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92章 中毒了?

第92章 中毒了?

“小主……寝院都找遍了,都没有看到,其他方向的小鼠已经全部抓回来了,就……就差我们追逐的这一只了。【如果发现你喜欢看的书籍没有及时更新,请报错给管理,我们会在及时处理!】”

急急忙忙跑回院子,里里外外找遍了,用尽了各种办法,都没有看到小鼠的影子,而向着其他方向跑去的小鼠,在整个魔宫被翻了个底朝天的情况下,终于全部都找回来了。

“知道了,或许是我弄错了,那小鼠并没有跑到这院子,你们先把其它的小鼠送回大长老的药房,都退下吧。”

“是!”

菲菲坐在椅子上,一脸的疲惫,挥了挥手,无力的说道,这一群侍卫也早已经是累的不行,急忙退了下去,这抓小鼠,可比抓人还难呀,不但要抓着,还不能伤着,把这些小鼠全部抓回来,可是费尽了他们所有的心思了。

但所有人退下去之后,菲菲脸上的愁容瞬间消散了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小脸上一阵兴奋。

“来人……”

“小主……你没事吧,来来来,快给奶娘看看,磕着没有?碰着没有?”

菲菲刚出声召唤婢女去请奶娘过来,门外立即传来了奶娘焦急关切的声音,菲菲心中一乐,赶紧迎了出去。

“奶娘……我没事,你看,好好的呢。”

看着奶娘脸上那真切的关心,菲菲的心中顿时一暖,拉着奶娘向着房间里走去,看着奶娘手中的食盒,菲菲才发现自己这是真的饿坏了,也不再多说话,直接打开食盒,就是大吃了起来,那个风云残卷,看的奶娘又是一阵疼惜。

“哎哟,我的小主,您慢点,没人跟你抢呢,慢点慢点,别噎着。”

“好吃,奶娘做的糕点就是好吃,以后,估计就再也吃不下别的糕点了。”

菲菲一边吃着,一边断断续续的输说着,一想到离开这里,以后怕就难见到奶娘了,那脸上的兴奋劲也是渐渐的少了,看着一脸慈爱的奶娘,鼻子不禁有些发酸,停下了手中的糕点,忽的埋进了奶娘的怀中,就连声音也变得有些哽咽了起来。

“奶娘……”

“傻孩子,别哭,只要小主在外面过的好好的,奶娘就放心了,小主找到暗道了吧?”

奶娘拍着菲菲的背后,一双老目泛起了泪光,小主是她带大的,就跟自己的孙女一样,这十多年来,她更是用尽各种办法去找寻她的下落,现在终于找到了,可马上又要离开了,这一离开,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相见。

“嗯,奶娘,你放心,只要有机会了,我就从暗道再溜回来看奶娘。”

菲菲从奶娘的怀中坐了起来,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安慰起奶娘来。

“好好好,来,吃吧,吃好了,我们再好好商讨一下,怎么找机会怎么进到那地道,那地道外面就是大城,只要出了地道,就难寻到你了。”

奶娘把糕点递给菲菲,小声的说道,眼底却是渐渐染上了一抹阴沉,当初宫主就是从那地道溜了出去,才认识了那个人,若不是那个人,宫主又怎能会落的那个下场。

“奶娘,你怎么了?”

感觉到奶娘忽然变幻的神色,菲菲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一声叫唤将奶娘的心神给拉了回来,摇了摇头,一脸慈爱的看着菲菲。

“吃饱了吧?今天累了你一天,小主好生休息,大长老未发话,奶娘也不知道他明日里还会出什么主意,小主可要撑过去呀,过了这几日,我们再好好想想办法,早日逃出去,奶娘也就放心了。”

“嗯,我会的,奶娘慢走。”

菲菲拍着饱饱的小肚子,满足的笑着,奶娘宠溺的看着菲菲,有些不舍的转身离去。

一想到终于有办法可以逃出魔宫,菲菲总算是放下心来了,要是这样继续下去,难保那个大长老会看出什么来,要是直到自己故意跟他作对,肯定胡子都得气歪了去。

“唉,我出去之后,该去哪里呢?”

菲菲躺在**,喃喃着,如今已经有了逃出去的办法,只是逃出去之后,她该去哪里呢?王府肯定是不敢回去的,要是被那个南宫琦知道了自己竟然再嫁了,肯定得把自己的双脚给剁了,而且,他的那个初恋情人都回来了,她还跑去凑什么热闹?

想到这里,菲菲不禁心中一阵酸酸的感觉,哼,还说会相信自己的,一到那个女人身上,什么都变了,她才不要回去。

想着想着,菲菲心中更是有些难受了起来,脑海中忽的闪过一道红色身影,采花公子!

她被魔宫的人绑架来的时候,采花公子才重伤刚醒,虽然没有大碍了,而且还有婉儿在身边照顾着,可是,怎么着,他都是因为自己受伤了,她自然是要去看看他。

“好,就去采花宫!”

一想到采花公子,菲菲的脸上便是扬起了一抹笑意,心中已经想好,等到出去之后,就去采花公子找他去,然后再跟着采花公子闯荡江湖去,自己二次跟采花公子闯荡都是半路就没了结果,这一次,就算是死缠烂打,也要好好的潇洒走一回了。

菲菲闭上双眼,准备睡觉,睡好了才有精力逃跑呀。

午夜时分,一个黑影忽的闪进去了菲菲的寝院,没有惊动任何人,只是一会儿,黑影便是从菲菲的寝院里飞身而出,在那身影离开片刻,菲菲的卧房忽的传出了一声惨叫!

“啊——”

这一声惨叫,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所有的灯火在刹间照亮,就连临近的几个院落也是亮了灯火,因为这惨叫的不是别人,正是身为魔宫小主的菲菲。

“小主!小主……怎么了?开门呀!”

菲菲的门外顿时聚集了一群的婢女侍卫,解释着急的看着紧闭的房门,而房内的菲菲在一声惨叫之后,再也没了别的声音。

“让开,直接把门撞了。”

一个看似领头的侍卫,大声吼道,而后便是直接撞开了门,当他们冲进房间,看到**的情形时,所有的人,都震惊了,惊恐的看着**一动不动的菲菲,还有……一只在**乱窜的小鼠。

“快去请大长老!小主被毒鼠咬了。”

那跑在最前面的婢女顿时反应过来,着急的喊道,侍卫们赶紧退了出去,向着大长老的院子跑去。

不到一会儿,大长老急冲冲的赶来了,当他看到菲菲一动不动的躺在**时,脸色也是猛地阴沉了下去,立即走到了菲菲的身边,将菲菲的手拿了出来,在菲菲的手上,一个还在染着鲜血的齿印,豁然在目。

大长老赶紧给菲菲把脉,脸色也是越发的阴沉,而后从袖中掏出了一个瓷瓶,从里面倒出了一粒丹丸,让婢女将菲菲的身子扶起,将丹丸塞了进去。

“小主……”

门外响起了奶娘的凄厉的叫唤声,一个黑影,快速的闪了进来,到了菲菲的身边,那如圆球一般的身材,竟然能这般速度,当真是让周围的人吓了一跳。

“小主她……小主她怎么样了?”

奶娘颤抖着声音,看着菲菲,脸上是说不出担心焦急,让婢女小心的把菲菲放了下去。

“小主被毒鼠咬了,究竟是什么毒,我也不知道,要待我将这小鼠抓回去,才能找出解药,我刚才已经给她吃下了解毒丸,暂时应该没事。”

大长老手一动,再看时,那被帷幔给缠住,一直缩在墙角哆哆嗦嗦的小鼠,被瞬间抓到了手中。

“不行,我们不能等了,她不是在魔宫吗?你让人去找她!”

奶娘看着双目紧闭的菲菲,颤抖着尖叫了起来,大长老眼眸微闪,顿了片刻,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他自然是知道花婆婆口中的她是谁。

大长老离开没多久,便是再次过来了,在他的身边,走着的是医圣婆婆,此时的婆婆脸上也是带上些许的着急之色。

医圣婆婆进了房间,瞟了一眼那坐在**的花婆婆一样,便是径直妃菲菲把脉起来。

“小主怎么样了?你可一定要救她呀,我……”

“你们都出去,我要仔细给小主检查,需要安静。”

看的医圣婆婆出现,奶娘脸上升起了一些希望,焦急的说道,医圣婆婆放了下手,看了花婆婆一眼,转过头,对着大长老,阴沉的说道,花婆婆一愣,赶紧站了起来,深深的看了一眼菲菲,转身走了出去,房间里其余的人在医圣婆婆的话后,跟在大长老的身后,全部都退了下去。

待所有人都退了下去之后,医圣婆婆也从袖中掏出一个小瓷瓶,从中倒出了一粒药丸,将菲菲扶起,塞进了菲菲的口中。

“她……她能救小主吗?我……”

门外的奶娘看着一直紧闭着的大门,越来越着急了起来,不停的走动着,口中还喃喃自语着。

“吱呀”一声,门终于打开了,奶娘什么也顾不得,急忙走到了医圣婆婆的身边,一脸焦急的看着她。

“毒性暂时压制住了,但是需要一个绝对安静的地方解毒,而且,那个地方最好是有一个温池。”

医圣婆婆看着一脸焦急的奶娘,缓缓的说道,虽是跟奶娘说话,但是那眼睛却是一直看着大长老。

“那就去我院阁吧?我院阁里便是有一个天然的温池。”

忽的响起了一道娇媚的声音,抬眼望去,正是闻讯赶来的代宫主李媚,大长老看了李媚一眼,又看了看医圣婆婆,点了点头,医圣婆婆的医术,就算是他,也是极为佩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