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45章 坦诚相见

第45章 坦诚相见

“你以为本王有特殊爱好?所以才让他带你走的?!”

南宫琦终于搞清楚了菲菲离开的原因,脸色却是变得奇怪了起来,说不上是生气还是高兴,这个女人,脑子什么时候竟然变得这么不好使了?

“嗯嗯。“若”《ruo》“看”《kan》“小”《.com》“说”“网””

菲菲急忙点头,一副乖巧懂事的样子,看的那对面的采花公子有些傻愣了,他什么时候偶见过菲菲这么乖巧的时候?难道,当真是一物降一物?

“那现在知道了?”

“嗯嗯。”

菲菲继续点头,早知道他知道自己的身份,能有那么多的事情吗?可怜她的小脑瓜,不停的猜啊猜的,都教成乱麻了。

“很好,跟本王回去。”

南宫琦看着菲菲不停的点头,乖巧懂事的模样,心中的不快,终于渐渐消失了,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可是这话一说,菲菲顿时停止了点头,她想清楚了,可不代表她要跟他回去啊。

“你不想跟本王回去?”

南宫琦的脸色瞬又变得冰冷了起来,可菲菲为了自己潇洒江湖的生活,还是小心的点了点头,这一点头,顿时点燃了南宫琦心中的怒火。

“你当真不跟本王回去?”

“呃……那个……王爷,我身份卑贱,实在是配不上你,而且……我还要……还要去丹城呢。”

菲菲强忍着南宫琦带给的冰冷的压力,小声的说道,那声音越来越下,到后面几乎如同蚊子叫一样,但武功在身的南宫琦,自然是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

“好,本王陪你去丹城!”

忽的一声,南宫琦竟然甩下了一句话,把菲菲完全的呆住了,而一边的采花公子,看着南宫琦的眼神也是一变,这可不想是传说中的冷酷无情的三王爷,完全像是一个已经坠入来人情网中的普通男子。

“你……你要陪我去?可是……那个……那个……”

“废话!一,跟本王回去,二,本王陪你去。”

南宫琦冷冷的甩下二个字,语气又是变成了他一贯的精炼,这一下,菲菲是想拒绝都没辙了,只得把求助的目光看向采花公子,可是采花公子还没说话,就已经感觉到南宫琦那几乎可以杀人的目光,把头偏了偏,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坐过来。”

上了马车,菲菲正习惯性的坐到采花公子的身边时,南宫琦冷冷的看着菲菲,菲菲的身子微微一僵,只得向着南宫奇的身边移了移,抬起头,在南宫奇冰冷的目光下,继续向着他的身边移了移。

南宫琦看着菲菲犹犹豫豫,一点一点的移了过来时,终于是大手一挥,直接把她一把她楼进了怀中,菲菲刚想挣扎,却又是被南宫琦一扫,身子顿时又不敢动了。

采花公子眼底闪过一抹趣味,嘴角微扬,他忽然发现,这个三王爷似乎比这个女人还要有味,看来,这一路上,不会太无聊了。

的确,这一路上,再也没有一点无聊,菲菲在南宫琦的威压下,只是一天,就适应了过来,之后的日子便是变得极为精彩了起来,可是,不管白日怎么闹,只要到了晚上,南宫琦不管菲菲怎么强烈的反对,都会跟菲菲住在同一间房。

终于,在这种吵吵闹闹中,他们终于到了丹城,传说中那个美人如云,奢华锦绣的丹城。

“啊……不愧是丹城!”

下了马车,菲菲才知道哪些对着丹城那些赞美都不是虚言,宽广的大道上竟是没有一个凌乱的小摊,二边的酒楼客栈都是显得极为有档次。

“小**,你对这里很熟吗?那可要带我好好逛逛……”

菲菲回头一看,却是发现采花公子的眼里没有一点新奇,好奇,就像是到了一个极为熟悉的地方一样,顿时高兴的大叫了起来,直到小手落入了一双大手中,才发现,某个人的脸色又是变得有点阴沉了起来。

“快放开我,我现在可是男人,我可不想被别人说成是断袖!”

菲菲急忙甩开了南宫琦的手,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可是当她再看周围的时候,却是发现,根本就没有那些想象中得怪异的眼光,那些路人看到他们的目光中,也只是多了几分倾慕而已,而不想其他城中那么的痴迷。

“好啊……这里我还真是很熟,先找个地方休息吧,丹城的晚上,才是最热闹最漂亮的,到时候,我带你出来玩。”

采花公子微微一笑,故意的凑到了菲菲的身边,笑着说道,听到采花公子这一说,菲菲脸上更是兴奋了起来,不停的点头,完全不顾南宫琦那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这些日子,他们已经完全习惯了南宫琦那忽沉忽冷的表情了。

菲菲的无意,再加上采花公子偶尔的故意,南宫琦这一路,充分演示了传说中伟大的变脸术。

采花公子瞟了南宫琦一眼,微微一笑,大步的向前走去,菲菲紧跟其后,南宫琦看着已经完全被忽视了的自己,脸色阴沉的跟了上去。

“老板……三间上房!”

“二间!”

入了一个看似极为雅致的客栈,采花公子刚让老板准备三间上房,就被身后的南宫琦冷冷的打断了,采花公子轻咳了一声,摸了摸鼻子,点了点头,那老板也是一愣,但是很快就从采花公子那有些怪异的眼神里,感觉到了什么,看了菲菲和她身后的南宫琦一眼,立即拿过二个牌位,让小二带着他们上了楼。

可客栈后客房的设置,有些像是四合院,四个方位都是客房,而在那客房中间,则是一个小院落,院落中有着一个不大的莲池,在那莲池上还有一座精致的亭子,里面好友假山,各种花草,让的客房中,都始终弥漫着淡淡的花香。

房间里,有一根绳子,只要用手拉下,在不远处的一个房间里,相应的铃铛就会响,然后就会有小二过来伺候,菲菲的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电话,虽只是一个简单的设置,但是能够想到,却是不简单,还有那些绳子的安排。

菲菲在房间里看了看,走进了房间一边的浴室,又是一阵惊叹,浴室并不像是一般的客栈里面的木桶,而是四四方方的水池一般,那水池足够容得下好几个人了,更绝的是,在那水池的上面,是一根竹管,里面正源源不断的往池子里注水,而在那池子的下角,也有一根水管,将水池中的水导了出去,水池中的水始终都保持着干净清凉。

腰间一紧,南宫琦的鼻息喷在菲菲的耳尖,顿时染上了一抹红晕,菲菲挣扎了二下,就放弃了。

“一起沐浴……”

南宫琦那带着魅惑的磁声缓缓的响起,菲菲的小脸顿时有些通红了起来,这一路上,她虽然跟南宫琦同住一间房,但是南宫琦始终都没有碰过她,每晚都只是相拥而眠而已,可此时南宫琦的话,要说有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不……才不要……”

菲菲推了推南宫琦的身子,就想要挣扎着退出去,但是南宫琦又岂是那么好推开的?

只觉得身子一轻,“嘭”的一声,南宫琦竟然直接抱着菲菲跳进了水池中,身上瞬间湿透,现本就是夏天,衣裳穿的并不多,水一透,菲菲胸前的二只小兔子几乎就要从那裹胸布中跳出来了。

这一年,变化最快的就是菲菲的身体,那个原本小小瘦瘦的身体经过一年的调养,已经变得丰满了许多。

南宫琦伸出手,取下了菲菲头上挽起的玉簪,一头青丝倾泻而下,站着些许水珠的眼睑微微颤动,菲菲缓缓睁开了双眼,可一看到身上那几乎已经完全透明的衣裳,顿时一声轻叫,双手顿时护在了胸前。

“你……你……我……”

菲菲小脸通红,断断续续却是说不出话来,可是她在娇羞的模样,在南宫琦的眼里却是充满了无限的诱惑,他大手轻轻的把她的头抬了起来,双目对视,菲菲从他的眼中,看到的不再是一成不便的冰冷,阴沉,而是一抹柔情。

“我……”

菲菲刚开口,剩下的声音,却都是被南宫琦吻在了嘴里,轻轻撬开她的贝齿,大手搂住了她的柔弱无骨的小蛮腰,轻轻解开了她的腰带,她的身子一僵,禁不住有点颤抖了起来,微微挣扎,却是让南宫琦那压抑了许久的欲火,瞬间爆发,喉间的喘息声渐起,他的大手直接伸进了她的衣裳里,解开了她胸前的束缚。

二只小兔子,终于是跳了出来,落入了他的大手中,只是轻轻一握,菲菲的身子便是起了一阵战栗,那原本的挣扎的身体就像是瞬间融化了一般,无力的靠在了南宫琦的身上。

一声小鹿般的低吟,点燃了所有的**,南宫琦再也压制不住,大手轻挥间,二人身上不着寸缕。

灼热抵住了她的下身,她的身子已经软的根本无法站立,只能依靠着南宫琦的大手才不至于倒下,终于,她的身子,抵住了身后的池壁,南宫琦身子一挺,舒爽的感觉,让他疯狂,他第一次觉得,这种感觉竟是这般的美妙,就像是火焰,将他们二个全部都融化在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