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90章 天赋太高

第90章 天赋太高

“我们……还要继续吗?”

菲菲弱弱的问道,脸上带着一丝讨好的神情,忽闪着双眼,看着大长老。【如果发现你喜欢看的书籍没有及时更新,请报错给管理,我们会在及时处理!】

“继续。”

大长老丢下二个字,菲菲只得再次拿起了箭,拉开了弓,放箭。

“继续!”

“继续!”

偌大的场地上,只有大长老那冰冷的二个字,当菲菲回到房间的时候,双臂酸胀的已经无法动弹了。

等奶娘来的时候,看到菲菲那模样,当真是心疼无比,都有些不忍心告诉菲菲接下来的事情了。

“大长老决定清除魔琴,让你学习以琴杀人之术。”

“以琴杀人?”

菲菲脸上渐渐扬起了古怪的笑意,这琴自己可是不陌生,想当初在春风满园楼里……既然,他们想要见识一下自己的绝招,她一定不会让他们失望的。

次日,当菲菲小脸满面的跟在大长老的身后,向着那琴房走去的时候,不知为何,周围的人不约而同的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凉。

“这位是琴婆婆,这魔琴之术,皆是由她传导,只是她收徒甚严,你可要好生学习。”

“是,我一定会好好学的。”

菲菲灿灿一笑,乖巧的答到,大长老一愣,倒是没想带菲菲答的这么爽快,点了点头,领着一群长老,走到了一边坐下。

“这魔琴之术,天赋极其重要,小主请先随意的弹奏一曲,让老婆子听听。”

一身素色衣裳的琴婆婆指着身边的琴桌,缓缓道,脸上平淡如水,看不出一丝的表情,双目偶然瞟过大长老处,闪过一抹异色。

菲菲的身份她自然是早就知道了,而且大长老也是让给她带话了,这小主的天赋似乎并不高,所以希望她能降低一点的要求,看着菲菲坐下,琴婆婆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若说这魔宫中人天赋最好者,定会是小主,可如今……不过,因着大长老的嘱托,想来,小主的天赋只要不是极差的,她让她过了。

菲菲双手放在古筝上,轻轻一拨,整个琴房都安静了,只有一阵阵奇怪的声音渐渐响起。

“啪”的一声,一位长老一个哆嗦,直接将那靠椅捏碎了,再看其他人的反应,一个个皆是脸色难看,如魔音穿耳。

“停!小主天赋太高,老婆子实在无法教习,还请大长老领寻他人。”

终于,琴婆婆忍不住了,出声打断了菲菲那不成曲调的琴音,听的琴婆婆的话,大长老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张了张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只是深深的看了菲菲一眼,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送小主回房。”

大长老站了起来,看着菲菲那一脸无辜的模样,冷冷道,转身大步的离开了,而那其余的长老更是大步的走出了琴房,那急切的脚步,就像后面有些什么恐怖的东西,至于那一边的琴婆婆,原本平淡的脸上,已经被冰冷所覆盖,就连那身子也是微微有些颤抖。

不得不说的是,菲菲这一曲当真是震住了所有的人,琴婆婆说的没错,她的天赋的确是太高了,不是魔音,甚似魔音。

看着长老们急不可待的出了琴房,菲菲脸上的无辜茫然也是有点挂不住了,嘴角抽了抽,低着头,在婢女的伺候下,回到了自己的寝院。

“大长老说你没有射箭和魔琴的天赋,准备先让你跟随他学毒术。”

奶娘一来,就告诉了菲菲,经过长老们商议后的结果,菲菲的射箭以及魔琴之术,已经以瞬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遍了整个魔宫,所有的人都知道了,这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小主,天赋有多么的糟糕,就连奶娘都有些怀疑,这到底是菲菲故意为之,还是她本就是这等模样。

“毒术?嘿嘿,这可难不到我。”

菲菲原本以为接下来会是什么样的艰难的训练,没想到,竟然会是学习毒术,当初跟着婆婆她也是学了几分的,只是,当她说出那话之后,却是明显的看到奶娘的脸色微微一僵,脸上的疼惜更盛了。

“怎么了?奶娘……”菲菲有些疑惑的问道。

“唉,小主你不知道,这大长老教习毒术是最为严格的,当初不少人想要跟随他学习毒术,当是最后都受不了,半路就放弃了,这……”

奶娘叹息了一声,缓缓的说道,菲菲心中一抖,脸上刚刚升起的笑,也有些不太自然了。

奶娘走后,菲菲也不去多想了,不过,一想起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就不由得乐呵了,估计从此以后,再也没人敢让自己射箭了吧?

次日醒来,手臂依旧酸胀不止,菲菲从**爬了起来,在婢女的伺候下,迷迷糊糊的向着厅堂走去了,直到看到大长老,才打起一些精神来。

“小主,第一日我们是想要提升小主的内力,却没起到作用,所以我们就想要先让小主学的一门外功,依旧是无果,所以今日,我们相商,决定教习小主毒术,想来小主以前学过一些,应该不会太难吧。”

难得大长老竟是跟菲菲解释了这么多,菲菲忽闪着大眼睛,点了点头,而后跟在大长老走去,不久之后,菲菲便是嗅到了一股药味,跟着大长老走进去,顿时呆住了,在她面前,出现的竟是一片极大的药园,里面生长着各种药材。

“哇……好多……”

“小主,你首先需要做的,就是将将这些药材全部都记牢了解。”

大长老的话,瞬的将菲菲的惊叹僵住了,这么大的一片药材,竟是全部要分清楚?天哪,这何年何月何日才能弄清楚。

“这……这……这全部都要弄清楚?”菲菲颤抖着手指指着面前一大片的各种药草。

“是,不过在这之前,小主你先要将这里面的杂草清出来,想来小主杂草跟药草还能分辨的出来吧?”

菲菲的嘴角抽了抽,不禁怀疑,这大长老是不是知道自己作弊的事情,所以要整自己呢?不过……一听到说要除杂草,菲菲眼前忽的一亮,转过身看着大长老,深吸了口气,直直的看着大长老。

“是,我一定会好好除草的。”

“那就好,都下去吧,不要妨碍小主除草。”

大长老听到菲菲那有些咬牙切齿的声音,双目微动,当初什么都没看到,转过身,对着身后的众**手一挥,所有的人都同情的看了菲菲一眼,转身退了出去。

“大长老,这对小主是不是……”

“怎么?你们想要进去帮小主一起?”

“不敢不敢,属下告退。”

那原本几个同情菲菲,想要替菲菲说话的人,顿时被大长老那话给吓住了,赶紧行礼退下,他们可不敢惹怒了大长老,否则,别说帮小主,怕大长老对小主只会更加的严格吧。

“哼,刚跟老夫来这招,你还嫩了点。”

待所有人都退下之后,大长老转过身,看了一药园,转身向外走去,无怪乎他要生疑,菲菲的表现当真是太过了,再加上从一些消息得知,这小主本就不是个安分的人,他很快便是联想到了这小主怕是受不了训练的苦,才故意的,所以今日他才会要她拔草,惩罚惩罚她。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当他回到药园看到那满园的狼藉的时候,才知道,这根本不是在惩罚她,而是在惩罚自己。

“你……你……你……”

大长老浑身颤抖,一连说了三个“你”,都说不出接下来的话,而此时的菲菲则是拍了拍手上的泥,跳到了大长老的身前,笑眯眯的看着长老。

“怎么样?我的速度快吧,看,杂草已经全部除掉了呢。”

菲菲就像是没有看到大长老的表情,指着药园,笑嘻嘻的说道,只见大长老身子一个踉跄,几乎被菲菲这话当场给气倒。

“你……你……你竟然把所有的药草都拔了,只留下杂草!”

“啊?什么?我……我拔得不都是杂草吗?怎么会?这……这……大长老,你……你不要生气,我再拔再拔!”

听着长老那好不容易才说出口的话,菲菲一愣,赶紧说道,说完转身就要过去继续拔,只见她手一动,那唯一一棵树立着的药草,也是被菲菲直接拔了出来。

“住手!你……跟我走!”

大长老强忍着滔天的怒火,厉声喝道,转身离开的药园,再也不敢看那药园一眼,菲菲小脸一片茫然,赶紧跟在长老的身后,走了出去,只是在跨出药园的时候,嘴角勾起了一抹狡黠的笑意。

“这是一些毒药,你将它给这些小鼠服下,这再从这些书籍里找出解救之法。”

想来大长老还是有些不甘心,竟是直接将菲菲带到了自己的药房去,对着那一笼子的小鼠,还有满药房的药材书籍,一脸色铁青,而后转身离开了药房,向着婆婆的院落走去。

菲菲看着手上的手札,又看了看那些已经分裂放好的药粉,最后落在了那被笼子关好的老鼠身上。

当大长满身愤怒的从医圣婆婆的院子里走出来的时候,整个魔宫已经是一片慌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