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39 两块钱创业基金

第一卷 重回1986 039 两块钱=创业基金?

不可不说的是赵彦说的那个小舅子人实在是太好了,这日子都过去半个月了,丸子作坊买出去的丸子虽然不是很多,但经不住给人的饭店提供的多啊,一来二去的,这丸子花样多不说,还好吃,人人都赞赏不已。

赵彦的小舅子李孝的饭店是在城镇里年份就久远的,是从李孝的爸爸那里接管而来,李孝这人热情,又加上这丸子作坊是赵彦所介绍的,自是多多照顾的。不仅让丸子作坊给他家的饭店提供,还介绍给了林珍其他一些饭店作为供应商。

时子瑗现在正在丸子作坊屋里,帮忙着林珍和王桂芳算钱。

想到这半个月她们两家靠丸子作坊赚的钱可以比之时开民一年的收入了,这可是个大工程啊,看得时开民心也痒痒的,心里直想着幸好没有阻止自家的媳妇开这丸子作坊。

至于李丽琴倒是说话算话,这半个月都不曾再来丸子作坊,不知道是想通了,还是真心不想要理时开民这个大儿子了。

“瑗瑗,算出来了么?”林珍眉眼带笑,睨了眼这段日子像守财迷似的女儿,笑着问道。

时子瑗看着手中六十二块三毛的钱,虽然在这个时候是挺多的,但时子瑗是曾经握着几千甚至于上万的人民币来说,这些钱在她的眼里就那么一点点,而且要扣去成本的话,就只最多赚个五十块,这样下去买机械的钱至少都需要两个月,那她计划的要在冬天过上不会进风的房子怎么办?

“妈妈,才六十二块三毛。”这语气听上去甚是无力。

林珍一愣,这不少了啊,怎么女儿看上去有气无力?

“瑗瑗,这钱可是比你爸爸的一天的工资高好多的。”

林珍以为时子瑗还不知道钱的大小,多少,便给时子瑗举出时开民的工钱来衡量这比钱的价值。

时子瑗眼神懒懒的一撇,嘀咕着:这钱离我要的房子远着呢。

“嫂子,我看瑗瑗是太少用钱了,才不知道钱的价值,要不我给两块钱给瑗瑗让她花花,让她可以知道两块钱可以买很多东西?”一旁坐着的王桂芳开口道,说着就从兜里掏出四张五毛钱的想要给时子瑗。

林珍忙跑到王桂芳的面前阻止,“小芳,要给也是嫂子给,你给算什么话。”

这丸子作坊靠着齐云才得以开起来,这让林珍本身就很感激了,齐云还时不时的买东西给自己的女儿,要是现在王桂芳再给钱,那就真不好意思了。

时子瑗圆溜溜的眼睛看着眼前晃动的四张五毛角票,这钱要是给了自己,其实还真不好意思。

“来,瑗瑗,妈妈给你钱。”林珍大方的掏出两块钱拿到了时子瑗的手中。

时子瑗猛然一惊,老妈给两块钱?记得前世自己上小学六年,给的零花钱最多的一次也就五毛,现在老妈竟然一口气给了自己两块,真是犹如天上掉馅饼了。

“妈妈,这真的给瑗瑗了?”时子瑗拿着两块钱的手竟然有些颤抖。

现在的两块钱不比后来啊,这两块钱用处大了去了。

林珍手一挥,眉眼稍稍上翘,“给了,你要买什么就买什么吧。”

其实时子瑗自重生手上就没有过有钱的感觉,她也不喜欢吃现在的零食,也很懂事的不吵着要什么东西,林珍打心底的心疼,自己受苦连着女儿也早早的就懂事许多。

“耶…”时子瑗欢呼跳起。

这两块钱她就打算用做是拿来自己创业的基金了。

“你这孩子…”林珍摸着时子瑗的头笑了。

王桂芳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心里想着:要是生出一个像瑗瑗那样可爱又聪明的孩子就好了。

“嫂子,您打算什么时候开始收割啊,我看着都有人开始收割稻子了。”王桂芳突然想起现在是收割的季节了,这林珍要是要回去收割几天,自己倒是没地收割,这丸子作坊总是要继续经营的,这得要好好的安排日期了。

现在王桂芳在这丸子作坊几乎就是在卖丸子收账,而林珍是几乎机械做丸子,齐云是骑着自行车把丸子送到各饭店去,这林珍要是一回家收割稻子,这分工可就不好了。

林珍其实心里早就想过了这个问题,自己家的地倒是不多,但就是不知道婆婆那里需要不需要自己去帮忙,就算是前段时间关系闹僵,但至少公公对家里还算是好的,帮吧,就顾不上丸子作坊了,不帮吧,可能又对不起公公,为难啊。算了,还是今晚问问自己的老公吧。

“小芳,晚上我问问开民,明天再看看。”

时子瑗耳尖的听着,她清楚老妈的为难,这要是回奶奶那帮忙干活可比做丸子累多了。小叔、小婶几乎就不下地,小姑可能下地,但是她懒,即使下了地也是站老半天,然后动动手,接着再站半天,动动手,倒是林珍几乎半个月都要过着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这可真不公平。

王桂芳也不再说什么,摇了摇头,哀叹一声,嫂子那么好的人,怎么就摊上那么一家子呢?

“妈妈,明天瑗瑗想去李爷爷家。”

时子瑗想要明天是星期天,那么她应该可以去考察考察市场,虽然她现在要考察的是小市场,简称就是一批发市场,她知道在这城镇里头的一个小小的地方有个小批发市场,自己可以拿着两块钱去看看。

林珍对时子瑗的话当然是不疑有他,马上应了,“好,明天你去李爷爷家,你去找小哥哥吧。”

时子瑗露出虎牙、眯起眼笑着,“是啊,哥哥说要教我学习的。”

时子瑗确实是要去找陆羽,因为陆羽人比她大,虽然她灵魂是三十岁,但耐不住身理才六岁孩子啊,这自己去批发市场,要是碰到坏人怎么办?好歹陆羽正太还懂得点防身术,而且好像他还有人暗地保护着,还不会让林珍产生怀疑,这当然是掩饰自己的最好方法了。

而正在吃着饭的陆羽这会刚好打了个喷嚏,吸了吸鼻子,心道:难道爷爷又想我了?

------题外话------

今天紫肉疼的交了房租…。555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