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53章 医圣婆婆

第53章 医圣婆婆

“阿弥陀佛……若是这是姑娘能够帮贫僧这个忙,就当是小林寺欠采花宫一个人情可好?”

此时,方丈怎么也都猜到采花公子话中的意思,脸色、上淡上一抹尴尬,缓缓的说道,可是,当他把话说话之后,得到的却是采花公子的摇头浅笑,脸色不禁难看了起来,他虽是小林寺的方丈,但终究还是没有修到心如止水的禅境。(《奇》biqi.me《文》网)

“施主……”

“你求的是菲菲姑娘,这个人情自然是你欠她的。”

采花宫公子微微摇了摇头,看着菲菲,眼底闪过一抹温柔,缓缓的说道,方丈一愣,看着菲菲,医圣是采花宫中人,是江湖上众所周知的事情,难道这女子,并不是采花宫人?不过,这对方丈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医圣的弟子。

菲菲也是一愣,看向了采花公子,得到的却是采花公子一个“你放心”的眼神,看着方丈,没有说话,她虽然不知道采花公子的用意,但是她可以肯定的是,采花公子一定不会伤害她。

“好……贫僧替小林寺答应了,还请姑娘随贫僧走一趟……”

方丈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领着菲菲向着慕容山庄的一个院落里走去,采花公子并没有离开,而是跟在了菲菲的身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刚进院楼,菲菲就听到一个房间里面传出阵阵的狂吼声,几名小林寺的弟子正着急的在房间门口转悠,直到看到方丈出现,眼前一亮,赶紧跑了过来,合手行礼。

“方丈……师叔他……

弟子着急的回禀道,方丈只是摆了摆手,止住了他的话,领着菲菲和采花公子走到了那还在发出阵阵吼叫的房间,从袖中掏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房门,只是那房门刚一开,一个黑影顿时就冲了出来,方丈眼疾手快,身子动,手一转,将那重新胡来的黑影给止住了,此时,一边的菲菲才从采花公子的身后探出一小脑袋好奇了看了过去。

方丈手中制服的那个黑影,竟是一个身穿袈裟的和尚,只是在那脸上有的却是一种疯狂的神色,甚至连那双眼睛也是变得有些血红了起来,菲菲一愣,这……这种情况,跟婆婆当初不小心给吃错药的小毛一个样,状若癫狂,一刻也闲不下来。

“姑娘……这是贫僧的师弟,也不知道是为何,忽然成了这般模样,贫僧找了许多的大夫,却始终没有人能治好。”

方丈制住了那个癫狂和尚,看着小诗,眉宇间染上一丝无奈,只是当他看到小诗那有些惊愕的眼神之后,心中顿时升起了一丝的惊愕,以往请的见到了都是一片的迷茫,根本就从未见过这样的情况,而菲菲的表情,至少证明了她见过,看来,自己果真是没有找错人。

“姑娘……师弟这病,姑娘能医否?”

“病?这可不是病,他是中毒了。”

听了方丈的话,菲菲一愣,随后应道,这话一落,那方丈的脸色微微一变,看着菲菲的眼神却是带上了一点的欣喜。

“姑娘可知解法?”

方丈眼前一亮,合手问道,菲菲看了方丈一眼,又看了看采花公子,点了点头,从采花公子的身后走了出来,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何会在这和尚的身上看到小毛身上所中的毒,但看到采花公子那带着鼓励的眼神之后,她也就不再疑惑了,心中暗想,这治人根本跟治小毛是一样的吧?

“那贫僧就多谢姑娘了,只要治好师弟,姑娘有何要求,小林寺一定不会推辞!”

之前虽然已经说了欠菲菲一个人情,但是那话终究还不是发自内心的,而现在,看着菲菲能够把师弟治疗好,他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感激了。

“慢着!”

就在菲菲想要向前,仔细的查看一下那疯癫和尚的情况的时候,身后忽的响起了一个冷冷的声音,菲菲一愣,顿时回头,一个身穿袈裟的和尚,走了过来,看那穿着,应该跟方丈还有这疯癫和尚一个辈分的,只是那个和尚,竟是一脸的冰冷,那眼神落在菲菲身上时,菲菲不禁一震汗毛倒立,这肃杀的眼神,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和尚的脸上?

“师兄……你这是?”

果然不出菲菲所料,那人,竟是方丈的师兄,那冰冷的和尚直接走了过来,看着方丈还有他手下的身子不能动,但脸上依旧疯狂的疯癫和尚,最后却是把目光放到了菲菲的脸上,菲菲不禁后退了一步,采花公子则是一步向前,把菲菲拉到了自己的身边,脸上虽然还带着笑,但是那笑中,却是灭了一丝的温度。

冰冷和尚扫了采花公子一眼,头一偏,最后还是把眼神转到了方丈的身上,冷冷的说道,“怎可让一个弱质女子随意跟师弟看病?若是出了什么问题,你可对的起圆寂的师傅?”

“师兄……她是医圣婆婆的弟子,她也说了,有办法治好师弟,师弟现在的情况越来越严重,要是再不治,怕……”

方丈了看着冰冷和尚,言语里竟是带上了几分的尊敬,但是看了手下的师弟一眼,缓缓的说道,眉宇间更是多了几分愁绪。

“只是一个小女娃而已……况且你们谁听说过医圣婆婆收过弟子。”

冰冷和尚扫了菲菲一眼,语气中满是怀疑,菲菲一愣,难道,只有那个什么医圣婆婆的弟子才能就得了这个和尚么?她可不能给毒圣婆婆丢脸!

“哼,这个人中的毒,我见过,也有把握能够治好但是,我想告诉你们的是,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什么医圣婆婆,我是毒圣婆婆的弟子!”

“毒圣婆婆?”

菲菲这话无异于一个惊雷,周围的人都不禁愣住了,就连那个冰冷和尚的眼中也是闪过一抹惊愕,只有采花公子,眼底染上一抹压抑着的笑意,毒医本就为一家,能下毒,自然能解开,能解开,自然也不会不知道下,他让婆婆交菲菲的刚好是那一些毒物的制法和解法,菲菲自然也就想不到,竟然婆婆不是毒圣而是医圣!

菲菲身后的桃红,也是有些疑惑的看着菲菲,她本以为菲菲这些毒术是从婆婆那里学来的,但是没想到的,竟然还弄出了一个毒圣婆婆?

难道,是她进入采花宫之前就已经会毒术了?而桃红竟然从未发现过,还总一味的惹她,想到这里,桃红的心中不禁生出了一点的后怕,要是当初她在路上对自己使点啥药的话,自己还能活到现在么?

“是!我话已经说完了……救不救,看你们自己,小……公子,我们回去!”

想来那冰冷和尚的质疑的话,已经让菲菲的心中很是不爽了,她不冷不热的扔下一句话,转身就走,采花公子最后扫了一眼那冰冷和尚,也是走了出去,一众采花宫的女子紧跟在后,离开了院子,只剩下那渐渐着急了起来的方丈,还有那看着菲菲离去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冰冷的和尚。

疯癫和尚被方丈给点住了穴道,递到了一边的弟子手中,重新送回了房间中,而后,将房门关了起来。

“师兄……”

“我不会让师弟有何人的意外!”

听到方丈那有些犹豫的话,冰冷和尚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转身回了自己房间,只是他的眼底,闪过一抹深深的,不属于出家人的阴霾。

“小**……他们为什么会说我是医圣婆婆的弟子啊”

回到院子里,看着采花公子把所有的人都退了下去,终于忍不住问道,就算是再后知后觉,也觉得有点不对经了,特别是自己身上这身白色的衣裳,采花宫中,除了自己,还真的没看到别人穿过。

“因为婆婆就是医圣……”

采花公子也不想再瞒着菲菲,放下手中的茶杯,嘴角含笑,缓缓的说道,这话一出,菲菲顿时愣住了,医圣?!可是,自己在婆婆那里看到的,可都是一些毒术啊!

“婆婆想教你一点防身的毒术,怕你不愿意学,就谎称自己是毒圣了。”

采花公子的解释,让菲菲额角一阵滴汗,医圣谎称自己的毒圣?这还真是破天荒了!

“可是我刚才……你,你一直都知道?”

菲菲忽的响起自己刚才说的话,脸上染上了一丝的尴尬之色,可是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地,抬起头,猛地盯着采花宫公子,眼中带上了一点危险的问道,低低的问道。

“这个……婆婆一个医圣,却是教了你毒术,我想……这件事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的好。”

采花宫偏了偏头,有些小声的说道,但是那眼底压抑不住的笑,还是让菲菲给扑捉到了,顿时一阵狮子吼,响起在院落里,“小**,我要毒死你!”

菲菲随时一阵怒吼,但是脸上,却是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眼底,更是扬上了一抹抹深深的感动,医圣婆婆竟肯放下身段,教她毒术,这其中是谁的功劳,她不用想,也能猜到了。

回想这几个月的日子,采花公子对自己的好,她的心中升起了阵阵的温暖,她跟他无亲无故,是自己死皮赖脸的跟着他,但是他不但没厌烦,还对自己这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