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07 小舅到访上学有望

第一卷 重回1986 007 小舅到访,上学有望

时子瑗撇了一眼还想要再说的小正太,忙开口道:“哥哥,瑗瑗要回去了,等会妈妈可能会找瑗瑗了,我下回再来看李爷爷、李奶奶。”

陆羽想了一下,李沁夫妇肯定是没有那么早回来的,“好,那哥哥送你回去。”

时子瑗放下衣服,见陆羽坚持着,也就没有阻拦,也罢,反正这个小正太还挺养眼的。

约摸走了十分钟,时子瑗就到了家门口,但是却没有看到林珍在门外,想必是禁房里照顾弟弟了。

“哥哥,瑗瑗到了,哥哥先回去吧,过两天瑗瑗就去找哥哥,到时候哥哥不要赖账哦。”

陆羽被时子瑗这句话给逗乐了,“好,瑗瑗来了,哥哥还给你准备糖糖。”陆羽这会突然想到村里的孩子几乎就没有什么东西吃,也懊悔着刚刚没有拿出糖给这小丫头。

糖?这个害群之马!时子瑗脑袋里冒着星光。

话说这糖是时子瑗牙齿变坏的主要原因了,这世她就是再怎么喜欢吃糖,而且现在的糖压根就不好吃,也不会想要再吃了,不过她嘴上却甜甜朝陆羽道:“谢谢哥哥,瑗瑗就先进去了。”

说完就马上跑进了房里,不理陆羽还在‘风中凌乱’。

陆羽待看时子瑗进屋后,扫视了一下时子瑗的‘茅草屋’,转身离开,心里又担心了起来,不知道瑗瑗明天能不能去上学?这是时子瑗想不到的,陆羽竟然还在担心她。

“妈妈,瑗瑗回来了。”时子瑗站在门口就叫了起来。

林珍本在厨房那处倒水,时子瑗家的厨房是在里屋的,听到了时子瑗的叫喊,忙出来,朝时子瑗叫道:“瑗瑗,你小舅舅来了。”

时子瑗也是看到的了,本来她看到年轻版的小舅舅还纳闷着,这会被林珍这样一唤,倒是反应了过来,走到小舅舅的面前,规矩的叫了声,“小舅舅好。”

不是时子瑗不想卖萌,只是这小舅舅的性子很的像她的外公性子一般,面色严肃,但却是很爱说教。前世也没有怎么和这个小舅舅接触,在没有彻底了解这人的时候,有着三十大龄灵魂的时子瑗选择了‘少说少错’这条路。

林辉也自然看到了站在自己眼前的小丫头时子瑗,看她一副乖巧的模样,顿时却‘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丫头明显的不是这种性子嘛。

时子瑗被林辉这样一笑,懵了,这是怎么回事?

“姐,这瑗瑗现在那么礼貌了,以前还总是看见我就跑,这半个月没有见到,到是变了。”

时子瑗听到这句话,顿时垂下了头,以前是很怕这个小舅舅,看见这小舅舅来,自己就会躲起来,没想到这会却被小舅舅调倘了一番。

林珍也一笑,朝林辉道:“你都不知道,今早姐我想给这丫头穿衣服,但是这丫头却硬是要她自己穿,而且还自己主动的去刷了牙,真是不知道怎么回事?”

时子瑗这会更囧了,这明显的对比确实很难以理解啊。

“喔…瑗瑗这是要上学学乖了吧。”林辉不经意的回了一句,不知道要表达什么。

听到这话,林珍抿了笑意,放下手里的杯子,沉声道:“唉,你姐夫这会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姐我看着这懂事的瑗瑗,这会正着急着呢,要是错过了今年,瑗瑗可就七岁了,到时候怕也是要被别的小孩子欺负的。”

时子瑗这会抬起头,看到了林珍苦恼不堪的模样,心里也暂时的没有办法,要是再过个十天半个月的自己或许能够想到办法,但是这一时却也是没有办法的。

“嗨,姐,弟弟这会来就是为了这件事的,爸爸、大哥、大姐、还有我都凑了一份子钱,我们家即使是再穷也要让瑗瑗按时上学的。”林辉看到自家姐姐苦闷即将掉眼泪的样子,立马就安慰,还从兜里拿出了钱。

林珍这会却不要了,本来自己和开民就不怎么去看爸爸妈妈那了,爸爸妈妈就靠着大哥、大嫂养着,这会给自己钱算是什么情况,自己再怎么样,也不能把爸妈拖下水啊,最多…最多自己辞了工,去做小买卖。

“辉啊,我也知道你们对我好,但是你看姐…”

要是时子瑗知道她老妈的想法,肯定是要蹦起来了,没有想到原来她老妈的思想还算是开放的,要说在这个时候,出去做小买卖的人是会被人看不起的。

这会林辉不高兴了,放下手里的钱,微微怒红着脸,“姐,你和我们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这钱是我们一起凑的,你现在家里暂时的缺钱,但是再怎么样瑗瑗是我的侄女,也是爸妈的外孙女,我们这钱是给瑗瑗的。”

时子瑗差点就泪眼盈眶了,原来小舅舅对她那么好,前世怎么就没有发觉呢。

罢了,以后多孝敬舅舅那边,现在家里确实没有办法生活,昨晚看爸爸回来一脸的沉色,怕是奶奶那又给什么脸色看了。

“妈妈,瑗瑗要读书,读书赚钱给爸爸妈妈、外公外婆、舅舅舅妈他们。”幼稚的话语,却带着无比的认真,时子瑗确实是下定了决心了,要赚钱,赚钱才是王道。

林珍看着自己弟弟的坚决和女儿的执着,轻叹了口气,“那辉,姐就收下这钱了,以后姐和姐夫一定会还的,况且你现在要攒点钱起来,也都二十三了,快要娶媳妇了。”说着就拿起了桌上的钱,还不忘自己弟弟要娶媳妇。

原来林辉在二十的时候谈了一个,但是那个女的竟然被她老爸给嫁给了有钱的人了,所以至今林辉都还没有打算要娶媳妇,这做姐姐的林珍自然是急的。

“姐,我还早着呢,你也别想太多了,我回了啊,家里还有事情呢。”林辉听到自家姐的话就落荒而逃了,她姐唠叨的功力可比他妈的深厚多了,偏偏这姐又是对自己好的,不能反抗,只得逃了。

“哎…这小子,不留下来吃饭。”林珍看着早已远走的林辉,嘴里喃喃着,不过她也知道这事急不得,不过这会她只是鞭策鞭策他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