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37章 下山

第37章 下山

“娘子……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怎么用的着娘子出手,让俺来……喂,咱们打一场,要是你能打的过俺,俺就放你们离开!要是打不过!哼!你就自己滚下山!”

一看到宁静竟要出手给老二老三找场子,大当家的赶紧走了出来,站到了宁静的前面,对着南宫琦大声的吼道,心中却是暗想着找个机会放水,让南宫琦赢了才行,这翠娘已经说了,她喜欢的是面前这个男人,就算是强把她留下也没用,还不如给了机会,让她走,他心中自然是知道,自家娘子可真是把这个翠娘还真的当自家妹子看的。(《界》xian??jie.me《说》网)

半个时辰之后,山林小道上,一匹马,马上二个人,一路奔下了山。

“喂……你也太不给面子了,一招就把他放倒了,怎么也让一点吧……”

菲菲一想到刚才的比试,脸上一阵的偷笑,最后,强忍着笑意,掐了南宫琦一把,有点不满的说道,一想到宁静大姐那长大的可以塞下二个鸡蛋的大嘴,菲菲就觉得特别的对不起她,所以不得不安慰了宁静大姐半个时辰才下山。

“你想要留在山上?”

南宫琦冷冷的甩下二个字,菲菲顿时没话说了,只是狠狠的瞪了南宫琦一眼,把头往南宫琦的怀里蹭了蹭,只是她的身上,又换上了男装。

一招把大当家的打晕之后,南宫琦就把菲菲拉了出来,从马上翻下一个包裹,里面放着的豁然就是菲菲之前让小云准备的男装,菲菲不禁愣住了,脸上大惊,才想起,南宫琦之前根本就不直到自己是女子啊?

要是他看出来了可怎么办?可是……南宫琦却是递给她一身男装,菲菲不禁有些傻了,看了看自己一身的女装,又看了看南宫琦。

难道……他还没认出自己的身份?可是……怎么可能呢?

菲菲原本想要直接问南宫琦的,可是一感觉到他那冷冷的目光,就有些说不出口,只得回到房间,换上了一身男装,安慰了宁静大姐半个时辰,才在南宫琦满脸的阴鹜里,走到南宫琦的身边,然后便是被南宫琦一把扔在了马上,从山上直奔而下。

一路狂奔,南宫琦没有说话,菲菲也一直保持着沉默,直到,就那样在南宫琦的怀中睡着,南宫琦速度减慢了点,看着怀中睡了过去的菲菲,皱了皱眉,真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脑子里到底是些什么。

当他从属下那里得知,才知道,菲菲竟然被土匪掳上了山,而且就要成为他们土匪中二当家娘子,他几乎立即就想要待人过来,把整个土匪窝给血洗了,但最后还是因为担心她,才一个人一路上累死了三匹马,快马加鞭的赶了过来。

当他看到菲菲安然无恙的时候,终于松了口气,一招把那个老大打晕,他已经很给面子了,若不是看在菲菲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他早就是个死人了。

身上一轻,菲菲睁开了眼,扫了一眼周围,才发现,天竟然已经黑了。

看到菲菲醒了,南宫琦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继续抱着她走进了客栈,一点也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完全没有看到那些看着他们的怪异目光,因为菲菲此时,已经换了男装,一个男人,光明正大的抱着另外一个男子进客栈,想不乱想都不行。

“一间上房!热水饭菜立即送进房间里来!”

南宫琦扔下一锭银子冷冷的说道,客栈老板吞了口唾沫,急忙把银子握在手中,一挥手,小二顿时带着南宫琦往楼上走去。

菲菲已经完全把自己的脸埋进了南宫琦的怀中,天哪,她宁愿自己刚才没有醒来。

直到进了房间,南宫琦才把菲菲放了下来,菲菲第一个动作就是远远的跳开了几步,一脸嫌弃的看着南宫琦,一副“我跟你不熟,我不认识你”的表情。

南宫琦却是假装什么都没看到,竟是当着她的解起衣裳来,菲菲瞪大着双眼,看着南宫琦……他,他想干什么?菲菲的脑子里瞬间想到了少儿不宜的画面。

“公子……水来了……”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菲菲才反应过来,赶紧打开了门,让小二把水和饭菜送了进来,脸上一阵通红,原来,他是要洗澡,想到这里,菲菲更为自己刚才那猥琐的思想脸红了,南宫琦瞟了一眼菲菲那通红的脸蛋,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走进了屏风后的浴室。

这些日子,风尘仆仆,莫说洗浴,他就连吃饭都是随意一点干粮就打发了。

看到南宫琦走进一边的浴室,菲菲的心才渐渐的稳了起来,一摸肚子,也不管南宫琦,就坐了下来,大口吃了起来。

寨子里虽然没缺了菲菲吃的,可是那些饭菜,又怎么抵得过这客栈里的饭菜美味呢?

“噗——咳咳咳……咳咳咳……”

菲菲抬头一看,一饭直接喷了出来,急忙跳了起来,大声的咳了起来,一边咳一边还瞪着南宫琦,却是说不出话来。

“我……我……我知道你的身材很好,可也不用这也摆出去吧?!”

终于疏通了气,菲菲后退了几步,看着南宫琦,断断续续的说道,只是那眼睛却是不停的在南宫琦的身上扫动着,嘴里说着,但却没有一点忌讳的模样。

南宫琦微微一愣,最佳上扬,向着菲菲一步一步走了过去,当他走到菲菲的面前时,菲菲狠狠的吞了唾沫,南宫琦嘴角的笑不禁僵住了,这个女人……不但光明正大的看着自己,还……果真的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呢。

“我的身材很好?”

南宫琦离菲菲直差了一指的距离,菲菲又吞了口唾沫,赶紧后退,但是南宫琦却是更快,手一揽,就把菲菲揽在了自己的怀中,带着点点邪魅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嗯嗯。”

菲菲脑子里根本就没想,猛地点头,等反应过来之后,又赶紧摇头,脸却是微微泛红了起来。

“我……我……我去洗澡。”

菲菲脸色泛红,有点慌乱的说道,可是这一慌,把吃饭竟是说成了洗澡,南宫琦一愣,嘴角的笑,却是更加的灿烂了起来。

“很好……小二,换水!”

南宫琦一把抱起了菲菲,对着门外吼道,这一声吼,声音极大,很快,几名小二就跑了进来,把桶里的水全部给换了,菲菲却还是傻愣愣的,直到腰间一松,南宫琦竟然解开了她的腰带?

“啊——不要!你出去!”

菲菲猛地一推,“嘭”的一声,直接摔进了浴桶中,南宫琦看着菲菲从浴桶里爬了出来,然后狠狠的瞪着他,心中大好,转身走到了桌子边,吃喝了起来。

等菲菲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换好了衣裳,瞪着一双灯笼大眼,恨不得一口把南宫琦给吃掉。

吃好喝好之后,又出了一件事情了,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床,菲菲死活不让南宫琦上床,还霸占了**唯一的一条被子,把全身都紧紧的裹了起来。

“你确定不让我睡床?”

南宫琦站在床边,看着菲菲,嘴角上扬,邪魅道,菲菲身子一抖,坚决的点头,说完还把被子紧了紧。

可是身上忽的一轻,南宫琦竟是把她和被子一起抱了起来,伸手一抓床单,铺在了地上,一个旋身,等菲菲睁开眼,才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地上的床单上,被子里面也多了一个人。

他果真是没有睡床!可是……他也没有让她睡床,菲菲不停的瞪着南宫琦,可是南宫琦却是闭上了眼睛,一双大手禁锢,菲菲丝毫动弹不得。

就这样,菲菲在不甘的愤怒中睡了过去,直到第二天,当她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是睡在**,而被子里另外一个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菲菲的心忽的有点慌了起来,难道……他就这样把自己丢在这里了?就在菲菲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忽的打开了。

“公子……公子……呜呜呜……对不起公子……都是小云的错,让你受了这么多苦。”

门外忽的出现一个久违了的身影,看着小云出现,菲菲脸上也是大喜,那日的事情,她早已经不放在心上了,书生也是紧跟在小云的身后走了进来,只是看着菲菲的眼神,变得尴尬极了。

自从那次误会了菲菲之后,他的心中一直都是深深的愧疚着,而后来菲菲一次又一次的失踪后,他更是自责了起来。

“飞飞公子……对不起,是在下眼拙,不但没有看出那骗局,还误会了公子……”

“哼,我可没有范公子那么高风亮节,你还是自己回丹城吧。”

不生菲菲的气,可不代表不生书生的气,那日书生那一句一个“不屑与之为伍”的模样,当真是让她心中好一阵气闷,这个死书呆子,竟然恩将仇报,所以才会害得她被一次又一次绑架的。

“公……公子……范公子他……他也不是故意的……”

小云一听到菲菲要和书生分道扬镳,顿时有点着急了起来,这些日子,若不是书生在她的身边安慰她,她还不知道成什么样子呢。

“他是你公子还是我是你公子啊!你个臭……好了好了,这件事以后再说,我饿了。”

菲菲白了小云一眼,这胳膊肘往外拐也拐的太厉害了吧,她挥了挥手,止住了小云和书生的话,大声叫饿了起来,昨天被南宫琦那一下一折腾的,早就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