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57 原来是两有爱的包子

057 原来是——两有爱的包子(万更)

时子瑗本以为在老爸那要多费一番口舌来说明她要去上海的原因,却不曾想老爸竟然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说是在结婚以前回家就行了。

于是,小两口和黄晓晓便一同到了上海。

遥遥办事果真是效率极高,不仅为黄晓晓腾出一个文员的职位,而且还专门设了一个设计助理的位置给时子瑗,正所谓是‘准备齐全’。

黄晓晓似乎是很高兴,遥遥姐遥遥姐的一直喊着,要不是知道她是时子瑗的表妹,还真会以为遥遥才是她亲姐来着。

遥遥倒是一脸平静,只吩咐了该吩咐的事情,对于黄晓晓的一切殷勤看在眼里、笑在心里。

这黄晓晓那么殷勤的原因,无非就是这遥遥比自家表姐在这的职位都高,装那么甜美可人,也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得到大家的喜爱。

可几天相处下来后,黄晓晓发现,她被鄙视了,而被鄙视的原因自然是她穿着品味之问题,还有就是一来就招得大多数男同事的暧昧,女同事个个都在排挤着她,说着她这不好、那不好,简直将她全身上下都说遍了,就没一处好的地方。

黄晓晓委屈,看着办公室对她指指点点的人,楚楚可怜说着:“我是乡下来的,可是…你们凭什么这么说我?我表姐你们也是乡下来的啊,你们怎么就不说她?”

好吧,这人,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她了,这说话还带时子瑗这个表姐来挡前面。

办公室里立刻传出嗤嗤的笑声,有一人开口说道:“你说小瑗啊,她可是办事能力高得很,连高层都对她赞赏不已,你呢,一个连大学文凭都没有的人,还能和她比,简直是痴心妄想。”

黄晓晓的眼眸里一闪阴霾,可又无可奈何,一踱脚,走了。

此刻的时子瑗在家里吃着早餐呢,等会她该要去检查了。其实她的心里有些慌张,这一检查如果是一个,她会有些失望,可如果两个,她会害怕。

为什么她会担心有两个呢,那是因为听陆羽说他陆家有生两个的遗传,可能会有两个,所以她心里隐隐想着如果是两个的话,其实不错,这样就直接生一胎好了,如果是一个,她会觉得独生子太过孤单不好,她还会想着再生一个。

在这两个和一个挣扎纠结下,今天终于到了他们去检查到底是一个还是两个的日子了。

这一大早的,她就醒了,醒来就被陆羽招呼着吃早餐。

陆羽也是懂得她在紧张,早知道这样,他就不该把他家以前有过一胎两个孩子的事情告诉她了,不然这个时候哪会有这样的问题出来。孕妇紧张情绪太高,这不管是对孕妇还是孩子都是不好的。时子瑗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只要一想到这个问题,她就会紧张,是下意识的紧张,她也不想的。

吃着早餐的时子瑗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抬眸看向陆羽,正色的问道:“哥哥,我们要不要顺便检查下是男还是女孩?”

陆中校汗颜,这个问题,他实在是想逃避了,他这媳妇,对于这个问题,总是会和他说出相驳的理论出来,于是,他便回答:“媳妇,别担心,是男是女我都喜欢,只要你是孩子的妈。”

在他心里,本就是这样想的,男的女的,都是自己的孩子,只要生下来,他就喜欢。

时子瑗似是对他这个答案很是满意,还舀起一汤勺的粥喂到了他的嘴里,“我就知道哥哥最好了。”

陆中校这会,不仅口热,心也暖了,他这媳妇,其实还是很好哄的。

……

上海某名医院,妇科中心。

这家医院是也是在胡婉名下的,所以,这后门绝对是走定了。

妇科的女医生在里面检查着,陆中校一人在门外徘徊,微许凌乱的脚步可以判断出他也是有些紧张的,毕竟,现在在看着的可是自家的孩子,他这准爸爸的心思也是不一般的。

时子瑗在里面也是紧张的,一直问着医生怎么样怎么样,女医生是个很温柔的人,况且她清楚时子瑗是这家医院的少夫人,这可怠慢不得,可能一不小心就会让她掉了饭碗的。

女医生一次又一次的检查,三遍过后,才喜笑颜开的报告出三次同样的结果,“恭喜少夫人,确定是两个孩子。”

时子瑗一听,脑袋‘嗡~’的一声响,悲喜交加中,竟然没意识到这女医生叫她‘少夫人’的名称。

她一个使力的坐了起来,抓住女医生的手臂,欣喜道:“真是两个,真的吗?”

女医生笑得温柔,声音柔而细,再次很肯定的回答:“两个,不过现在性别还不能确定。”

她哪敢把这事情搞错,那她就不用混了。

由于时子瑗的声音太过激动,门外的陆羽也听得真确,不管不顾的从外头冲了进来,严肃中含着笑容,“真是两个吗?瑗瑗。”

时子瑗笑得合不拢嘴了,比着两个手指头,看陆羽靠前,她便一把抱住了他,“两个,哥哥,两个诶,是两个诶,真是两个……”

时子瑗似乎比谁都要高兴,一个劲的重复是两个孩子,先前的恐惧感在这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哪还想得到到时候生孩子会不会害怕。

陆中校勾勒出的上翘弧度就没下掉过,相对于时子瑗表现的那般喜悦,他的喜悦也定是不会比她的少。

两个啊,不管是女的,或者是男的,都是一举两得。

陆中校是强大的,一次得两包子,可真够他美的。

于是,他竟然不顾场合,“瑗瑗,说了哥哥的基因强大吧。”

时子瑗缓了缓笑意,抽着嘴看着他,“哥哥,你…”也不看场合…

话没说完,她却发现这里面除了他两,就没别人了,刚才的女医生也不在了。

陆中校情难自禁,一连吻了好几次时子瑗的嘴巴,直到上面粘上了他的口水,让时子瑗的嘴唇看上去就如擦了口红一般娇艳欲滴,让人忍不住想要吃上一口,而他也那么做了,将时子瑗吻得没了力气,只能靠着他摊坐。

他摩挲着她的脸颊,一路轻柔揉捏着,直到手放置在了她的肚皮上,想着里面正孕育着两个小蝌蚪,嘴不禁再次上扬。

许久之后,时子瑗浑身带劲的起来的,下了床,两手叉腰,撅着嘴怒瞪着他,“哥哥,现在是在医院,你怎么可以…?”

她这怒瞪,在陆中校看来就是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心下一紧,可也懂得分寸,压下心中的悸动,挑眉一笑,“医院怎么啦,这医院还是咱妈的,也就算我们的。”

这陆中校,真心让人打不得、骂不得,怎么就能成这副耍赖的样子呢。

时子瑗一愣,“什么?咱妈的?”

时子瑗是不知道这医院是胡婉的,这会一听,心中愕然,她本来还想给家人一个惊喜来着,这样一来,可就没机会让她亲口说出这个喜事了,她敢保证,不用过十分钟,家里的那些长辈们都会知道了。

陆中校看她这样子,有些奇怪,他是怎么也想不到时子瑗是想着药亲自说出这个喜事来表达喜悦之情,他想着的是:自家医院有保障,而且还可以不用多费口舌来说这事情,不用让媳妇被那些长辈占据时间。

所以,这小两口,想法偏了,偏大发了。

时子瑗委屈的吸了吸鼻子,自言自语说着:“怎么能这样子,太不尊重我这孕妇了…”

极其委屈的声调,像是在下一秒就会哭出声来。

陆中校慌了,忙一把揽住了她,柔声安慰:“媳妇,别这样…你想想,刚才从你一进这妇科,然后人家女医生都叫你什么?”

时子瑗呼吸声一停,脑袋回想,似乎是…

“少夫人,您过来了。”

“少夫人,您先躺好。”

“少夫人,您别紧张…”

……

这一口一句的少夫人,这…这…可是明显的表示出这家医院的来历了,奈何当时的她,实在是过于紧张,竟然没意识到这个称呼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只是一个劲的点头、摇头。

想到这,时子瑗脸唰的涨红了,这…她这…真是太笨了,她就说嘛,这平平常常的医院为什么会特别对她宽待呢,连等都不需要等,直接就可以检查了,而且,这检查还一连几次,哪个医院有那么小心的,有那么多闲时间的,原来…这总总原因,都是因为,她是这家医院未来的少夫人。

看自家媳妇似乎想起来了,陆中校咳嗽两声,“媳妇,那我们回去吧,这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太重,对你不好。”

时子瑗嘟着嘴,只得点头,想要发泄,可是无从发,谁让她那么的‘笨’呢。

刚走出门,恍惚中却听得一声职业性的声调,“下一位,夏珊小姐。”

这个名字,让时子瑗和陆羽两人的脚步皆顿了下来,齐齐望向声音的来源处。

时子瑗的眼眸睁得老大,那款款走进的不就是…前世的夏珊么?那走路的步调,那左手上的一颗红痣,在同一个地方…

时子瑗心中很是纳闷,她不清楚为什么她会记得那么清楚,连夏珊手中有一颗红痣都知道在哪。

陆羽有些愕然的看着时子瑗,因为据他所知,时子瑗说了这个夏珊是她的老同学,而且影响很是深刻,那么,两人应该是认识的啊,可是…这刚刚擦肩而过的夏珊,明显好似不认识的两人。所以,是不是只有一种解释,这夏珊非彼夏珊。

时子瑗站立着,看着由远而近,又由近走远的身影,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不知道怎么的,她暂时不想走了,直直的停留在那里,还是陆羽懂她,将她拉到了座椅上,先坐着,也不说话,他等着她清明下来。

不过几分钟而已,那名刚才进去的夏珊就从里面出来了,时子瑗正想跟着去,可陆羽却拽着她说着:“别去,你这样去肯定会被她发现的,我让陆家的跟去了,放心吧。”

他永远是她坚实的后盾,她想做什么他一清二楚,他不问,他等着她说,他全心全意的信任着她。

而这个时候的时子瑗精神有些迷茫,去跟着的话,肯定会被那个夏珊发现的。

时子瑗听了陆羽的话换了换气,接着一扬眉,竟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哥哥,竟然这医院是咱家的,那可不可以去问问那夏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刚才看夏珊一脸的失魂落魄的样子,真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羽看她正常了不少,随即一笑,“那当然可以啊,你可以提前行使少夫人的权力。”

得到的是时子瑗一个恩哼声,陆跟班立刻办事去了。

不过一会,陆羽便从里头出来,手里拿着一张单子似的东西,脸色有些困惑。

时子瑗忙上前去,微微仰着头问:“哥哥,怎么样?”

时子瑗一时摸不准她想要的答案是什么,是好的呢,还是坏的呢,都不知道。

陆羽抬眸,“怀孕了…”顿了顿,“可是…好像要打掉。”

对于一个刚才还在欣喜着有孩子的准爸爸、准妈妈来说,这怀孕了再打掉,实在是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什么?”时子瑗的声调有些抬高。

怀孕?打掉?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现在的夏珊才上大学,怎么就怀孕了呢,还要打掉?

……

回到家中的时子瑗还是在郁闷着,虽然夏珊是她重生人生开始的最直接原因,也知道了前世在有意识的最后一刻她露出的真面目,可她,是真的不知道夏珊竟然还怀孕过,而如果照前世的算,这个时候,她也是刚刚认识夏珊的。

陆羽手中拿着陆家人报上来的信息,然后走到她的身边坐下,看她一副出神的样子,微微一叹息,才说道:“来,看看,这夏珊的资料都在这里了。”

闻言,她立刻将陆羽手中的资料拿了过来,可资料中的内容,却和她知道了相差不止万千。

资料中的夏珊是一个乡下刚进城的女高中生,现在一家餐馆做服务生,家中有着老父母和一个小她十岁的弟弟,夏珊的成绩虽然优秀,也考上了大学,可因为家里没钱供她再读书,所以她便一人独自来到了这上海打拼。可在大城市里没高学历、没背景的一个小女生什么都做不了,那个怀孕的孩子竟然还是…她房东儿子强奸她的后果…

看着看着,时子瑗的眼睛瞬间氤氲了起来,雾气渐浓,嗓子眼中一股酸意直冒…

她不知道这份资料中的夏珊是否是前世和她碰到的那个夏珊是不是同一个人,可是这资料却是和她所知的背道而驰。

她所知的夏珊,家里父亲是一大公司的主管、母亲是设计师,弟弟在名校读书,在外留学…

这一系列的,都对不上,对不上…

如果,前世的夏珊就如这资料中的一样,那是不是…

“瑗瑗,瑗瑗,别哭,别哭啊…这怎么啦?怎么啦?”陆羽手足无措的擦拭着时子瑗顺着眼角流下的眼泪,一直不停的眼泪…

时子瑗哭着、吸着鼻子看着陆羽,带着一丝希冀,“哥哥,这个资料是不是错了?是不是错的?是错的对不对?”

她宁愿这个资料是错的。夏珊虽然对她做出了那么疯狂的事情,可是她和夏珊拥有十年的朝夕相处,说一点感情都没了,那根本就是在骗自己。她宁愿现在的夏珊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样子,而不是现在,被人强奸、怀孕了,还不能说出口…

“瑗瑗,陆家…从来不会有错的情报。”

陆羽知道这话很无情,可是他说的是事实。

他不清楚自家媳妇和夏珊有什么关系,可是看自家媳妇这个样子,完全就不是一点的都不关心,却又很矛盾的让自家媳妇很痛苦,这回,他是真搞不明白了。

陆中校啊陆中校,你若想搞明白,那你就回前世吧,再碰到她们,就会明白的。

时子瑗伸手抹去眼泪,吸着鼻子不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陆羽看她这样子心里也不好受,“瑗瑗,如果你想的话,可以让这个夏珊进你公司里的啊,反正这资料上显示的是她对设计感兴趣,你们公司产品瓶子的设计不是可以去么?”

下意识的他认为,她是想帮助那个夏珊的,可是又难以开口。

陆中校这次猜对了,时子瑗此刻对夏珊的感情很是复杂,一时摸不清头绪,但是有一点,她是很想做的,那就是…帮助夏珊,接近夏珊,了解她。她想看,在前世的她,是不是看错的夏珊,亦或者,她从来就没有了解过夏珊。

他们这小两口子纠结着,可在时家可就热闹了。

时子瑗和陆羽都不知道,他们前脚一走,陆家的陆老爷子、韩芝、胡婉三人就来到时家了。

至于到时家干什么,当然是准备结婚事宜了。

他们这一检查出有两个孩子,他们这些长辈就知道了。

陆老爷子威风凛凛,一摸胡须,“开民,我这孙子好吧,你看,一举得两了,这下,瑗瑗就成我们陆家的大功臣了…”想到以后家里会多出两个孩子出来,他就高兴得合不拢嘴了,而且还可以去和那帮老战友炫耀,自己的孙子多能耐。

时爸对于陆老爷子这话实在不敢苟同,他在担心着呢,他怕这两个孩子会让自家的女儿吃不消啊,这生孩子本就一道大关,自家媳妇生孩子的时候那个境况,他至今都还记得呢,一个都那么的难生出来,这两个…还不得把自家的女儿给弄得掉一层命啊。

时爸这番想着,这脸色自然是有些不好,心里还暗暗骂陆羽这小子真心不厚道,竟然让自家的女儿怀两个。

陆老爷子许久没得到时爸的答话,心下奇怪看去,却看到时爸沉着脸,似乎是一副要吃人的样子,不禁一抖胡须,“开民,你这是…怎么啦?”这么开心的事情,怎么还沉着脸?

时爸对陆老爷子是很尊敬的,听到他的话,随即一笑,“没事,就是突然听到瑗瑗怀了两个,有些惊讶。”隐藏意思:惊有喜无。

时妈、韩芝、胡婉这三人在厨房捣弄着饭菜,这客厅里就只有他们两个,要不然,时妈看到时爸这样,绝对是猜得到他心里在想什么的,在结婚的时候她一定会提醒陆羽的,可就是因为她不在,所以,陆羽在结婚那天吃的亏,还真是多了太多。

“嗨,这下子,你有孙子了,我也有曾孙了。”陆老爷子太高兴,也没多想,他的眼前晃动的是四世同堂的样子,哪还想那么多呢。

时爸听闻,不由抹了一把汗,孙子?要是孙女怎么办?

虽然他心里犯嘀咕,可面上还是一点都没露,只顺着陆老爷子的话说道:“这两个孩子的话,那取名就我们两家一家取一个孩子的吧,当然,姓氏是陆。”

“那当然,当然…我们两家各自为一个孩子取名,到时候来比对、比对…”陆老爷子应和着,花白的胡须抖了抖,特别的精神。

陆羽和时子瑗这厢哪知道他们两结晶的孩子,他们都还没想到为孩子取名呢,这长辈就分摊好了,简直到了无视他们这两夫妻努力造人的艰辛过程。

时子瑗这时怀着两个孩子特别的难过,自从检查出两个孩子以后,她吃的东西似乎是更多了起来,她都感觉她胖多了,不禁想到很多女人在生完孩子后成赘肉的形态,想想就觉得寒碜得慌。

陆中校不知她所想,在他眼里,从来都是嫌时子瑗太瘦了,需要再胖些,抱起来也舒服。

于是,他趁着时子瑗这怀孕的当口,该吃的给她的吃,该喝的也少不了,在适合饮食下尽量的让她多吃,她不饿,可肚子里的两个孩子在发育,时子瑗为了孩子的健康,也只得吃下去。

此刻,她正捂着肚皮,看着眼前一脸幸福笑容的陆羽,可怜兮兮的说道:“哥哥,为什么是女人要怀孩子,要是男人怀孩子该多好啊。”

陆中校被她这惊世骇俗的话给怔了怔,随即恍然一笑,随意将她一捞起,然后他坐下,她就坐在他的大腿上,然后很有道理的说:“你看,现在哥哥抱着你,可以抱得动,可是你抱哥哥都是抱不动的。”

好浅显的比喻啊,时子瑗白了他一眼,不作任何回应。

陆中校眼眸一闪,低低笑起,嘴对着她的耳垂边吹气,然后他慢慢的、缓缓的、一字一句的说道:“瑗—瑗—,你—要—想—我—们—造—孩—子—的—时—候,可—都—是—哥—哥—在—出—力—啊。”他可是最辛苦播种的人。

时子瑗被他说得立刻羞红了脸,如落日里的霞阳,闪着火红色的花瓣,脸颊一踏红润光泽。

什么叫造孩子他出力,她也出力了好不好。可是,她可不敢在这事情上争论,要是她争论的话,吃亏的永远是她,对于这一点,她十分的清楚。

他的手从她的领口慢慢朝着下面探去,一点一点的摩挲,感受着里面的柔软,突然,轻轻一捏,时子瑗不禁‘闷哼’一声轻吟,这时,他才吹着她的耳垂继续说道:“恩~是不是?”

时子瑗听着他的话咬牙切齿,嘴上还是不讨好,“哼,我要是生在女儿国,那不就是男人生孩子了。”

她把女尊国改成了女儿国,现在这个时候还没有流行‘穿越’一词,她也没用,要不然,这陆中校可能还真听不明白。

时子瑗这人,虽然表面上挺乖巧的,但是小说什么的照样看得不少,在前世,她可是疯狂的追过‘穿越、重生’的小说,这穿越到女尊国的,自然也是看得不少的,那什么一女多男的看得更是不少,不过这些她只是想想而已。

她这一说‘女儿国’,陆中校脑袋里立刻想到了‘西游记’里不就是有个女儿国么,那里面好像还真是男人生孩子来着,不过——他可不允许他家媳妇有这种想法,若是男人都去生孩子了,那女人去赚钱养家,这都成什么世道了。

由陆中校此想法得知,这陆中校该大男子主义时还是有些大男子主义的。

想到这,他也想到了最好堵住自家媳妇继续胡编乱造的思想,一个低头,就将那还欲喋喋不休的娇唇给堵上了。

一个如同一个世界之久的吻在陆中校意犹未尽中结束了,在时子瑗抗议无效中,她的嘴唇已经微微红肿了,迷离的眼眸泛着女性特有的魅力…

陆中校一个激灵,离开稍许,眼神也撇向别处,再看下去,他怕会忍不住,又得去冲冷水澡。

清醒过来的时子瑗朝他吐着舌头,“哼,就知道这样,下次我就让你在下。”

她这话,得到的是陆中校那意味深长的笑容,那笑,让她心惊。

在几个月过后,她终于为这句话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也终于知道,饭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说。

因为时子瑗怀孕,这陆羽一点都不敢放松,即使时子瑗要去公司,他也全程陪着。

幸而遥遥聪明,将黄晓晓这个表妹安排在了离时子瑗办公室最远的一处,这黄晓晓还一点都不知道时子瑗已经来了公司。

而时子瑗给黄晓晓的理由是:她的假期未结束,她继续休假,至于要上班的时候,也一般不在公司,因为她要到工厂里去。

她这样一说,得到的自然是黄晓晓不屑外加鄙视的眼神,那眼神似乎在说:看看,看看,这名牌大学出来的,天天都往工厂跑,还不是一样的看人家脸色做事。

时子瑗也不和她计较那么多,反正这黄晓晓就是来见见这世面的,可能还外加一些不正常的思想,她让遥遥看着,应该也出不了多大的事情。

夏珊最终还是到时子瑗的公司上班了,而且她还不知道是为什么,心里只觉得这个机会是她这一辈子遇到的最为幸运的事情了。她被安排到了她所喜欢的设计部,而且还有提供住房,这样的日子,她过得很轻松,也不用再担心会被骚扰。

时子瑗和她自是认识了,只不过,时子瑗也同样用设计助理这个身份认识的,夏珊现在只是设计部的打杂小妹,但也有设计师专门教她,所以,其实这样算起来,她们在公司里的身份是一样的,这样交流起来,也没什么疙瘩。

时子瑗是一种既想和她熟络,可又怕会像前世一样,所以,和夏珊现在的关系只在于熟悉名字,见面可以点个头的程度。

时子瑗正处理好一系列的公务,陆羽在一旁心疼得不得了,他本想插手管去,可是时子瑗自己坚持要自己弄,这不,都三个小时了,她才抬眼看了一秒他,他都嫉妒死那些文件了。

所以,这会看她处理好了,忙就上前走到她的身后,然后——陆氏按摩法开启。

轻柔的捏着她的肩膀,语气有些委屈,又有些强硬:“瑗瑗,你这活也太多了,你这都三天连续三个小时工作了,再这样下去,我可就不准让你来公司了。”

他心疼她怀孕那么辛苦了还要来工作,其实…她不工作,他也能好好的养活她啊。

时子瑗微微仰头,看向他,伸手摸向他的下巴,撒娇道:“哥哥,你也知道,我是这公司的董事长嘛,而且我都休假好久了,这些文件还是他们处理过后才给我的,你放心,今天忙完,明天我就可以休……”

这‘息’字还没出口,门就被敲响了。

于是,她只得坐正身子,接着看到来人是遥遥时,又歇了,摸了摸额际,“遥遥,还有什么事情?”

遥遥的眼珠转啊转,看了看时子瑗,又看了看陆羽,语气冒酸,“你这董事长做得可真是舒服,我这秘书直接就被你累死了,”然后将手中拿着的文件放到时子瑗的面前,“这是我们公司一年度要举办的酒会邀请名单,我们这些人都签好名字了,拿给你做最后的决定。”

时子瑗看也不看,一罢手,“这些你们都知道的啊,你们决定就好了,”然后突然想到什么,笑着拿起笔,然后哗哗的在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恩,这样可以了吧。”

遥遥拿起文件一看,点点头,“恩,可以了。”

但是她点头说完,却还没有要出去的意思,时子瑗不禁问:“遥遥,还有其他的事情?”

遥遥这才将头转看她,然后将文件朝胸口一堵,另外一只手拉过一旁的椅子,正面对着时子瑗坐下,接着很正经的和时子瑗说道:“瑗瑗,你那个表妹一直在打听你,这是怎么回事?”

时子瑗一愣,指着自己,重复她的话,“打听我?”

遥遥点头又摇头,“确确的说,应该是打听董事长,可我们公司的董事长不就是你吗?虽然,很多人都不知道。”

时子瑗稍稍缓转了下遥遥的话,随即明白了什么,便道:“遥遥,你可千万不能说我是董事长,而且这晓晓,你得看好了,不能让她在公司生出什么事情来。”她怕,到时候打听董事长不成,这晓晓就把注意给落在别的人身上了。

遥遥‘哼哼’两声,有些咬牙切齿道:“你这表妹有时候我还真佩服得紧,你都不知道,这些天她和营销部的那些男同事搞得多暧昧,”接着,声调抬高,“当然,除了少淮外。”

时子瑗听了她的话,狐疑的看着遥遥,“少淮?遥遥,你和林大哥什么时候那么熟了?我怎么不知道?”

遥遥脸一红,然后闪躲开是子瑗向她投射的眼神,不自在是说道:“就…就…工作接触…多了…那就熟悉…了啊…”

时子瑗看着她一脸少女怀春,轻声‘切’了一声,“遥遥,你这就不厚道了啊,我可是听说…”

“你听说什么了,他们那都是乱说的,少淮他只是…只是和我现在关系好了一点而已。”遥遥没等她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话。

时子瑗罢了罢手,“遥遥,我可什么都没说,我只是听说公司里现在很好,同事之间关系融洽,我这个做老板的,很是欣慰,证明了我看人没错啊。你说你和林大哥关系好了一点而已,那一点是多少啊?”

遥遥这才知道时子瑗这是在试探她的话,顿时一个甩手,蹬着高跟凉鞋,‘哒哒哒’的离开了,她这是‘交友不善’,哪有这样来让她入套的。

看着再度关起的门,时子瑗终于嬉笑出声,这遥遥,有时候,还真可爱得紧,不过,遥遥和林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她可是记得她去北京时的那会,两人还互相的客套着呢,这一眨眼才不过半个多月,这一切都好像变样了。

陆羽勾起唇角,一把捞起时子瑗,然后他坐下,时子瑗这又落在了他的大腿上,微微低头说道:“看来,这林少淮可是满面春风了,连你同学陈遥遥这样的女生都能为他倾心。”

时子瑗一撅嘴,“那可不是,我家遥遥既漂亮又有能力,有几个能让她看上眼的,这林大哥能和遥遥在一起,那可谓是捡到了宝了。”

陆中校话不答题,“恩,哥哥也捡到宝了。”说着,手一紧更是将她拢在怀里禁锢住。

时子瑗扭了扭身子,不满说道:“哥哥,这里是办公室啊,还有监控器呢,这样像什么样,快放我下来。”

陆中校就是不放,“我家媳妇是这家公司的老板,还怕什么监控器啊,而且…谁敢看。”

时子瑗对他这种‘厚脸皮’的程度感到愤然,伸手朝着他的胸肌上使劲一捏,弹性十足的腹肌让她捏得手都微痛了,这厮的皮咋那么的厚?

这一捏,其实对陆中校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觉得在饶痒痒似的,闻着怀里的馨香味,所谓‘快活’也。

“瑗瑗,你们公司的年度酒会你要去吗?”陆羽突然想起刚才她签署的文件。

时子瑗被他这一问,一惊,惨了,这酒会,她刚才忘记看有没有一定要她出席了,这她要出席的话,那么她的身份就曝光了。

“哥哥,幸好你提醒了,这酒会我会去,可是不能以董事长的名义去。”她得赶紧给遥遥说这个问题。

陆中校挑眉一笑,“那…你们公司里的这酒会应该可以带家属的吧,哥哥想一起去,到时候也可以照顾你。”

时子瑗白了他一眼,可随即大手一挥,“去,怎么不去,我还得让你这个准老公来给我长脸呢,让大家伙都看看我有一个这么帅气的老公。”

陆中校汗颜不已,摸了摸脸,敢情,他还得靠脸吃饭?

“诶,哥哥,要说这个酒会,好像就快到时间了呢,今天星期四,喔,星期六就是酒会的日子,我得去买衣服,要买宽松一些的衣服。”时子瑗不知他的想法,直接想到酒会那天去了。

“瑗瑗,干嘛买宽松的衣服,我看,反正你不穿晚礼服就行了,直接穿就你现在穿的就好。”陆中校不赞同说道。

时子瑗身子一倾,“我肚子里有两个孩子了诶,我去买一些宽松的衣服也是应该的。而且,我们公司的酒会大家都穿礼服,你叫我穿现在我身上的,那不就成异类了?”

看着她自己身上现在快要拖地的长裙子,还有七分袖,这样一穿,还指不定连会场都进不去呢。

陆中校一本正经,盯着她的肚子说道:“买宽松的衣服可以,但是…不能露胳膊露腿的,这样一来,很冷的。”

陆中校,您就不能直接说,在那酒会里太多色迷迷的眼神,不想让你家媳妇被人看去了,不就行了么?

时子瑗想着现下炎热的夏季,然后…酒店里的空调,她实在是想不到有什么可以让她冷着的地方,不过,看自家老公一脸正经的样,算了,算了,反正他都嫌弃,她也懒得花太多心思。

“那好吧,我们这就去买,然后你看着同意,我就穿,这样可以吧。”

陆中校含笑不语,这样就最好了,这样最保障,不就是宽松一点的衣服嘛,到处都有,不说一套,十套、百套他都买,而且,他的眼光也是不错的,定不会让自家媳妇丢脸,也不会被看光。

------题外话------

亲们觉得是双胞胎好的呢,还是龙凤胎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