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31 上门女婿or彩礼双倍

第一卷 重回1986 031 上门女婿or彩礼双倍?

林豪看了一眼低着头的林辉,眼色沉了沉,半响才道:“还不是因为那姑娘家的舅爷。”再看了看众人的眼神,继续道:“那姑娘的舅爷非得要阿辉给他那家做上门女婿,不然就不答应。”

上门女婿?

时子瑗睨了一眼阴沉着脸的林奇,这不可能的,外公有多疼小舅,怎么可能答应呢,暗自摇了摇头。

“现在哪有几个人的儿子愿意去给别人家当上门女婿啊,那姑娘她妈怎么说?”林珍皱了皱眉头,这也太荒谬了,不要说老爸现在只有二个儿子,即使是三个儿子也肯定不会愿意的。

“那姑娘的妈倒还更是搞笑,没有说偏要阿辉当上门女婿,但是却要求彩礼要多点,至少是别的姑娘的两倍,而且还没有嫁妆。”时子瑗的大舅妈朱晓有些气愤的说道。

时子瑗抚额,这也太太太过了吧,两倍的嫁妆,这当是在卖女儿呢。

“晓晓,你也别这样说,那姑娘妈拉扯她长大也不容易。”江欣略微不赞同的说道。

这个时候娶一个媳妇要四千彩礼左右,这姑娘她妈要双倍,那就是要八千至少的,再办个酒席,一万了,现在一万块这个数字可不是那么容易有的,而且还不给嫁妆,实在是难以接受。

朱晓闪了闪眼,接着低下了头,有些不高兴。虽然自己也着急着小舅子的亲事,这娶回来要双倍彩礼,没有嫁妆,这个是可以接受,但是要是以后那姑娘家还时不时的要钱呢,这可能是个无底洞啊。

时子瑗也是同朱晓想到一块去了,看着一脸无光的小舅,她上前去拉了拉林辉,露出小虎牙,“小舅舅,那个小舅妈喜欢你吗?”

小舅妈?众人心中同时的问号。

时子瑗看到众人惊愕的表情,不好意思的撇过脸,“小舅舅,瑗瑗说的是未来的小舅妈。”

意料之中的看到林辉本来黯然无光的脸突然闪出一抹红蕴,微微抬起头,眼神转了转,“小桥是个好姑娘。”

时子瑗差不多要喷口水了,不过心里转念一想,现在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开放,要小舅舅回答喜欢不喜欢的问题。

“阿辉,那就这样,彩礼家里帮你出一半,另外一半家里借你,以后要还。”林奇看着自己的儿子这样始终是不忍心,要儿子去当别人家的上门女婿他肯定是不同意,只能是出双倍的彩礼钱了,但这出双倍,虽然大儿媳妇嘴上不说什么,心里却也终究是会不舒服的,要是让小儿子自己出一半,这就应该是可以的。

朱晓听自己的公公这个一说,确实心里舒服了点,虽然自己嘴上说不介意,但是心里总归有些疙瘩,而且如果被娘家知道,可能又是一番话了。

林辉听到林奇的看,马上就兴奋了,上下门牙张得大大的,“爸,你说真的?”

突如其来的消息,把林辉给震晕了。

林奇终于敛下了阴沉的脸,看着在兴奋中的小儿子,严肃的加了一句,“彩礼你要自己出一半,而且要好好的说清楚以后的一系列事情。”

林辉自是直点头,眼神都翘到头上去了,“爸,你放心,彩礼我出一半,而且后面的事情会说清楚的。”

“阿辉,你先带那个姑娘回家看看啊,让妈也了解了解。”江欣看小儿子那么兴奋,看来这小媳妇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当然是要先了解了解情况了。

“妈,您就放心吧,我想爸和大哥他们的眼光应该还好,这姑娘肯定好。”林珍现在也是笑得合不拢嘴了。

“妈,那我明天就把小桥带家来看看,爸和大哥、大嫂都看过了,还有您和姐姐、姐夫没有看过呢。”林辉也不推辞,马上就答应了。笑话,现在自己的媳妇有望了,当然早点带进家门,明天刚好姐姐、姐夫都在,好让小桥来认认人。

时子瑗反驳道:“小舅舅,你忘记还有瑗瑗也要见小舅妈。”反正以后都要叫,现在多叫叫,熟练,熟练。

“这孩子,小舅妈都叫熟悉了啊。”林珍假意嗔怪,实则有些调倘、好笑的看着林辉。

林辉听到这话,马上又红了脸,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滚烫滚烫的。

“好了好了,老婆子,天都快黑了,快去准备饭菜吧。”林奇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严肃道。

江欣顿了一下,转身向厨房走去,林珍和朱晓作为一个女儿和一个媳妇,自然也是跟随其后,帮忙做晚饭,今天人比较多,要是江欣一个人忙,忙不过来。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山下的月亮也慢慢的从地下爬出来了,弯弯的轮月预示着天已经黑了,田里的蛙叫声、禅声也随着天黑而渐渐响了起来,组成了美妙的音符。

时开民一旁坐着,听着众人的商讨,回想到去年小弟结婚的时候,似乎自己一直在唱着独角戏,一直和自家的媳妇商讨着各种各样的事情,生怕弟媳妇不满意,只是现在没想到却落得这样的一个下场,哪有像自己老丈人这里,大家一起讨论,尽量做到公平起见,让大家都感到自己没有被忽略…

时子瑗看到自己老爸郁郁不欢的表情,老爸肯定是想到小叔和小婶两人了,去年小叔小婶结婚还是老爸、老妈两人前前后后的操碎了心,但却得到这样的一个结果,被自己的弟弟、弟媳间接的赶出了门。

接着悄悄的走到时开民的身旁,轻啪了下他的后背,分散他的注意力,“爸爸,您在想什么呢?”

时开民一抖,倒是心里想到了一件事情,转头看了一眼精怪的时子瑗,摸了摸时子瑗的头,朝林辉那方向道:“阿辉,姐夫有话和你说。”

时子瑗狐疑的看了看时开民,老爸有话和小舅舅说,说什么?

林辉看自己的姐夫一本正经的和自己说话,有些怪异,他本来心里一直觉得这姐夫对他妈那里实在是没有一点坚韧性,简单的说就是太懦弱了,害得自己的姐姐受了不少的苦,所以心里对时开民是有些怨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