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43 关于割稻问题

第一卷 重回1986 043 关于割稻问题

“开民,你与阿珍就回来和家里一起收稻谷?”时建放下筷子,对着已经吃完饭现在在坐着的时开民道。

今天的星期五,时子瑗因为时开民和林珍都要到时建这里,所以她也就跟着来,因为今晚要决定稻谷的问题。

前世的时候,这问题是不用商讨的,因为时子瑗一家都住在这里,但是现在不同了,时子瑗一家都搬出去了,所以这个问题是要商讨之后是各家割各家的,还是一大家子一起割,都得有个定论。

林珍移眼看向时开民,两人对视了一眼,这时建的提议他们早就猜到了的,只是这件事还得看李丽琴的眼色。

时建笑着等待着林珍和时开民的答案,李丽琴带着时开惠坐到另外一边的椅子上,半眯着眼,似乎对此事非常的不满。

时子瑗凑到林珍的跟前拉了拉林珍的衣角,时子瑗觉得还是自己家的自己解决比较好,毕竟这李丽琴对林珍的态度,要看李丽琴的脸色办事,小叔、小婶肯定是要上工的,小姑做事懒散,不要别人伺候就得了,完全就不要想着她帮忙干活,到时候累的还不就是林珍。

林珍不由得撇了一眼李丽琴的脸色。

“爸,还是分开吧,我们自己弄自己的,这样,妈也省心。”林珍小心说道。

林珍家两个小孩子不能干活,还要人照顾,这林珍说的也是有道理的。

李丽琴冷哼一声,睨向林珍的眸子犹如仇人一般,她还记得前次时开民吼她的事情呢。

时开惠也狠狠的看了一眼林珍,双眸里藏着的厌恶挡也挡不住,被大哥大骂,就是她的错。

“老头子,我看,儿子是长大了,翅膀硬咯。”李丽琴嘲讽道。

“大嫂,你要是不愿意一起,你就直接说,何必把这原因攘到妈的身上。”时开惠怒气冲冲,“你不就是以为你自己年轻,看不上妈老了,怕我们这拖累了你吗?”

林珍圆眼睁大,愣了,这好心还办坏事了。

“开惠,大嫂知道你和妈还在生着气,但是这分开来割稻谷我也是想着,你侄子、侄女还小,又不能下田,还要人带着,这难道不是为了这个家能轻松点?”林珍气倒,有时候这人越软弱,就越被人欺负。

前次李丽琴和时开惠到城镇闹了林珍家的丸子作坊,林珍在时开民的劝解下不追究了,但是她们不领情啊,似乎还生气,这可真是笑话。

肖艳看了看时建的脸色,道:“大嫂,这带孩子,瑗瑗也不小了,应该是能够带好小侄子的,而且瑗瑗现在在上学,不需要怎么带。妈和小姑也算是勤劳,妈可以在家带着小锦、彬彬、还有小侄子,还可以在家煮饭。”

肖艳虽然前次和时开会闹了矛盾,但也在李丽琴的软硬兼施下倒也还相处得可以,就是还没有完全打开心结,对时开惠还是有些意见的,所以这次她说话说得很中肯,两不相帮。

“小姑姑,您不能冤枉了瑗瑗的妈妈,妈妈总是和瑗瑗说,奶奶是个慈善的人,只是比较严肃了点,但对我们家还是好的,而且还让瑗瑗长大要孝顺奶奶呢。”时子瑗拉住林珍的手,制止着林珍想要爆发的源头。

李丽琴冷冷的看了一眼林珍和时子瑗,似乎在找寻时子瑗说话的真伪,脸色稍稍缓和了些。

“就你这孩子能把圆的说成方的。”时开惠咬牙切齿。

时子瑗抬眸,不解道:“难道妈妈说的不对吗?”

时开惠撇了撇嘴,要是她说不对,那不就是等于得罪了李丽琴,这厢倒是安静了,没有再说话。

时子瑗看差不多了,眯了一眼还在笑着的时建,道:“妈妈说了,我家吃饭的人多,而且干活的只有她一个,要是一起割稻,那就要拖累爷爷、奶奶了,要是我们自己嫁单独割稻,可能只有慢点割完了。”

时子瑗说的这话有理有据,还顺便将林珍的‘想法’说出来,这倒是反驳了刚刚时开惠的话。

“是啊,阿珍就是这样说的。”时开民附和着。

时子瑗这话一出,时建笑得更欢了,一拍手,道:“还什么拖累不拖累的,都是一家人,大家一起干活,不仅快,而且还热闹,我的意见,就是一起割,还分什么啊。”再看向李丽琴,问道:“老婆子,你说呢?”

“一起就一起,割完了把粮食按斤两称给开民。”奇怪的,李丽琴竟然没有反对,似乎还回答的十分痛快。

时子瑗一怔,本来她以为依照李丽琴的性子,她还在生气着前次时开民对她大吼,不可能答应的啊,怎么就答应了呢?

时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朝一直不说话的时开贤道:“开贤,到时候你和小艳两人要轮流着请假,小艳晚上早点回来煮饭,家里还有孩子要照应。本来往年大家伙都是一起割稻,一起进仓,一起吃饭,今年得要好好的分一分了。”说到最后,尾音微微的似乎发出了感慨。

时建的头发似乎微微露出了几根白色发丝,这些日子他操心得不少,先是时开民一家被赶出了门,接着在身边的亲孙子遭受了一劫,时开惠回娘家那么久,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和她婆婆吵架了…这么多的事情,确实让他皱纹都多了不少。

看到这样的时建,时开贤马上应道:“爸,放心,我和小艳会轮流的,您不要担心。”

林珍看时建这般,心中想着时建这个公公对自己家是很好的,为了那拿给自己家的两千块,怕是和婆婆吵了不止一架吧。

“爸,一起就一起吧,我城镇丸子作坊那里可以让小齐先照看着,至于我的儿子,如果妈照看不过来,我就让他先到我妈那去。”林珍倒是什么都考虑到了。

时子瑗看着这般场景,知道自己多说无用,这事情肯定是定下来了,而且看着爷爷这样子,她也不忍心再说单干的话,只是希望,奶奶和小姑子千万不能再生什么事端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