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95章 伤风败俗

第95章 伤风败俗

“公子好眼力,放心,奴家一定会很疼你的,公子……你就从了奴家吧。【如果发现你喜欢看的书籍没有及时更新,请报错给管理,我们会在及时处理!】”

掌柜的抛了一个媚眼,身子立即贴了过来,菲菲一闪,却已经药劲上了来,身子一个踉跄,几乎倒地,小脸通红,身上的更是燥热起来,没想到捣弄了这么久的药粉,今日竟然是败在这药粉上了。

不知道为何,菲菲的脑子里,忽的闪过南宫琦的身躯,刹那间,更变燥热无边,就连视线都开始模糊了,脑子里也变得混沌了起来。

看着菲菲那渐渐变得迷离的眼神,女掌柜的脸上一阵yin笑,渐渐的靠近着菲菲。

“嘭”一声,门忽的被一脚踢开,掌柜的一震,急忙抬头望去,双眼更是闪闪发亮,极品呀!只是,此时这掌柜眼中的“极品”正一脸冰冷的看着她,或者说是看着她身边的菲菲。

“滚!”

男子冷冷的一个字,如同一只魔爪,瞬间扼住了掌柜的喉咙,那种如坠冰窖的冰冷,让她几乎连呼吸都冻结掉。

“爷……这……”

“滚,或死!”

“是是是,奴家这就走。”

一阵冷厉的杀意扑面而来,掌柜的脸色瞬的苍白无比,急忙点头,捡起地上的衣裳,最后看了一眼已经完全被药性所控制的菲菲,咬了咬牙,不甘心的转身走出了房间,顺手,也是将那门给关了起来。

“哼,那药性可是烈的很,一定要合欢才能解除,整个客栈就只有老娘一个女的,看你怎么办?一会儿还不是要来求老娘。”

女掌柜的裹着外衣,心中一阵怒火,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看上的小绵羊,竟然还引出一只狼来?

“你可让本王好找啊!”

男子看着那小脸通红,双眼朦胧的菲菲,一字一字,冷冷道,那冰冷的声音如同一盆冰水直接泼向了菲菲,让菲菲的双眸中闪现了一丝丝的清明之色。

“王……王爷?”

菲菲迷迷糊糊中,竟是看到了南宫琦的身影?刹那间,那心底最后一丝的挣扎,也是完全的放弃了,整个人瞬的被那种燥热给弥漫,那唯一一丝的清明彻底散去,媚眼如丝,身子猛的向前一扑,直接扑进了男子的怀中,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再也不放手。

“你……”

南宫琦满腔的怒火刚欲发出,一道火热的柔软顿时覆上了他的唇,在他呆愣间,灵巧的小舌竟是直接钻进了他的口中,将他的怒火欲火一起点燃。

“该死的!”

感觉到菲菲的小手不停的撕扯着自己的衣裳,身上也是一阵滚烫,南宫琦狠狠的咬出几个字,一抬手,把菲菲横抱而起,大步走到了床边,此时的菲菲如同章鱼一般紧紧的粘附在南宫琦的身上,小嘴不停的发出阵阵酥骨的娇喘声。

“女人!放开!让本王来!”

怎么都扯不开菲菲,南宫琦怒火欲火交加低沉吼道,而那原本死死的缠绕着南宫琦的菲菲竟像是听到了南宫琦的话一样,微微松开了手脚,但只是片刻,又重新仅仅的抱住了他,不过,那片刻的时间,对于已经被菲菲弄的欲火焚身的南宫琦来,已经足够将二人的衣裳尽数毁于手下了。

两具身子,不着寸缕,在分别了这么久之后,将所有的怒念怨,尽数的发泄在了对方身上,直到鸡鸣,东方隐隐露出红日,房间里才安静下来,沉沉睡去。

“女人,本王绝对不会再让你逃掉!”

南宫琦看着怀中香汗淋淋,小脸酡红,沉沉睡去的菲菲,低沉道,嘴角勾起了一抹许久未曾露出的笑意,所有的疲惫愤怒担心,在昨日里她那一声声的娇喘,喃喃的“王爷”中,烟消云散。

这一觉,菲菲睡的很沉很沉,从未有过的安稳,让她的嘴角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如一只在那大树庇护下的小精灵,安心而满足的睡着。

不知道睡了多久,菲菲眼眸微动,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刹那间如星辰闪耀着透彻的灵动。

似乎是感觉到身上一阵酸痛,菲菲皱了皱秀眉,刚想动身,却发现有些不对,小手在被子里一摸,顿时,一声尖叫,响彻整个客栈,也惊醒了她身边的某个人。

“啊——”

“还没叫够吗?”

邪魅的声音响起在耳边,菲菲侧头一看,瞪大的双眼,如见鬼一样,自己在做梦?菲菲狠狠的眨巴了下大眼睛,身边的人依旧在,这,不是梦?难道……自己一直都在王府中?那所谓的逃跑,再嫁,魔宫,都只是一场梦?

菲菲有些不敢相信的伸出小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的掐向了南宫琦的胳膊,南宫琦脸色微变,盯着那一脸迷茫的菲菲,冷声响起:“夫人,这就是你给本王的见面礼?”

“啊——你……这……这是哪里?”

又是一声尖叫,菲菲惊恐的看着南宫琦,而后急忙转头看这房间里的摆设,双眼瞪的更大了,这……这不是梦中那个破烂的客栈吗?不,不对,不是做梦!

菲菲终于醒悟过来了,自己并没有做梦,昨天自己是投宿在了这客栈里,然后……然后被下药了?对,是被那个女掌柜的下药了,可是,为什么南宫琦会在这里?菲菲小脑瓜子不有些转不过来了。

“这应该是本王问你。”

“问我?我……我怎么知道?”

听着南宫那低沉的声音,菲菲心中有些发虚了起来,他,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里?她还真就奇怪了,自己好不容易从魔宫里跑出来,怎么感觉大家都知道她会这里出现一样?

“本王追着慕容盟主而来。”

南宫琦看着菲菲,眼中闪过一抹异色,缓缓的说道,他也没想到,自己只是一时的好奇,跟在那女掌柜的身后,没想到,竟然会是菲菲,找寻了这么久的人,忽然一下子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让他当真有些不敢置信。

“慕容盟主?是他?”

菲菲脑子忽的一震,慕容盟主?没错了,自己在那个小村子里听到的声音,看到的背影,就是他了。

“抓走你的不是他?”

南宫琦眼眸一沉,难道还有另一拨人也在抓她?

“啊……不是,那个……我,我……”

菲菲抓了抓脑袋,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南宫琦了,她以前一直以为自己这个身体,就是个青楼里没爹没娘的小丫头,没想到还有这么大的一个身世,还弄出了这么多的麻烦。

“主子……”

门外忽的响起了侍卫的声音,南宫琦看了菲菲一眼,一把将她狠狠的楼进了怀中,那霸占之意,表露无遗。

“说。”

“回主子,宫中来消息了。”

南宫琦一震,脸色微沉,他,还是忍不住了?

“立即回宫。”

“是。”

“怎么了?我……”

菲菲小心翼翼的抬起了头,看着南宫琦,南宫琦低下头,盯着菲菲:“跟本王回去。”

“我……我才不回去,你……”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南宫冷冷的一句话,打断了菲菲的抗议,看着南宫琦那渐渐阴沉的脸色,菲菲很识趣的选择了闭嘴,一脸的不情愿,嘟着小嘴,不再看南宫琦。

当菲菲磨磨蹭蹭的跟在南宫琦身后,走到大堂的时候,堂里多了十几名冷冽的侍卫,而那个女掌柜的,此时正跪在地上,浑身颤抖着,看的南宫琦和菲菲出现,脸上更是一片惨白。

“爷,饶命,饶了罪妇吧,罪妇有眼不识泰山,我再也不敢了。”

南宫琦扫了一眼女掌柜的,眼中一片冰冷,他无法想象,若是自己没有出现,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按yin法处。”

“是,王爷。”

侍卫大步向前,直接把已经吓呆了的女掌柜拖了下去,许久之后,才听到客栈外传来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

“王爷——罪妇知罪了,王爷饶命——”

随着女掌柜的这一声声惨叫,整个村子都轰动了起来,家家户户的人都跑出了屋子,看着那惨叫着被侍卫的拖走的女掌柜。

女掌柜惊恐万分,歇斯底里的惨叫着,她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堂堂的王爷,竟然会出现在这样一个小山村,更加没想到,他,他竟然是为了一名男子?难道,这位王爷……是好男色之人?

女掌柜猛然想起许久之前,客栈里听到一位大城来的客人讲到,说是南羽国传说中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三王爷竟是不喜好美色之人,难道……难道这位王爷,就是那传说中的三王爷?

掌柜的瞬的停止了惨叫,双眼从惊恐变得涣散,呆呆的,任由侍卫拖走。

南宫琦看了一眼,一身男装,一脸不情愿的背着包袱的菲菲,什么话也没说,跃身上马。

“啊——”

一声尖叫,菲菲还未反应过来之时,便是已经落入了南宫琦的怀中,一马二人,快速的向着小镇外奔去,身后,数十名侍卫也是翻身上马,紧跟其后。

小镇上的居民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大的阵仗,皆是吓得躲到了一边,惊慌的看着那马匹上冷峻的南宫琦,还有他怀中那个小公子。

“天呐……这……这……伤风败俗,这男子怎可与男子之间……”

远远的身后传来一声声愤怒的唾骂声,马匹上的菲菲一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而那憋了一肚子的气,也在这一笑间散去了,抬起头,看着南宫琦,刚想要调笑几句,马匹一个加速,菲菲直接撞在了南宫琦的胸膛上,身子一抖,菲菲赶紧抓紧南宫琦的衣襟,刚平息的小火苗,又冒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