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03章 有鬼啊

第103章 有鬼啊

“怎么回事?”

“这……这会不会……会不会有鬼啊?”

其中那名稍微矮小一点的汉子缩了缩身子,小声的说道,这一说,他身边的另外一名大汉,脸色唰的就苍白了。(《界》xian??jie.me《说》网)

“你怎么了?”大汉这脸色一白,那矮小的汉子更是害怕了,就连声音也颤抖了起来。

“没……没……啊——鬼啊!”

大汉忽的尖叫一声,一转身,头也不回的跑掉了,天知道,他最怕的就是那些东西,刚才从这边走过的时候,他就几乎是半眯着眼睛的,否则他也不会这么高的武艺,混到现在还是一个小小的下属了。

“你……你等等我啊!”

看到大汉一路狂奔而去,那个矮小的汉子更是连头也不敢回,大叫一声,快速的追了上去。

“啊——你不要追我!不要追我!救命啊!”

“等等我呀——”

“救命呀——”

前面大汉连轻功都用出来了,疯狂的逃跑着,而身后的矮小的汉子也是快跑的追着,远远的,还能听到前面的尖叫声。

在那尖叫声完全消失的时候,一个新挖开,还未封土的坟墓里,爬出了一个小小的身影,裂齿一笑,正是刚才假装晕倒的菲菲,这一幕绝对是她没想到的。

“哼!还想跟老娘斗,再借你十个脑子,你们也斗不过我!哈哈哈……”

菲菲哈哈一笑,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转身就要离去,可是她这一转身,顿时傻眼了,借着点点月光,她好像看到了一个黑影,正在一个坟墓面前小心的干着什么。

“难道是盗墓贼?”

这是菲菲的第一个想法,害死人的好奇心瞬间膨胀,菲菲小心的移动着脚步,刚想要靠过去看看怎么回事,就听到了那黑影传出了一阵呢喃声:“都是些啥人啊,来改个名字也不让安宁的。”

伴随着那声音落下,一道敲击墓碑的叮当声响起,菲菲的脑子,霎时一片空白。

“啊——啊——鬼啊——”

菲菲一声尖叫,拔腿就跑,丝毫没有看到因为她的尖叫,那个黑影也是如弹簧一样跳了起来,瞬间躲到了坟墓的后面,瑟瑟发抖,直到菲菲的身影远远的消失了,才从坟墓后钻了来,拍着胸口:“做个墓碑生意容易吗我?好不容易等到夜深人静了,来改个小错字,这一惊一吓的,魂都去了一半了。”

菲菲一路狂奔,直到二脚发软,才停下来,发现前面有一座破庙,赶紧跑了过去。

这破庙实在是太破旧了,连个乞丐都没有,不过菲菲现在这模样倒是跟乞丐没什么二样了,她也真是没了力气,一屁股坐在了地方,不一会儿,就那样靠在那里,睡着了。

等到菲菲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亮了,肚子一阵“咕噜噜”的响,菲菲才想起自己许久没吃东西了,拍了拍肚子,从地上坐了起来,大步的走了出去。

她现在是东南西北已经分不清楚了,更别说找到回去的路,就算是找到了,她身上没有一两银子,也是回不去,就连身上唯一的几件首饰,也是在被那个蒙面女子换衣裳的时候,一并拿走了,想想就肉疼。

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先服从环境,现在最紧要的不是想办法回去,而是先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

打定了主意,菲菲便走出破庙,寻着炊烟升起的农家走走,可不可以先弄点吃的,身上没钱还想要吃的,这说起来,怕跟乞讨没什么二样的人。

“树不要皮,则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则天下无敌。”

菲菲在心中狠狠的念叨了几遍,然后又往脸上抹了几把灰尘,让自己看起来更可怜些,脸皮要厚,挨骂挨白眼都是小事,没有东西吃,连小命都没有了,还要啥面子?面子总不能当饭吃吧?

经过菲菲仔细思考,她还是不能去找那些富贵人家去讨吃的,那些人家里基本都是人精,到时候别吃的没弄到,又被盯上,虽然她现在是一身的泥土,跟个乞丐没啥二样,可自己毕竟是母的,不对,是女的,所以,还是要多放个心眼的,她本也想过在装扮成男的,可是这衣裳,实在是装不了。

她细细思量了一下,决定先找一个有水的地方,喝几口水再说,她绕着前面的路走了好久,才听到溪水流动的声音,一阵暗喜,快步的跑了过去。

菲菲看着清澈的溪水,什么都顾不得,大口的喝了起来,她并没有选择将脸上的灰尘洗掉,要知道,这可是她的伪装术了,要是被别人看出了她的真实容貌,说不定又要惹上事端了,想到这里,她又抹了一手的泥,往脸上身上擦了擦。

就在她坐在那里歇息的时候,忽的听到了溪水的上方传来了一群妇人说笑声,菲菲寻到溪水上方,想挑一个看着善良的大娘能不能说说,帮她洗个衣服什么的,换一碗饭吃,菲菲走了上去,坐在较远处的一处树荫下,仔细的寻找着目标。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流着鼻涕的小破孩走了过来,两条白花花粘稠稠的鼻涕,先是吸进去然后掉出来,菲菲看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可又什么都吐不出来!

“我好像没有见过你,你是谁?”

脏兮兮的小男孩凑上前来,似乎对新鲜的人都感到很好奇!此时菲菲肚子已经饿的咕噜噜了,哪有空闲去管这小屁孩,这小屁孩见菲菲不搭理他,直接挡住了菲菲的视线,伸出那满是黑泥的小手,对着她身上的衣裳就扯,只听“咝啦”一声,菲菲身上那依旧破旧如同抹布的衣裳又多了一块布条。

“小鬼,滚开!”

她傻眼了,醒悟过来之后便是一生怒吼,丝毫忘记了自己这伪装出来的可怜,这可是她唯一的一件衣裳啊!她现在已经是倒霉透顶了,这小屁孩还要欺负她!哼,她不发威,还真以为她是乞丐不成?

小屁孩惊愕的看着菲菲,似乎没想到菲菲会推他,一仰头,顿时响起了哭爹喊娘的声音,一站起来,就直接向着那个正在拿棒槌槌衣服的以为体型如圆球一样的妇女冲了过去。

菲菲不等肉球滚上来,就直接走了下去,柔弱的身躯,满身灰尘,破破烂烂的衣裳,还有些刚才那小破孩的一个小手印,沾满泥巴的小脸上挤出了几点泪痕,可怜兮兮的看着那些洗衣服的大婶。

“嘿嘿,胖大婶,你们家小狗子现在改欺负大姑娘了?”

一位穿着麻色大衣的婶子乐呵呵看着那胖妇人,笑嘻嘻的说道,菲菲的身躯在她们的眼中,实在就像是一个不算大,虽然菲菲本就不大,要是按照二十一世纪的算法,这应该才成年吧?

“去去去,我们家小狗子才不会看上这样的大姑娘呢!”

那团肉球脸色青了一阵,嘴里嘟哝着,菲菲看了那妇人一眼,虽然长的有些壮实,但只是在那里哄着那不停的偷瞄着自己的小狗子,并没有责难她的意思。

“大姐,我……我来帮你洗衣服好么?我……我……”

菲菲吞了口唾沫,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可怜了起来。

“啊?我这衣裳已经洗了,你这是?”

菲菲这一声大姐,立即让这大婶的脸色完全的缓和了下来,仔细瞧了瞧菲菲?难道……她是个小乞儿不成?她又细细打量了菲菲,这大冬天的,因为饥饿寒冷四处逃难的人,并不少见,菲菲一看她那同情的眼神,眼中掐了自己一把,眼泪哗的就下来了。

“村子遭了灾,我是来投奔亲戚的,结果……结果半路遇到了强盗,我运气好,才逃过了一难,但是行李衣裳全部丢失了,我自己也迷路了,还请大姐能够收留我,我……我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

“我家日子也不好过,不然倒是可以给你点吃喝!”

这一边说着,菲菲的肚子还极为配合的“咕噜噜”的唱了起来,听了菲菲的话,周围那些大婶子都红了眼眶,那个花麻衣服的大婶更是直接拿出一块抹布,擦了擦眼角的泪花。

这麻衣大婶丈夫去世的早,家里本来不富裕,还有一双儿女,也没有什么好人家的女儿愿意嫁给她儿子,还有一个女儿,是个药罐子,一个寡妇省吃俭用拉扯着孩子长大,也是不容易,平日里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

“你怎么不把她带回去,也好有个使唤的人啊,说不定,这日后她感谢你的救命之恩,还能留在你家给你儿子做媳妇呢。”

“谁不知道这村子里最富有的就是你胖婶家了,平时总喜欢充大头的,这种好事,你今天怎么不去做啊?”

菲菲那一口一声的大姐,脸色也是缓和了下来,但她还是瞟了麻花大婶一眼,带了点讥笑道,这麻花衣裳的婶子知道这胖婶子是暗地里笑没人肯嫁给她家儿子,心里顿时恼火了,嘴上不留情。

周围的妇女们都笑了起来,胖大婶子给她说的面上青一阵红一阵的,菲菲眼前顿时一亮,就算是身处现在的地步,她难以掩饰她喜欢看热闹的本色,正要好好看看这些妇人们是怎么着骂人的,也想着学几招,这可是她在青楼里都学不到的。

“娘亲,俺也要学鸭蛋,要一个媳妇陪我玩!”

小狗子偷偷的看着菲菲眨巴着眼睛,满眼兴奋的看着那些大婶,顿时嘟着嘴大声的说道,小狗子没有丝毫忌讳的话一出,顿时让周围的人哈哈哈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