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66 小婶婶吃瘪

第一卷 重回1986 066 小婶婶吃瘪

待时建和时开民一起回来的时候,肖艳一手抱着她的儿子小锦,另外一只手竟拉着彬彬,这种状况着实让时子瑗大吃一惊,这自去年堂弟彬彬把小锦无意摔了,小婶婶对小姑姑和彬彬都是没个好脸色,今天竟然还笑容满面的拉着彬彬,时子瑗可没有办法相信说小婶婶那么大方容易的就原谅了彬彬,这小锦可是小婶婶的**。

事实证明,林珍担心时开惠煮饭菜不好吃是多余的,这明显就是李丽琴的做风,菜煮得很烂,饭也煮得很烂,这时开惠只打了个煮饭的幌子了。

“爸,大哥,你们赶快坐下,还有一锅汤就好了。”时开惠笑脸盈盈的招呼着,那双小眼睛看上去更小了,如松鼠的眼睛还泛着一丝得逞的光芒。

时建和时开民都一怔,不过只眼眸闪了一下,并未说什么,接着就坐下了。

时子瑗乖乖的坐在一旁,突然她发现似乎小姑姑朝小婶婶悄悄使了个眼色,然后小婶婶就把彬彬朝她的方向拉过来了。

“彬彬,这个是瑗瑗姐姐,来,叫瑗瑗姐姐。”稍稍拉紧了彬彬的手,肖艳倒是很想要发飙了,这个小侄子野个半死,还倔个半死,刚才叫他选过一件衣服就是不肯,害自己花掉了那么多钱,所以此刻她的眼眸有些微微警告彬彬的意味。

明眸一怔,时子瑗正想要躲开一些,这堂弟彬彬手上那个什么东西黏着,像是一颗融化的糖,这要是涂到自己的衣服上,可不划算,却没有想到彬彬却从她身上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个扑手,呃,满手的黏糊全都沾在了时子瑗的上衣上。

时子瑗见此情景苦笑,心里想要抓狂,撇了一眼小婶婶,却发现小婶婶像是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眼眸里竟充满了嗤笑,只一闪,但时子瑗却看得清清楚楚。

肖艳勾起一边的嘴角,哼,这个小胖子,手上黏糊黏糊的,一点都不讲卫生,幸好这来了个‘替死鬼’。

“瑗瑗姐姐,你看,这个衣服是小婶婶买给我的,你都没有。”一副天真的模样,堂弟彬彬黑亮黑亮的大眼睛直瞪瞪的抬头仰望着时子瑗,眼底似乎还有一丝炫耀的意味,似乎在说:你看,我有新衣服穿,你没有。

此话一出,众人齐刷刷的睨向肖艳,肖艳本红透的脸颊霎时有些发白,又感觉在发烫,微微垂下了头颅,一时无话。

肖艳此刻真想要找个老鼠洞了,公公天天强调着要公平,这她给小侄子彬彬买了衣服,却没有想到时子瑗两姐弟的,这事情她确实不好做,不过…

“爸,大哥,大嫂,是这样的,我看彬彬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这刚好看到,也正好合适就买。”略微局促的声调,肖艳解释道。

时建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似是无意的瞟过时子瑗的身上,这个孙女穿的衣服也不齐整啊,这补丁也看得到,看来要给孙女买两件衣服穿了,大儿子做房子现在欠着债还没有还,但是孩子一间衣服总要买的。

“小艳啊,你大哥做了房子,手头上也不宽裕,明天你带瑗瑗去买两件衣服。”

肖艳嘴角一阵抽搐,她终于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嘴上还是笑着,“爸,您放心,明天我就带瑗瑗去买,”接着又为难了,“但是明天瑗瑗要上学呢。”

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我不买,是您孙女要上学,没有时间。

谁料,时建手一挥,“算了,就快到暑假了,瑗瑗,暑假爷爷带你去县城买去。”

彬彬一听,眸子蓦地睁大,忙小步跑着到了时建的跟前,用他那黏糊的小手抓住了时建的衣角,霸道哼哼,“外公,我也要,小婶婶买的不漂亮,我要到县城买。”

对于这一变化,肖艳的脸色青白交错,紧咬着牙关,这个小胖子,竟然说她买的不漂亮…

“好,都买。”时建也干脆,一起买了。

时子瑗看着小婶婶肖艳吃瘪的样子,顿时一阵好笑,这个小婶婶想要省钱却没有想到损失更大了,要说,这爷爷的钱以后也是小叔的。

他们这番说着,李丽琴和时开惠也摆好了饭菜,有吃的,时子瑗当然积极了,忙走到自己的位置,接着看着大家开吃,她就赶紧吃,怕等会就会消化不良了。

“瑗瑗,吃那么快干嘛,慢点。”林珍在一旁提醒道。

时子瑗只手顿了下,继续吃,只是动作慢了些而已。

“咳咳咳…”时开惠假咳几声,想要引起众人的注意。

肖艳抬起下巴环视一周,没人说话,小心的抬起一只脚,轻轻的碰了下时开惠的小腿处,示意她赶快说。

“咳咳咳…爸,大哥,大嫂,二哥,二嫂,我要说一件事情。”时开惠开场白了。

时子瑗手一顿,接着放下筷子,宛如星辰般的眼眸睨着时开惠,看来这饭只能是吃到这了,还想要吃,回去继续吃了吧。

时开民永远是个先开口的主,见自己的妹妹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问道:“开惠,是不是有什么困难?…”

“哼!”林珍一个眼神飘过时开民,心里捣碎:人家就是等着你送上门去。

时开民被这眼神一瞪,倒是自觉的闭了嘴。

时开惠见时开民开口一喜,加重剂量,低沉喑哑着声调,“大哥,我那公公病了,婆婆又下不了田,我就想着我要出来干点活,贴补贴补家用。”这话是加以润色过的,情感丰富多彩。

“这是好事。”时开民正色的点点头,倒是没有直接说怎么样。

时开惠被时开民态度弄得心里有些乱,一时之间竟忘记要说什么了。

肖艳扔了个讽刺的眼神过去,还是要自己出马,遂道:“大哥,这开惠要找工作,大嫂那缺人不?要不就到大嫂那去,让开惠去算账,这自己人,可以信任。”

时子瑗眼眸流转在小婶婶和小姑姑的身上,就这点目的,不可能要那么兴师动众吧,不由狐疑。

林珍手一摊,斜眼睨向肖艳,“小艳,你这话是说,我姐姐不能信任,还是我这个半个老板算账不能信任?”

林珍本打算着,她要是要一点钱的话,自己就给了,这打主意都打到自己的丸子作坊上去了,自己拿虽然缺人,但是也不可能招个好吃懒做的小姑子进去。

时子瑗抚额,老妈,人家才看不上你那个丸子作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