽的天地灵力之下,格蓝的境界也是没有上升,虽说自己的灵力增加了不少,看来第二境界的阶段的上升的确是要比之第一境界的上升难太多了。

“看来要由第二境界的大玄者之境进升到第三境界之中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并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做得到的,如果我的修练方法不对,我现下还只不过是第一境界的如蝼蚁一样的修为的修士,纵使是我现下相对于许多的修士而言,也只不过是如蝼蚁一样的存。”格蓝的心中不由得一阵的沉重,格蓝知道自己还未变的强大到可以力压所有的人。

心变之术是心之变化,这种术本来就不容易,但是这是最适合于格蓝现下的修行之术,再加上九婴结合之术,格蓝可说是集天下最为强悍的二术合体的。

由界律前辈哪里知道,这是要经过长时间的,操之过急是不可能的,那样只会令到自己的心变之术出现不可阻碍的坏处,所以格蓝纵使再急也不可能去急,而想要让心变之术更加地稳定,可以服用一种叫做定心丹的丹药。

而这定心丹只有那冰河世纪之中才有,而冰河世纪之中有着中阶界域所派来守将,很容易会招惹到中阶界域的大能,但是格蓝现下可理不了这么多的了,格蓝现下只是为了可以尽快令到心变之术完成,格蓝明白只要达至九次心变,那么自己就可以踏入到第三境界的修为之力了,到时自己是绝对可以力战于位界之帝的。

不过格蓝心中还是有着顾虑的,毕竟定心丹只不过是一只丹药,招惹到中阶的界域,以格蓝现下的修为之力的确是有点难度的,虽说在这低阶的界域之中,格蓝几近无敌,但是去到中阶的界域,格蓝还只不过是蝼蚁一样的存在。

格蓝不再想这么多了,格蓝继续去渗透心变之术的第四次心变,有了前三次的心变之经历,格蓝可说也是有了一定的经验的。

格蓝知道不可能在界律小瓶的特殊空间之中的,由于种种的原因,界律前辈现下又进入到了沉睡的状态,格蓝决定去看一下界律前辈,毕竟相对于格蓝而言,修真至今,界律前辈帮助了自己的次数当真是不计其数,无法可以计算的出来。

随着四周的灵力在一瞬间之下凝聚,一位身穿白衣,一头黑发的青年的影子出现了,格蓝在修真界的低阶界域之中一现出来,立即就一飞冲天。

“有人将我锁定了?”格蓝的眼中不由得一凝之下,格蓝感觉到了一股非常强大的神识将自己的全身全部锁定了,格蓝不由得对于此有着一股非常不好的感觉。格蓝加快了速度,向着更高的天空飞空而去。

“本帝一直以神识将此低阶界域的所在地域锁住,你终于现身了吗?”一股非常冰冷的声音由远而近到来。

格蓝不由得心中寒气直击,对于此事,格蓝眼中的凝重之色非常沉重,格蓝不再说话,而是向着天空更加快地冲击,格蓝冲向了天空之中的罢气层,欲要冲出此修真星。

“你以为跑得过本帝吗?星空之中也是本帝力所能及的,只要是达至了第三境界就可以进行星空穿越了。不过,你竟以大玄者这种第三境界的修为穿越星空,实在不简单。”红衣大汉的声音之中带着一股远及近之境存在。

格蓝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冲过了此界域之中的修真星的大气层,格蓝冲入进另一修真星的罢气层之中去,格蓝在不断地飞跃。

当格蓝冲入到另一蓝色的修真星之时,格蓝就感觉到了背后的莫大的大能已是斩开了此修真星的罢气层而来了。

“以大玄者的修为不但可以冲破修真星的大气层,更是可以进入另一修真星的罢气层,就连这一修真星的护星大阵也破开一个洞呀。但是这一点用处也没有。在低阶的界域之中没有任何的地方是可以奈何得了本帝的。”红衣大汉的语气十分之冰冷,大有一股挡道者斩之意存在。

格蓝眼中闪过的冷若冰霜之色,心中有着无尽的苦涩。

红衣大汉根本上就没有像格蓝这么低调,只是破开一个洞,红衣大汉手中一把长剑现了出来,直接一道剑气而出,剑气划过之下,护星大阵直接破碎。

蓝色修真星的第三境界的修士不由得个个心神一震荡之下全部而出。

格蓝大惊失色,欲再度破开蓝色修真星的护星大阵离开,而这个时候,蓝色修真星的一尊第三境界中阶的修士不由得:“前辈,为什么要直接斩开我星的护星大阵?”

本来只不过是破开一个洞这种事情是引不起蓝色修真星的第三境界的大能去加以理会的,但是以剑气直接将整个护星大阵斩开,这种事情简直就是**裸的侮蔑,这种侮蔑是任何一位大能之辈无法可以受得了的。

但是这种**裸的侮蔑如果是发生在一位修为更加强的修士的身上,则完全是不同的。“不要出现在本帝面前。”

帝字出口,代表的是此修士最少的修为也是准位界之帝的修为之力,因为纵使对方只不过是第三境界颠峰,他们也不敢自称为本帝的,只有那些隐隐地超越了第三境界的颠峰,进入到了另一个层次的修士,才会敢称之为本帝,可以这样说,一位准位界之帝,数十位的第三境界颠峰也是无法应付得了的。

相对于红衣大汉而言,他根本上就不宵于斩杀这些第三境界中阶的修士,他眼中有的只不过是格蓝,只见红衣大汉面如寒霜,眼中一闪之下,无数的触手出现,向着整个蓝色的修真星围合。

“时间不多了,否则我天斩元帝也不会做到如此之点的,如果不是哪里极度需要你的腐化之术,我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也不可能等这么长的时间在这种有失我的身份的低阶的界域之中的,在这些低阶的界域之中,纵使是空气也令到我周身的不自在。”红衣大汉天斩元帝眼中闪过的是极度的冷色,看来是有着极度的不耐烦了。

红衣大汉竟是天斩元帝,看来其修为也许并不止于准位界之帝之境,也许他是真正的位界之帝,而且绝非此低阶界域的位界之帝,很有可能是中阶的界域的位界之帝,毕竟相对于修士而言,纵使其是第三境界的颠峰的修为之力的修士大能之辈,他们也是不敢将自己称之为帝的,那是对于第三境界最终的实力帝级的一种侮蔑,那是要被灭杀的存在的,当然,如果你有达至准位界之帝的实力,那么你称帝,也不会有人灭杀你,纵使是真正的位界之帝对于准位界之帝称帝也是不会去多加理会的。所以在第三境界的修士范围之内,只有准位界之帝与那些位界之帝才会将自己称之为帝的,也有修士将之称为帝尊的。毕竟就算是第三境界的颠峰也是无法与第三境界的准位界之帝相比的,毕竟准位界之帝是那种可以运用于界域的界源的特殊一群体的,而纵使是修练到了第三境界的颠峰而没有踏出那一步也是无法使用界域的界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