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617章 倒霉书生

第16、17章 倒霉书生

“什么?人不见了?”

听到胡二娘的禀告,月娘满脸震惊,不敢置信,若是说那个丫头以前逃跑的话,她还会相信,但是现在她不再是丫头了,还得到了那位公子的青睐,昨日还送了一堆礼物过来,她真的想不通,她为什么还要逃走了,难道……是被人拐走了不成?

想到这里月娘立即快步的向着菲菲所住的房间走去,进了房间,发现一切都没有变动,那些锦盒都还摆在桌子上,一点也看不出逃走的迹象。

可是当她打开锦盒的时候,才终于明白,她真的逃走了,因为那些锦盒中空空如也,月娘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了起来,再扫了一眼四周,翻了翻菲菲的床,还有衣柜,就连自己送给她的那些首饰也是完全不见了。

“让人去找,让所有人都出去找!快去!”

月娘愤怒的对着胡二娘吼道,胡二娘身子缩了缩,脸上一种惶恐,赶紧退了下去,让所有的小厮去找人,她怎么也没想到今日还一身小姐的衣裳,跟自己道谢,还送了她几两碎银子,一出门竟然逃跑了?

月娘跌坐在椅子,着急了起来,这可怎么办?要是以前的那个死丫头跑也就跑了算了,可是她现在可不是她的人了,是那个三……三爷的人啊,三爷的身份她是知道的,要是他问罪起来可怎么办?

只希望能够在三爷来之前,找到她,否则,也就有承受他的怒火了。

就在春风满园楼里的人四处寻找的时候,菲菲和小云已经化身宫公子小厮,大摇大摆的在饭馆吃饭来着,此时的菲菲身上一身华丽的锦衣华服,当真是贵气逼人,小云则是低着头,坐在菲菲的身边,等着小二上菜。

“小云,你看,根本就美人认出我们来,你别总是一副心虚的样子好不好?”

菲菲凑到了小云的耳朵边,小声的说道,小云身子一抖,小心的抬起了头,偷偷的看了看四周,又低下了头,看的菲菲一阵无语,看来,还是早点离开国都好了,否则,依照小云这模样,想不被别人怀疑都不行。

虽然她们经过仔细装扮,外人据对是不轻易看出来了,但从小云始终是不能放心下来,特别是一想到被抓回去后会受到的惩罚,更是心虚,老觉得背后有人跟着一样,就算菲菲怎么劝说都没用。

看到小云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样子,菲菲彻底的放弃了,重新把目光放到了桌上上来的美味上了,胃口大开,想起今日出来,还未吃过任何东西,更觉得饥饿了,拿起筷子,接下来的情况,只能用风云残卷来说了,等小云低着头,吃了几口饭,再准备夹菜时,才发现,桌子上的菜,已经是少了近三分之一。

菲菲这般吃相,也是引来周围诧异的目光,毕竟菲菲这一衣裳,看起来,就是那种贵家的公子,可是这吃相,却是更那些大老粗一样,没有丝毫的形象可言,菲菲似乎也感觉到了周围那惊惑的目光,速度顿时减慢了几分。

即使是这样,在小云吃下一小碗饭后,桌上的饭菜已经被菲菲一扫而空了,菲菲满意的拍了拍肚皮,一副满足的样子。

“小二……结账!”

菲菲满意的大喊一身,拿起身便的折扇,一甩,“啪”的一声打开来,好不潇洒,看的小云一愣,瞧着模样,好像面前这个才是真正的菲菲,那个楼里的菲菲姑娘倒像是她假扮的了。

“好嘞……一共一百二十文,客官好走,欢迎下次再来。”

小云从袖中掏出了一百二十文放在了桌子上,摇着扇子,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小云紧跟在身后,看着菲菲那爽朗的模样,深吸了口气,终于把头抬了起来,但是,只要一感觉到别人的目光,便是立即低下了头。

“小……公子……我们回去吧,这……这大街上好多人。”

小云走到了菲菲的身边,小声的说道,看着菲菲从这个摊子逛到那个摊子,一副乐此不疲的模样。

“怕什么,我还从来没出楼逛过街,这次一定要好好玩玩才行。”

菲菲回头对着小云说了一句,便是又逛了起来,一路逛来,小云的怀里已经多了一袋袋的零食。

就在这时,菲菲忽然发现前面围了一圈人,菲菲顿时二眼放光了起来,看着菲菲那一脸兴趣的样子,小云刚想说些什么,可还未来的及出口,菲菲就直接向着人群跑去了,凭借着小巧的身后,一下便是钻进了进去,只剩下一脸着急的小云,抱着零食,不知所措。

最后,深吸了一口气,向着人群里挤去,她可不放心菲菲一个人在里面。

“你……你个泼皮,我已经给你了钱了,为何还问我要?”

一名青衣书生,正对着站在烧饼摊前老板气愤的问道,而那个卖烧饼的老板,尖嘴猴腮,眼中闪烁着精光,拉着书生背后的书箱不肯放开。

“你给少了,我这个饼,可是一两银子一个?”

那老板一副趾高气扬看着书生,理直气壮的说道,菲菲顿时愣住了,一两银子一个烧饼?这不是抢吗?周围的人也都是像菲菲一样,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你……你……胡说,天子脚下,朗朗乾坤,你竟然这般漫天要价,这饼,我不要了。”

书生气的发抖,把手中的饼放回了老板的摊子上,伸手,就要从老板的手中拿回自己的五个铜板。

一看那泼皮的样子,就知道,钱入了他的手,怎么还肯拿出来?

“东西卖了,岂有退回的道理?快给钱!”

泼皮看着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却更是嚣张了起来,不但不还钱,还要那书生给钱,这下,那书生的更是气的脸通红,说不出话来。

“你……你……你……”

“你什么你?快给钱,不要耽误了老子生意!你身上……不会是没钱吧?”

老板恶狠狠的吼道,可是书生出了脸更红了之外,一点也没有拿钱出来的样子,老板一看,更是怒声问道。

“我……我……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钱财乃身外之物……”

老板那一吼,书生的脸色完全通红,他看着恶狠狠的老板,解释道,但那声音却是越来越小,看来真是被那老板看穿了,他的身上,还真是没钱了。

“好啊,你敢甩我?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拿不出银子,就别想走!”

“你……你……还有没有王法,各位乡亲评评理,有他这样做买卖的吗?”

可是那泼皮却是恶狠狠的扫了一眼四周,那些刚想替书生说话的人,都被吓了一跳,不约而同的退了几步,这一退,站在最前面的菲菲顿时露了出来,菲菲一愣,看了看四周,嘴角勾起一抹苦笑,看来,自己原本想看别人的热闹,这下,倒是成了别人看自己的热闹了。

“喂,你想给他出头?这好办,看你是个有钱人,你就替她付钱好了。”

老板瞪着菲菲,这才发现,菲菲这一身穿着倒像是个贵家的公子,眼中精光一闪,立即改口道,知道面前这个书生身上没钱,好不容易有个人出头,他自然要敲他一笔。

“我为什么要帮他付钱?管我什么事?”

菲菲白了老板一眼,后退了一步,直接把自己埋进了人群,继续看热闹,哼,想看她的热闹?可没那么容易。

“公子……公子……”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终于是穿过人墙,挤了进来,豁然正是小云的声音,只是小云还未挤到菲菲的身边,忽的脚下一软,竟是摔向了那位靠的不远处的书生,那书生还为来得及反应,就被小云像一边退去。

然后,就像是起了连锁反应一样,书生向后一倒,整个身子,砸向了那烧饼摊子。

“轰”的一声响,整个烧饼摊子都翻了过去,摊子上的烧饼,也是全部都散落在地,看到这一幕,周围的人赶紧都四散开来,唯恐牵扯到自己身上来。

“你……你们……”

“啊……官兵来了,快看!”

老板看着翻到在地的烧饼摊,傻住了,反应过来之后,更是直接指着正在扶着小云的菲菲还有那把自己撞到的倒霉书生,火冒三丈,菲菲眼光一闪,忽的指着老板的身后的,大叫了起来,老板一惊,赶紧回头。

哪有官兵的影子?只是等他转过头,想要找菲菲算账的时候才发现,菲菲已经不见了,而且,连那撞翻他摊子的书生也不见了。

老板脸色铁青,看了看周围全部四散离去的路人,只得狠狠的一跺脚,转身拾起自己的摊子,正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可有了刚才的事情,周围的人路过都是离着他的摊子远远的,根本就不靠近,他就算想找个算账的都没有,最后只得铁青着脸,拖着摊子,走开了。

而此时,在那老板走后,旁边一位卖伞的伞堆里面,冒出了三个人,正是以为已经逃的远远的菲菲小云,还有那个倒霉的书生。

§§第17章 收个书童

“公……公子……我……我不是故意的。”

小云有些委屈的看着菲菲,刚才若是不是菲菲拉着她躲了起来,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情来。

“没事没事……幸好躲得快,否则一定会被狠狠的坑一笔的,哼,本公子的银子,是那么好坑的吗?走,回去!”

菲菲安慰了声小云,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扇子一打开,扇了扇,头也不回的走掉了,只剩下,身后呆呆的书生。

书生看着菲菲和小云离开的背影,重新背起了书箱,摸了摸瘪瘪的口袋,又沉思了片刻,终于是快步的向着菲菲跑去。

“公子……公子请稍……公子……”

菲菲似乎听到背后有人再叫,停住了脚步,转过身,眼前顿时出现身影,菲菲习惯性的一扇,一个身影来不及站稳,直接摔了个狗啃泥。

菲菲有些疑惑的看着忽然出现的书生,这才忽然想起,刚才自己躲起来的时候,好像顺手拉了他一把,没想到,他还跟上了自己,难道……他对自己有什么企图?菲菲向后一蹦,护住了胸,感觉到胸前的束胸带,这才想起,现在自己是一身男子的装扮,顿时松了口气。

“你……你跟我们干什么?”

小云挡在了菲菲身边,对着那位从地上爬起来的书生,有些惊慌的问道。

“我……我没有坏意的,我……我……我是丹城人士,本是来国都谋的一官半职,好光宗耀祖,岂知路遇窃贼,盘缠皆被盗取,这……如今,身无分文,想……想跟公子借银两,他日,定当亲手奉还。”

书生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向着菲菲恭敬的行了一文礼,脸上微红,断断续续的说道,菲菲顿时明白了过来,敢情,这人,是来向自己借钱的?

“这……我又不认识你,怎么相信你?谁知道你是不是骗人的?”

菲菲瞥了他一眼,眉清目秀,长的倒还不错,只是那一股子书生的柔弱,却不是菲菲所喜欢的,她喜欢的是那种充满着男子气概的霸气男子,一想到这里,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出现了那个人的身影,脸色一变的,顿时连连摇头。

“呸呸呸……我怎么会喜欢他?才不喜欢他!”菲菲小声的说道,而那书生停了菲菲的话,有看见菲菲不停的摇头,脸色顿时通红了起来。

“我……我乃读书之人,怎会骗人?我家乃是丹城大家,岂会贪图你一点银两?你……你这是侮辱于我,这银两……我……我不借也罢!告辞!”

一听到菲菲怀疑的话,他顿时大声的说道,说完拱手告辞,转身就走,直把菲菲弄的一愣一愣的,这书生的脾气,也太差了吧?自己只是说一下,就生气了?可是菲菲不知道的事,对那些自命满腹经纶的书生,这不相信,便是最大的侮辱。

“小姐……他……要不,我们借点银子给他吧,看他,挺可怜的,要是没有银子,他怎么活呢?啊……小姐,我……我是听说丹城是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地方,是想……是想过去玩,有个识路的人总是好的……”

看着那书生离开,小云扯了扯菲菲的衣角,小声的说道,菲菲一愣,看着小云的眼神顿时变得暧昧了起来,看着菲菲那暧昧的眼神,小云的小脸顿时通红了起来,连忙摆手解释着,听着她的解释,菲菲有些兴趣起来。

反正她也没想好去哪里玩,又不认识路,既然这样,就让这名书生给她们带路好了,她们身上也不缺那点银子,菲菲点了点有,向着书生跑去。

“喂……等一等。”

“公子何事?在下不姓沈,不姓喂。”

听到菲菲的叫声,那位公子转过身,对着菲菲冷冷的说道,看那模样,似乎还在生气。

“哦……沈公子对吧?你说……你是丹城的?”

菲菲也懒得和他争,直接问道,书生一愣,点了点有,但一想,他刚才竟然怀疑自己的为人,顿时脸色又变得有点难看了起来。

“那这样好了,我可以借你钱,不过……我们正好也是去丹城,你给我们带路怎样?”

菲菲一脸得意的看着他,等着他的欣喜和感激,可是她看到的却是书生愈加难看的脸色,不禁疑惑了起来,难道……自己说错什么了?

“公子为何侮辱在下,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

“停!”

书生看着菲菲,终于开口了,一副刚正不阿,正气凛然的模样,菲菲额角滴下一阵冷汗。

“这样好了,我雇佣你,雇佣你做我的书童怎么样?这样总部侮辱你了吧……难道你一介书生,还做不来一个个小小书童?要是你连这点文采也没有,那就算了,你还是走吧。”

菲菲眼光一闪,立即改口道,说完还故意使了个激将法,这书生一听,顿时更加的气愤起来,但却找不出反驳的话来,清秀的脸上又是气愤又是不甘。

“好了,要是你能证明你有那个文采的话,就跟我走吧。”

菲菲知道,自己已经给了他一个台阶了,要是他还不肯下的话,那她也就没办法了,就算没有他,她相信,她也能找到那个丹城。

菲菲转身就走,也不再停留,小云偷偷看了书生一眼,转身跟在菲菲的身后,向着他们所在的客栈走去。

那书生看着菲菲离开的背影,踌躇了片刻,终于动了动脚步,跟了上去。

“我……我只是……”

“我知道,你只是想要证明,你真的满腹经纶是吧?走吧,一路上,你再慢慢证明吧。”

书生快走几步赶上了菲菲,刚想跟菲菲解释,就被菲菲打断了,还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样子,替他解释道,书生脸上又是一红,但没有再说什么,跟在菲菲的是身边,一起走着,到了客栈,菲菲又给他看了一个房间,就回到房间休息去了。

经过这一惊一吓的,小云也没有那么害怕了,头也抬了起来,只是偶尔瞟一眼身边的书生,都会立即把头低下去,脸蛋上染上一抹红晕。

春风满园楼中,月娘一手叉腰,对着那群刚从外面回来的小厮,怒声吼道,都已经过去大半天了,要是再找不到,到了晚上就更难找到了。

“什么?没找到?去城外找了吗?”

“各个城门都派了人去问了,去找了,都没有找到……她们,她们或许还在城里,可城里大街小巷,也都找了问了,没见到姑娘的影子。”

找了大半天的小厮,一脸疲惫的回答着,他们也是纳闷,二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他们找了大半天都没找到,就那么忽然消失了。

“继续找,一定要给我找到!”

“是……”

月娘焦急的吼道,小厮们哆哆嗦嗦的退了下去,继续去找,只剩下月娘,一个人又是着急又是气的,别人都好说,可偏偏是那个丫头。

“月娘……要不,你直接去告诉那位公子?看那位公子像是大户人家的人,说不定可以让更多的人去找,就更容易找到了。”

一边的胡二娘,走到了月娘的身边,小声的说道,这一说,月娘的眼中一亮,对啊!怎能没想到,凭三爷的本事,难道找一个小丫头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来人,准备轿子,我要出去!”

月娘急忙站了起来,大声的说道,快步的走了出去,一路坐着轿子,直接到了琦王府。

“这位爷,麻烦你进去跟王爷通报一声,就说月娘有事禀告。”

月娘一下了轿子,就直接走到了府门前,对着那守门的侍卫,说道,那侍卫看了月娘一眼,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侍卫就走了出来,把月娘带了进去,月娘跟着侍卫,急冲冲的走了进去,南宫琦此时正在书房之中,身边依旧有着一名侍妾伺候着。

“奴家参见王爷……”

月娘一进去书房就看着王爷正在案桌之后看着手中的文书,一脸冰冷,后背一凉,赶紧行礼。

“什么事?”

南宫琦冷冷的问道,这月娘虽然知道他的身份,但是从来未到王府来找过她,难道……是她出事了?一想到这里,南宫琦的心,忽的一动,眼神却是更冷了,那个女人,竟然敢推开她,好大的胆子!

“回……回王爷……菲菲小姐……菲菲小姐……不见了。”

月娘擦了擦额角了冷汗,小声的禀告道,果然,月娘的话一落,顿觉一股冰冷的气息直射向她,身子一软,直接跪了下去,浑身颤抖,就连他身边的侍妾,在那个冰冷的气息下,也几乎停止了呼吸。

“怎么回事?”南宫琦冷冷的看着月娘,眼神冰冷如罗刹。

“今个儿……菲菲小姐说要去上香……然后……然后半路肚子疼,下轿如厕,然后……然后就不见了。”

月娘浑身颤抖,跪倒在地,断断续续的禀告着,南宫琦忽的站了起来,大步走出了书房,直到南宫琦消失,月娘才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赶紧跟了出去,只剩下侍妾一人,眼中闪过一道犀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