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1 奶奶婶婶的如意算盘

第一卷 重回1986 011 奶奶、婶婶的如意算盘

陆羽三步挤成两步跑到了时子瑗的面前,俊挺的脸庞因奔跑流出细细的汗液,直流到他那白而长的脖劲,“瑗瑗,怎得不等哥哥?”语气里有些嗔怪。

陆羽不是不知道刚刚时子瑗有利用了点他,但是他看时子瑗才六岁而已,又感觉自己是错觉了,一个六岁的孩子怎么懂得利用呢。

时子瑗稍稍的抬起尖细的下巴,看着眼前眉眼俊美的小正太,喉咙吞咽了下口水,“哥哥,瑗瑗以为你还有事情和校长伯伯说,所以瑗瑗就先走了。”糯糯的声音从时子瑗的小嘴缓缓吐出,梨涡般的笑颜印入陆羽的心田。

“瑗瑗,这个小哥哥你怎么认识的?”林珍弯下细腰,小声的问着时子瑗,她可不记得自己的女儿认识这么个人物,刚刚赵校长明显的就是看在他的脸上才让自己的女儿上一年级的。

林珍虽然是个农村妇女,但林珍的老爸,也就是时子瑗的外公可不是一般的人,时子瑗的外公本是在土地主里头当过管家的,品人看事还是有点道道的,而林珍作为他的女儿,自然是遗传了点。

时子瑗笑道:“妈妈,这个哥哥是李爷爷、李奶奶家里的,我昨天碰到这哥哥的。”

“阿姨,我确实是在昨天认识瑗瑗的,李爷爷、李奶奶就像是我亲奶奶。”陆羽也随着解释,省的林珍误会了。

林珍恍惊,这面貌好看的孩子在李老那里,怎么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看来是自己太少出门了,连村里来了个那么精致的孩子都不知道。

“那陆同学…”

“阿姨叫我陆羽就好了。”陆羽礼貌的打断了林珍的话,陆同学叫得太生疏了。

林珍点点头,眼底笑意更深,“陆羽,今天多亏了你的帮忙,赵校长才答应让瑗瑗上一年级的,谢谢你了,晚上到阿姨家吃饭吧。”农村的人很实诚,表示对一个人的感激就请那人到家里吃顿饭。

时子瑗垂下头,莫不做声,心里想着,老妈也太精了,看出了门道,不过这小正太不会就这样到自己家里吃饭吧?

看到垂着头的时子瑗,陆羽猛然心里想到瑗瑗家里不富裕,要是自己到她家去吃饭,那…还是下次吧,陆羽小正太还是很善解人意的。

“阿姨,教瑗瑗是昨天我就允诺的,这不算什么的。”

这句话即表示了他在赵校长那只出了点该出的力,又表示了他拒绝去时子瑗家吃饭的打算。

“这孩子…”林珍无奈笑笑。

“哥哥,你还是赶紧回去吧,我和妈妈也要快点回去了。”时子瑗看陆羽并没有打算说开的意思,也就赶紧催促着林珍。

明天是她那表弟过满月的日子,老爸今天一早就过去奶奶家了,这会再不赶紧去,怕是老爸又吃亏了罢。

陆羽听到时子瑗明显的‘逐客令’面色有些讪讪的,一时想不起说什么。

“哥哥,瑗瑗等会要和妈妈去奶奶家,明天晚上瑗瑗再去找你。”时子瑗看着囧迫的陆羽,‘好心’的解释。

听到时子瑗的解释,陆羽心里顿时舒坦了许多,原来是有事情,不是在嫌自己烦就好了。

“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再见。”

……

“开民,昨儿个妈不是让你要给你侄子包五十压礼吗?怎么你今天和我说没钱,这让你弟弟怎么做人啊?”时子瑗和林珍还未到家门口,就远远的听到了李丽琴怒斥时开民的声音。

“妈,今儿个瑗瑗上学要钱,而且我现在收入也不是很高,这五十块实在是拿不出,就先拿二十了。”时开民辩解道,语气里有些无奈。

时子瑗心里笑了一番,老爸没有马上应承奶奶,表示昨天的事情对他确实有了些影响,这开头倒是好的,只是…

“一个拖油瓶,你还让她去上学,你去,让她不要上学了,一个女孩子长大就是别人的,上学还不是浪费钱,还不如给你侄子多买点营养品。”果然,时开民的辩解让李丽琴更大声的呵斥。

‘拖油瓶‘自然指的是时子瑗了,这李丽琴说的真好笑,一个父亲,赚了钱不能给女儿上学,只能给侄子买营养品。

时开民很想问问她他是不是亲生的了,但是还是敛下不喜的神色,好声道:“妈,瑗瑗都六岁了,到年龄该上学了,而且这上学的费用还是她妈那娘家给送的钱,我这没钱。”

未料李丽琴冷哼一声,嗤笑道:“开民,妈提醒你,你那媳妇还不知道给了她娘家多少东西呢,你就相信你媳妇说的?”

李丽琴想要挑拨了,这可真是时开民的好妈,作为一个妈和婆婆,就这样来间隙自己的儿子和儿媳。

这时,林珍和时子瑗两人已经到了家门口,听到李丽琴那污蔑的话,林珍本来息事宁人想法瞬间给暴怒了,“妈,您说什么都好,就是别说我林珍拿了多少东西给我娘家。”

时开民突然看见自家媳妇和女儿来了,而且还听到了自己亲妈说的话,他自己心里的寒酸,何况是媳妇了,上前揽住媳妇的腰,讨好道:“阿珍,你是怎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吗?我时开民也没有赚多少钱回家啊。”在看向李丽琴,“妈…啊珍不是那样的人。”

“爸爸,昨天不是小舅舅给了妈妈钱让我上学吗?怎么奶奶说是妈妈给了外公那东西?”时子瑗透出不解和彷徨的眼神看着时开民,语调有些微许的委屈。

这时子瑗是加上一把柴,让火烧得更旺些。

许是认为小孩子好忽悠,李丽琴竟然拉过时子瑗,好声好气的问道:“瑗瑗,你喜欢弟弟吗?”

时子瑗一愣,这李丽琴还真以为自己是小孩子了,稚声稚气的回道:“喜欢…”然后顿了顿,继续道:“但是为什么小弟弟要买营养品瑗瑗就不能读书了?”稚嫩的声调任谁听了也不会怀疑时子瑗的‘别有用心’。

这话倒是让本来一旁站着无事的肖艳怔了,随即走到时子瑗的面前,“瑗瑗是姐姐,姐姐要让着弟弟哦,爸爸妈妈教过瑗瑗吧。”

瞧瞧这句话说的,不让弟弟吧,就是说时开民夫妇教导无方,要是让,那不就是让时子瑗不要上学了,这肖艳还真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