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05章 偶遇小乞丐

第105章 偶遇小乞丐

菲菲这刚进个门,就看到了赵太婆苦着一张脸进门来,她进门看见菲菲,眼睛发了一阵光,要不是她是个女的,还是个老太婆,菲菲还真以为自己又遇到了流氓公子了。(《奇》biqi.me《文》网)

到了晚上,菲菲忽想起,今天早上急急赶来的时候,那件破棉衣落在了破庙里了,赶紧回到了破庙,却是见着那两个人还在那里!

那少年面色越来越差,一双眼睛有气无力看了菲菲一眼,菲菲倒是知道他是得了病,只是也无钱买药啊!

“少爷,是老奴没用,是老奴没有用啊!您就吃些吧!”

“才伯,我没事!”

“才伯,你自己吃吧!你要是不吃饱,怎么照顾我呢?”

老乞丐守在一旁,手里拿着一个有些臭气的馒头,身子不停的颤抖着,少年咳嗽着摇了摇头。

原来他们真的困窘到这种地步啊!菲菲拿出了怀里揣着的素包子,递了过去。

“多谢姑娘!”

“你的情况也不比我们好到哪里去,还是你自个儿留着吧!”

“谢谢姑娘,谢谢姑娘,少爷,你吃点吧!”

那少年脸色微微有些红,没想到那才伯却是接过包子,直接跪了下去,又转过身子,将素包子递给少年,菲菲看着这场景,心里有些酸,她有些后悔以前自己的铺张Lang费,要知道在王府随意的一顿饭,也够现在吃喝上半年了。

菲菲走了出去,又跑向了远处的小溪,用她一个破庙里供奉的不知多少年的破碗盛了一点水来。

“喝一些水吧!”

菲菲将罐递了过去,少年的眼眶红了,他心里有些感动,自从他被父亲给赶出了家门,除了才伯,还没有人这样关心他,没有想到,会有一个素不相识的姑娘关心他。

菲菲仔细打量着少年,他虽然穿得有些破旧,但隐隐中却是露出了一点贵气,眼睛不大,却是很有神!不好看也不难看,他眉宇间隐隐有着书卷气!这倒是难得了。

“你叫什么名儿?”

“李朝阳。”

少年朝着菲菲一笑,有些腼腆,但是可以看出他开心了许多,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孩子。

“我叫菲菲!”

两个人相互报了名字,又陷入了无言的状态,现在天色已经晚了,与其晚上回去把人吵醒了,还如在这里睡下好了,这半夜回去,也够冷的。

第二天清晨,菲菲却是让李朝阳的喊疼的声音给闹醒了,菲菲看着他那苍白的脸色,也是有些着急了起来,能够住到一起就是有缘,她已经将这个小家伙化为了跟自己一样凄惨的人,当做一个朋友了,自己虽然有些小毒术,可是不顶用呀,菲菲眼前忽的一亮,连忙跑了出去,在周围仔细的寻找了一番后,终于找到了几株药材,又急急忙忙朝着赵家的方向跑过去!

“大姐,借一下你家的炉灶。”

胖大婶子许了她一愣,不禁生出了一些疑惑,这个菲菲,这煮的什么东西?药?她生病了?可这药材是哪里来了?她身上没银子啊?

难道她偷了自己的簪子?昨日胖大婶子发现自己一支破旧的簪子不见了,虽然破旧,但是在这小村子来说,这簪子也是稀有之物啊,她想了许久,只有菲菲有可能拿了簪子,心想这样的人怎么也不能留在自己家的!

菲菲把那点药材,煎好了,又向胖大婶子讨了个碗,就往破庙赶了回去!怎么说,她也跟了医圣婆婆那么久,一些药材还是知道的,李朝阳吃了菲菲送过来的药,还真的好了不少!菲菲也没有去胖大婶子家,她留在这里陪着李朝阳,才伯则是外出乞讨去了!

“喂,我瞧你好像有些烦心的事情,就算我帮不了你,但至少可以做一个忠实的听众啊!”

李朝阳叹了一口气,继续沉默。

“你叫我朝阳吧!我父亲原是一个举人,我娘变卖了家产,供我爹上皇城赶考。然后带着我在家等了五年,可是等来的却是我爹的休书!”

良久,只听见李朝阳苦笑着摇摇头,陷入了回忆之中,哎,想来是举人老爷抛弃妻子的故事了!

“别难过,等你有了出息,好生侍奉老母!”

“我娘她不相信,就跟我一同去寻爹,半路上得了重病,离开了人世!”

菲菲想不到是这样的悲剧,怀着几分同情心看着李朝阳,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菲菲有些怜惜他,如今的世道,要想出人头地,似乎只能够考取功名!

“我原本去要去皇城寻亲戚的,却是遇到了强盗!现在是到村子里找点活干,给大婶子们打打下手,换得一日温饱!”

菲菲如今的身份实在是太危险了,她不想连累这个小公子,也只有将对胖大婶说的那些话,又再说了一遍。

“我要努力读书,我要考取功名!”

李朝阳眼神坚定看着菲菲,菲菲叹息了一声,科举也不见得就能够出人头地,只是这功名却是让人心存希望的一个火苗子!

“你不相信我么?”

李朝阳敏感看着菲菲,眼里有过一闪而过的伤痛,似乎这只是一日的时间,他就已经把菲菲当做了自己的亲人一般,其实,在他的心中,就连那些个亲人也没对他这么真心的好过。

“不是,我只是觉得科举太难了!。”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的话,又沉默了下去,菲菲见着李朝阳好了不少,就放心他一个人在破庙里,她又想回胖婶子家去寻些事情做,也要弄点吃的!

“你怎么还没走?”

还没有到胖大婶子的家的时候,便看到小狗子在那村头玩!小狗子远远看见菲菲,便跑了过去,流着两条鼻涕虫对着菲菲笑。

“去一边玩去,别来碍着我!”

菲菲并没有将小狗子的话放在心上,她心里想,也许是胖婶子等她走了以后,就弄好吃的给小狗子吃,午的时候,赵太婆又来了,只是,菲菲还没有走到门口,便听到里面吵了起来。

“婆婆,你不是要银两给小叔娶亲么?那你就把俺家的那丫头卖给人牙子,得的钱全部都给你!”

“她不是在家做得挺好的么?”

“哼!我原来也是想着将她留作小狗子的房里人,没想到倒是引进来一个贼子,这不请自来的姑娘,手脚会干净到哪里去?”

“你什么东西不见了么?”

“我那簪子!”

赵太婆听到胖大婶子的话,脸色变得极难看。她从地上站起身,也不再讨要给薛二郎娶亲的银子,两条腿走得甚快!

菲菲一听这话,脸色大变。原来这胖大婶竟然要将她卖了!她立马飞速跑回破庙!倒是比那赵太婆的速度还快上了几分,看来自己的打算是要落空了,她要赶紧离开这里才行,只是身上没有一点银子,看来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这么急啊?”

李朝阳看着气喘吁吁的菲菲,连忙问道,菲菲定下心来,将她听到的事情告诉了李朝阳,她从来就没有想过,那个胖大婶竟然会是那样的人,她要是被人一卖,估计就是送青楼了,在这些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要是自己以前的那些招数不管用怎么办。

等到下午的时候,才伯终于来到了破庙,他身上带了伤痕,毫不吝啬将自己要来的白花花的两个馒头给了菲菲合李朝阳,他自个儿脸上挂着笑意!

“才伯,你身上的伤……”

“你的伤没关系吧?”

李朝阳将馒头递给菲菲拿着,他跑过去帮才伯揉胳膊,菲菲看着才伯为了李朝阳,心里有些感动。

“没事,已经习以为常了,都是皮外伤,没大碍的!少爷,你饿了吧,先去吃馒头,都是干净的馒头,不会吃坏肚子的。”

“李公子生病了的,就多吃点,养好身体。我合才伯一人一半,垫垫肚子!”

菲菲将馒头递给了李朝阳,又将自己的那个馒头掰成了两份,一份递给才伯,才伯老泪纵横,一双布满了老茧的手接过菲菲手中的馒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自己受点苦没有什么,倒是不能看着这两个孩子受苦啊!

他们吃完以后,菲菲又跑到溪水边打了一些溪水,因为这个李小公子也是打算重新上去皇城,想个办法要去参见科举,一起走也好有个照应!

不知道为什么,菲菲忽的特别的想南宫琦,越想越是幽怨,她横竖睡不着,就起身到破庙外走走。

话说今天胖大婶子回到家里后,知道了小狗子今个儿见到了菲菲,她心里疑是菲菲听到了她与赵太婆的对话,心里着急起来。

要是菲菲趁机跑了,她可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说不定又还要赔上一些银子给找太婆,给她那个吃白食的小儿子娶媳妇。

白天,她不敢带人明着去找菲菲,只能等到了晚上,可是她在材房并没有发现菲菲,然后便想起了菲菲之前跟她提过的破庙,于是就带着她娘家亲弟兄跑到寺庙来捉人。