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65章 大展歌喉

大展歌喉

< >

?“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

目空一切也好

此生未了心却一无索绕

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心事对人笑梦中全忘掉

叹天黑得太早

来生难料爱恨一笔勾消

对酒当歌我只愿开心到老

风再冷不想逃花再美也不想要

任我飘摇

天也高心也小不问因果有多少

独自醉倒

今天哭明天笑不求有人能明了

一生骄傲

歌在唱舞在跳

长夜漫漫不觉晓将快乐寻找”

不得不说的是,当菲菲停下来的时候,亭阁里顿时陷入了一种死寂之中,没有人说话皆是呆呆的看着菲菲。

菲菲实在忍不住,咳嗽了一声,终于将大家的魂给唤醒了来,这也太……大家都选择了沉默,就连眉夫人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了,脸色抽了抽,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

“菲姐姐……你,你这歌……真的……不好听!”

终于,小夫人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实话,可听到她实话的人,脸色又是一变,脸上一阵的不同意,显然,这个说辞,已经是夸奖她了。

听到小夫人的评价,菲菲脸上没有一点的不高兴和尴尬,小脸灿灿的笑着,就像是听到了夸奖的话一样!

“菲姐姐,你不要难过,说不定……说不定多唱唱就好了。”

看着菲菲竟是在笑,小夫人还以为她是受到了刺激,赶紧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跑到了菲菲的身边,小心的安慰了起来,微风徐来,带着一阵莲花的清香,菲菲的心情大好,原本以为自己这一唱,就算没人晕倒,也该吐几口吧,可是她们……都只是变了脸色而已,唉,真是太失败。

要是此时的小夫人知道菲菲脑子里的想法,估计就只有傻眼了。

一边的眉夫人看着那拉着菲菲的手,安慰着她的小夫人,眼中闪过一抹狠辣,手中捧上了一盘糕点,向着菲菲走送去,只是,当她的身子,靠近菲菲的时候,脚下忽的一软,身子便是直接撞向了菲菲,在菲菲的另一边,是小夫人,而小夫人的另一边,是莲池!

就在眉夫人的身子要撞向菲菲时,菲菲也是像是感觉到了危险,反射性的从腰间掏出了一包药粉,直接向着一眉夫人撞来的方向撒去,那些药粉,完全的撒在了眉夫人的脸上身上,紧接着,菲菲拉着小夫人的手,快速的闪过了眉夫人的撞击。

“嘭”的一声,眉夫人直接倒在了地上,脸上一阵细细的白色粉末。

“啊——”

一声惨叫,眉夫人忽的觉得脸上奇痒无比了起来,不禁伸手就要去挠!

“住手——”

只听菲菲一声尖叫,那眉夫人顿时被吓住了,停下了手,有些呆呆的看着被沾到粉末的手上,开始长出了一个一个的红色的痘痘。

“啊——”

眉夫人再也忍不住,双眼直接摸上了脸蛋,手触到的却是跟脸上一样的一个一个的小痘痘!眉夫人尖叫了起来,满脸惊恐!要知道,女人,最为在乎的就是她的脸蛋了!更别说像她这样的美人!

“啊……这个,你千万别抓!要是抓破相了我可不负责,这只是我用来防身的一点药粉,你只要忍住不抓,这些痘痘会自己消了的。”

菲菲好心的解释到,这一下,原本站在菲菲身后不远处的侍妾,赶紧后退了几步,唯恐不小心沾到那粉末。

“你……你个贱人!快给我解药!好痒!”

强忍着脸上的痒意,眉夫人再也顾不得修养,破口大骂了起来,但手也不敢再去碰,要是破相了,她可真没法活了。

“解药?我没有呀?让我想想……这个药粉是用老鼠蟑螂蚯蚓做的还是用蜈蚣蛇臭虫做的呢?你再让我想想,想清楚了,说不定就能找出解药了呢。”

菲菲这不说还好,一说,所有的侍妾都是急忙跑出了亭阁,甚至有些还忍不住干呕了起来,在她身边靠的最近的小夫人,更是直接忍不住,大步的跑到了亭外,吐了起来,至于那地上眉夫人,脸色已经是瞬间难看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了!

看着所有的侍妾的狼狈样子,菲菲嘴角的笑却是更盛了,不是想看她的笑话么?那就让她们好好看看喽。

“啊——啊啊啊——”

眉夫人看着手上越来越多的红色痘痘,再加上菲菲刚才的那一番说道,终于是崩溃了,从地上爬了起来,尖叫着,向着亭子外奔了出去,看到眉夫人跑过,所有的人都自动让开了路。

不过,这眉夫人一走,所有的人也不敢再呆,急急忙忙的向着大夫人行了一个礼,快步的离开了,大夫人脸色难看的拍着小夫人的后背,看着菲菲的眼中一阵厌恶,而后,让婢女扶着小夫人,离开了亭阁,很快,亭阁之中,就只剩下菲菲一位夫人,小云脸色难看的走到了菲菲的身边,看着快速离开的各位夫人,额角一阵的滴汗。

真没想到,小姐竟然能说出那么恶心的事情来,自己却是一点事都没有,至于剩下的那二名紫云苑的婢女,已经是吐的天昏地暗了,因为,她们很明白,菲菲刚才说的纳西东西是什么,因为,那些东西,正是菲菲每天要她们去抓的东西,没想到竟然被制成了药粉?

不远处的二个身影,在看到小跑出来的侍妾时候,已经藏起身来,此时的她们虽是没怎的挺清楚菲菲说了什么,但是菲菲刚才一首歌,当真是让他们毕生难忘了。

不过,让他们更为震惊的,不是菲菲的歌喉,而是那歌曲的词意!

这一首词,对南宫默来说,感受最为深刻!只是从未想到过,一名女子,竟然也会有这样的思想?当真是让他大开了眼界。

“三哥!你的眼光果真是独特!”

南宫默看着南宫琦,缓缓的说道,这一刻,他的脸上没有一丝嬉笑的意思,看着南宫琦的眼中一阵复杂,一个是手握重权的王爷,注定了无法逍遥江湖,而她……

南宫琦脸色微微有些暗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着菲菲跟小云消失的背影转身离去。

南宫琦这一忙碌,竟是好几日都没有回王府,大家都不禁有些猜测了起来,王爷对这位菲夫人,是否也只是一时的新鲜?这个消息,顿时在王府中传的沸沸扬扬了起来。

菲菲可懒的管外面的人说道些什么,整天没事就在自己的药房里研究着自己的各种药粉,不过,比起前几日,这紫云苑中,到是多了一位常客!就是那位小夫人,后来菲菲已经从小云的口中知道了她的身份。

她赐号是翠,也就是翠夫人,不仅如此,她还是南宫琦的表妹!也就是这就是为什么这样纯真的年小的她,能成为王爷的夫人的原因,要说这些夫人侍妾中,除了菲菲之外,稍受些宠爱的,不是眉夫人,也不是那个温婉的瑶夫人,而是这个单纯的翠夫人,只是大家知道,王爷更多的,是把她当做表妹来看,所以,对她也都没有像对别的夫人侍妾那样的嫉妒。

“菲菲……你又在弄那些恶心的东西吗?”

翠夫人一进到翠云院,便是看到菲菲从后院走了出去,顿时皱了皱眉,忍住恶心,好奇的问道,她真的很是弄不懂,为何菲菲会喜欢捣弄那些恶心的东西。

“恶心?不会呀,我觉得很有味呢。”

菲菲满脸笑容看着翠夫人,她,应该算的上这府中跟自己唯一玩的好的夫人了吧?自从上次眉夫人事件之后,不禁没有夫人和侍妾来说什么,而且,就是路山见到了还会远远的躲开了,就像是见到什么恶心的怪物一样,不过,菲菲可不在乎这些,依旧每天大摇大摆的在花园里逛一圈,顺便带点小虫小蚁再回到自己的紫云苑。

“菲菲……”

“小姐,水夫人来了。”

翠夫人刚想说些什么,小云就从门外走了进去,对着菲菲说道,菲菲一愣,水夫人?她来干什么?

翠夫人也是有些好奇了起来,跟在菲菲的身边,向着前院走去,刚一进去,变看到了一边做着的水夫人,在她的身边,还有这一个食盒。

“水夫人?有事吗?”

菲菲直接的问道,水夫人看到菲菲出现,脸上荡上了一丝浅浅的笑,但当她看到翠夫人也在时,俩色微微一变,但很快也就恢复了正常!

“这是我家乡的一些糕点,是我刚做的,每个夫人院子里都送了一份去,这一份是你的。”

水夫人将一边的食盒递了过去,小云赶紧接了食盒,走到了菲菲的身边,打开了来,里面的确是一些看似极为精美的糕点,还散发着淡淡的香味,一看便知道很是美味的样子。

“水姐姐,你又做糕点了呀?好香哦!我也要吃!”

一边的翠夫人,想来对这水夫人送糕点的事情,已经是习惯了,并没有一点的意外,说完,伸出手,就要去拿,一副小馋猫的模样。

“等一下,翠儿妹妹,姐姐糕点做的可不多,要是你把菲夫人的糕点吃了,她可就没的吃了,放心,我已经让人给你送过去了,还特意送了你最喜欢的口味。”

水夫人脸色微变,顿时止住了翠夫人的动作,大大的眼睛山上发亮,真恨不得马上飞回去,好好品尝一翻糕点。

“真的吗?太好了,菲菲,我先回去了哦,晚些再来看你。”

翠夫人咽了咽口水,直接跟菲菲道别了起来,要回去品尝糕点去了,菲菲点了点有,笑看着翠儿一脸馋猫样的向自己的院落小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