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88章 死老头子?

第88章 死老头子?

“你们都下去吧,我想跟奶娘好好唠唠。(《奇》biqi.me《文》网)”

菲菲赶紧挥手,让身后的那群婢女退了下去,看着埋在自己怀中的奶娘,菲菲强忍着滴汗,安稳着。

“奶娘,我有事情想跟你说。”

菲菲收起了脸上的笑意,严肃的看着奶娘,缓缓的说道,奶娘顿时愣住了,这好像还是她第一次在菲菲的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

“小主……”

“奶娘……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我身上的血契的事情了?”

看着奶娘脸上的神色也渐渐的稳了下来,也不转弯,直接说道,这话刚落,奶娘的脸色顿时大变,看着菲菲的眼神也变得闪躲了起来。

“小主……你……你都知道了?”

“我刚才去了医圣婆婆那里。”

菲菲点了点头,直接说道,奶娘的俩色也因为她的这句话,瞬变。

“她……小主……”

“奶娘……我不想死,奶娘……你一定要帮我。”

菲菲猛地撞进奶娘的怀中,带着哭腔的声音响了起来,身子还一抽一抽的,当真是伤心之极。

“小主……小主……你别哭,小主……”

菲菲这一哭,奶娘顿时慌了,拍着菲菲的肩膀,急切的安慰了起来。

“那奶娘你愿意帮我了?”

“愿意愿意,小主不哭啊,这哭的奶娘的心都碎了。”

奶娘满脸的疼惜,那老目里也是晶莹闪烁了起来了,菲菲暗暗的瞟了一眼奶娘,心中顿时涌上一番感动。

“奶娘……你真的愿意帮我吗?要是……你帮我的话,大长老他……”

想了片刻,菲菲还是忍不住小心的问道,她可是看到的,这奶娘应该还是很怕那个大长老的吧?

“哼,不管他,来,小主,先到屋里来,奶娘给你拿些点心吃,然后你告诉奶娘,该怎么做。”

奶娘低低的哼了一声,赶紧拉着菲菲,走向她的小木屋里去,菲菲跟在她的身后,好奇的四处张望着。

菲菲一进木屋,便是嗅到了一股糕点的香味,不禁吞了小小的唾沫,这香味,当真是诱人呀,奶娘偷瞄到菲菲那一副小馋猫的模样,老脸上满是笑容,皱纹顿时爬满了整张脸,要是落只苍蝇下去,估计都能夹死了。

“来来来……小主,来尝尝,这可是刚出炉的,奶娘刚想送到你的房间去呢。”

“奶娘真好。”

菲菲看着奶娘端出来的糕点,眼睛都快直了,大叫一声,直接扑了过去,拿起就往小嘴里塞去,果真还是热乎的,那入口便是满嘴的香甜,菲菲不停的点头着,连话都没时间说,一块又一块的往嘴巴里塞着。

“小主,慢点慢点……还是这幅小馋样,来来来,喝口茶,这可是奶娘自己亲手从山中采来的。”

“嗯嗯。”

菲菲口中嘟哝哝着,喝了一口,当真是清香无比,看着菲菲小脸上那浓浓的满足,奶娘的脸上也是一阵的满足。

拍了拍吃的饱饱的小肚子,菲菲看着奶娘更是喜欢了,这些糕点味道极为鲜美,奶娘定是下了不少功夫吧。

“奶娘,你做的糕点可真好吃,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糕点。”

“小主……小主在外面一定吃了很多哭吧?都是奶娘的错,都是奶娘没有照顾好你。”

听着菲菲的赞赏,奶娘的眼眶却是红了起来,虽然小主以前发生的事情早已经被调查清楚了,但是那毕竟也只是一些大概的事情,一想到小主竟然沦落到青楼做一个打杂的,她的心都要碎了。

“奶娘,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有奶娘在,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欺负我了,奶娘……你这次可一定要帮我,婆婆说,我身上的那个蝴蝶印记,会随着我的功力加深而变大呢,等那只蝴蝶占满我整个背,那我……那我就会……奶娘……”

菲菲赶紧走到了奶娘的身边,安慰起她来,可一想到自己背上整个诡异的蝴蝶,菲菲的小脸也不禁垮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难怪宫主她……宫主她……”

听完菲菲的话,奶娘的脸上一阵惊愕,而后眼眶一红,眼泪便是直接仆仆的流了下来。

“奶娘,你别哭了,我也想哭了。”

“不哭,我不哭,小主,奶娘一定不会让你再走宫主一样的路了,不就是不学武吗?你就跟奶娘在一起,谁要敢逼小主,奶娘就跟他拼了!”

“呃……”

菲菲额角一阵滴汗,这奶娘想的也太简单了,要是她拼了那些魔宫的长老就不会逼她的话就好了,这事情可不能光明正大的来。

“这个……奶娘,这事我们先得好好的商量,要是真激怒了他们,要是把奶娘关起来怎么办?这样好了,奶娘……你先给我说说,大长老会给我安排些什么训练呢?我们再见招拆招。”

“见招拆招?好!来来来,坐下坐下,奶娘慢慢跟你说。”

奶娘眼前一亮,拉着菲菲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开始说了起来,从她的口中,菲菲也了解到了,原来奶娘从小就是跟她那个宫主娘亲一起长大的,身为娘亲的贴身丫头,娘亲在血契过后接受训练的时候,都是她陪在身边,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当菲菲从奶娘的院子里走出去之后,已经是一二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脸上的担忧已经全部散去了,而后便是再次向着婆婆的院子走去,手中带着一盒糕点,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

“婆——”

菲菲到了婆婆的院子,刚想出声叫唤,却好像听到了院子里传出吵闹声,赶紧停了下来,偷偷的靠近着。

“蛛儿,咱们别闹了好不好?”

一个让菲菲很是耳熟的有些无奈的苍老声缓缓响起。

“哼!可不是我想闹的,当初要不是你一根筋,跟那个花婆婆牵扯不清,我们又岂会如今这模样,说不定,早已经是爷爷奶奶了。”

婆婆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那言语之中,说是怒意,更多的却是一种酸楚的味道。

“蛛儿……我已经跟你说了那么多次,我跟花儿真的是没什么,我……”

“花儿?叫的还当真是亲热,那你还不去找你的花儿去,干嘛跑到我这里来。”

菲菲一愣,顿时明白了过来,里面那个跟婆婆以求说话的人,应该就是婆婆先前口中所说的死老头子吧?

花婆婆就是奶娘了,看来自己之前猜测的果然没错,婆婆果真是吃奶娘的醋呢。

“你……你……不可理喻!”

那老头当真是被气极了,就连声音也是有些颤抖了起来,而后门开的声音,菲菲急忙躲了起来,可当她看到那走出来的老头时,顿时愣住了,那人……竟然是大长老?也就是婆婆口中的死老头子?

看着大长老那气的胡子抖动,脸色铁青的模样,菲菲忍不住偷笑,没想到这冷冰冰的大长老年轻的时候还是风流少年一枚呀?

“哼,你走你走!你走了就不要回来!”

门内响起了婆婆的吼叫声,那向着院子外走去的大长老身子一僵,之后便是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菲菲探头探脑的走了进去,便是看见婆婆坐下椅子上,低着头,一副难过的模样。

“婆婆……”菲菲小心的叫道。

“菲菲?你来了?那个……你都看到了?”

婆婆急忙抬头,快速的擦了擦眼角,笑着问道,可是那笑怎么看都那么的勉强。

“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

菲菲急忙摇头摆手,一副啥也不知道的模样,只是那有些闪躲的眼神里带着点点心虚,这偷听人家吵讲话,可不太好吧。

看着菲菲这模样,婆婆“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你看到了也没什么,那大长老,其实就是我那死老头自身,江湖人称毒圣,脾气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要臭还要硬。”

“毒圣?!”

菲菲这一下,当真是震住了,江湖中传说的毒圣和医圣竟然是情人?这……这……还真停戏剧的,跟演电视似地。

“嗯,好了,你去找她……她怎么说?”

婆婆点了点头,立即转移的话题,只是在提到她的时候,眼睛有点微微闪神,声音也是微微有点变低,菲菲心中不由得好奇了起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故事?让婆婆这一大把年纪了,还一直吃醋着?

“奶娘她答应帮我了,奶娘说这训练的过程是分……”

菲菲一愣,顿时兴奋了起来,赶紧坐到了婆婆的身边,开始说了起来,明亮的双眸更是显得灵动无比。

走出婆婆的院子之后,菲菲当真是没有一点后顾之忧了,轻轻拍了拍腰间的小药瓶,心中一阵乐和!心情大好,回到房间,便是开始琢磨着接下来的应对之策。

就这样,一天过去了,菲菲满足的吃完晚饭,沐浴完,笑嘻嘻的睡觉去了,至于明天的训练,她可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次日,一觉醒来,当真是神清气爽,在婢女们的伺候下,吃了早饭,便是等候着大长老的安排。

“小主……大长老有请。”

果真没过多久,一位婢女就走了过来,俯身行礼,菲菲站了起来,一拂袖,大步的走了出去,那身段,那潇洒,当真是美不胜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