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20章 麦安安的决定

20章 麦安安的决定

麦安安向来不是个喜欢多想的人,从言桓的办公室调到时子瑗的办公室,她觉得这更让她放松,还期待着下个月言桓不会给她压工资。

时子瑗对于麦安安这种居安的行为倒是认同了,若是麦安安急急的来巴结她,或者说是不想要离开言桓办公室里做助理,她还会不放心。可在这认同的一方面,她又对麦安安这种对言桓毫无感觉的样子担心起来。她不禁怀疑起了自己来公司的打算,麦安安真的适合言哥哥吗?毕竟麦安安太过单纯了。

“安安,把这份文件给言总签字。”时子瑗将文件夹给麦安安。

麦安安愣了下点头,这公司里她最不想去的就是那老男人的办公室,可是她最多去的地方也是老男人的办公室,每次去的时候都遭受到冷眼对待,着实让她心里不舒服。可时子瑗让她去,她又不能说不去。

麦安安辗转来到了言桓的办公室门口,按照惯性的倾耳去听办公室里的声音。

嗯…怎么没声音?不是说老男人来了,难道是在睡觉?

麦安安试探性的敲了敲门,还是没声音。

看来是没人在了,麦安安倒回了现在的办公室里,和时子瑗说明了情况。

时子瑗诧异的说,“不对啊,刚才我还给言哥哥打了电话,他说他就在办公室里…”

这话还没说完,时子瑗即刻站了起来,然后就朝着言桓的办公室里跑去。麦安安脑袋一个混战,也紧跟着时子瑗过去。

言桓的办公室门‘嘭’的一声打开,而言桓竟然是苍白着脸倒在了地上。

见此,时子瑗的脸色也白了,她努力保持着镇定,“安安,快去打120。”

麦安安也万万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脸色也有些慌乱,用了办公室的电话打了120。

时子瑗已经顾不得许多,忙打了个电话给陆羽,让陆羽马上到。

这个时候本来就要到公司的陆羽来不及安慰时子瑗,只说马上到。

陆羽的马上到也确实很快,比救护车要来得及时,而陆羽到的时候,言桓正在接受公司特请的医生在检查。

“言总必须马上手术,是胃出血。”

胃出血?时子瑗若有所思的闭上了眼睛,心里已经涌起了千层浪。

夜阑风告诉她,言哥哥明天都要喝酒,这几天喝得更凶了。这原因,都是因为她。

当陆羽知道言桓是胃出血时,也呆了一秒。

幸好胃出血也不算是特别严重手术,陆羽陪着时子瑗在医院等着言桓手术出来,边安慰着,“若不然,就明天让麦安安走人,想必他也想到了,所以才…”

时子瑗无声的点头,她没想到这几天她所做的一切给言桓这般大的打击。

夜阑风在一旁想要调整气氛,“我都多少没到这医院来了,还是没变样。”

时子瑗和陆羽皆默然,很显然没有得到调整,反而更为沉闷了些。

麦安安在接受到通知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时子瑗竟然给她安排了对她专业的工作,而且工作在大部分像她这样水平的人要高上一些,并且公司还给她补贴了三个月的工资。

麦安安觉得上天肯定掉钱了,或者是言桓的脑子坏了。可事实上,言桓只是胃坏了,其他的一切正常。

麦安安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失望,她明明是想要离开的不是吗?可为什么现在有了离开的机会,她却犹豫了?

麦安安一碰到问题,就只有纪涵这个闺蜜商讨了,直接打电话问纪涵,纪涵听闻言桓进了医院,又听麦安安在这个时候要离开,几乎尖叫出声,“麦安安,不会是因为你没有及时发现言老大,所以才被…?”

“怎么可能?我没有发现很正常啊。”麦安安撇着嘴,“而且他也救得及时,根本没出什么事情。还有一点就是,如果是她做得不好,为什么还给我介绍那么好的工作和补贴我三个月的工资?”

“这么看来…”纪涵嘟囔起来,“安安,你还是去看一看言老大,然后…再问问这是为什么。”

麦安安是个不喜欢被人占便宜,也不喜欢占人便宜的人,她心里也对这件事情有看法,而且还不是一般般的有看法,而是十分的有看法。

所以,她找到了时子瑗,想要问明原因。

时子瑗自然不会告诉她真正的原因,不过对于麦安安这种主动前来问明原因这件事情心里倒是放松了一些,至少麦安安这个人,真的不是个爱慕虚荣,还是个单纯的女孩子。

“时总,我实在是不明白,我只是一个刚刚大学出来的人,就算您觉得我有更好的发展空间,让我到别的公司工作,可您难道就没有一点想要我留在公司的打算吗?”麦安安很是不解。

时子瑗抚着额头,这件事情是她和陆羽太过了,也就耐着心思解释,“安安,其实你也不算是到别的公司,你去的那个公司还是我的公司,你进去该怎么发展怎么发展。我和你相处的这些日子里,我觉得你比较适合在那里罢了。(";)”

这回,麦安安愣了。

不过,她很快也反应了过来,“既然如此,那补偿的三个月工资我就更不能要了,时总,我只要我的那份工资。”

“那便…就先这样吧,我要有问题再找你。”时子瑗打了个马虎眼。

麦安安却还是不依不饶,“时总,我还想问个问题。”

“什么问题?”时子瑗笑问。

“为什么选在这个时候?”为什么选在老男人出事住院的时候。

这个问题,是麦安安心里的又一个疑惑,照说时子瑗是老男人喜欢的女人,而时子瑗也有了一个非常完美的老公,她这个小小的助理,难道是因为吃醋她和老男人接触太多了?

很显然,麦安安想偏了,偏得太偏了。

这个问题,时子瑗顿了一秒才回答,找了个不是特别完美的借口,“言哥哥这次会胃出血只是纯属意外,我本来就打算让你离开公司的。”

终于把麦安安给哄走了,时子瑗看了看角落一处,嘟着嘴低喃,“言哥哥,你出来吧。”

言桓穿着病服从角落边处出来,脸上皆是释然的笑容,仿佛放下了千斤重担。

“言哥哥,这回我可是做了回坏人,虽然我这样做伤害到你,可你也不能拿你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时子瑗嗔怪着,“若是你身体出了什么问题,我该怎么面对伯母?”

那一次,言妈妈对着她煽的那一巴掌,她至今还记得,不是因为记着这巴掌是言妈妈给的,而是记得她不要再去耽误言桓了。可是,这些年来,言桓一如往常的对待她,身边更是没有一个女性的朋友,连助理用的都是男人。所以,她很...

快的默认了陆羽的做法,在言桓的身边安排了麦安安这个角色。

“瑗瑗,你怎么还是不明白,我知道总有一天就会离我而去,甚至会为了陆羽渐渐的远离我,可你万万不该,和陆羽一般,放任别的女人、甚至给别的女人借机来接近我。我承认,我现在都还喜欢你,甚至你哪天不要陆羽了,我一定把你给抢到手。你做什么都可以,就不要在我的身边安排别的女人。你看着不会吃醋,可我看着会心痛。”

言桓这些话,几乎用一口气说完。虽然他觉得麦安安是个比较不错的女人,但是也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而已。若说和麦安安在一起,他觉得是万万不可能的,连万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麦安安浑身上下,都充满着和他相斥的气息。

可言桓万万也想不到,这样的结论,在他以后的日子里,一直也想不通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论。

时子瑗知道此时她说再多也没用,于是主动承认错误,“言哥哥,我一定、肯定再也不给你添麻烦了,也请你好好的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你要是下次再在办公室里倒下,我可就是万死也不为过了。”

言桓继续絮叨,“若是我真有看上的女人,不要你来给我推波助澜,我自己就会主动出击。顺便你让陆羽也给我消停一些,别以为我不知道西西天天和他报道的那些事情。西西也是我的女儿,这么小要是被带坏了怎么办?”

已经有闲情来调侃了,时子瑗苦笑不得,她刚才竟然被言桓给摆了一道,“言哥哥,你也太…”

言桓刚才在角落里听到时子瑗主动让麦安安离开,心里已经高兴极了,哪还去想着受的委屈,当下自然反击一下。

“相对于你和陆羽对我做的事情,我这点反击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我也休息得差不多了,明天我就能出院了。”言桓话锋一转,立刻就让时子瑗转过了话题,“嗯,是,差不多了。不过还是要多多休息才是。”

第二天出院,令言桓怎么也想不到的是,迎接他的不是什么工作繁忙,而是眼前这个用坚定眼神告诉他,“言总,我还是决定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