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73 我是在帮我孙媳妇

073 我是在帮我孙媳妇!

陆家在d市的房子算是国家给的,陆镇涛是国家一级元老,住的当然不是随便的地方。

时子瑗打了车,报出了地址,那司机看她的眼神都变了。

看着渐行渐远,越偏僻却是空气越发清新的地方,想来这陆老爷子已经是退休的年龄了,自然是住在可以养身的地方,这市郊外倒是养身的好地方。

车子终于在一严谨大门处外停留,那个司机还特地留意了下时子瑗,欲言又止了一番,最终还在开走了车。

时子瑗暗忖:这司机应该是想说这里地处偏僻,想要等着她办完了事情拉着她一起回市里,但可能转念一想,她能来到这里,这里住的人都是大人物,这车是肯定有的,也就没有再说了罢。

掏出手机,按下了沐云的号码,让他出来。她相信,这地方,若是没有人出来接她,恐怕她应该进都进不去。

那铁栏栅两旁站着四个挺直的兵哨,手里都拿着一根枪支,不由让人产生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不过一会,沐云从里面出来,此刻的沐云没有如平常时子瑗见到的一般,脸上带着一股肃然的表情,但是对时子瑗还是很温和的。

时子瑗秉承少说少错的想法,在这里,她只是一个名不经转的小女生,而且她已经穿着虽然比平常要正式一些,但也是属于她自己喜欢的那种打扮。

虽然她来的时候已经想过了会有怎么样的场合,但是心里见到又是一回事,至少现在她的心里还会有紧张之感。

倒是沐云看到时子瑗似是紧绷着脸,忍不住轻笑一番:“瑗瑗,还从来没有见到你现在这表情。”

时子瑗浑身一怔,侧目看向沐云,看到他眼底一丝调笑意味,才知他是在让放轻松,便扯出一抹淡笑,“沐叔叔,那…哥哥的爸爸在不在?”忽地又一停,快速的加上一句,“就是陆叔叔在不在?”

她现在自己都要鄙视自己了,本来来的时候心里镇定得很,这会越走越近,倒是越发的不自在起来。她就这么的去,好像毫无道理可言啊,这陆羽也没有在家里说她和他的关系,最多也就是说她是妹妹罢了…她这越想心里就越乱,越发的怨恨起自己太冲动了来。

“放心吧,陆师长不在家里。”沐云看出了时子瑗眼底的一抹娇羞意味。

时子瑗一听,她自己都没有发觉她松了一口气。

虽然这‘丑媳妇总要见公婆’,但是她现在还不是陆羽的媳妇,也还没有正式公开,这见到了肯定会尴尬。

“瑗瑗,到了。”沐云在一处巍峨的房屋下停了脚步,转看时子瑗。

时子瑗微微抬头,这大院里的房子都像是复古的欧洲建筑,现在她停驻下来的房子也同样是,四周用低矮的白色围栏圈起,而里面种着年代有些久远的榕树,大概是两米就有一棵,看来这房子也是年代久远了。

这个时候沐云对着里面两个站岗的士兵不知道说了什么,那两个士兵就将门给打开了。

刚一踏入,就闻到了一股清新的桂花香味,入目的是一约二十平米的空地,空地上还摆放着一张桌子,几张椅子,上方用大伞遮住…

“瑗瑗,怎么啦?”

沐云的声音让时子瑗拉回了思绪,笑着摇头,跟在沐云的身后。

接着又看到沐云站在一门口处敲门,少顷,门被打开,时子瑗正刚抬头…却听得一欣喜若狂的声音,“我们家的孙媳妇终于来了,快请进,快请进,李婶,早上让你准备的东西搬出来。”

听到这话,时子瑗不禁晕红了脸,特别的‘孙媳妇’这三个字,简直让她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才一矜持,她就被一个人拉住了,抬眼一看,年约六十却神采奕奕的老奶奶正慈爱的笑着,似乎是看她越发的满意,那笑容也越发的深了。

这个老奶奶应该就是陆羽的奶奶了,笑着礼貌唤道:“陆奶奶好。”

一时间,到是不知道说什么,她只能说这么一句话。

岂料韩芝脸一沉,随即又道:“嗨,这孩子,还叫什么陆奶奶,把那陆去了,直接和羽儿一样叫奶奶就行。”

时子瑗立马就苦笑不得,她虽然问过了陆羽他奶奶的性子,陆羽就说是很疼他,而且很想要见到她,她来他家,最高兴的肯定是这个奶奶,但是这直接叫奶奶,似乎于理不合。

“夫人,瑗瑗她一路过来都没有歇息,这都累了,您就让她先坐下吧,您这孙媳妇跑不掉。”

沐云看时子瑗局促,开口为她解困。

时子瑗一听,敢情这沐云都早就认为她是陆家的孙媳妇了,这话说得那么顺。

韩芝忙称是,拉着时子瑗就坐在了沙发上,那炙热的眼神,把时子瑗看得心里直发麻。

突然想到她带来的东西,礼貌起身走到刚才她拿过来的东西放置处,这几个包里的东西都是她亲自准备的。虽说这陆家家大业大的什么都不缺,但是总归是她的心意。

从一个包里拿出了一条紫色的围巾,接着走到韩芝的面前,道:“陆奶奶,这是瑗瑗给您亲自织的围巾,您带上看看。”

是的,心意,心意,自己亲自做的东西确实很有心意。

这围巾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是现在已经是冬天了,这围巾是她用上好的线织的,可用了她半个月的时间,一勾一勾连接起来的。

韩芝很高兴的拿起时子瑗手里的围巾围上,还适应的转了一个圈,“真好看。”

时子瑗看韩芝喜欢,心里也松了口气,虽然这围巾有心意,但是她就怕韩芝嫌这太寒酸,但她从头置尾看到韩芝眼里的表情都是满满的慈爱,没有任何的轻视,这说明了韩芝是没有在敷衍她。

这个时候李婶也从厨房里出了来,看到韩芝脖子上带的围巾,也夸赞了一番。

韩芝再次拉着时子瑗坐在,问着时子瑗一些问题,时子瑗都一一作答,愈发的感觉这个韩芝是真的喜欢她,不管是因为陆羽也好,还是看到她就喜欢她,总之来说,是个慈爱的奶奶。

叨了半个小时,时子瑗心里有些着急了,手里抓着茶杯想着也不知道沐云刚才去哪了,这陆老爷子也还没有见到。

“瑗瑗,你这是在想老头子在哪里吧?”韩芝一语道破。

时子瑗也不隐瞒,说道:“陆奶奶,前回哥哥回来,顶撞了陆爷爷,都是怪瑗瑗的,所以瑗瑗这次来主要是因为哥哥。”

韩芝‘呵呵’大笑,但是笑不露齿,这大家风范倒是随处可见。

“你也别紧张,其实老头子见你更紧张呢,早就在半个月前在我面前念叨你了,说要不要干脆到你家去见你。”韩芝憋住笑,想起那个既要面子又想见孙媳妇的她家老头子就想笑。

时子瑗浑身一愣,这陆奶奶说的什么意思?这意思就是这陆爷爷早就想见她了,而且还想要到她家去。

“陆奶奶,这…现在不行。”

她和陆羽的事情都还没有让老爸知道,这陆爷爷要是上门,这都成什么了。

韩芝轻轻的拍了拍时子瑗的手背,温和笑道:“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孩子,而且羽儿也早说过你们两个的事情还没有公开,所以你奶奶我拦住了老头子不让他去。”

时子瑗这才暗暗呼出一口气,幸好这陆奶奶还算是镇定的,没到她家去,要不然肯定会出什么事情来,毕竟现在她才十六岁,未成年。

“陆奶奶,谢谢您。”真心的道谢,因为被人尊重了。

韩芝似是叹息一番,“说起来,我们一家子都还要谢谢你这个丫头呢,要不是你,现在的羽儿恐怕…”

这话不说下去,时子瑗也能猜到一二。当初认识陆羽的时候是陆羽他爸妈离婚的时候,那种冷冰冰的性格恐怕也是在那个时候形成的,这陆奶奶说要谢谢她,其实她也是要谢谢陆羽的,他们之间是相互的。

“陆奶奶,瑗瑗可不敢居功,这都是陆奶奶和陆爷爷的功劳,何况哥哥也帮了瑗瑗很多。”

韩芝伸出手摸了摸时子瑗的头发,浅笑,“这头发养得真好。”

时子瑗诧异,这陆奶奶话题转移得真快,恐怕是不想要提起那伤心事吧。

一抓起两把头发,道:“这还要感谢陆姑姑,都是她从小给我准备的洗发水。”

这陆海萱对她可是没话说,这十年了都,从来就没有断过她的日常生活用品供应,像洗发水、沐浴露等等的都是她精挑细选的,每年都给她寄两次,每次都是最新出品的。

“阿萱啊,这没孝心的女儿,都三年没有回家了,不知道今年回不回来。”韩芝一听到陆海萱就数落她的不是起来。

这事情时子瑗的知道的,这陆家的人本来就少,这陆奶奶却只生了两个儿女,一个是陆羽的爸爸,一个就是陆羽的姑姑。

陆羽的爸爸是常年不在家,这过年也通常也就是急匆匆的回一次家,这陆海萱姑姑常年都生活在国外,一年没几个电话,这些年来,这韩芝看着她年纪越发的大了,就想着要让她结婚,这陆海萱哪肯,这不,就三年都没有回家,生怕一回家这韩芝就给她相亲。

“陆奶奶,瑗瑗给你保证,今年陆姑姑肯定会回来的。”时子瑗笑嘻嘻的举起手保证。

韩芝奇怪的看了眼时子瑗,看她眼底满满的认真,便问道:“瑗瑗怎么知道你陆姑姑要回来?这都三年不回来了。”

时子瑗微微弯腰,附在韩芝的耳边说了一句:“只要陆奶奶不让陆姑姑相亲,陆姑姑不就回来了吗?”

“这不行,这阿萱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还不找个正经的人嫁,不是奶奶要逼她,实在是为了她好,这嫁了人啊,才算是长大了。”韩芝立刻就反驳。

时子瑗摇摇头,“陆奶奶,您怎么就知道陆姑姑在外面没有男朋友呢,或许你让她回来,她身边就带了一个呢。”

“…”韩芝还想要说什么,但是却被沐云给打断了。

“夫人,老爷让瑗瑗去书房。”

韩芝突然一笑,放开了时子瑗的手,挥了挥手臂,“去吧,丫头,想必那个老头子在哪个角落看着我和你亲近,羡慕着呢,这就来我这拉你去了。”

时子瑗这不知是要笑还是不笑了,这陆奶奶说的话可真没有给陆老爷子留脸面,礼貌的退下,跟随着沐云来到了那书房的门口。

迟疑了一秒,轻轻的敲了敲门。过了一会,里面便传出一声浑厚不失威严的声音:“进来。”

时子瑗这便轻轻的开了门,入目的是一双深邃肃然的眼睛,带着一丝探索。

正想着这门要不要关上,那声音再次道:“把门关上罢。”

时子瑗一时摸不准这个一生戎马的陆镇涛,但动作还是依照他的话将门关好。

据陆羽说,这陆镇涛在年轻的时候有铁血将军的称号,他的性子总是满目威严,浑身带着一股军人的味道。这会见到了,确实如此。不过,这对于他的身份来说,却是好的。

陆镇涛挺直了腰背坐在了正对着门的椅子上,他面前的是一张办公桌,桌上摆着不少的文件和书本。

时子瑗面露淡笑的走到他的面前,礼貌唤道:“陆爷爷。”

似乎是这个时候,时子瑗才觉得这个陆镇涛是在看她,因为她感觉到一股子压力向她袭来,而这莫名的压力正是从她现在眼前的陆镇涛所给的。

陆镇涛看着眼前的时子瑗,从她的眼里看不出一丝献媚的眼神,只是在刚才进门的时候微微惊讶了一番,很快就撇去,换上了淡淡的笑容。

这样的孙媳妇还是不错的,自己孙子的眼光定是不错的。

要是时子瑗知道他心里的想法,肯定会想说,陆爷爷,您这到底是在夸赞谁呢?

似乎两人这么对视了一会,陆镇涛才移开了眼睛,淡淡道:“恩…会下棋么?”

时子瑗本就有些紧张的心,这会听他这么一说,倒是稍稍松了些,这下棋么,她倒是会那么一些,这下棋的本领还是前世会的呢。话说一个人字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德,而一个人下棋,却是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子。

“会一点…”

这是委婉的说法,她确实是会一些,但是她不了解这陆镇涛的棋艺是如何,可不能班门弄斧了。

“那便来吧。”陆镇涛蓦地起身,走到了另外一边。

时子瑗眼珠流转间,倒是把这书房里的布局看了个遍,这书房里的布局不失大雅,也不失意境,这陆镇涛也不是个只懂把枪的人,看这里那么多各式的书籍便只一二,这些书籍看上去大多都是被翻阅过的。

这思索之间,再微微一低头,正好看见陆镇涛已坐下,而那张桌子上摆放着的却是一盘已下的棋子,忽地定眼一看,她这便执白子的棋已经算是输了,看陆镇涛老爷子的样子,似乎并不打算来过,这是想要…

静静的坐下,等待着他说开局。

“那便开始,我这黑子刚落,现在轮到你了。”陆镇涛一摸胡须,表情很是镇定。

时子瑗眉头微蹙,这陆老爷子不会是故意来为难她的吧。若她真的只是业余水平的棋手,那她这盘棋就是没下就要认输了。幸而她以前在电脑上完游戏玩的无非就是象棋、五指棋等等,现下这棋局,倒是真碰上了那么几回过。

略略一思索,便执一白子放下,正好破了这死局。

突然,陆镇涛看她的眼神都变了。这棋局是他刚才和隔壁的老肖下的,他刚才是执白子,他完全就无法破解这棋局,过了许久才认输,这才来的时子瑗却才那么一会就下了,而且还正好给他留了一条路,这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

时子瑗其实是摸不准这陆镇涛到底要干什么,但是她不能耍什么心机,这陆镇涛老爷子平生不知见过多少的人,她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估计在他面前已经是透明的了。

她其实就是故意留那么一手,虽然她可以一举让他认输,但是据她来这的观察,这陆镇涛应该是还有一些小孩子心性的,所以她可不敢一下就把他打死了。

这盘棋大约下了半个小时后,和局了。

“哈哈哈…你这丫头,明明早就可以赢我这个老头子,没想到你却硬生生的把它弄成是和局。”陆镇涛将棋子一散,大笑出声。

时子瑗嘴角抽了抽,她能说‘陆爷爷,您的棋艺实在是太差了,本来想要让你赢,但是兜兜转转的你还是不能赢,为了抓紧时间,我只好就和局了’吗?

“陆爷爷,瑗瑗这不是让你玩得更快乐一些么。”

其实陆镇涛也是可怜的,两个儿女不在身边,孙子也不在身边,住着这栋足足可以容纳三十个人的房子,空空荡荡的,应该是寂寞的吧。

陆镇涛一拍大腿,那笑容更深了些,“我有你这孙媳妇,那肖老头就不敢再嘲笑我了,晚上等他过来,你和他杀一局。”

时子瑗一听,真是‘诚惶诚恐’,这老爷子果然是人老心不老,他说着话那眼底一抹精光可是没有逃过她的眼睛,看来这老爷子因为棋艺不精被嘲笑多回了啊。

但是现在她是不能留下来过夜的,只得讪讪笑道:“陆爷爷,这回我可是请了假,后天还得回学校,今天是肯定要回家里的。”

陆镇涛嘴一堵,面色一沉,不高兴了。

时子瑗见此,马上加上一句,“陆爷爷,到时候哥哥回来了,我和他一起回来看您。”

这么一说,陆镇涛的脸色才缓和了下来,道:“知道你这丫头是来干什么的,你想要让羽儿从军队里出来?”

疑问却肯定的语气,明显是知道时子瑗来的意图。

时子瑗看这时机应该是差不多了,便道:“陆爷爷,您这把哥哥带去军队,他一个电话都不给我打,难道您是不想要我这个孙媳妇了?”

她这话可是经过了多番斟酌的,据刚才韩芝的表现看来,还有她手上的凤血镯,这老爷子是想从小就把她套牢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老爷子是指定了她就是他孙媳妇了。

陆镇涛脸一沉,低沉着声音道:“我看哪个王八羔子敢和我抢孙媳妇。”

听听这口气、语调,敢情好像他是从山寨中跑出来的,完全就不像是国家手握重权的国家级元老。

时子瑗‘扑哧’一笑,“陆爷爷,您这话说错了,您不把哥哥放出来,到时候瑗瑗就这么一伤心,或者被人给追走了,那瑗瑗可就只能放弃哥哥了。”越说着声音就越发的伤感。

“谁能比我孙子更好。”陆镇涛一个厉眼看时子瑗,这声调更是提高一层。

时子瑗浑身一懈,一副我不在意的样子,理了理头发。

“陆爷爷,这你就不知道了,现在啊…瑗瑗可是太多人追了,这个今天给我送个九十九朵玫瑰,那个明天又给我送礼物…瑗瑗真怕,哪天一个不小心就答应了他们之中的哪一个了。”

看陆镇涛越发黑沉的脸,时子瑗这才觉得戏做得差不多了,便继续道:“陆爷爷,其实嘛,我也是很喜欢哥哥的,就说前一次您发动了士兵去救瑗瑗,瑗瑗可是感激不尽的,瑗瑗定是不会忘记这情,也知道陆爷爷肯定将瑗瑗当做亲孙女来看待的。”

“谁说亲孙女,我是在帮我孙媳妇。”陆镇涛勉强回答,突然就脑子一个激灵,意味深长的凝着时子瑗,敢情他刚才是被这丫头给套了。

时子瑗继续再接再厉,“陆爷爷,您让哥哥去军队,您至少也得给他一个打电话的权利吧,要是…要是…再发生像前一次的事情,那瑗瑗…瑗瑗可就不能…”

话说三分留语,但是谁都清楚接下去的内容是什么。

陆镇涛的脸色愈发的红润起来,看着时子瑗的眼神是越发的明亮,那眼里表达的意思就是:你继续装,继续给我装。

时子瑗正自在的说着,却突然感受到一股灼热的视线,蓦然看去,却正是陆镇涛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忽地红了脸,知道自己被拆穿了。

接下来久久没有听到陆镇涛说话,时子瑗索性就撩开了话,脸也不红了,直接道:“陆爷爷,瑗瑗这次就是来问您可不可以让哥哥出来,瑗瑗想他了。”

陆镇涛很顺口的回道:“现在出不来。”

“那您让他给瑗瑗打个电话吧。”退而求其次。

“打电话给不可以。”陆镇涛继续回答,依旧很顺口。

时子瑗呼出几口浊气,吸了口长气,换上了一笑脸,“陆爷爷,您生气也有个度啊,这对您的身体不好。”

这回陆镇涛不搭话了,气定神凝的抿了一口茶,似是在等待着时子瑗的下文。

“陆爷爷,您看,哥哥是您的心头宝,他虽然前次犯了您的忌,但是他也是为了您好,您心里纠结着事情,肯定也是不舒服的。”

“唉,您就给个话呗,瑗瑗可是专门为了这事来的。”

“好吧,我知道当年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时子瑗最终没有办法,只得把这件事挑明了。

陆镇涛也终于开口:“你这丫头知道的恐怕只是老婆子和羽儿说的一些吧。”

时子瑗很自然的摇了摇头,前次陆羽回来探事情,那有一个事情是对她有用的,那就是当年那个太姨奶奶的事情是和李沁有关,而和李沁有关的不外乎就是李沁托她找的那个不知道是否还生存下来的儿子了。

“陆爷爷,瑗瑗不止知道这些,还知道您也不知道的。当年的事情其实李爷爷早就原谅了那个陆太姨奶奶,而且李爷爷还怀疑那一出生就不在的李叔叔没有死。”

陆镇涛突然眼神一亮,一把抓住了时子瑗的手臂,“你说什么,没死?你说李老头怀疑他的儿子没死?”

时子瑗忽视手臂传来的微许痛意,淡笑着继续道:“是的,没死,”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正是李沁留给她的那封,“这封信中明明白白的表达了李爷爷的意思,其实李爷爷早就原谅了陆太姨奶奶了。”

陆镇涛马上接过时子瑗手里的信,看信,越看越兴奋,那深邃的眼眶微许湿润,过了一会,才哽咽道:“没想到李老头竟然那么的了解我这老头子,还劝我…罢了罢了,既然他都放下了,我又怎么放不下呢。”

“而且瑗瑗还怀疑,如果问陆太姨奶奶这个,或许陆太姨奶奶会知道的。”时子瑗越发的相信自己心中的那点,那就是当年那个李沁的儿子就是那个陆太姨奶奶抱走了,那她应该是最清楚的人。

陆镇涛浑身一滞,眼里皆是复杂的情绪,撇开脸,不自在的对时子瑗道:“丫头,你去问吧,老头子我啊…”

他不说下去,她都知道是为什么陆镇涛要她去问,或许就是因为这里面的纠葛恐怕不止她所想的那么些,还有其他的一些,而这些纠葛是需要慢慢来调解的。

“还有羽儿,他现在是去出任务了,不能通信。”陆镇涛又道。

而时子瑗却因为这句话,呆滞了。

出任务?竟然是去出任务了…那会不会有危险?

想着想着她就忍不住的红了眼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