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4章 言老大很洁癖

04章 言老大很洁癖

迷迷糊糊的麦安安从被窝里伸手,然后将闹得正欢的闹钟给关掉。

恍惚的睁开眼,天色灰蒙…

靠,闹钟怎么那么早就叫了,还让人让人睡个好觉?

心里一顿抱怨下,麦安安再度缩着身子进了被窝。

钻呀钻…突然身子就不动了。

倏地,本来躺回被窝的麦安安快速的起身,然后定眼看了下闹钟,整整七点。糟了,今天可是她第一天上班啊,若是迟到给人的印象肯定不好。

麦安安本就不喜欢打扮的人,直接刷牙洗脸,然后随意的梳了个马尾,拎起小包,急匆匆的就朝着门外跑去。

成光科技有提供住宿,可是她现在还没有住进去,要在周末的时候才能住进去。

本来成光科技是朝九晚五的班,可昨晚戈尚发了邮件给她,要她八点就要到达公司,然后将办公室都打扫一遍,因为言总不喜欢别的人进办公室,以前这打扫都是落在戈尚身上的,有了她,自然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乘坐公车到达成光已经七点五五分了,麦安安使出平生最快的速度朝着公司跑去,这回没人阻拦,她直接按下了二十六层的电梯,幸好现在电梯还空着,而且保安也上班了,要不然她根本没办法进公司。

到了楼层,然后快速的输入密码,618618,输入后,门啪的一声打开了,入眼的就是空旷的偌大办公室。

麦安安回想了一下刚才输入的密码,618,618…这老男人还真是…618我要发,有没有那么俗气?

麦安安朝着那偌大的办公桌切的一声,然后正要放下包,却听到电话响了。

接起,那厢就传来戈尚的声音,“麦安安,你现在到了?你先将窗户上的花浇了,言总桌上的东西先别动,然后将地拖了。就这样了,我九点会准时到达公司。”

麦安安连一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戈尚就挂断了电话,不禁有些泄气。

为了‘五斗米’,麦安安连在路上买的早餐都来不及吃,找到了卫生间,然后拿了水浇灌花,接着快速的拿出了拖把,浸上水,便开始埋头苦干了。

等到八点五十分时,麦安安终于满头大汗的干完了活,心里暗骂着资本主义剥削劳动人民,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加班工资。

坐在戈尚告诉她属于她的座位上,长长的呼出几口气,然后便将有些冷的馒头和豆浆放置在桌上,嘴附上吸管,‘哧溜’的一声,满杯的豆浆即刻被喝下一半,翻开塑料袋,嘴角蓄起一抹满足的笑意,张开大嘴,咬下一大口,咀嚼几下,还未来得及吞下,却听得门啪的一声打开。

言桓几乎一夜未眠,一晚上陪着西西干女儿玩游戏,然后下半夜了却是忙着处理事情,一忙就忙到了天亮,只眯了一会就来公司了。

打开办公室的门,却发现办公室里此时此刻不雅的麦安安,眉梢皱成一团,戈尚何时那么没眼色了,竟然找了个这样的人来做助手?

麦安安却是因为言桓的到来噎住了嘴,嘴里的馒头不知吞下还是吐出来,看着言桓慢慢的走近,她几乎一个‘激动’就忙站起身,“样…噗…”

本来麦安安是想说:言总,您好…

言桓反应还是很快的,但还是被麦安安满口的馒头屑给喷到了袖口上,本来就有轻微洁癖的他,此时的脸色可以用黑沉来形容了,“不管你是谁,现在就被开除了。”

整个公司的人没人不知言桓有轻微洁癖,从来没有敢在言桓面前做出不雅的动作来,何况麦安安此时是完全得罪了言桓。

如果说刚才言桓对麦安安的评价是不雅,那么现在他对麦安安的评价就是粗俗不堪,简直无法入目。

麦安安本来被言桓的黑脸给吓到了,可一听言桓这话,她紧张不安的情绪一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干瘪的气焰瞬间回升。

“我足足在这里干了一个小时的清洁工,就因为我喷到了你一些馒头屑就要开除我,那我不白干活了。”

言桓没有看麦安安,语气却是更淡了些,“你去人事部,我让人结算一个小时的工资给你。”

“凭什么?我应聘进来,凭什么就让我这样平白无故的就被开除?”倔起来的麦安安根本就无法接受就因为喷了馒头屑被开除的事实。

“公司规定,不许在办公室里吃东西。”言桓嫌恶的褪下了银灰色的西装外套,冷冷出声。

麦安安气息一停,脑中想着昨晚戈尚发给她的邮件,公司规定…好像真的有那么一条。

想到此,麦安安气焰下涨,微微低头,“言总,是我的失误,请您见谅。”

麦安安有一点很好,那就是知错就改,承认错误也是大大方方的。

言桓冷凝的脸突然听到麦安安诚恳的承认错误,倒是撇看了一下麦安安,很快就移开了眼。

“现在马上将办公室打扫一遍,五分钟后我要看到一个干净的办公室。”

言桓话落,便直接朝着卫生间走去,留下麦安安一人呆愣的站在原地,貌似…貌似这个老男人还不错。

接着,麦安安直接扔掉了自己的早餐,然后将办公室给再度打扫了一遍,这个时候的速度倒是比刚才的要快上许多,五分钟啊,这时间太短了。

她才放下扫把,戈尚就拎着公文包进来了,见到麦安安着实愣了一番,有些不敢相信道:“你是麦安安?”昨天真是这个女孩?

麦安安正了正身子,拂了拂发丝,露出一个笑容,“戈秘书,我是麦安安,请多多指教。”粗心的麦安安根本不知道戈尚是在怀疑她和昨天是否是同一个人。

戈尚也有些打击,昨天的麦安安看起来虽然有些胖,可至少还算是个清秀有余的佳人,人也白,也看得入眼。可现在的麦安安,他都要怀疑她是不是被炸弹炸到了,这前后变化也太大了吧。

“麦安安,言总呢?”虽然惊讶,但戈尚还是很快恢复了常态。

一提到言桓,麦安安神情有些扭曲,伸手指了指卫生间,“戈秘书,那个…那个…言总去卫生间了。”

戈尚的眼球转了个圈,狐疑问麦安安,“麦安安,刚才有发生什么事情吗?”言总一般很少用到卫生间的,特别是早上。

麦安安哪敢说,直摇着头表示否认。

戈尚一时也摸不着头脑,但也不忘记自己的本分,环视了下办公室一周,点了点头,这效果还行,于是便开始吩咐麦安安做事了。

“麦安安,你先把这个印一下,然后在电脑里找出这些资料,打印出来,今天言总开会要用。”

麦安安接过戈尚递过来的东西,然后不经意的捂了下肚子,肚子空空如也,又看了下卫生间的方向,这老男人进个卫生间要那么久?三十多了还没结婚,也没有女朋友,难道是有什么问题?晚上回去问问妮子好了。

言桓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他在卫生间里洗了个澡,又接了一个重要电话,一出来就对着戈尚道:“戈尚,十点钟的会议,马上把资料拿过去。”

戈尚早就习惯了言桓的做事模式,直接了点头,“是,言总。”

麦安安自从言桓一出卫生间的门,就试图将自己的存在感压低,希望言桓忘记她这个人。

可是这办公室就三个人,戈尚一听完言桓的吩咐马上就对着麦安安道:“麦安安,将我刚才让你复印的资料拿到一号会议室里,然后去茶水间倒上五杯开水。”

麦安安掩息失败,泄气的抬头,眼眸正好落入了正朝她扫过去的言桓的目光里,瞬间像是被针刺了一般,又慌忙的低下头,“言总,戈秘书,我这就去。”说完,几近落荒而逃。

直到麦安安的背影消失在办公室里,言桓蹙着眉头,这个人,他怎么感觉有点熟悉。

对着戈尚道:“戈尚,传一份她的资料到我邮箱。”

戈尚点了点头,“是,言总。”

麦安安跑出了办公室门,然后头脑一片空白,谁能告诉她会议室是在几楼?

暂时缺根经的麦安安只得从回办公室,用比蚊子还小的声音怯生生的问戈尚,“戈秘书,我想问下,一号会议室怎么走?”

“二十七层,向左拐第一间。”戈尚还没开始,言桓倒是冷冷开口了,让麦安安缩了头,即刻又是落荒而逃。

戈尚倒是没什么反应,而是快速的打开了邮箱发了麦安安的资料到言桓的邮箱里。

言桓要麦安安的资料很简单,一是为了以后工作的方便,二是因为他感觉麦安安有些眼熟。

戈尚既然是言桓的心腹,自然是不会找个笨的人,或者是无法胜任的人。刚才言桓一口说要开除麦安安,然后又收了话,一方面是因为麦安安大大方方的承认错误,另外一方面就是相信戈尚的眼力。

“言总,麦安安的资料已经传到你的邮箱了。”戈尚放开鼠标道。

言桓停滞了一下,然后朝着自己的办公桌走去,然后打开邮箱…瞬间黑了脸。

“戈尚,怎么是h大的?”

要知道,言桓此时对h大的特别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