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49 被牵红线

049 被牵红线

待时子瑗回到宿舍的时候,刚才的喧闹已经没有了,她看到的就只剩下一个侧躺的美人。

她突然想到一个词:巧笑倩兮,美目叹兮。

活脱脱的一个古装美人,要是她穿一身古装的话,真是堪比那‘虞姬’,更甚天上那‘嫦娥’。

脸如鹅蛋,眼如水波,眉如远黛,唇色桃红,睫羽轻颤…

似乎是时子瑗的视线实在是太灼热,那本关注着手机屏幕的美人已然撩开了眼盖,水汪汪如清泉般的眼投向时子瑗,“您好,我叫沈落,你可以叫我落落,我已经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咯,我可以叫你瑗瑗吗?”

她的声音很脆,如轻敲玉盘的声调,让人听了很舒服。

时子瑗微张唇瓣,不自觉的吐出声,“落美人…你好漂亮。”

沈落浑身一怔,接着捂住嘴巴嗤嗤的笑了,声如莺啼。

时子瑗突然反应了过来,不住的咳嗽,‘咳咳~咳咳~’,“落落,一时失言,切勿怪罪。”

她没有发现,她现在说话简直说的就是古文了,脸色涨得通红。

“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来学古文诗词的,满口文绉绉。”沈落停止了笑,但她的眼眸中却还含着笑意。

时子瑗这会彻底的反应过来了,首先看上去是文文静静的女生,现在却变得落落大方了起来,还真不枉她的名字中带着‘落’字。

看时子瑗又盯着她看,沈落的眼里含着疑惑,接着用她那无骨的手摸着脸上,无辜的问道:“我脸上有东西吗?你干嘛一直看着我的脸。”

大美人发话了,时子瑗忙走上前几步,不大不小的声调道:“因为我们家的落落真的很漂亮,所以多看了几下。”

一直以为男生之间的友情是突然而至,很快就可以成为很好的兄弟般的情感。时子瑗现在才知道,原来,女生之间也可以有这种感情,因为她现在感觉,她和这个沈落,以后一定是好朋友,而且还是很好的朋友。

两人突然相谈甚欢,欢笑间时子瑗也大概清楚了她的来历。

沈落,十七岁,和她一样是跳级生;家住这北京市中,因为是家族中唯一的独生女,所以很受家人的喜欢,上午来得那么一大群就是她家的亲戚;家庭背景不详,但看她的穿着打扮,也不会差到那里去。

“瑗瑗,你要不要把床先铺好,然后我们去外面逛逛,我带你去看我的表哥去。”沈落指了指时子瑗还未铺好的床铺问道。

时子瑗撇了眼自己的床铺,照她看来,其实很快就可以整理好了,她前世不是没有一个人独立生活过,虽然比较懒,但是整理还是有一套的。

“那好,我先整理,要不你先睡觉,等会我整理完了叫你。”

看沈落‘五指不沾阳春水’的样子,还真没有想要她帮忙的意思。

她猜得极对,沈落为难的点了点头,她是想要帮忙来着,但是…她从来就没有整理过什么东西,什么东西都是别人代劳的。

时子瑗的效率很高,在沈落才闭上眼睛后的二十分钟,她就将她的东西都一一搞定了,最红锁上柜子,将钥匙装进包包,然后就解决了。

叫了几遍,她才叫醒了沈落,这妮子,睡觉睡得熟,不加点‘力道’压根就别想叫得起,这倒是和她的习性有些相同。

“瑗瑗,你整理完啦?”迷离的落美人举手投足间极尽风雅,如初醒的睡莲一般让人垂目不已。

“恩,好了,但是落落,我必须得去买一些生活用品,要不,一起出去?”

时子瑗蹙了蹙眉,本来答应了沈落要一起去看她的表哥,但是现在她连牙膏都没有,总不能大晚上回来了去买吧。

沈落伸了个懒腰,眨了眨美目,几乎不带一丝的迟疑,“好啊,反正我都没去逛逛,去年来了一次都没有踏入超市那里。”

“那你表哥呢?”时子瑗提醒,要是本来她和她表哥约好的就不好了,反正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去。

岂料沈落压根就不当回事,罢了罢手,“我那表哥什么时候去看都行,反正你在这里的时间还多着呢。”

当她们一同下去的时候,时子瑗却意外的看到了沐云,而且还有一系列的生活用品,两个大包,倒是生生把她给惊愕了一番。

清楚这是陆羽帮她买的之后,心里却不由的宛如被涂了蜜一般的甜,她来得冲忙,昨天一来,她就睡了大半天,晚上才起来吃饭,而现在,陆羽竟然还记得她的生活用品未买,现在他买的,都是自己平时喜欢用的。

不仅有生活用品,还有各式的零食,特别是巧克力,买了两大盒子。最最最主要的是,陆羽竟然还买了红糖,不用说,她都能猜到他的用意,因为她的大姨妈再过几天又会造访了,幸好陆羽没买卫生巾,不然,看着沈落欢喜着翻着袋子,还真会让她无地自容。

既然生活用品解决了,那么,沈落便拉着时子瑗急忙的说去见她的表哥。

据闻,她这表哥沈凡在这清华大学乃风云人物,学生会的副会长,在校校草排行第二,人长得如谪仙,温文尔雅,堪称女生当中的完美情人,但至今还未听闻有女朋友。

还闻,这沈凡名字虽然平凡,但是他写得一手好字,一手好文章,在校内的刊报上经常得意见到…

总之,总之…反正被形容得不似凡人了。

走到一半,时子瑗觉得不太对劲,沈落这女娃实在过于热情,把这个还没见面的沈凡夸得天上地下仅他最好,还把什么喜好一一都说了…

“瑗瑗,你觉得我的表哥怎么样?”沈落睁着大大的眼睛,水灵灵的眼珠转啊转,像是想要在时子瑗的眼睛里看到一丝和其他女生一样的崇拜之情。

但——她必定是会失望的,因为时子瑗的眼底只有深深的疑惑,丝毫不见有崇拜或者期待的眼神。

她时子瑗从小被陆羽这个妖孽的男生训练,后面见到的夜阑风、姜之尧,亦或者还有谢航辛,哪个不是帅哥、美男等级,要说温文尔雅,姜之尧不就是一个。

所以,时子瑗其实是免疫了,对美男免疫了。当然,得除却那个陆羽妖孽男,因为…

而沈落这句话一出口,时子瑗便对自己心里的想法肯定了七八,不过还是得确定一番:“落落,你表哥很好啊。”

语气平淡,丝毫没有那种向往看到他的感觉。

所以,沈落大美人恹了,转而心情有些失落。

为什么,为什么她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可以和表哥匹配的女生,为什么她不喜欢表哥呢?

或者…

“瑗瑗,我们快些过去吧,等下你见到了我表哥,你肯定会喜欢的。”

接着便不管不顾的拉起了时子瑗,力气在那一刹那变大了起来,连时子瑗都招架不住,只得拖着两只已经酸痛的脚和某人‘拼命到底’。

而沈落的想法很简单,因为她以为时子瑗表现得那么平静,那是因为她还没有当面见到她的表哥,所以……她心里那股子热情顿时就**了。

大约狂跑了五分钟左右,拐了不下十个弯,爬的阶梯不下一百,在时子瑗的哀嚎下,终于沈落美人停了脚步,还平气稳心的道:“瑗瑗,到了。”

时子瑗真的想要暴走了,她碰到的一个个比较要好的女的,跑步都是一级棒的,苏素素如此,蒙小小如此,萧飒如此,现在竟然连这个看似柔弱古典美人的沈落也是如此,难道,这一生,她就碰不到一个比自己的体力要差的女生?

大口大口的低着头呼吸,三秒之后,终于感到不对劲,因为——太安静了。

抬眸一看,齐刷刷的男生都看着沈落美人说不出话来了,而其余的女生则是一脸的笑意,难道不应该是一脸的妒忌?

时子瑗当然不知道沈落其实早就和学生会的成员熟透了,而原因自然是因为她有沈凡那个表哥,还有她那张柔弱,惹人怜爱的脸庞。

“落落,你怎么来了?不是说,晚上我去找你吗?”

温和如春日暖阳般和煦的声音传入时子瑗的耳内,定眼看去——果然是帅哥,比沈落美人描绘的有国之而无不及。比姜之尧要多一分的温煦,表面上看还真是温文尔雅的帅哥,但是实际上呢?

沈落像是进自家一样,毫不迟疑的踏进了屋子,当然,还不忘将时子瑗也拉上。

走至沈凡帅哥的面前,沈落美人开口,“表哥,你现在还没弄完吗?落落肚子饿了。”说着还适宜的拍了拍肚子。

时子瑗只见沈凡似是无奈且宠溺的笑了笑,接着说道:“好,再等十分钟,然后我们就一起去吃饭,你先想好要吃什么东西。”

看来这个沈凡当真很疼爱沈落这个表妹,时子瑗心底思索。

终于,她的存在让人给知道了,因为沈凡大帅哥对着她一笑,说道:“你应该是落落的同学吧,落落这丫头就爱撒娇。”

一眼断定就是沈落的同学,这沈凡倒是有些眼力,但——

他预测错了时子瑗的反应,因为时子瑗表现得太平淡了,他以为时子瑗会像其他女生一样,看到他便迷上了他,即使没迷上,那也应该是会先恍神,但时子瑗什么都没有,只淡淡的回她一笑,“是的,落落和我是同寝。”

“表哥,瑗瑗可是我介绍给你当女朋友的,你一定要追到,反正这嫂子我是认定了。”

沈落语不惊人死不休,竟然还把这话提高了声调说了出来,时子瑗立马感觉到一种被凌迟处死的视线,很凌乱,真的很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