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31章 被蛇咬了

第31章 被蛇咬了

“我……我想去方便一下……”

菲菲吃完了干粮,忽的说到,那个女侍卫顿时走了过来,带着菲菲向着一边的丛林里走去,他们这一路上就是这样,不管做什么,这个女侍卫都会跟在她的身边,包括方便。(《奇》biqi.me《文》网)

菲菲躲到了草丛里,方便完,忽然,她听到了一到“索索”的声音。

“啊——蛇!”

菲菲的头一转,立即尖叫了起来,脚上一痛,菲菲的心顿时凉了半截,刚才那条蛇,是三角形的头,也就是说,那是毒蛇。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菲菲的脚已经麻木了,那个女侍卫在听到菲菲尖叫的时候就已经挥刀,向着蛇斩去,蛇顿时变成了二节。

菲菲的脸变得苍白无比,女子一把扶起菲菲,从草丛飞身而出,那些侍卫瞬间围了过来,那个看似首领的男子,蹲在身子,瞬的撕开了菲菲的裤脚,二个深深的齿印,周围已经红肿了起来。

头领赶紧点住了菲菲脚上的穴道,阻止血液上流,就在菲菲以为自己完了的时候,那个头领,手中瞬的出现一把匕首。

“啊——”

一声惨叫,菲菲小腿被蛇咬的地方已经被划开了一个十字的口子,然后在菲菲震惊的目光下,头领竟是直接把头低了下去,一口吸在了菲菲的伤口上,抬起头,猛地吐出一口黑色的鲜血。

身边那个最小的侍卫急忙递给了他一枚药丸,让他直接吞了下去,而后,也塞了一粒药丸到菲菲的口中,将她的头一抬,一拍,直接吞了下去。

紧接着,头领又继续伏在菲菲的伤口上,吸出了几口鲜血,直到吐出来的血,变成红色,他才停下来,从小侍卫那里拿过药粉,撒在了菲菲的脚上,包扎了起来。

那个头领,抱着菲菲,上了马车,而他也是进了马车,车外换了二名侍卫,赶着马车快速的奔跑着,他们没有特定的药,这只能是暂时压制住毒性而已,那条被斩成二段的蛇,也被收了起来。

马车一路狂奔,到了最近的城镇,这三天来,他们一直都是走小道,根本就没有到过城镇,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菲菲感觉到自己的仪式上渐渐模糊了,脚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浑身滚烫了起来。

“大夫……她被蛇咬了,就是这条蛇。”

马车一到医馆,头领抱着菲菲,从马车上直奔而下,进了医馆,对着大夫冷声说道,但是那声音里,已经是带上些许的着急,说完,还把那条被斩做二段的蛇扔到了大夫的面前,大夫一愣,顿时认出了,这是极毒的一种蛇。

大夫让他们赶紧把菲菲抱进了后堂,开始准备药草,马车边,留有二个人看着,冷冷的,如同雕塑。

在他们不愿处,几个身影,在看到马车和马车边那冰冷的人,之后,赶紧转身离开,似乎还留下一个人,注意着这马车的动静。

一只信鸽飞来,南宫琦从信鸽腿上取下了一支竹管,竹管里面是一张纸条。

“阳城现,已盯,速到。”

只是简单的几个字,南宫琦的眼中闪过一抹喜色,一挥缰绳,骏马向着阳城所在的方向奔去,三天了,终于有她的消息了。

医馆中,菲菲还在昏迷中,那些汤药,还是女子用竹管吹进菲菲的口中的,脚上也重新包扎了起来,而那个抱着菲菲进来的头领,此刻却是盘膝坐在一边的榻上,刚才的给菲菲吸毒血,他也感染了一点的毒,只是一路上他用功力压制着,直到此时,才有时间盘腿调息。

“老大……我去别的地方给米抓药。”

小侍卫都到了男子的身边,脸色阴沉,有点着急的说道,医馆里,这解药中有一种药材,竟只有最后一份了,而那种药材,刚才是最关键的药材,根本找不到可以替代的药材。

“不用,我能压制,马上离开。”

头领睁开了双眼,从榻上站了起来,对着房间里另外二位侍卫冷冷的说道,小侍卫点了点头,一把抱起已经喝了药的菲菲,快步的跑出了医馆,他们是绝对不会违背头领的命令的,即使让他们自杀!

女子直接扔下十两银子,带着菲菲,几人快步的跳上了马车,马车一转,赶紧向着城外奔去。

“我们被盯上了,快走!子燕,你去解决,皇城聚合。”

“是!”

一出城门,那正在盘腿休息的头领顿时睁开了眼,对着女子冷声吩咐到,女子没有丝毫的犹豫,从马车飞身而出。

马车继续向前狂奔着,马车外二人,车内,剩下的就是小侍卫还有中毒了的头领和菲菲,菲菲的脸色已经没有以前的那么难看了,可是头领的脸色却是越发的难看了,但是他没有多说一句话,不停的运气压制着毒性,没有解药,他只能压制。

马车这一狂奔就是一个时辰,终于感觉到,已经完全摔开了那些盯上他们的人,马车的速度才稍稍的减慢了几分,但速度依旧很快。

马车忽的一个颠簸,菲菲的眉毛动了动,而后,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感觉到马车奔跑的声音,菲菲眨了眨眼,动了动,自己还没死吗?菲菲心中想到,可是就在她刚醒来的时候,她身边的头领,却是猛地喷出了一楼鲜血,晕了过去。

在压制了一个时辰之后,他终于是压制不住了,小侍卫,赶紧把他的身体扶了起来,从背后被他运气,替他继续压制,可是,他却是已经感觉到,那毒已经开始蔓延了,要是再没有解药的,他就真的撑不住了。

“他……他怎么了?”

菲菲嘶哑的问道,用尽全身的力气撑着身子靠了起来,看着陷入半昏迷的头领。

“中毒!”

小侍卫扔下二个字,不停的给头领输气,作为暗卫的他们,他知道他们本不应该有感情的,可是,头领一直都像是他们的大哥一样,处处维护着他们,永远把最危险的事情留给自己,就像是之前,他一个人给菲菲吸出了毒血。

因为他知道,主子要的是活的她,所以,他们都可以死,只有她不可以!

“我……那为什么我好了,他好没好?”

菲菲有些惊惑的问道,她的身体她自然是知道,她现在身体虽然虚弱,但绝对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那是最后一份解药!”

小侍卫的脸色稍稍变了变,冷冷的说道,但是那语气中的疏离,还有隐隐的怒气,已经发打破了他那如寒冰样的面容。

菲菲完全的震住了,这个男人,不但救下了自己,还把最后一份解药也给了自己吗?

看着那嘴唇渐渐青紫的头领,菲菲忽的想起了一件事,她艰难的移动着身子,到了头领得身边。

“把匕首给我!”

菲菲对着小侍卫虚弱的说道,下侍卫看着菲菲,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如果你不想你老大死的话,就快点把匕首给我!”

菲菲虚弱的吼道,小侍卫脸上一僵,瞬的递给了菲菲一把匕首,菲菲接过匕首,抬起了手腕,在小侍卫震惊的目光下,对着手腕猛的划了过去,鲜血顿时冒了出来。

“快把他放躺下来,我喝了解药,血液中应该还有解药的成分,让他喝我的鲜血,说不定会好!快点!”

小侍卫听到菲菲的话,脸上的冰冷和疏离,在这一刻瞬间消失了,赶紧把头领的身子放平,捏着他的下巴,让他的嘴巴张开了一条细缝,菲菲赶紧把手腕印了上去,鲜血不停的向着头领的嘴里流去。

菲菲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在他即将撑不出要晕倒的时候,头领那一直垂着的手,竟是缓缓的抬了起来,握住了菲菲的手手指直接按住了菲菲手腕上的伤口,阻止她继续给他喂血。

小侍卫一看头领了有了反应,脸上一喜,顿时拉过菲菲的手腕,从身上掏出了止血药,直接撒在了菲菲的伤口上,快速的用布条扎了起来。

菲菲甚至连叫疼的力气都没有了,看着嘴唇上的青紫渐渐散去的头领,知道自己的血起了效果,闭上眼,半睡半昏迷了过去。

口中渐渐流进来的清粥的味道,让菲菲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可是看到的却是头领微微有点尴尬的表情,这样的表情,可是她第一次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一点的红晕,菲菲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最后将目光停在了他手中碗里,里面竟是一万热腾腾的清粥,再看周围,才发现,马车已经停了下来,车外生着一堆火,在火上还驾着一口小小的锅子。

“你没事了?”

菲菲扯了扯嘴角,微微的笑了笑,可是身上,却是没有一点力气,看到头领醒过来,她终于是放心了,虽然他们绑架了她,但却一点也没有伤害她,而且,他还是因为给她吸毒血而中毒的,要是他死了,她的心里一定会非常内疚的。

“嗯……谢……谢谢。”

头领点了点头,看了菲菲一眼,用极为生硬的语气,说出了“谢谢”二个字,好像他从未跟别人说过这二个字,事实上也是,身为暗卫,这是不舒服他们的字眼,他们的字里,出了服从,还是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