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41 寻到赚钱路子

第一卷 重回1986 041 寻到赚钱路子

陆羽朝时子瑗指的地方一看,灰溜溜的几把绑着的铅笔,瑗瑗这是要干什么?

“小朋友,这个东西不好看,要买笔啊,喏,那里的好看,去那里挑选吧。”

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一边指着颜色鲜艳的笔,一边笑着对时子瑗道。

不是那么黑灰的笔我还不要呢,时子瑗心里嘀咕。

但她眼神却直直的看着那几把铅笔,清幽的眸子含着星光,轻轻的咧开嘴角,“叔叔,瑗瑗就是要这个,这个全部。”

胡晓愣了,狐疑道:“那瑗瑗,这个笔不漂亮,即使你要买也不要买那么多。”

胡晓看着和自己女儿差不多大小的时子瑗心里纳闷,最多刚刚上幼儿园吧,怎么会晓得买什么笔啊。

“那叔叔,要是瑗瑗要买这么多,叔叔是不是可以便宜点给瑗瑗。”时子瑗还是一个劲的笑着,自己年龄小啊,说话都不能让人信服,转头朝陆羽看去,继续道:“叔叔,他是我哥哥,真的要买的。”

陆羽听着时子瑗说的话,温情的淡笑,暗自摇了摇头,道:“叔叔,瑗瑗真是想要买的。”

现在陆羽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想要看到时子瑗买那么的铅笔有什么用处。

胡晓心里思忖,今天什么日子,让他碰到了这么一对兄妹,浓眉翘了翘,“这笔本来是一毛钱一支,看你们这么诚意的话,就算八分好了。”自认为给了一个好的价钱。

时子瑗垂下头,这老板倒是很会做人,这铅笔的价在外卖就是一毛,而给他们价格八分,表面上看是自己占了便宜,实际上这老板肯定是还有赚的,何况自己才两块,这才买得到三十支,那么少,怎么够。

“叔叔,您就再便宜点吧,六分,瑗瑗是要把这全部都买了的。!”

时子瑗一脸的为难,反倒是让别人认为这胡晓占了多大的便宜了。

哟,现在的孩子都那么机灵,还懂得和自己讲价钱?胡晓不由的仔细看了一眼时子瑗,纳闷了,看穿着就是一农村娃啊,再瞧了一眼陆羽,恩,这个男孩子倒是不太一般。

这铅笔五分进货,要是六分卖了,那就什么都赚不到了,胡晓有些下不定主意。突然脑筋一闪,就这么个孩子,口袋里能有多少钱,便道:“瑗瑗,叔叔看了下吧,这些笔有八十支在这,六分钱也是要四块八毛,你要是有五块,叔叔就将这笔全部给你了。”

时子瑗骨碌的转了转眸子,心里暗笑,她是没有那么多,但是…

“好,叔叔,那你把这八十支全部包起来吧,我要了。”

时子瑗这时候可有气势了,这倒是像大人的口气。

陆羽偷偷的撇了一眼气势正足的时子瑗,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闪着不一样的光芒。

时子瑗这话一出,胡晓一顿,看向时子瑗的眼神又变了,变得不可思议,难道这小孩子真有钱?哪个父母拿那么多钱给那么小的孩子?罢了,罢了,拿出那八把铅笔,“好吧,跟叔叔过去付钱,然后这就是你的了。”

时子瑗这会倒是停住了脚,小手紧紧的抓住陆羽的衣角,憨憨的傻笑着,讨好道:“哥哥,瑗瑗向你借五块钱,瑗瑗会还的。”

陆羽故意不看时子瑗,挑了挑眉,眉头紧锁,“瑗瑗,我这钱可以借给你,但是你要告诉哥哥你买那么多铅笔要干嘛的?”

“哥哥,我保证,绝对不是去干坏事。”

时子瑗举起手,正经的发誓着。

“诶,小朋友,还要不要?”胡晓装好了笔,便唤时子瑗。

陆羽心想,看来是问不出什么来了,也就不为难了,“好吧,我们去付账,哥哥送你。”

岂料时子瑗下一秒就拒绝了。

“不要,瑗瑗借的。”

时子瑗才不要陆羽送的,这可是自己发展的第一本买卖呢,不能让小孩子看扁了,潜意识里,陆羽在时子瑗看来还是个小孩子。

陆羽心中烦闷,想想时子瑗还小,也就罢了,先买了再说,还不还的无所谓。

时子瑗看陆羽罢手,这才催着陆羽拿出钱,“哥哥,先把钱给瑗瑗吧。”

陆羽马上便掏出钱,拿了张五块的在时子瑗的手里,时子瑗转身便到了付账的柜台处。

“叔叔,瑗瑗还要那盒颜料和那只毛笔,瑗瑗只有七块,可以吗?”

时子瑗一转身就看中了,本来她还以为还要去转转,才买得到颜料呢,没有想到这里就有,心里大约估算了下价格,也就说出了口。

胡晓如果说刚刚心里还纳闷和郁闷的话,那么着会时子瑗说出这句话,他就完全的不理解了,不过不理解,归不理解,手却伸到了时子瑗刚刚指的那两样东西。

“好吧,都在这里了。”

时子瑗将钱放在了柜台上,小手紧紧的抓住了笔和颜料,满眼冒光,这可是自己赚钱的第一步啊,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陆羽伸出手,想要帮时子瑗拿着,时子瑗立马转过眼,一脸的防备,“哥哥,这是瑗瑗的。”

陆羽瞳眼一愣,望着时子瑗一脸防备的模样,将本来要拿东西的手移至时子瑗的头上,理了理翘起的发丝,擒着笑意,道:“好,瑗瑗的。”时子瑗不会看到陆羽此刻的眼神是多么的温柔和宠溺。

时子瑗这才惊觉自己表现得太过了,不过目的总算达成,朝胡晓问道:“叔叔,您姓什么啊?”

“姓胡,胡晓。”

胡晓说完才意识到问自己的对象是谁,但他却在下意识的情况下答了,这可真是…

“胡叔叔,瑗瑗下次还来找您。”

时子瑗想着混生不如混熟,这胡晓看上去还算是老实的,而且并没有小看自己,也对他自己说的话负责,要是到了后来,恐怕她就遇不到这么好的商贩了,这二十一世纪的商贩可没有那么好说话。

胡晓这会只是听听,并没有在意时子瑗说的话,只是后来他才意识到,眼前这六岁的小孩子竟然成就了他独具一方的主要原因,一想到要是这会没有心发爱心,卖了这个人情,那恐怕自己就一辈子平淡的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