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4章 初场

第4章 初场

“一言为定!”

如今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她也只有把头仰的更高,满脸的信心十足!

“好,这七日,你就住在这里就是,我会安排婢女来伺候你,到时候……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哦。”

再次看早高菲菲脸上的自信,月娘的眼睛也是亮了几分,笑的灿烂了起来,扭着腰,走到了高菲菲的身边,拉着高菲菲的小手,一副和蔼的模样,不愧是青楼的老鸨,这脸色变的高菲菲心中一阵惊叹,真是天生的好演员料子。

“那是自然!”

高菲菲依旧是抬头挺胸,大声的回到,月娘的身子又是一惊,脸上的笑意却是灿烂到了极点。

“那就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你需要什么,跟婢女说就是,我一定会满足你的。”

说完,月娘就走出了房间,华丽的房间内,只剩下高菲菲一个人,听到月娘下楼的声音,高菲菲终于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挺着的***软了下来,心中一阵后悔,唉,早知道要穿越,说什么也得让自己学个一技之长啊!

不一会儿,就来了三名婢女,其中更是有一个高菲菲的熟人——小云。

只是此时,小云看着高菲菲的脸色变的有些奇怪,也有些恭敬了起来。

“你们下去吧,小云一个人留在这里就是了。”

高菲菲挺了挺***,对着那群婢女挥了挥手,一副千金小姐的模样,婢女们也都是低头行了个礼,退了出去,虽然高菲菲以前跟她们一样,只是一个小小的婢女,但是从她住进这里之后,可就不一样了。

“菲……菲菲小姐……你……”

小云抬头飞快的看了高菲菲一眼,又低下了头,小小的声音,透露了她的不安。

“唉……你先给我准备些水吧,我要好好的洗个澡。”

人走之后,高菲菲脸色顿时垮了下来,高菲菲看了小云一眼,长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不过只是片刻的功夫,眼中的颓废就缓缓的散了去。

她高菲菲,可不是个任人宰割的人,既来之,则安之!

她就不信,一个才艺表演,还真能把她难倒了,想到这里,高菲菲心中顿时一阵轻松,眼珠转悠着,忽的,眼神一顿,有主意了!

几天之中,高菲菲把自己关在了房间内,不见任何人,就连月娘都被她挡在了外面,只有小云一个人负责着她的生活饮食。

可是,就连小云也不知道,高菲菲在做什么。

除了日常生活用品之外,高菲菲还让小云给她准备了各种各样的布料,整天在房间里面剪来剪去,直看的小云一头雾水。

就这样,七天的时间终于过去了,晚上,就是高菲菲的初场表演了。

月娘有些焦急的找门外走来走去,可是房间里面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刚才,高菲菲已经让小云发出话来了,一定要等到等台前一刻钟,她才会出现。

像高菲菲这样搞神秘吊胃口的事情,月娘自然是见得多,也做得多了。

可这高菲菲以前毕竟只是一个丫鬟,虽然她的话说的那么豪迈,可月娘到底还是有些担心的。

终于,在月娘期待的目光下,在各位姑娘们好奇的眼神里,高菲菲房间的大门终于打开了,小云走了出来,在她的身后,高菲菲也走了出来。

但她出现的时候,周围的人,皆是一愣,月娘也是被高菲菲的装扮给吓住了,再看高菲菲,此时一身的斗篷,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除了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外,什么都看不出来。

“你……你,这是?”

月娘有些莫不着头脑了,就算是搞神秘,也不用弄成这样吧?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带我过去吧。”

高菲菲神秘的笑了声,声音中带着掩饰不住的兴奋,听到高菲菲这样的自信的话,月娘的心,也终于是送了口气。

还未踏进前院,高菲菲就听到了里面的嬉闹声,姑娘的娇嗔,腻的人全身发麻的发嗲声。

高菲菲紧了紧身上的斗篷,眼中却闪着兴奋的光彩,高菲菲怎能会不兴奋,要知道,这青楼,可只有在电视里小说里才能看到啊。

高菲菲没有直接走到大堂,而是在走廊转角走进了大堂舞台幕后,带会儿,高菲菲就会直接,从幕后走到舞台上,表演她的才艺,再由这青楼的客人点评,只是高菲菲不知道的是,除非她真的能惊艳全场,月娘才会把她留下来,当做金字招牌,自然也不会让寻常的人碰她,若是不能,那么今晚……可就绝对跑不掉了。

这大堂之上的客人,只是一些普通的客人,在大堂的楼上,才是那些真正尊贵的人。

楼上的房间皆是有着雕花香窗,从那窗户里,可以直接看到楼下的大堂,台子上的情况更是一览无遗,但是大堂和台子上的人,却是看不到他们的。

“三哥……你找到那个婢女了?我可是好奇极了,哪个婢女有那么大的胆子,竟敢当着你的面,把你的一副抢走了?要这事传出去,整个国都都要轰动起来了吧。”

一个慵懒带着点点妖媚的声音,缓缓的响起在二楼最好的牡丹房中,一名身着白裳的男子,摇着手中的扇子,看着面前脸色渐渐便的难看的男子,打趣道。

若是高菲菲能听到这声音,自然会十分熟悉,因为这个声音,正是那日她在鸳鸯浴室听到的那个懒媚的声音,此时这男子一把扇子轻摇着,心中却已经是笑的不行了,而他面前那位男子,豁然就是被高菲菲鉴定为弱视,并且还偷走了他的雪绸锦衣的男子。

只是此时,他的脸色真的很不好,冷峻的脸上,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也就是这白衣男子还敢跟他说这样的话,要是别人,就算不被他的眼神和气势吓死,也该被他给一拳挥死了。

“要是被我找到了……哼!”

男子阴冷的声音,满带着愤怒的火焰,白衣男子甚至能够从他的话中听到了咬牙切齿的声音,不禁打了个寒颤,心中偷偷为那个小婢女惋惜。

要知道,他这个三哥,就算是跺跺脚,这国都都要抖三抖,那个小婢女要是落在他的手上,还能好的了吗?

不过,同样,他对那位小婢女也是十分的好奇,她可是第一个敢在老虎头上拔毛的人。

那天,他正在和他的怜秀亲亲我我的声音,一声“轰”想,房门直接破碎开来,而他这个三哥,只穿着中衣,站在门口,所有的人都被他的气势给吓得躲在房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等他知道他的衣裳竟然被一个婢女当着他的面抢走了之后,惊讶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去了,明白过来之后,实在是忍不住笑了出来,结果……三天没敢见人,因为某人很不给面子的,直接把他扔出了房间。

“多谢各位爷来我春风满园楼,姑娘们一定会好好伺候各位爷的,好嘞,月娘我也不啰嗦了,姑娘们,上来吧,给各位爷献上舞曲。”

月娘摇着手中绒绒的蒲扇,扭着腰,走上了台,满脸的媚笑。

月娘下了台子,就有姑娘上了台子,跳起舞来,曲乐也响了起来,整个春风满园楼,尽显风流妩媚,妖娆迷人,不愧是南羽国第一楼。

几首曲子下去,跳舞的姑娘也是换了几批了,忽然,台上的姑娘们都停了下来,就连声乐也停了下来,台子的客人都不禁一愣,不明所以。

就在这个时候,曲乐再次响起,但与刚才的舞曲之音,孑然不同,一位全身掩藏在斗篷下的女子,缓缓的走上了台,眼光闪烁,如黑夜的星辰,所有的人都被瞬间吸引了,而楼上那冷峻着脸的男子,身体一震,死死的盯着那露出来的双眸。

那双眼睛太熟悉了,他怎么会不记得,就是这双眼睛,贪婪的盯着自己的雪绸锦衣,最后,还当着自己的面,把他的锦衣抢走,真是铁鞋踏破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没想到,她竟然会出现在台子上,难道……她不是小婢,而是这楼里的姑娘?

想到这里,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猛的涌出一股怒意,恨不得,立即飞身下去,把她抓上来。

“月娘……这美人是谁啊?怎的把自己裹得那么严实?嘿嘿……难道,是怕爷们忍不住?”

一道戏谑的笑声在台下响起,而后便是哄堂大笑,那台后的月娘赶紧随着快步走上了台,她没想到,高菲菲竟然到了这个时候还把自己裹的这么严实,拿到,她要这样表演才艺?

“各位爷可要原谅,这是楼里的菲菲姑娘,今个儿,可是姑娘的初场,可是害羞的很呢。”

“原来还是个雏啊?爷喜欢……这个美人爷要了,你们不准跟爷抢!”

那开始出声的男子,一听完月娘的解释,顿时二眼放光,露出**的表情,**笑的盯着高菲菲,好像已经能够透过斗篷,看到高菲菲的身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