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02 蜜月之行二

002 蜜月之行(二)

不得不说的是,陆少将的效率果然是高的,时子瑗这才答应,飞往内蒙古的飞机票就到手了。

时子瑗看着这才不过十分钟就到手的飞机票猛瞪他,“哥哥,老实说,你是不是早就准备了?”看来,她再一次被忽悠了。

陆少将坦坦荡荡的看着她,“媳妇,我不是看着你这几年太累了,想要你休息休息,就让西西和然然到咱爸、咱妈那,可以让你松口气,又不用担心孩子。”

陆少将这厮,简直是腹黑到不行,能把白的说成黑的,明明是他自己想要补蜜月、争福利,他这一说,可完全就把他个人升华到另外一层高度去了。

看着他眼眸里的关心,时子瑗踌躇了,不过事已成舟,她也不想计较太多了,揽紧了他的手,“那好吧,我们现在就出发。”

说完,嘴角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不管怎么样,反正现在她还是在幸福着,被人一直都捧在了手心里。

两人几个小时后便到了内蒙古大草原。

陆羽早就安排得当,将东西放到了先前预定的蒙古包中,就带着时子瑗往马场前进。

要说时子瑗到这大草原的目的,那自然就是想要骑马了,恣意的骑马,就像是放飞的小鸟,得到了无限的自由。

不是说在北京没马场,只是那些马场骑马都有限制,一点都不舒爽,这也就是时子瑗为什么想要来这大草原骑马的原因。

时子瑗虽然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可她的身材却是一点的都没变样,反而还增添了一股母性的慈爱,再加上娇小的脸庞上总是挂着笑容,任谁看上去都是一妙龄少女的模样。

陆少将从马槽内拉着两只马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自家的媳妇被一个貌似才二十出头的愣头青给搭讪了,这样一情况,让陆少将特别之不爽。

为什么说是愣头青呢?因为这二十出头的青年人的身上看上去仿佛有一种书生气质,加上那傻傻的笑容,于是,陆少将便把他定义为愣头青了。

直到他走到时子瑗的身边,那愣头青也没有离开的念头。

时子瑗看他过来,对着他一笑,然后对着那他说道:“哥哥,他也是北京来的,算起来还是我的学弟呢,现在在清华大学刚刚读历史研究生。”

陆少将看着自家媳妇那高兴的笑容,还有那愣头青一副对自家媳妇崇拜、或者说是爱慕的眼神,心中直冒酸意,“媳妇,原来是你学弟啊。”说着,他便用没牵着马鞍的手紧紧的揽住了她。

他特别咬重的‘媳妇’二字,让那愣头青突的惨白了下脸色,就在前一秒他还觉得要去好好的讨好这个自己爱慕的人儿的‘哥哥’,在这下一秒,他便被打入了地狱,这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着实不好受。

时子瑗却是宛若没发觉这状况,点着头,“是啊,没想到在这里还可以碰到呢。”

“时学姐,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情,你慢慢玩,我先走了。”

愣头青在陆少将面前哪还敢比对什么,陆少将那气势就把他给打击得没自信了,何况佳人已经是他人的了,也就没胆子多留,因为陆少将那凌厉的眼神他看着寒碜。

看着走远的愣头青,时子瑗稍稍动了动身子,转头看向陆羽,俏皮的一眨眼,“哥哥,也不知道从哪飘出来的酸味?”

是的,刚才她是装的,那么热络也是无奈之下的。

本来嘛,在这能碰到大学里的学弟她是很高兴的,不爽就不爽在这个学弟实在是个话唠,陆羽再不过来,她真是没法在那么安然的笑下去了,她相信,再过三分,不,只要一分钟,她绝对失去淑女形象,化身剽悍军嫂。

看出自家媳妇的调笑,陆少将一敛眉,伸手便对着她的鼻梁一捏,“你这丫头,为夫在这,还有那些嫩草来搭讪,真是的…”

这话说得,这算是承认了,这酸气啊,是越冒越多。

可时子瑗那个惬意啊,反而笑得更欢,“哥哥,我只是和他说了几句话,总不能他问我什么,我什么都不答吧。”

这算是她的解释了,陆少将眼眸一喜,可紧接着又道:“媳妇,你还是太过单纯了,那愣头青,看着人模人样的,他说是你的学弟你就信了,你要知道,这外面的男人十个有九个是会说谎了,所以啊,以后千万别搭理那些陌生的男人…”

陆少将也开始话唠了,时子瑗自觉的左耳进右耳出,她可不是个单纯的小女孩,前世加今生她都快活五十年了,有多少事情是她看不透的。

她一向来有分寸,陆羽吃醋她也是知道的,可…她也知道,陆羽这厮,有时候就是太吃醋了,简直到了有雄性动物出现,就会吃醋一番的地步了。

她想得确实没错,陆羽心里确实是这样想的,自家媳妇即使结婚了,也是桃花不断,他若不看紧点,还真是不放心,天天担心着,不是担心她会如何,而是担心围在她身边的那些狼,没事有事来打扰她,这不是让自家媳妇累着么,本来带两个孩子就已经很累了,他可不想再增加她的压力。

终于,五分钟过后,陆少将闭了嘴,原因是他家媳妇已经受不了他的话唠,骑着一匹马走了。

看着那飒爽的英姿,曼妙的身姿,一个动作,他也坐上了马,接着便快速的追着那身影而去。

许久没这么放纵奔驰,时子瑗回到蒙古包后再也忍不住身体的酸痛,直倒在**,大口呼出气息,仿佛这样可以松缓泛酸的身子。

陆羽掀开紧接着在她的身后进入,看到她这般模样,不禁失笑,“媳妇,让你和我一起骑,你就不,这下,起不来了吧。”

说着,他便蹲下身子,然后轻轻的拉起她两纤细的手腕,看到那发红的勒痕眼眸里划过心疼,轻轻抚摸在手背上,慢慢的揉捏,感觉到她的手有放松的趋势,眼神往上移去,看到她眼眸紧闭,眼角下有着疲惫,但嘴角却是浅浅勾起笑着,看来,这一趟,算是没来错。

时子瑗浑身很累,可心里却是高兴的,好久没这么玩了,心中的郁气都仿佛在恣意纵横时消散了,这一刻,她很放松,任由陆羽帮她舒缓着手掌心的酸意和小腿间的痛意。

直到感觉到手掌心一阵凉爽,不禁眉头一松,眨巴了下眼睛,睁开,问道:“哥哥,你带的是什么药膏,抹上去真舒服,好像一下子就把那股酸痛给消散了。”

“这是专门给你准备的,就知道你一玩就没边际。”

陆羽这话说得不温不火,但一种了然却是在他那嘴角的莞尔间显露无疑。他当然不会告诉她,他这药已经准备了四年了,虽然一年换一次,现在终于到了有‘用武之地’了。

时子瑗讪讪的笑了笑,也知道自己玩得有些疯,小手拉住他的手臂,“哥哥,那我们晚上吃什么?”

转移话题,免得再次受茶毒,这一点,她练得是如火纯青,当然,她转移话题成功还包括陆羽对她的纵容和宠爱的因素。

事实证明,陆羽对她的宠爱依旧。

“恩,晚上我们吃烤全羊,到时候可不能吃撑了。”

这里的烤全羊正宗,而且时子瑗也喜欢吃,每次都吃到肚子撑不下去,故此,他才会有这么一句叮咛。当然,有他在的地方,他也不会让她吃撑。

时子瑗一听到有烤羊肉,眼眸立刻就亮了,“哥哥,真的有吗?太好了,那我们赶紧去洗澡,然后就可以去吃了。”

说完,还没等陆羽回答,就自顾自的起身了,仿佛刚才的手脚无力的状况从来没出现过。

陆羽抚额,他家媳妇现在听到好吃的,怎么就和蒙小小那般了,看来,应该要让她远离蒙小小。

“媳妇,现在才五点,离晚上还有好长一段时间呢,你别说风就是雨。”

这话咋听上去像是责备,可他的动作却是轻柔,眼神是温柔,一点也看不出责备的样子。

时子瑗一下就被他揽在怀里,挣扎无效之下便扭头看他,可怜兮兮道:“哥哥,一身汗味…”

她为啥可怜兮兮,那是因为她感觉到了陆少将那火热的身躯,那欲求不满的眼神…

她不反对那个,可是这也看场合啊,现在大白天的,加上她浑身无力,怎么能做那事。

陆羽本来此刻没那想法,可抱着娇躯,闻着清香味道,这身体的正常反应挡也挡不住,就想压下,就听到了她的话,心中一喜,忙提要求,“媳妇,那…”

“晚上随你,现在不行。”时子瑗还没等他说,就一口应答。

陆少将那心跳得那个快啊,觉得自家媳妇那是真对自己好,他本来是想说‘那我帮你在揉揉’,恩,顺便吃吃小福利,可没想到,自家媳妇一口就决定了自家晚上的大福利了。

“媳妇,这可是你说的。”忙一口应下来。

时子瑗松了一口气,陆羽说话从来就算话,所以现在,她不必担心被吃干抹净了,然后腿脚抽搐,下不来床,吃不着羊肉。

时子瑗这的思想可以得出一结论:她这嗜吃的毛病被蒙小小影响深刻,陆少将得加紧实施远离蒙小小之政策,否则,可能真有一天,他在她心目中的地位会下降到第四位。

第一、二位是小西西和小然然,第三位是食物,第四位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