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28章 借酒浇愁

第28章 借酒浇愁

“这些首饰,可不是你改拿的。”

老板身子一僵,急忙回头,却发现,自己房间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做着一位白衣男子,轻摇折扇,一副风流不羁的模样,要是菲菲在这里,定是能一眼认出来,这人,就是南羽国的五皇子南宫默。

“你是谁?来人!来人!”

老板顿时大声喊道,可是门外却是什么声音都没有,他顿时变得惊恐了起来,看着南宫默,手中却是仅仅的拽着从小云手里换来的首饰。

“你是……想要命呢?还是想要这些首饰?”

淡淡的带着点点妖媚的声音,却是让老板的心,从天上坠到了地上,他吞了口唾沫,把手中的首饰递给了南宫默。

南宫默衣袖扫过,那些首饰顿时失去了影踪,老板擦了擦额角的冷汗,抬起头,刚想说什么的时候,身影一闪,南宫默的身影顿时消失了,老板一愣,心中顿时一片叫苦,原本以为这次要打发一笔了,可是没想到,到头来,却是满是都没捞到不说,还损失了一千两银子,这下可真是损失大了。

魔宫默的心中,其实也是一阵的苦笑,那个女人,还真是个能够闯祸的主,这些首饰,可都刻了他金玉满堂的字号的,那个丫头,竟然只用一千两银子就当掉了机会一半的首饰,要知道,他最肉疼的就是钱了,上次把东西送给那个女人后,他可是狠狠的宰了南宫琦一把,才罢休。

南宫默摇着折扇,走在大街上,周围的目光从未停止过,这小小的城镇,什么时候见到这么俊美的男子了?还有那一身飘逸的气质,莫说女人,就连男人的眼中,也是点点的痴迷,南宫默一扫周围的目光,嘴角上扬,衔起一抹淡淡的笑。

抬头看了看前面,这个城镇中,最为豪华的酒楼,走了进去,那看似一小步,却只是几步,南宫默就已经失去了踪影。

楼上最好的雅间中,一个男人周围摆满了空空的酒罐,而那个男人,还在不停的仰头,把一杯杯的美酒,灌了下去,完全像是在喝水一样,南宫默微微一笑,没想到,外人眼中铁血无情的三王爷,竟然为情伤的这般模样,还是被其他几个兄弟知道,还指不定有多么的惊愕。

“老板……上酒!”

南宫琦倒了倒已经空了的酒罐,大声的吼道,门外伺候的小厮,赶紧又搬进来,还几罐大酒,看着满地的酒罐,心中一阵胆颤,他们第一次见到这么能喝的客人。

“借酒浇愁,愁更愁……”

一道白色的身影闪过,南宫默忽的出现在了房间之中,南宫琦抬起已经有些迷醉的双眼,看了南宫默一眼,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借着,继续开了酒罐,继续喝。

“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吗?”

南宫琦拿起了一个空酒杯,倒了一杯酒,喝了起来,看着南宫琦那不要命的喝法,打趣的问道。

“我的却是一个笑话!”

南宫琦瞟了南宫默一眼,继续喝酒,他不用猜都知道,南宫默他定是知道自己来追那个女人,所以跟出来看热闹的,想来,这个世界上,还只有他这么无聊了。

南宫默一口喝光了酒杯中的酒,又倒了一杯,知他者,莫如南宫琦,不错,他正是来看好戏的,一路上,他在暗中,倒也是看了不少的好戏,不过现在,那个女人人已经被绑了,可是这位英雄,却还是在这里喝酒,所以,他决定来提点一下他。

按照他的估算,那几个绑架菲菲的人,就算是收到了钱,可也不一定会放人。

“自古英雄救美,只是不知道,为何美人有难了?英雄却还在这里醉酒?”

南宫默挥了挥折扇,淡淡的说道,这话一落,南宫琦顿时停了下来,看着南宫默,皱了皱眉,那个女人,又闯祸了吗?

“她既然不想看到我,我又何必惹她心烦?”

可一想到她在马车里说的那句话,心中更是忍不住阵阵怒意上扬,她竟然说是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都不会嫁给他?!

“哦……那就算了。”

南宫默眼光一闪,端起酒杯,继续喝酒,只是不再说话,南宫琦又狠狠的灌了几杯酒,可是心中却是觉得堵得慌。

“她现在在哪里?”

终于,南宫琦还是忍不住了,那个闯祸的女人,不知道又出了什么事情,不会又是去踢什么场子去了吧?

一想到上次在比武招亲的场子上那危险的一幕,南宫琦的心一缩,酒顿时醒了大半,看着南宫默的眼神,也是染上了点点的着急。

“哦……也没什么事,就是一不小心进了赌场,一不小心输了了,一不小心被骗了一笔银子,再一不小心……被绑架了。”

南宫默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南宫琦一听,那个女人竟然是跑到了赌场?眼中顿时冒出了阵阵的怒火,一仰头,一杯烈酒再次倒入了口中。

“她也该受受教训了。”

南宫琦阴沉的说道,说完继续喝酒,这下倒是让南宫默愣住了,他听到菲菲被绑架了?竟然没有一点反应?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自己想错了。

“你刚才说……她被绑架了?!”

南宫琦像是忽然清醒了过来,一样,扔下了手中的酒杯,脸色阴沉的看着南宫默,眼中不断的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他刚才只顾着气那个女人进了赌场被骗,竟是没有注意那最重要的一句,刚一回想,她,她竟然是被绑架了?

“嗯……她的丫头可是把你送给她一半的首饰都当了,拿着钱去救她呢,不过……我看那些人,好像不是什么好人,估计……给了钱也不会放人吧。”

“什么?!你为什么不早说?她现在在哪里?!”

南宫琦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了起来,心中也是着急了起来,南宫默估计的事情,他可是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个可恶的女人,等他看到她了,一定要好好的惩罚她一下才行!他才走了一会儿,她竟然就被绑架了?

“城外十里,城隍庙。”

南宫默端起酒杯,淡淡的吐出几个字,那潇洒风流的模样,看不到一点的着急,他的话,一落,南宫琦大步跑出了房间,瞬间消失在酒楼里,看着房间里的酒罐,南宫默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唉……又要自己破费了,这人难道不知道自己最心疼的就是钱了吗?

菲菲摇了摇酸胀的头,缓缓的睁开了双眼,鼻子顿时嗅到了一股饭菜的香味,本就饿了的菲菲肚子顿时“咕噜噜”的响了起来,眼前顿时出现了二个络腮胡子的大汉,紧接着,还走了一个菲菲极为熟悉的人——瘦猴。

扫了扫周围有些简陋的房间,空气中似乎还有些香烛的味道,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绳子,忽的响起了起来,自己听到小云的声音,刚想走从小巷子里走出去的时候,忽然被人捂住了口鼻,然后……然后就不知道了。

可是看到这模样,就算是再傻,菲菲也明白了过来,自己……被绑架了,而且是被那个瘦猴的骗子给绑的,一想到瘦猴,她顿时想到了小云个书生那质问的语气,心中的顿时一阵怒火,书生也就算了,可小云那丫头竟然也不相信自己,哼,这下倒下,连她小姐,都被她眼中的无辜的人给绑架了。

“醒了?嘿嘿……没想到,你倒是头肥羊,放心,等我们拿到银子之后,一定会放你走的,嘿嘿……来,大家继续喝,好久没有宰到这么肥的羊了,等一千两一到,够我们哥们几分潇洒半年了。”

那瘦猴看了一眼菲菲,大声的笑道,一招呼,继续坐到桌子边,大吃大喝了起来,只是那桌子上,除了几只现买的鸡腿外,惊都是一些小菜,还有一碟花生米。

菲菲吞了口唾沫,脑子快速的转动了起来,南宫琦已经走了,她现在能靠的只有自己了,谁知道小云把钱拿过来之后,他们会不会放人?

这一想,菲菲顿时想要狠狠的抽自己一个耳光,一路上,就顾着和南宫琦吵架去了,竟然忘记了,自己这高达二百五的智商。

自己和他们可不一样,自己可是二十一世纪高科技人才,可是瞧自己做的都是一些什么事情,要不是南宫琦相救,她还不知道现在成什么样子了呢?南宫琦走了,她更是不像话,竟然还被二个骗子给坑了,一想到这里,她的怒火更是狂冒。

哼,这次,一定要自己逃出去,她就还不信了,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人才,还斗不过几个匪徒了?

看着那几个大吃大喝的匪徒,菲菲的脑袋快速的转动了起来,最后,眼珠一转,放到了他们吃的饭菜上,可一会儿,又是恼恨了起来,自己从医馆拿的那个蒙汗药,泻药什么的,都在包裹里面,根本就不在自己身上啊。

“他娘的……大哥,这菜太难吃了,就这烧酒还勉强凑合,等咱们做了这一票,一定要去酒楼好好的搓一顿,再到怡红楼去找几个姑娘,好好的乐和乐和。”

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忽的呸的一口,大声说道,一脸**的笑,菲菲一愣,烧酒?脑海中一闪,顿时有了个绝好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