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章 穿越第一人

第1章 穿越第一人

“你这个贱人,老娘今天跟你拼了,叫你勾引我老公!”一阵极其粗暴的欧巴桑声音从一群人堆里传出来。

“菲菲,快来,快来看啊!前面好像打架了,走,咱们快点瞧去。”一个全身粉粉的女生用手指着前面一堆人,对着身边一直在狂啃鸡腿的高菲菲吼道,完全忘记了她那好不容易装扮出来的淑女形象。

“哪里?哪里?”一只油兮兮的胖手扯着小月那粉粉的衣服,一双小眼睛到处乱窜,这年头,吃、睡觉和看热闹早已成为高菲菲生活中不可缺少偶的部分。

话说:哪里有热闹,哪里就必有高菲菲姐妹。

“看,就在前面!”可是,当小月把指向前方的手指放下来时,身边已经没有了人影,再看前方,那只挥舞着鸡腿的已经往人群里挤去,一边挤,一边还大叫着“借过,借过,里面那是我阿姨!借过,借过。”

而那油兮兮的胖手毫不客气的向着前面一位位的人民群众抓去,小月心凉的低头望了一眼粉粉的一角。

“高菲菲,你个天杀的,给我回来。”一声更为狂暴的声音在人群后响起,一群大婶瞬间把眼神调了过来,而高菲菲终于趁此机会挤进了人群,可是,待她要兴奋地观战时,却看见对面一红影瞬间砸向自己。

“啊!!!”一声尖叫,高菲菲很光荣的倒了下去,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观战而壮烈牺牲的“烈士”。【高菲菲后话:千万不要随便观看别人打架,特别是女人,特别特别是穿高跟鞋的女人!】

“菲菲,你个死丫头,还不快起来,不就是饿了二天吗?竟然给老娘我晕过去三天,再不起来老娘就把你扔到大堂去接客!死丫头!”

“啪!”一盆冷水对头喷下,那在木**趟了三天的的青衣婢女忽然睁开了双眼大叫的跳起来。

“小月,打雷了,下雨啦,快点回家收衣服啊!”

“啪!”对面极其妖艳的红衣欧巴桑毫不犹豫的甩下一巴掌。

“你个死丫头,不想活了,竟然敢叫老娘我小月,看来你是还没有饿怕啊?哼……来人,把门给我锁了,没有我的话,不准给她吃的。”那浓妆妖艳的大婶回头甩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对了,连水也不准给!”待走出低矮的房屋后竟然又加了一句,直弄得刚醒过来的女婢满脸的震惊和不解。

“靠,小月,你我把扔哪里的啊?我不是在看戏吗?”

再看清楚旁边的摆设和身上的装扮后,直瞪得一双大眼珠都快掉出来。

“呃……做梦呢?”说完恰了自己一把胖胖的脸,可是,竟然没有恰到那嫩嫩的肥肉。

“呃……还知道疼!”菲菲又掐了掐“自己”干瘦的手臂。

“啊!!!鬼啊!这……我……我……不是穿越了吧?”很快,菲菲便反应了过来。

“哇咔咔,穿越耶!”菲菲顿时高兴了快要跳起来了,可是,忽然想起刚才那大婶说的话,停了下来,在看了看旁边的摆设和身上的衣裳。

“啊!!!我的鸡腿!!!”

“轰!”一声闷响,高菲菲又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呃……怎么这么黑?小月,小月,你在哪里?”黑暗中,一个瘦瘦的身影从地上很难过爬了起来。

正是晕着穿越过来又晕过去的的高菲菲。

像是忽然想起什么,菲菲抹了抹自己的手臂,还是自己一直羡慕的纤瘦手臂。忍住了再次晕过去的冲动,慢慢的摸索着墙壁想去开灯,可是,忽然又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现在,应该没电灯吧!唉,希望还有火柴那东东吧!

当高菲菲二十次摸遍小小的房间,三十次撞墙后,终于放弃了,摸到了一旁的床程大字趟了上去。

“靠,这什么破地方啊,玉皇大帝,皇母娘娘,你就让我回去吧,”闭上眼,嘴里嘟哝着睡了过去。

“菲菲……菲菲……快起来。”高菲菲翻了翻身继续死睡。

“菲菲……快起来,我给你送吃的来了!”

“吃的?鸡腿?”只见刚才还在死睡的高菲菲忽然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只是当她看到面前一个同是一个青衣小奴时,心中的那一点希望便彻底的消失了。

唉,看来,自己真的回不去了,我亲爱的席梦思,亲爱的鸡腿……还有亲爱的小月,呜呜……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冒火的小月:什么叫还有小月,感情我还比不上一张床,一只鸡腿?……】

“菲菲?你怎么了?呜呜……是不是给饿傻了?菲菲……”看到菲菲一个人在哪里嘀嘀咕咕,青衣小奴更是直接哭了起来。

“呃……”菲菲有点手足无措起来,不愧是是古代女子,嘿,说哭就哭。

“那个……我……你是谁啊?”知道自己肯定瞒不过,于是便用了穿越里最为经典的一套——失忆!

“菲菲?你真的……呜呜……怎么办?要是月娘知道你傻了,一定会把你赶出去的,呜呜……菲菲……怎么办!”

看见青衣小奴不停地再床边走来走去,菲菲擦了擦额角的冷汗,很傻B的问了一句:“那个,你认识我?”

青衣小奴听到这话,手帕一甩,又准备开始“水漫金山”。

“停!”实在受不了的菲菲终于使出了独门内功河东狮吼。

“呃……那个……既然你认识我,那你告诉我不就得了!”看到那被自己吓的都忘了哭的青衣小奴,高菲菲终于在擦了擦冷汗后说出了这个穿越常用之法。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还是菲菲姐聪明。”

菲菲翻了翻白眼,还聪明呢,穿越人都知道。【盗版:地球人都知道】。

经过青衣小奴的仔细介绍,菲菲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在大喊三声苍天后,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

现在处的这个国家叫天朝国,而自己处的便是这天朝国的国都的最红的青楼的后院里,总体来说,也就是这个叫春风满园楼的青楼的打杂的。

更郁闷的是,由于自己这个身体前几日不小心洗坏了青楼大老板月娘的一件纱裙,在被饿了二天二夜,又在昏了三天三夜后,醒过来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也就是穿越的自己,幸好这名字还是自己的,要不然凭自己这马大哈的性子,非得穿帮不可。

而现在自己仍被禁锢当中,面前这个偷偷溜进来的青衣小奴叫小云,是从小和自己被一起买来的,平日里便如同亲姐妹。

“菲菲姐姐,快吃吧!看,我给你带来了你最爱吃的馒头!”

望着面前二个黄中带黑的馒头,在思考了零点零几秒之后,高菲菲下定了要逃出去的决心,自己可不会什么琴棋书画,稍稍有点优势的现代流行歌,也没有一首能从头唱到尾的,甚至连那声音也绝对不比街头卖菜大婶的好,所以,逃,是最好的办法!

在下定逃的决心后,高菲菲就开始非常努力的准备了。

当高菲菲从水中倒影出自己的面孔时,彻底的绝望了巴结一个富家公子逃出去的想法,传说中的“星光满面”说的便是自己吧,也的确有没比这更贴切的名词了。

经过高菲菲的再三思索,终于决定了伟大的逃亡计划,首先便是要先从这矮房子里出去,然后便想办法去盗一套男装,最后,嘿嘿,逃之夭夭……

当小云第二次偷偷送来那似岩石般的馒头时,高菲菲便将她的计划一一说给了她听,没办法,还需要她帮忙才行啊!经过高菲菲的再三威逼利诱后,小云终于含泪答应了,并且拒绝了和高菲菲一起逃出去的建议。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一个青衣小奴如老鼠般从一间低矮的仓库房窗户溜了出来,而后直奔青楼后面的鸳鸯浴室,嘿嘿,要知道青楼哪里有男装,就非鸳鸯浴室莫属了。

鸳鸯浴室。

“三哥,你确定不要找个人来服侍你吗?嘿嘿,难道,你的口味真如外界传言的不一般。”一声极其懒媚的声音从一间浴室传出。

“看来,你最近是闲的慌吧!要不……我们出去比划比划?”另一个带着些许霸气的如同鬼魅般的礠声响起。

“呃,三哥,你看,外面月亮好圆,我就不打扰你休息,去找我的怜秀去了哦,你慢慢洗,慢慢洗。”一白一男子急急的推开浴室走了出来,正是先前那懒媚的声音。

高菲菲望了望没有一丝月光的天空,再望了望白衣男子刚走出来的那间浴室,牙一咬,好,就这间。

“相信自己!加油!嘿,这么黑的夜晚竟然说月亮好大,估计里面二位不是白痴就是弱视,嘿嘿……真是天助我也!”

菲菲鬼鬼祟祟的移向了那白痴的浴室。

“谁?”一声暴喝,突然传来,正是里面那白痴男子。

“靠,肯定是弱视,经科学验证,视力差的人听力绝对不错,”所以,想到这里,高菲菲索性咳嗽一声,低着头回答。

“你好,我是送洗澡水的,请问大爷你还要水吗?”一声刻意压抑的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正是高菲菲,说完还直接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